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神诡大明 > 第三十七章 大姐,抽这个劲大

第三十七章 大姐,抽这个劲大


  火君的手掌中,之前收起来的那团太阴圣火,再度出现。

  她那充满光明,已经失去五官的面孔,看不出表情,但是她的声音已经有了厉色:

  “碧落青天,大浮黎土?你敢嘲笑我!”

  大浮黎土乃是传说中众神接引之地,道门称太虚或者大浮黎,佛门唤清静土,总之说的都是一个地方。

  世人接引位业,都是从大浮黎中取下,但是大浮黎的景色,都是脑子中接引时观想出来的,观想的东西并非现实存在,既不是有形之物,也难以称呼为无形之物,那更像是众生的愿念所聚化。

  黄天教中,之前老火神钱广所吹嘘的“再生之法”,就是借助愿念重新衍化三魂,再萌芽七魄,愿念不可捉摸,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却不知道它是有形还是无形,黄天教称愿念归于“圆顿”之中,就是一个大圆,这个理念是从道教丹阳祖师讲述“无中生有”之道而来的。

  黄天教人认为这样,不论死上多少次,哪怕魂飞魄散,都能重新复活。

  可以说,这个年代,会神鬼之术的大能,凡是涉及到生死变化之道的,基本上都有点道行。

  全都是“死了不要怕,起来跑尸复活点”、“人人都是作死小能手,扶我起来继续送”。

  毕竟修行不为长生,那还叫什么修行?

  西洋番邦告诉你人死了上天堂,中原修行人告诉你,死个鸡毛,活着不好吗?

  就连佛教在中原也被同化,告诉你这一辈子你要好好干事情,不是为了死后多享乐,是为了你下一辈子更好的活着。

  说到底,中原修行核心就是两个字“活着”。

  此时此刻。

  火君已经恼怒起来了,姬象刚刚说的那些话,显然是在嘲笑她。

  “你是说,你乃上天下降之神,来惩戒于我?真是可笑,我为众生谋福,又何罪之有?”

  “我承认你这个东西,让我有些吃惊,但不要以为你吞了香火,又死不掉,就能随便嘲弄于我,你我实力相差极大,我想要再杀你一次,不过是抬抬手的事情!”

  火君那光明左手,祭起太阴圣火:

  “这一次,我要你魂飞魄散。”

  此时火君的实力飞速下降,已经从原本的半个地仙,显化为真身的三花聚顶。

  九境跌落第七境,这才是火君的真实实力。

  姬象看着那团火焰,内景神牌,再度给出描述与攻略:

  【太阴劫火(残余):万物萌动,钟于太阴;劫火洞然,大千俱坏。】

  【人身中有火气,太阴劫火引导火气,运转一刻时间之后,会使火气于愤怒时燃烧,不伤肉身,但灼烈魂魄,凡是燃烧起来的怒火,都会投入太阴劫火之中,增强劫火的威力;】

  【太阴劫火从残余恢复到完整火焰后,可以颠倒天地之气,使地穷于阴,而天极于阳,此时天地众生都会被劫火缠上,】

  【太阴劫火一旦燃烧,直至在目标成为灰烬前,不会熄灭(可以克制)。】

  【黄钟为万事之本,太阴为万物萌动之气,敲打晨钟(或铜铃)之声,可以镇压太阴劫火;或不让劫火运转在身超过一刻时间。】

  火君称此火为圣火,但姬象得到的攻略上,写的明明白白,这是一种劫火!能焚烧世间众生,使大千万象俱都毁坏。

  “难怪火君要在晚上进入紫禁城,太阴劫火,不能听晨钟之声,紫禁城在五更天时,就会敲响晨钟,也就是说,五更天后,火君就什么都做不到了。”

  “所以才要准备万全,而不是随便潜入进来。”

  姬象看完攻略,也知道了为什么火君,必须是晚上进来,不仅仅有宵禁时,外围天曹进不来,外面不知道紫禁城内部情况的原因,更大的原因,还是太阴劫火不能听闻晨钟之声。

  看着火君祭起太阴圣火,要把自己完全烧死,姬象呵呵一笑,手中拿出金击子,三清铃。

  三清铃在道门之中,又称“帝钟”。

  但是这玩意终究是个铃,所以,姬象心中估计了一下,以自己三清铃的强度,应该只能挨金击子敲一下,发出一道声音,然后就会立刻损坏,甚至会变成碎片。

  因为金击子是国之震器,威力是三清铃这个法器扛不住的。

  所以,这一战,就是“一锤定音”。

  “火君....不,凌霄女!”

  姬象提金击子,抵在三清铃上,再一次露齿微笑:

  “你听过大明四更时,紫禁城的晨钟声音吗?”

  “我敲这帝钟一声,你敢应否!”

  现在已经四更天了!

  火君已经抛弃那些所谓慈悲,对于姬象的威胁,而产生的愤怒,已经完全不加掩饰。她身上的火焰,窜起来的越来越高,似乎在反映她此时的心情:

  “晨钟是北安门上的东西,你手里拿个小铜铃,也敢自称晨钟?”

  “阴司七十六铜铃都拦不住我,就凭你手里这个三清铃?”

  姬象笑了笑,面上满是污秽,但洁白牙齿在晦暗的半边天下,十分明亮:

  “阴司法铃和三清铃还是不一样的,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你只要动一步,我就敲这三清铃!”

  两人对峙,分开水火两片世间。

  但火君却突然笑了,虽然没有五官,但从声音能听出,她笑的很开心,非常的肆意,婀娜丰满的身体在火焰与光明中扭动,极其诱人。

  “好,我就当你那小铜铃能有作用,但也只是一下、两下?总之,敲不了几次,如果你觉得能用那小铜铃,拦住我,那你就试一试把。”

  火君出手了,她托着太阴圣火,向着姬象走来,千百步并作一步,姬象也是一瞬间敲响铜铃!

  第一成元气,金击子敲在铜铃上,一道惊世之声响彻紫禁城中,太阴圣火骤然被震的消失不见,但是火君的手已经盖到面前!

  三清铃被火君抓住,砰然捏碎!

  “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火君抬起手来,姬象再出一成元气,第四次祭起金击子,姬象顿时虚了不少,而这一击,火君靠着自己第七境的修为,还是硬抗了下来。

  但姬象却笑了,牙齿一露,好事就来。

  咚!

  姬象抬起手,和火君对了一拳!火君感觉到身体变得迟钝了,她这时候才发现不对劲,运转浑身法力,发现顶上三花缺了一朵!

  “忘了提醒你.....”

  姬象的声音在火君耳中响起来!

  “金击子打人三次,则打掉一个境界!”

  “如今你只是第六境神通境了!”

  四境杀六境,优势在我!

  姬象终于祭出了杀手锏,可算是逮到了这个机会!

  而后姬象指着火君那被一槌打成飞机场的胸部:

  “你看看你胸口上贴着什么?”

  火君低下头,胸口上不知何时已经贴着一张黄符,这张黄符上溢满元气!

  风雨晦暗之中,姬象单手持印,运转法力,大威神咒顷刻爆发,周身遍照辉芒。

  我心光明,正大四方!

  “我预感到或许会和你交手,所以特地写了这张符,大威神咒,你听过吗?”

  大姐,试一试这张符?

  大威神咒,太微五帝手里进的新货,抽这个劲大!

  火君已经听不到姬象说话了。

  她此时的感知中,天地都被崩开,她的躯壳,肉身,位业,元气,都在被撕扯的四分五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