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神诡大明 > 第四十六章 已亥杂诗

第四十六章 已亥杂诗


  “臣翰林院侍读学士刘应秋!”

  这臣子是个小老头,五十岁,从五品。万历皇帝听了他自我介绍之后,想起来了。万历十一年的时候似乎给他调南京去了,十八年的时候才回来,似乎是有这么个事情。

  “是你,朕好像有点印象......”

  “臣以为,道长虽救驾有功,但不可授国子监司业之职务!”

  小老头刘应秋开口:“国子监学的是圣人之道,姬道长是道教中人,这儒道虽有共同,却不可混淆,我谈人事,他讲天道,我说治国,他要无为,陛下这种行为,就像是让一头牛,去领导一群羊!看起来相似,实则大相径庭。”

  万历皇帝:“朕就是给他封个官身,国子监司业有两个名额,再增设一个,也不要他真的去教那些学子,有什么不可以的。”

  这时候,大太监田义似乎想起了什么,和万历皇帝悄悄禀告。

  万历皇帝听完了,又看了一眼三位阁老,用眼神进行了一番沟通之后,明白了。

  “刘应秋....朕听说你前几日,得到了内阁的命令,要去国子监当祭酒啊?”

  小老头差点拍大腿.......发言草率了。

  万历皇帝明显不高兴了,下一句话就差说“明天你把工资在户部结一下,然后不要来了”,但是万历皇帝这个人比较要脸,这种话他不会明着说,不然也不会因为立太子的事情,和文官斗了十一年,最后还自己自闭了九年。

  小老头是不会死心的,此时开口道:“臣要上任国子监祭酒,自然不能让司业之职出现问题,陛下如果真要封赏国子监的官职,可否准许臣考校一下?”

  万历皇帝看着小老头:“好,你说的是有点道理,那你考吧。”

  皇帝坐直了。

  现在场地给你准备好了,开始你们的表演吧。

  姬象正站在两个阁老身边,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突然被点名,也是觉得很麻烦。

  紫禁城里干活是真的......无不无聊,烦不烦人。

  姬象的沉默,让小老头很开心:“道长为何不发一言,是不懂还是不怕?在等老夫出题吗?如果准备好了,老夫就要开口问了。”

  姬象当然不知道对方要问什么,所以提前道:

  “贫道年纪尚浅,也没有考过功名,对于四书五经之类,了解的倒是真的不多,只是略懂而已,还请大人口下留情。”

  小老头来了精神,这波更是势必要在多年不上朝的万历皇帝面前秀一把,加深下印象:

  “让你这出家人写八股,当然是难如登天,我儒家圣人之言,其思其想,跨越千古,纵横春秋,你如溪流不可窥江海,岂能明白。我不会考你这些。”

  “但你身为国子监司业,要会赋诗吧?”

  姬象想了一下,点头:“略懂。”

  小老头点头:“那就行,诗,最能体现人的文采,也最直白。”

  “既然你这个国子监司业,从四品的大官,是陛下想要增设的,虽然你也没有实质的权利,但国子监的名声,不能在老朽手里堕了,万一你什么都不会还担此职务,别人嘲笑你,你也不舒服吧?”

  “所以,即使你什么都不管,至少要会赋诗。你要实在不会,随便说两句,给陛下,诸位评判。”

  周围的臣子们也都交头接耳,频频点头,表示这也公平,你不会八股之事,就考你诗歌。

  姬象一琢磨,还行,就问:“不知道大人此诗有何要求?”

  “要求么,今日陛下重回朝堂,我大明.....万象革新!你以‘新’为题,作诗一首,但诗中不许出现新字,如何?”

  小老头自觉得出了个高深的题目,看起来简单,但是给你下个套:

  姬象刚刚听着小老头一个大喘气,还以为他要说我大明天下无敌....

  “容贫道稍作斟酌。”

  姬象慢慢咀嚼小老头的题目。

  诗么,这自己的前身倒是会许多,毕竟是人形行走经文大全,那也是个妥妥大文化人,不过现场写,哪里有抄诗来得快,反正大明后面还有个大清,抄就完事了。

  万象革新,万历皇帝重新上朝是受了刺激,此时姬象的心中,不知怎么的,莫名想到了火君的话。

  这天下间,民众有多么困苦,这朝堂之上,衮衮诸公,伯侯大臣,明光天子,不会懂。上个朝就能让大明万象更新了吗?

  他们或许知道下面的情况,但是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愿意把目光投到下面的人终究是少数,大部分醉心于党争。

  这么想来,火君觉得,打碎旧世界,重开日月天,那是新......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只是重开日月天就行了嘛?

  姬象并不想这些事情,这个话题,直接跳过。

  自己早已不是人了,管这般事情作甚,神鬼世界,自有其运转。

  不过,也是此时,姬象的记忆中,一首尘封的短诗,逐渐浮现出来,映上心头。

  满朝文武,碌碌之言。

  五代帝王,浑浑噩噩。

  明亡于崇祯,实亡于万历,始亡于嘉靖。这大明帝国再过几十年后就会崩溃成沙尘,而如今万历皇帝重新上朝,明光宗消失,或许也会诞生不一样的未来。

  正是此时,恰如其景。

  开始时,走了一步,发出咚的一声,在这大石地砖上,声音清楚,久久回荡奉天门前。

  “大明要有变革之机。”

  目光看着这红墙的紫禁城,清晨朝阳之气洒满天宇,万物苏醒,天光大亮,顿时真的是一股豪气与感慨,冲入肺腑之中,苍云白日,仿佛风云变化,雷雨远来。

  诸臣看出姬象思考完毕,皆等待,不言,奉天门前,无人说话,飞鸟不鸣,落针可闻。

  姬象又走一步,目光从天到地,带着微微叹息: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这前两句诗一出口,诸多臣子们都是目光一动。

  单单就这两句诗就能看出水平,这可不是乱写的,这是有备而来,这可不是什么打油诗,这是肚子里有真货!

  不少人看向姬象的眼神稍有变化,连小老头刘应秋都是老眼一眯。

  姬象看向诸臣,这一眼仿佛从天上到地上,似乎从山河之远到庙堂之下,随后再走一步....再走一步。连走两步,后面两句也是一气呵成: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