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神诡大明 > 第五十章 外道天魔竟是我自己

第五十章 外道天魔竟是我自己


  【白面真武之形,大帝以白面示人,手握阴阳绝灭万物。】

  【怒目披发,赤光双脚,双手不可持有任何武、法之器,口诵以上白面真武神咒,接洪武大帝迎神之言:“迎神:仰皇祇兮驾来,川岳从迎兮威灵备开,香烟缭绕兮神临御街”,消耗自身三成元气,可施展此形。】

  【修为提高十五成,进行‘点名’,被白面真武点名之物,列入诛杀对象,被点名者所受到一切伤害都将被扩大为两倍!】

  【施展白面真武之形,加持威天大法、御物飞杀之术。】

  【怒火持心,化为无情,自身精气神将持续诞生出怒火,实力随着怒火的提升而提升(获形者为香火之君,可自由收束怒火)!】

  姬象看了这个描述.......又见怒火加持之物,这和太阴劫火倒是有些相似。

  而空白神牌的描述,没有停止,就像是拿到金击子时一样,开始进行小小的知识拓展:

  【此物本是里山河,瓦屋山之物,被某人从瓦屋山山门前强行带出,放置真武山中,为洪武年间第一尊真武塑像.....至嘉靖皇帝时,被移至紫禁城中,建玄极宝殿以供奉,施以障眼法遮蔽本相,现今已被削弱,镇压之力不足原本百分之一。】

  【此物被嘉靖皇帝用来镇压“东北方黑眚之气”,此气嘉靖年间出现在紫禁城中,由来不明.......】

  空白神牌似乎在追根溯源,很快又浮现出文字:

  【似与顺天中东岳庙有关,此东岳神庙,为顺天阴司总铺,为元代之庙宇,为玄教大宗师张留孙,及弟子吴全节所建。】

  空白神牌对于多余的东西,只是会多提及一两句话而已,不会过度的追究,所以姬象看到这个白面真武的作用时,在此刻还算是有些没有头绪,但也不太在意,毕竟说是镇压什么东西,之前移走了,现在又搬回来了,那就等于没事了。

  姬象一点不在乎,这来历什么的就当故事看,其他的关自己屁事。

  不过没想到这白面真武,这个第一尊真武塑像....本来以为是什么鸟神假扮真武祖师,没想到是祖师爷爷的最初杀伐本相,自己差点一槌给爷爷开了脑袋。

  姬象龇牙咧嘴。

  这,这波啊....

  自己是从大浮黎土,被元始天尊直接打下来,降临尘世的天神,没有在大明的神明单位进行上岗登记,确实是天魔外道。

  简单易懂,原来这白面真武,是查户口的么?

  “查户口查到我地球人头上?祖师爷爷,你知不知道,上面那片大浮黎土,那都是我的关系?你现在也是我的关系了。”

  而且这东西还是嘉靖皇帝搬来的.....

  “怎么又是嘉靖皇帝,哪里都有这位啊,什么玩意都向紫禁城里放是吧,一开始的那个香火精也是嘉靖皇帝留下来的,金击子也是嘉靖皇帝的东西,尚太妃是嘉靖皇帝的女人,原来这隆德殿的塑像也是嘉靖皇帝从其他地方搬来的!”

  这是要打造修仙洞府吗,法器、宠物、道侣、阵眼,倒还真是样样不缺。

  不过有一个问题。

  “我的感觉应该没错,但为什么神牌上出现的文字,告诉我,这白面真武的障眼法,是嘉靖皇帝施展的?”

  “那明明就是火君的障眼法....”

  姬象满头雾水,不能明白,只感觉这里面水更加的深了。为什么火君的障眼法和嘉靖皇帝障眼法这么相似,难道火君当年也传法给嘉靖皇帝了?

  还是说.....火君是嘉靖皇帝的徒弟?

  这简直是离天下之大谱,嘉靖皇帝的徒弟要来杀他的孙子,这一脉是有什么大病吗?

  “应该是火君不知道从哪里偷学的吧,或许是朱常洛帮她,找到了嘉靖皇帝的法术书什么的.....”

  “雨我无瓜,还有几天我就跑路了。”

  姬象如此想着,随后对着白面真武恭恭敬敬的拜了拜,毕竟这位是洪武年间的东西,是第一尊真武塑像,可是祖师爷爷的爷爷。

  而后,姬象就准备着手,开始对自身的实力,进行提升修行。

  好处拿到了,不要问,问就是爷爷的馈赠!祖师爷爷疼孙子不是很正常的么!

  姬象初入第四境,得益于之前吞了钱广的大量火气,又吃了宋中正的火神精魄,加上火君的万民香火,姬象的肉身强度,在第四境又达到了饱和。

  香火被本体笑纳,肉身运转神火,凝练荣华,需要吞噬大量元气。

  体内空白的神牌运转起来,这殿内,元气疯狂的涌入,竟造成呼呼风声。

  尘埃涌起,聚散如流云。

  精气神在身中不断运转,香火本体与肉身相辅相成,肉身中金筋发光、玉骨生华,精气神的凝练,犹如让无数溪流汇成江海,有空白神牌的帮助,凝练荣华的速度,大大的提高了。

  姬象能感觉到,空白神牌现在吞噬元气的速度,比起第一次使用时,要更加快速,而且储存量也更大了,或许是因为自己进入到胎息的境界,锁气在身,这天地的元气已经只进不出,就像是个无底洞的深渊,不断的吞噬外来之气。

  逐渐的,光阴变幻,姬象的头上,也因为精气神的凝聚,而出现一朵虚幻的花。

  凝练荣华之后,还有魔试,姬象头上的这朵花,在一天一夜的凝练之后,凝聚成了三分之一的形态,这是一朵白铅花,现在看起来白蒙蒙如同一团雾气,姬象的身体状况非常好,或许不需要两天,这朵花就能完整凝练出来了。

  随着吞噬的元气越来越多,花朵的凝练也越来越快.....整个殿内,如云山雾罩,又有轻风回旋,令外界的人惊疑不已。

  “那是武当山姬道长在练功?这动静可真不小。”

  “他年纪轻轻就有这种修为,难怪能从那火君手里救了陛下。”

  “这可是个猛人,听指挥使说,他是连续杀了好几个神。”

  即使是北镇抚司中人也对姬象此时的动静抱有一丝敬畏,让他们对于火君的实力也有了一个模糊的判断。

  据说那火君是半个地仙,从实力上来说,不算什么顶尖的人物,但是她却能瞒骗神武门天曹,裹挟万民香火,借着国之正神的身份,用莫名手段一步进入紫禁城中.....

  现在火君的那些烂肉尸体,北镇抚司才刚刚开始着手调查,但估计也查不出什么来,至于神武门天曹,已经调查清楚,是火君颇有手段,而非天曹失职。

  夜幕降临,隆德殿内,一朵白色铅花已经凝聚成形,放出淡淡光明。

  ........

  阴司总铺,朝阳门,紫禁城偏东北方,东岳庙。

  又到了起更传铃的时候,阴司出行,活人回避,依旧从东岳庙出发,前往长安右门的第一红铺进行发铃。

  诸多阴司众神离开之后,东岳庙中,大概等到起更二刻,其中突然走出一位神灵。

  也是此世之人从没有见过的一位神。

  他手上没有拿着生死簿,但确实是穿着有类阴司的衣服,只是这服饰装扮,不像是大明的,而像是....宋代的。

  他的身后,东岳庙的牌匾也出现了变化——变成了“景灵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