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神诡大明 > 第七十一章 一青一红两道人

第七十一章 一青一红两道人


  姬象在匠铺留了两份符纸,红色符的写“禳家宅灾患符”,是用来安定家宅的,效果也是简单粗暴,可以免除家中一切灾患,不分对象。

  而黄色的给孩子自己,上书写玄天上帝神咒。

  姬象手指捏起黄符,香火自燃,化为符咒神形,哪吒头孩子看的惊呆,双手捧符,仔细观看,十分好奇。

  姬象教孩子念诵神咒,孩子开口跟着念,声音清脆:“谨请北方真武神,脚踏天关极鳌精;披头散发为上将,顶戴森罗七座星....”

  说来奇怪之事,在此时发生。

  孩子念诵玄天上帝神咒的时候,姬象忽然心中有感,能够感觉到一股愿念牵引,这愿念所发出的对象正是眼前的孩子。

  姬象眨了眨眼,心中泛起惊异涟漪。

  自己夺了白面真武大帝的神形,现在也成了真武下界的分身不成?

  那自己岂不是可以分润真武大帝的香火?

  姬象一想到这事情,顿时觉得,自己过去在大浮黎土捡垃圾的老本行,可以再度用起来了。

  “我过两日再来这里,希望您好好考虑一下。”

  姬象对匠户父亲小声说话,匠户父亲深知这一次是得到了仙缘了。武当山乃天下道门的顶尖之地,可以说地位上,能与道门三山平起平坐。

  自己是匠户,如果不出意外,孩子以后也不会有大成就。

  姬象拿走了木章,和孩子玩耍一会,道别而去。

  匠户父亲看着姬象的背影心中,已经暗暗下了决心。

  怎么能让孩子和自己一样,一直处于社会的底层?

  逆天改命,或许就在今朝,世人求也求不来的缘法,又怎么能随意抛弃?

  “我儿,要位列仙班了。”

  匠户父亲看着孩子的背影,眼神恍惚,只觉得家中,终于要出了扬眉吐气的后人了,而且正一的道士,也可以娶妻生子,不用担心无后之事。

  而就在姬象离开一会之后,匠户看到了一个大红袍的道士,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大捆黄色符纸。

  .........

  田丰羽微笑:“店家,贫道田丰羽,是东城朝阳门外,东岳庙的庙祝。”

  匠户有些茫然,只是连连点头:“不知道长是要?”

  “啊,是这样,贫道这些年,积攒了不少香火钱,翻修了一些神灵的塑身之后,还有大量的结余,所以贫道就想着,在西城这里,请大家看看戏,毕竟香火钱财,是取之于民,也要用之于民么。”

  “您看,这街道走到头,向左一拐,就是西市阜财坊......”

  田丰羽表示,自己这是来西城做慈善了,用赚来的香火钱,回报社会大众。

  “酉初之时,到阜财坊中,贫道请了戏班子,前去唱戏,各位不用耗费钱财,只需自带茶水板凳即可,人人能看。”

  “但是,希望去看戏的各位,身上都能拿着这张符咒,这就当是帮我们东岳庙,做做宣广。”

  “您这两张符咒,可以坐在靠前的位置。”

  田丰羽说着,拿起刚刚从汉经厂取来的大量符纸,这些符纸都画满了符咒,全都是印刷出来的。他从中取出两张来,塞在匠户手中。

  匠户很疑惑:“去西市?在那边搭戏,可那不是好地方啊.....”

  田丰羽笑了笑,看着这位老实巴交的汉子,解释道:“贫道可是东岳庙的庙祝啊,东岳庙,那正是阴司的总铺。西市阴气极重,唱戏也是为了压压阴气,热闹热闹,且有我东岳庙中法师在此,各位还怕什么?”

  “毕竟,有什么小鬼阴气,敢在东岳大帝的眼皮子底下作乱呢?”

  “您说的倒也是。”

  匠户挠了挠头:“不过我好像没去过东城上香啊.....为什么您给我这张靠前座位的符纸呢?”

  无功不受禄,他还是知道的,现在觉得有些心亏,认为是占了便宜,毕竟自己根本没去过东城上香。

  “不,道门讲究是,就是一个缘法,我觉得与您有缘,正好也就送来了。刚刚不也有位道士经过这里么,这就是缘分啊。”

  “啊,那刚刚那位道长,和您是....?”

  “勉强算是师兄弟吧,不过我们不是一个派的,他可是宫里的大红人,是侍奉当今皇帝的道者!”

  田丰羽“夸”了姬象一波,而后匠户瞪大了眼睛,连身边的哪吒头娃娃也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惊呼道:

  “我之前看道长哥哥,和宫里的大太监并肩而行,没想到他居然是.....”

  田丰羽微笑:

  “修行有成之人,自然以侍奉皇帝为荣!昔年邵元节、陶仲文,如今张真人、姬象...哦,姬象,就是刚刚我那位师弟的名字。”

  “不说了,只是记住,酉时开始唱戏,一直唱到戌时起更,不要忘记来了,多谢捧场。”

  匠户连连感谢:“一定一定,道长慢走。”

  匠户送了送田丰羽,和孩子一人一张符纸,憨厚老实的面孔上,写满了开心,但又想到不久之后要和儿子分别,或许这场戏就是自己和儿子一起看的最后一场了。

  他摸了摸孩子的头,轻声道:

  “今天早点关铺,爹和你一起去看大戏。”

  “好耶!”

  父子两人之前的小小矛盾,在此时化为无形,匠户感慨:“今天真是个好日子,能连续遇到这两位高功的道长,过几日,我一定带点香火钱,去东岳庙奉献。”

  “爹,姬道长哥哥,是宫里的贵人,人家才不要你还愿呢。”

  “害,贵人也得谢啊,你爹我就是个匠户,没什么贵重东西,等我过几天,雕一个上好的道章,托这位田道长,送到宫里面不就行了。”

  .........

  田丰羽需要大量的活人,来到西市聚集,这叫做压阴。

  压阴,因为西市和东岳庙一样,是阴气极重之地,田丰羽早已经查明这里的布局,东岳庙在东,西市在西,而大高玄殿在北。

  正好是一阳托两阴!

  这个西市,被陶仲文做了手脚,成为和东岳庙分庭抗礼的阴地,以大高玄殿一阳托两阴,于是整个顺天府,就形成一个巨大的“震卦”!

  田丰羽在看到这个布局的时候,也不免惊叹,神霄法派运转雷霆,这顺天府就像是一个巨人的身体,几个节点就是五脏,万民的身体中,有着五脏之气,五脏之气又可以化为五雷。

  人们的活动,就像是顺天巨人体内的五脏之气在互相流动一样!

  以万民之力来压制东岳庙下的怪异,着实厉害。

  所以,要破阵且逆转阴阳枢机之前,必须要让阴气都集中到东部的东岳庙,这样震卦一破,东方阴气冲霄而起,阴阳就会失去平衡。

  然后,就是逆转阴阳的关键,当大高玄殿失去作用之后,东岳庙要从阴转阳,方法只有一个,那既然要死者苏生,则必然有生者枉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