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可恶,被他装到了 > 第2章 不熟

第2章 不熟


一阵风从窗外轻轻地吹拂而过,一缕碎发散落在他额前,江莫淮伸出手朝着慕枫脸颊的方向一点点地靠近。

刹那间,慕枫眼睛睁开,与此同时,只听到“啪”的一声,江莫淮的巴掌紧紧地贴在慕枫脸上。

下一秒,慕枫冰冷的视线扫向江莫淮,迸发出阵阵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吓得江莫淮立刻收回手,他是在瞪自己吗?这眼神杀气腾腾,于是赶紧压低声音解释说:“我刚才看见你脸上有一只蚊子,如果我说我是在帮你打蚊子,你相信吗?”

刚才真的有一只蚊子一直停留在慕枫脸上,他是实在看不下去才出手,现在他特别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慕枫淡淡地开口:“蚊子呢?”

江莫淮表情一愣,这是慕枫第一次接他的话,他甚至有点“受宠若惊”。

“蚊子,没打到。”这话说的很没有底气,此刻,慕枫的脸上写满了不信,就知道他不会相信自己,江莫淮脸偏向慕枫,“打吧,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被他打一下,也好过被他用眼神杀死。

只见慕枫左手扬起,江莫淮微微闭起眼睛。

视线落在江莫淮脸上,慕枫睫毛颤了颤,手落下时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江莫淮的脑袋。

慕枫手放在他头上时,江莫淮有种错觉,慕枫手上的动作很轻,很温柔。

江莫淮一脸懵逼地望向慕枫,微微皱眉,轻声道:“你这是在做什么?我让你打我,你推我脑袋干嘛?”被一个男的这样推脑袋,真的很奇怪。

“你这人欠揍吗?还是说你有受虐倾向。”

“你才欠揍!”

“我看你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

江莫淮:“……”

他被慕枫的话堵得死死的,相比于被打一巴掌,推一下他的脑袋,他确实是毫发无伤。

说是这样说,但他就是很不爽。

讲台上的老师忍无可忍发话:“坐在后排的同学不要再说小话,不想听就出去,别扰乱课堂纪律!”

江莫淮抬头看向讲台时,数学老师正恶狠狠地盯着他看。

没错,他只是在瞪自己,就好像是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说小话一样,完全跟慕枫这家伙一点关系都没有。

像这样的差别对待,江莫淮这种学渣一年不知道要遇到几百次。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他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时,他们班的班长沈南月走了过来,“江莫淮,班主任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又看向慕枫说:“慕枫,让你也一块儿跟着过去。”

江莫淮:“……”

不用说,肯定是数学老师跟班主任告状了。

来到老师办公室时,江莫淮刚进去,就吸引来办公室里所有老师的目光,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特别是数学老师,眉头紧锁的额头上刻着“你死定了”四个大字。

跟看到江莫淮的眼神不一样,望向慕枫时,老师们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就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似的。

张敏敏抬眸看向江莫淮,说:“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张敏敏,他们的班主任,今年才参加工作,是个新老师,教的科目是语文,是刚刚从北大毕业回来的研究生。

跟江莫淮之前遇到的班主任很不一样,张敏敏说话总是很温和。

江莫淮回:“上课说小话。”

张敏敏轻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原来你也知道自己上课说小话,那你觉得这样的行为对吗?”

“不对。”认错态度特别诚恳,以他过往的经验告诉他,所有的老师都吃这一套。

张敏敏语气温和说:“念在这是你第一次犯错误,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要再扰乱课堂纪律,知道了吗?”

听到这话的数学老师不干了,插嘴道:“他犯错误可不是第一次了,上课不是迟到,就是整天望向窗外发呆,没一点学生该有的样子。”

张敏敏接话:“李老师说的话都听到了吗?以后上课除了不能说小话,迟到和发呆都不允许,知道了吗?”

李宏是学校有资历的老师,虽然她有自己的教学方法,但也是要给李宏一点面子的。

江莫淮:“知道了。”

李宏:“……”

李宏黑着一张脸,果然新老师就是不行。

张敏敏看向慕枫,“慕枫同学,我这次找你过来,就是想问一下,你有没有想过要换个座位?沈南月同学旁边空着一个位置,我的想法是如果你们成为同桌,往后有什么关于学习方面的问题都可以相互学习交流,共同进步,对于我这个提议,你有什么想法吗?”

江莫淮插嘴:“我觉得这个提议特别好。”

慕枫:“……”

慕枫不经意间冷眸扫了江莫淮一眼,江莫淮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坏笑。

他可是真心觉得这个提议好,甚至恨不得举双手赞成,要是他能自己一个人坐,不知道有多舒服,自从他跟慕枫成为同桌,他是一点好处都没看到。

慕枫是学霸,是校草。

上课,老师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投向他们,害他都不能好好的发呆。

下课,他们班里的那些女生,不,不止是他们班,反正就是一大堆女生,一个个的眼睛恨不得长在慕枫身上,他感觉自己也跟着被全方位无死角的监视着。

“我没有想过换座位,现在这个座位挺好的。”看了江莫淮一眼,弯起嘴角,“而且我跟现在的同桌相处得很好,是吧,江同学。”

江莫淮:“……”他们相处得很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

江莫淮在一旁拼命地摇头,示意不是这样的,他们相处得一点不好,希望班主任能看到,请务必给慕枫换个好同桌,拜托了。

张敏敏:“既然这样,我尊重你的想法,你们回教室吧。”

就这?江莫淮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他想一个人坐的想法就这样泡汤了?

已经走了几步的慕枫回头看向江莫淮,“江同学,不走吗?”

江莫淮回过神,“……”总感觉慕枫嘴角的那抹笑容不怀好意,他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身。

“喂!”江莫淮走在后面大喊。

走在前面的慕枫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向前走。

江莫淮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没听到别人在叫你吗?”

慕枫回眸一笑,眯笑的眼睛泛着迷人的光泽,江莫淮表情一愣,“你是在叫我吗?可是我刚才明明听到你是在叫喂。”

江莫淮:“……”

他绝对是故意的。

江莫淮不悦道:“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说?什么相处得很好,明明就是你自己想上课趴桌子睡觉,干嘛要拉我下水!”

慕枫一笑,“难道不是你先开始的吗?”

江莫淮:“……”

这会儿,上课铃声响起。

“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张敏敏视线落在两个人的手上,江莫淮微微皱眉,立刻松开自己的手,“看起来你们的关系是真的很好。”她拍了拍江莫淮的肩膀,“既然关系这么好,以后就多多向慕枫同学学习,好好请教一下他的学习方法,把成绩提高上去。”

江莫淮:“……”

回到教室,因为是班主任的课,而且他刚刚又被叫到办公室训话,现在,他眼不离讲台,手不离笔的做着笔记,乖乖的履行他作为一个学生的义务。

张敏敏边讲课,边走下讲台,路过江莫淮他们座位时,特意在江莫淮身旁停留了下来,看着他书上的笔记,满意地点了点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继续加油!”

再看向慕枫,慕枫课本上干干净净的,一个字都没有写,“慕枫同学,你上课都不做笔记的吗?”

慕枫:“已经记在脑子里。”

张敏敏:“非常不错,能记在脑子里的东西都是自己的。”

江莫淮:“……”

这班主任还有没有一点自己的立场,上一秒还说什么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下一秒就立刻改口。

大概……这就是同人不同命吧。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江莫淮放下手里的笔,舒展着有点酸麻的手腕,他从来不曾这么认真的做过笔记。

“江莫淮!”

江莫淮“啊?”了一声,抬眸望去,沈南月气势汹汹地瞪着他,每次一看到班干部找自己,他总会很心虚,觉得他不会是又犯了哪条班规,违反了哪条校规了吧。

他经常被这种恐惧支配着。

“听班主任说,你跟慕枫关系很好,所以他才不愿意换座位,是吗?”他旁边空着一个位置,就是专门给慕枫留的,他认为也只有慕枫才配坐在他旁边。

一直以来,因为慕枫的存在,不管他再怎么努力,都只能是第二名,他想更多了解慕枫,想知道他的学习方法,更想要超越他。

这次让慕枫和他成为同桌,也是他向班主任提议的。

“不好,一点都不好,我跟他不熟。”江莫淮立刻撇清关系,他也看出了沈南月来找他的目的。

听到江莫淮回答,沈南月一直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语气也变得缓和许多:“那我跟他成为同桌,你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江莫淮爽快说:“没意见。”他高兴还来不及。

话音刚落,慕枫就出现了。

沈南月说:“慕枫,你愿意做我的同桌吗?”

慕枫伸手拉开椅子,坐下,白皙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江莫淮的课桌桌面,淡淡地开口说:“想成为我的同桌,直接坐到这个位置上就行。”

江莫淮急了:“不行!”

这可是他的风水宝地,要是沈南月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他岂不是要去第一排坐,这不就等于叫他去送死嘛。

两个人目光扫向他,江莫淮看向沈南月,笑吟吟道:“那个,班长,其实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跟慕枫相处的非常愉快,所以我没打算要换同桌。”

假的,他只是不想去第一排坐。

沈南月眉头锁紧,望向慕枫,“你难道就不怕跟一个成绩这么差的人做同桌,会影响到你的学习吗?”

江莫淮:“……”

慕枫:“在我眼里,你跟他没什么区别。”

江莫淮、沈南月异口同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两个人脸上都写满不悦。

慕枫答:“字面上的意思。”

江莫淮:“……”

沈南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