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可恶,被他装到了 > 第3章 校服

第3章 校服


上课中途,江莫淮手机振动了一下,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社会主义合法同居群聊弹出消息。

奶思兔米鱿:和我说话要加钱陆景严

陆景严:?

和我说话要加钱:??

奶思兔米鱿:我们宿舍被扣分啦,说是早上垃圾没有倒,今天轮到谁值日了?

陆景严:好像是慕枫。

奶思兔米鱿:没有人告诉他吗?

和我说话要加钱:你说呢?紧接着,补发了一个擦汗的表情包。

陆景严:加一。

奶思兔米鱿:发了一个捂脸泪奔的表情包,莫莫,地理优势,你离慕枫近,要不……然你跟他说一下?

江莫淮余光扫了慕枫一眼,果断拒绝说:“我不,你是社长,你说。”他才不想做这种吃力还不讨好的事情。

奶思兔米鱿:既然这样,那就只能进行宿舍投票了,我支持莫莫去。

陆景严:支持加一。

和我说话要加钱:……

奶思兔米鱿:现在两票通过,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就靠莫莫了。

和我说话要加钱:……

收起手机后,江莫淮沉思了片刻,手上正转动的笔突然停下,在纸上不知道写了什么,撕下纸张的时候对折了几下,然后朝着慕枫的桌面丢去。

慕枫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拿起纸条,看了江莫淮一眼,然后打开纸条:今天宿舍轮到你值日了,早上垃圾没有倒,宿舍被扣分了,中午回去记得把垃圾倒一下。

当纸条被再次丢回到江莫淮桌面上,他就知道说了也是白说,慕枫根本不会搭理他,就在他把纸条拧成一团塞到抽屉里时,慕枫突然开口:“嗯~知道了。”

江莫淮轻声应了一下,脸上的不知所措无处安放,他的不知措施是因为没有想到慕枫会回他的话。

最后一节课放学,三个人像平时一样,一起去食堂吃饭。

四个人的宿舍,他们成了三剑客,当然,并不是他们孤立慕枫,而是他们害怕自己没有经过慕枫的同意,擅自闯入他的世界,会让他反感。

简单、通俗点说,就是他们不敢,他们怂!

而此时,隔着几个人,慕枫就排在他们前面打饭。

“哎,是慕枫,慕枫!他就在前面排队。”

“啊啊啊!!!好帅!”

“对对对,好帅!”

站在江莫淮他们后面的几个女生,看见慕枫时,表现得特别激动。

打好饭,慕枫端着餐盘随便找了一个没人的空位坐下。

这时,两个男生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餐盘放到餐桌上时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

慕枫只是低着头吃饭,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

一个皮肤黝黑,头发有些毛躁的男生,目不转睛地盯着慕枫说:“那些女生是不是眼瞎,居然会觉得一个娘炮帅!”

另外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接话:“一个男的留这么长的头发,跟个娘们似的,怪不得总是自己一个人,我想也是,应该没有谁愿意跟娘炮玩。”

这一幕,被站在慕枫身后的江莫淮他们三个看到,他们之间相互看向对方,眼神交流了片刻。

随后,江莫淮在慕枫身旁空着的位置坐下,望向对面两个人时,眼睛充斥着杀气。

陆景严和许凌凌则坐到对面,把两个男生夹在中间,位置挤得很。

两个男生眉头拧紧,眼里闪烁着无法遏止的怒火。

江莫淮故意道:“你们刚才有没有听到有两只狗在到处乱吠。”

许凌凌说:“嗯~听到了,一只杂毛狗。”

陆景严紧接着说:“还有一只长着满脸痘痘的哈巴狗。”

三个人一搭一唱。

气得那个头发毛躁的男生立刻拍桌,目眦尽裂,脸上暴起一道道的青筋,“你们他妈在说谁呢!”

满脸痘痘的男生也瞪起眼睛,气得满脸通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想要打架是吧!”

江莫淮冷的一笑,“原来狗急了真的会跳墙。”

两个人一下站了起来,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着,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三个人也丝毫不输气势,跟着站了起来。

凝固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只见慕枫拿起一旁的排骨汤,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就像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毛躁男不悦了,怒睁着眼,拿起他前面的盘子,举起的餐盘有向慕枫砸去的趋势。

瞬间,察觉一切的江莫淮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瓶水朝着毛躁男掷去,一招即中,碰撞之时,整个餐盘直接反扣在毛躁男脸上,盘子里的饭菜散了他一身。

一旁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动作之迅速,就连毛躁男也是一脸懵。

这时,周围传来阵阵议论的嘲笑声,面对如此丢人的场面,毛躁男立刻低着头,狼狈不堪地快步离开。

紧随其后,痘痘男也跟着走了。

许凌凌夸赞道:“莫莫,你这么厉害的么!”

江莫淮耸耸肩,淡淡地一笑。

他是黑带3段,但实际上他的实力远远不止三段,只不过由于年龄限制,没有办法考,而他之所以去学跆拳道,就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挨打。

江莫淮有个烂赌还爱喝酒的父亲,那时他还小,只记得他爸江毅杰每次喝醉酒都会拿他出气,动不动就对他拳打脚踢。

有一天,江皓轩放学回家,看见江毅杰正用脚踹着蜷缩在地上的江莫淮,江皓轩上前阻止他爸,拼尽力气把他推倒地上,喝得烂醉的他嘴里骂骂咧咧道:“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推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们,我要把你们通通都打死。”

江皓轩愣在一旁,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父亲,而是魔鬼。

也许是喝得太醉,几番挣扎的江毅杰怎么都站不起来,最后直接瘫倒在地上睡着了。

江皓轩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跑回房间,从床底的一个铁盒子里拿出他存了很久的钱,里面有好几千块钱,都是他一点点攒起来的。

江毅杰好赌,但有时候赌赢钱了,一高兴就变得特别豪爽,会给他们钱让他们去买好吃的,江皓轩每次都把这些钱偷偷的存起来。

因为他深深的知道,他爸有多不靠谱。

来到江莫淮身旁时,抱起他,然后带着他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后来,为养活自己和江莫淮,他直接辍学了,一个人打着好几份工。

大概是看见那时满身都是伤痕的江莫淮,心疼了,所以让江莫淮去学跆拳道,目的是让他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在江莫淮心里,他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亲人,就是那个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哥哥。

想到这里,江莫淮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忧伤,坐下时对上慕枫的视线,为什么感觉他在看自己。

慕枫开口:“刚才,谢谢。”

这话一出,三个人表情一愣。

江莫淮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回道:“不客气。”

晚自习课,此刻,慕枫正坐在讲台上,他是他们班的学习委员,今天班干部轮到他值日。

还没有到下课时间,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桌子椅子摩擦地板声、脚步声、说话声,很是吵闹。

高一(七)班群聊里传来消息。(这群聊是他们自己另外建的,没有拉任何班干部,也没拉班主任,还有,原则上高中不允许学生带手机,但大家都偷偷带,懂的都懂。)

孙鹏宇:爆炸性消息!!!!!

李芳:

孙鹏宇:有人发现学校发给我们的校服是二手的。

李芳:什么意思

许凌凌: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的校服是二手的

张聪明:二手是什么意思?

一大群人陆续发来疑问。

孙鹏宇:今天有人在洗校服的时候,发现我们校服上的校徽下是另外一个学校的校徽,后来用刀片拆开线一看,我们学校校徽下居然是“上川高中”的校徽。

孙鹏宇在群里发了几张校服的证据实图。

一时间,群情激奋。

原本安静的教室里出现交头接耳,各种议论声,慢慢地开始躁动起来,越来越大声。

大家都开始纷纷检查了自己的校服,不出所料,每件校服下都印着上川高中的校徽,这说明这批校服原本是给上川高中的,现在只不过是粗糙地裁上他们的校徽,就当成新的校服发给他们。

慕枫抬眸望向讲台下,下面的议论声只增不减。

突然,一个男生站起来,走出了教室,接着,陆陆续续的学生一个跟着一个走出教室。

见状,身为班长的沈南月走出来阻拦,但是根本没有人听他的。

现在,高一(七)班教室里,只剩下江莫淮他们三个和还蒙在鼓里的全体班干部。

这时,许凌凌和陆景严站了起来,江莫淮抬头的一刻,视线刚好和慕枫对上,他也站了起来。

许凌凌和陆景严先走出了教室,江莫淮朝着讲台方向走去,从讲台路过时,把手里的纸条放到慕枫前面,然后走出教室。

慕枫打开纸条:“有人发现学校发给我们的校服校徽下印有上川中学的校徽,事情已经在整个高一传开了,说是别人学校不要的校服,学校却当新的校服发给我们,现在他们打算罢课让学校给一个交代。”

他把手里的纸条塞到口袋里,合起书走下讲台,在他准备走出教室门口时,坐在第一排的沈南月喊:“慕枫,你要去哪里?”

慕枫说:“回宿舍。”

沈南月:“现在还没有下课,你身为班干部,不能违反校纪校规。”

慕枫一笑,“那班长你……就好好的守在这里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