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可恶,被他装到了 > 第37章 撞见

第37章 撞见


他刚才又做噩梦了,而且每次噩梦都是梦到相同的场景,梦里,地上、墙上、天花板上、还有他的身上全都是血。

耳边总是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

那次绑架事件之后,他就失去了那段时间的记忆,他爸幕绍元也下了命令,要所有人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呢,他被救助时的那张照片他看过,也通过八卦新闻了解过这件事。

其中有一篇报导很敢写,说整个绑架事件很可能就是个阴谋,是幕氏集团总裁幕绍元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因为在慕氏集团夫人和公子被绑架的不久前,幕绍元被拍到和一个女子幽会,听说为了这件事,慕绍元和他夫人还在办公室里大吵了一架。

而在夫人死去不久之后,慕绍元很快又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所以从整件事分析来看,慕氏夫人死去,小三上位,小儿子在这次绑架事件中毫发无损,这其中最大的收益者无疑是幕氏集团总裁。

这篇娱乐报导分析的头头是道。

不管报导是不是乱说,他爸在他妈死后确实是娶了他那个所谓的初恋情人。

慕枫越抱越紧,江莫淮感觉自己就快喘不过气了,拍了拍慕枫的肩膀说:“慕枫,我喘不过气了。”

他怀疑慕枫是不是看出了自己在撒谎,所以想要杀人灭口。

慕枫绝对能做出来这种事。

回过神后,慕枫缓缓地松开江莫淮,淡淡地说了一声:“抱歉。”

江莫淮一脸不敢相信道:“你刚才跟我说什么?”抱歉?慕枫的词典里还有抱歉这种词吗?他伸手朝着慕枫的额头又摸去,“是不是烧坏脑子了,抱歉可不像是你这种没有礼貌的家伙会说出来的话。”他刻意强调了没有礼貌。

慕枫嘴角勾起不羁的一笑,悠悠开口道:“是吗?”随即捏起江莫淮的下巴,略带暧昧的语气说:“跟阿淮你说抱歉,我是可以的。”

这话让江莫淮想吐。

“看来你已经没事了。”江莫淮站起来说道,不然他也不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慕枫笑了笑,“嗯,没事了。”

江莫淮:“那我们回去吧。”

慕枫“嗯”了一声。

扶慕枫到门口时,江莫淮转身对他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跟医生说一声。”

如果能事先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这种事,江莫淮绝对不会管什么礼貌不礼貌,他会直接带着慕枫回去。

刚才医生走之前跟他说过,有什么事的话就去隔壁的药房找他,江莫淮刚走到药房门口,一阵刺鼻的甘草味扑鼻而来,他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

在外面没有看到医生,他继续往里面走去,等找到医生时,他被眼前的一幕吓懵了。

这……这……这……医生怎么跟一个男的亲在一起了!!!!!!

什么情况?!他整个人头脑一片空白,直接惊呆住了。

洛白睁开眼睛时瞟到了江莫淮,时予诺看到洛白没有给他回应,他也缓缓地睁开眼睛。

洛白扬了扬下巴,两个人一起望向江莫淮。

尴尬、太他妈尴尬了,江莫淮现在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老天爷,为什么要让他撞见这种画面。

明明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做错,为什么会有种负罪感涌上心头。

“医生,慕枫醒了,想跟你说一声我们要先回去了。”江莫淮脸上写满了尴尬,现在他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洛白嘴角上扬,说道:“我看到了。”

江莫淮一头雾水道:“看到了?”

洛白指了指江莫淮的后面,江莫淮扭头时就看到慕枫站在他身后。

呃……慕枫是什么时候站在他后面的。

他该不会也看到了吧。

江莫淮战略性地往后退了一步,来到慕枫身边,在他耳边小声问道:“你看到了吗?”

慕枫:“看到了。”

洛白:“他看到了。”

这两个人同时脱口而出。

江莫淮:“……”

为什么慕枫脸上的表情如此的平静,看到那样的画面,他都不会觉得惊讶的吗?

还有这医生怎么回事,被别人撞到他跟一个男的接吻,怎么还这么淡定。

“小枫。”洛白喊了一声。

江莫淮:“小枫?你们……认识的吗?”

洛白笑了笑,意味深长的口吻说:“不光认识,我们之间的关系还特别的亲呢。”

“只是见过几次面,不熟。”慕枫否认道。

洛白无奈地耸了耸肩,低头看了一眼江莫淮胸前的校牌,念道:“江……莫……淮,嗯,名字还挺好听的。”又抬头仔细地打量了江莫淮一番,抓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长得也挺好的。”

江莫淮:“……”

他有被冒犯到的感觉,什么叫长得也挺好的,这是什么草率的回答。

洛白继续道:“我叫洛白,他叫时予诺,长得帅吧,我老公。”

江莫淮十分尴尬的一笑,这洛白还真是一点都不把别人当外人,他也不怕自己被吓到。

慕枫已经不想再继续跟洛白纠缠下去,扯了扯江莫淮的衣袖说:“阿淮,我们回去吧。”

江莫淮“哦”了一声,然后对洛白说:“洛医生,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嗯,回去吧。”

等江莫淮他们离开,时予诺走到洛白身边,手挽着他的腰说:“为了他才到这个学校来的?”

洛白笑了笑,“怎么啦?吃醋了?”他故作思索的样子道:“你别说,就小枫这长相,要是我再年轻个十岁,我肯定会去追他。”

时予诺搂紧他的腰,沉音道:“你敢。”

洛白泄气一笑,“哈哈哈哈哈哈,好啦,不闹你了,我来这里是为了看住阿苒那丫头,就她那大小姐脾气,还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事呢。”

“你能看住她?”时予诺严重怀疑的语气。

洛苒是什么人,在时予诺这里简直就是个泼妇,虽然她这么小年纪用这个词不太对,但丝毫不影响时予诺在心里就是这样认为,要不是看在洛白的面子上,她不知道要死在自己手上多少次。

“或……或许吧。”洛白这话说的很没有底气。

他妹妹什么性格,自己又不是不清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