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妖怪离婚事务所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

沈秋辞看完尹雅的档案后, 陈也抬手看了看时间:“中午了,我请你吃个便饭吧。”

“陈处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自然是我请你。”沈秋辞说。

陈也笑了一声:“谁请谁都一样。”

“不一样,我请您可以报销的。”沈秋辞对他晃了晃手机, “请你吃饭算公务。”

陈也愣了一下, 继而笑出了声, “有没有说过你挺好玩的?”

沈秋辞偏头看他:“‘好玩’这个词是夸人的吗?”

陈也再次怔了一下, 然后收起笑脸, 一本正经:“那我换个词, 你挺可爱的。”

“……”

沈秋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爱’还不如‘好玩’呢。

两人起身打算去吃饭, 陈也说有一家四川菜还不错,如果沈秋辞能吃辣便一起去吃。

沈秋辞一向对未知的事情比较好奇, 自然是同意的,并且迅速调整心情, 将注意力从刚才陈也对他奇怪的用词上转移到了对川菜的期待上。

沈秋辞上了陈也的车, 陈也刚刚发动了车子,沈秋辞手机响了,竟然是尹雅的电话。

沈秋辞眉头皱了一下,飞快的点了接听。

“沈先生, 我想见你,你现在能过来吗?”

那边尹雅声音压得很低,夹杂着呼啸的风声,让她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真切。

尹雅说话的感觉明显又回到了那个来离婚事务所寻求帮助时的她,而非那个杜青然口中有精神疾病的尹雅。

“你现在在哪儿?”沈秋辞问。

尹雅发了手机定位到沈秋辞的手机上。

沈秋辞看了一眼陈也,脑中飞快运转着,要不要带陈也一起去。

陈也作为人类特殊案件处理中心的处长, 但凡是牵扯到人类的案件,他们是有知情权的,而且尹雅一开始找到的人就是陈也,似乎应该让他知道。

但是如果尹雅现在不想让陈也知道呢?

不等沈秋辞想明白,陈也手机上也来了电话,陈也的手机就放在驾驶座与副驾驶之间的小格子里,上面显示是尹雅的名字。

沈秋辞松了口气。

果然陈也接完电话,说了句:“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陈也看向沈秋辞,沈秋辞也看着陈也,几秒后,陈也打了方向盘将车子拐上了另一条路。

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无论是尹雅还是杜青然,现在都不好下结论。

尹雅给的地址是在郊外,沈秋辞对地理位置不太了解,只知道车子开着开着便离开了市区,渐渐的人也少了,车也少了,连最常见的公交车都没有了。

“地方够远的,一女孩子选这么个地方。”陈也嘀咕了一句。

一个多小时后,陈也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外面。

两人下了车才发现这里风很大,两人因为没有准备,被风吹得踉跄了一下,夹杂着细小沙子的风刮在脸上有细微的疼痛,沈秋辞紧了紧衣服。

两人顶着风走进了工厂,工厂挺大,里到处都是杂物,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下水道气味,看样子很长时间没来过人了。

沈秋辞走了两步,伸手拽了一下陈也。

陈也脖子缩在风衣里,偏头看向沈秋辞,眼中带着疑惑。

“你在外面等我,我先进去。”沈秋辞说。

“嗯?”陈也皱了一下眉。

“感觉不太对。”沈秋辞笑了一下,拿出手机低头打了几个字。

陈也毕竟是人类特殊案件处理中心的处长,大事小事儿经历过不少,此时他四下看了看,以他的经验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

但听沈秋辞这么说陈也还是将后腰处别着的特殊警棍拿了出来。

沈秋辞往陈也手上看了一眼,陈也的警棍与陈朝的警棍看起来挺相似,但也有细微差别,估计作用差不多。

陈也拿着警棍往里走,然后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沈秋辞收起手机,食指指尖指指他,“你,站在这别动,我,进去看看。”

陈也突然笑了,“为什么不是我进去看看,你在这儿等着。”

“因为我不是人。”沈秋辞说。

“……”陈也突然无言以对。

沈秋辞迈步往里走,陈也倒是也没再多说什么,在门口处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四下观察着。

“尹雅?”沈秋辞喊了一声,“你在吗?”

沈秋辞喊完后,安静了几秒后,响起了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接着尹雅出现在了二楼。

“沈先生,你来了。”尹雅还像之前沈秋辞见过时一样,漂亮大方。

沈秋辞对她笑了笑。

陈也看到尹雅出现,松了口气,是沈秋辞多虑了。

陈也迈步打算往沈秋辞身边走,另一个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大人,您来了。”

陈也步子一顿,抬头看向二楼,只见尹雅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另一个人,杜青然。

不等陈也说话,一股强劲的力道袭来,陈也整个人离地而起,飘在了半空中。

陈也惊了一下,在龙弈的制定的结界当中,应该没有妖能够动用妖力的。

沈秋辞回头看他,嘴角勾着笑:“陈处你先出去一下。”然后一抬手,陈也便像坐滑翔伞一样整个人飞了出去然后缓缓落在了车边。

而这边,沈秋辞看着尹雅,尹雅低头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没关系。”沈秋辞说。

尹雅愣了愣,觉得沈秋辞的反应不可思议。

“你……想起来了?”杜青然眯了眯眼睛,手撑在栏杆上看着沈秋辞。

想起来?

想起什么?

沈秋辞看着杜青然,其实不用想太复杂,尹雅和杜青然之中总归有一个是不对劲的。

尹雅悄悄退到了一边,杜青然和沈秋辞楼上楼下互相对视着。

对于杜青然,沈秋辞对他的感知除了第一次见面觉得很熟悉以外,其他的都是来源于在妖管局档案室里看到的档案,南林府的捕头,一只黑熊精。

而现在他成了当红女明星的经纪人,也是她的老公,如果他没猜错,杜青然是为了骗他来这里所以才费尽心思制造了这么一场离婚案。

为什么?

这是沈秋辞现在心里所想的。

“我和你之间有恩怨吗?”沈秋辞一边问话,一边往二楼迈步走过去,走到台阶处时被眼睛看不见的结界挡住了。

沈秋辞停下脚步,从进入这个废弃的工厂开始,沈秋辞就发现了,龙弈设下的结界在一点点儿失去作用,他身上的妖力在一点点恢复,而这个工厂内没有龙弈的结界,换言之,就是这个工厂内妖类是可以随意动用妖力的。

而此时有另一个妖设的结界将沈秋辞困在了这个方寸之地,而沈秋辞却没有发现这个结界是什么时候设下的。

对于杜青然,沈秋辞可以感知得到,他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此时此刻,沈秋辞也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他的能力似乎没有很强,他可以轻易看出各个妖类的原身,看到它们的年龄,知晓它们的战斗力,对于一些普通的甚至一些大妖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面对这个不知什么时候设下的结界,他却束手无策。

在之前,他不止能感受到龙弈设下的结界,甚至在龙弈设下的结界里他还能动用一些小手段。

而此时并没有人控制他的力量,他却没有任何办法走出这个结界。

沈秋辞四下看了看,抬腿勾过一个只剩三条腿的椅子坐下,长腿伸直,看起来悠闲自得。

“您还和以前一样啊,大人,无论处在什么环境当中都这么怡然自得。”杜青然看着他。

“所以说,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形?什么时候?千年前吗?”沈秋辞摸了摸口袋,只是双手闲来无事的动作,却发现口袋里有异样,伸手到口袋里摸索一番,从里面掏出几颗钱币样式的巧克力来。

估计是龙弈给他放进去的。

沈秋辞拆了一颗放进了嘴巴里。

突然挺想龙弈的,不知道信息他有没有看到。

杜青然抬手看了看时间,笑了笑:“今天就不跟大人解释了,很久以前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会失败,直到现在网络发达了,我从网上看到一句话才知道原因。”

“嗯?以前失败了吗?那是什么原因?”沈秋辞有了兴趣。

杜青然活动了一下手腕,笑了笑:“坏人死于话多。”杜青然话音刚落,便扬了扬手。

听到风声时,沈秋辞抬了抬眼皮,只见头顶上方一张巨大的金色渔网兜头落了下来,里面似是夹杂着千钧重力让沈秋辞喘不上气来。

压迫感,铺天盖地的压迫感。

熟悉感,让骨头缝隙都在疼痛的熟悉感。

沈秋辞坐着没动,只看着那张金色的渔网。

放在普通的场景当中,金光闪闪还带着数不清的金色小倒钩的渔网,沈秋辞肯定会夸一句漂亮,然后问龙弈这个是不是值很多钱。

但此时此刻……

沈秋辞也还是觉得这张渔网肯定很值钱。

沈秋辞面上笑容不变,但眼神明显冷淡了许多,周身绷紧,而渔网下降的速度减慢了不少,甚至有几分钟,渔网是悬在半空中不动的,似是两股力量在抗衡。

工厂大门处,被沈秋辞送出去的陈也反了回来,手里拿着警棍一下一下用力敲击着结界,神色焦急的看着沈秋辞想要突破结界进到工厂内来。

因为结界的反作用力,陈也脸色越来越难看,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低落。

沈秋辞想说“别费劲了”,嘴一张开,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滑落,沈秋辞吐了一口血出来,而那个金色的渔网也像是失去了阻力一样急速下降。

“小心……”

“小心……”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陈也的,一个是尹雅的。

渔网落地将沈秋辞整个罩了进去,然后迅速收紧,渔网上的倒刺刮到了沈秋辞的衣服,透过衣服刺入了皮肤。

挺疼的……

沈秋辞躺在地上,被卷在渔网里,然后轻轻说了句:“沈秋辞,你真废柴啊。”

废柴这两个字是从何涟那里学来的。

比废物要好听,文雅。

杜青然脸色也很苍白,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话声音带着些几不可查的轻颤:“大人,您输了。”

“是吗?”沈秋辞依旧躺在那里,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外套,看得到白色衬衣的地方都被血液染红了。

“沈秋辞,你没事儿吧?”陈也越发焦急起来,用警棍用力击打着结界,沈秋辞偏头看着他,陈也的手上渐渐渗出血迹。

杜青然闭了闭眼,凝聚心神,躺在地上的沈秋辞裹着渔网从地上慢慢升起然后往杜青然的方向飘了过来,随着移动,渔网收的越发紧了起来。

“杜捕头。”

杜青然听到有人喊他,不由睁开眼睛,白衣黑发的人负手站在府衙门前,“明日我就要离开了,你以后定要好好辅佐新的知府大人。”

“大人,当初承蒙不弃,今夜在十里坡梅林我设宴给大人送行,还望大人能够赏光。”

“好,我定会前往的。”

那时,有白狐,有龙弈,所以他功亏一篑,但是现在,没有人在他身边,这次定会成功的。

……

杜青然被渔网裹住摔落在一楼的地板上时,处于一种茫然状态。

怎么可能?

这张缚妖网只对妖类有作用,无语能力多么大的妖只要被缚妖网捆住再想挣脱就难了,而且还有沈秋辞挣脱不开的结界,他不可能做到的。

杜青然吐了一口血,不可思议的看着负手立在他身前的人。

即便换了装束,感觉一如千年前。

沈秋辞看着躺在地上的杜青然,淡淡开口:“坏人不是死于话多,而是死于……废柴。”

陈也冲进来,愤怒之下一警棍砸在了杜青然后脑勺上,杜青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缚妖网内赫然呈现出一只大黑熊的身体。

“啊……”缩在墙角的尹雅看到这一幕吓得晕了过去。

“你没事儿吧?”陈也慌忙去查看沈秋辞,但看到沈秋辞白衬衣上的血迹时,又不敢碰他,“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沈秋辞也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笑着摇摇头:“我没事儿,小伤而已。”

沈秋辞除了脸色苍白以外,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大的问题,陈也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我通知妖管局的人。”

“不用。”沈秋辞看向大门外,“已经来了。”

沈秋辞话音刚落,就见一辆黑色越野飞驰而来,不等车子停稳,龙弈已经从车上跳下来像风一样卷了过来。

看到沈秋辞身上的血迹后,龙弈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双眸瞬间赤红,陈也感到周围空气都变得冰冷刺骨起来。

“龙局。”沈秋辞看着他,“你是来收尸的吗?”

“别胡说。”龙弈嗓子沙哑,带着颤抖。

“哦。”沈秋辞点点头,“确实不是来收尸的,是来见我最后一面的。”

沈秋辞说完上前一步,将头抵在龙弈肩膀处,然后陷入了昏迷。

作者有话要说:  不会坑,我慢点儿更,腰疼实在是太严重了,没办法坐,我每天都是站着在码字。感谢在2020-09-29 21:51:51~2020-10-04 21:34: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 4瓶;发呆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