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二更]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二更]


禅院甚尔重新联系上了过去的合作人孔时雨,为了赚取绘理的医疗费,开始重操旧业,去接一些简单但来钱快的工作。

伏黑惠越来越经常被一个留在家里,似乎在第一次发现惠能够乖乖留在家不惹事,甚尔也就再也没有担心过他,后来去医院探病的时候,绘理一眼看穿了惠的状况,她皱着眉板着脸,把甚尔狠狠的骂了一顿,于是以后甚尔出去工作的时候,伏黑惠就被送往了住院的绘理身边。

惠又乖又安静,一点也不吵闹,与其说是让住院的绘理照顾他,倒不如说是惠在努力的让绘理转变心情。

冥思苦想之后还是选择带着童话故事过来的惠犹犹豫豫的抬起头,他把童话书举高高,睁大绿眼睛无声的请求妈妈读给他听,被儿子可爱到了的绘理妈妈当然不会拒绝,她几乎是立即找到了自己住院之后还能做的工作,松了口气的同时,绘理心情轻松的接过了照顾惠的责任。

夫妻的职责颠倒了过来,原本养家的绘理因为恶疾的关系,接过了照顾孩子的工作。

住院部的护士们都很喜欢绘理一家,对年纪小但听话乖巧的惠赞不绝口,“小惠真的好乖啊,一点都不吵不闹呢,完全不需要妈妈太过操心。”

“我倒是希望小惠任性一点。”

苍白削瘦的绘理抱着在自己怀里睡着了的儿子,一面温柔的拍着小家伙的背,一面轻声的回答:

“小惠太听话了,特别是在我住院之后,说来很奇怪吧,我总觉得惠什么都知道……虽然明面上是我在照顾小惠,但是实际的话,是小惠在照顾我哦。”

“这是禅院夫人你的错觉吧?再怎么懂事,小惠也才一岁多而已呀!”护士不相信。

“是真的哦,这是身为这孩子妈妈的我的直觉。”

绘理吻了吻怀里儿子的额头,明明在遭受疾病的痛苦,却依旧笑的灿烂又幸福。

“我可爱的小惠为了让我开心起来,一直都很努力呢。”

所以,我也要加油啊。

绘理轻轻蹭着小小的伏黑惠的脸颊,努力的将内心的难过和不舍压下去。

……

只是不管再怎么积极的接受治疗,绘理再怎么努力的撑下去,在十月份的秋季,绘理的病情还是无法制止的恶化了。

数次化疗和服用的靶向药物已经让绘理削瘦到皮包骨,皮肤因为副作用的关系有些溃烂,癌细胞由于已经扩散到头部,肿瘤压迫到了视觉神经,一双眼睛已经彻底的失明。

太痛了。

病痛发作的时候,全身上下都传来了剧烈的痛楚,那种痛几乎能让人崩溃,让人无比清晰的感受到死亡的气息,然而痛到那种程度了,死亡也不再是恐惧,而是让人奢望的解脱。当然,那仅限于发作的时候。

痛的时候恨不得自己立刻死去,缓过来后却又挣扎着想要活下来。

这就是绝症。

惠被护士抱到病房外面,听着绘理几乎微弱到听不见的哭腔,刚长出来的乳牙死死咬着下唇。

妈妈。

他挣扎着要从护士怀里下去,想要到绘理身边陪伴她安慰她,但被死死的抱住了。

是绘理妈妈还有意识的时候拜托护士小姐的。

请她无论如何在自己全身作痛无法保持理智的时候,把惠带出去。

虽然头发已经掉光,身体也削瘦到可以称得上丑陋,但是绘理依旧不希望自己发作时求死的可悲模样被儿子看到。

伏黑惠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垂着脑袋,眼眶酸涩,终于不再挣扎,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脸上就已经划过了水痕。

绘理治疗的钱一直没有断过,但甚尔渐渐的再也没有来探过病了。

他每天只是按时来接送伏黑惠,然后沉默的在绘理的病房门口站着,半晌之后转身离开。

“甚尔今天又没有进来啊。”

绘理听着护士的话,微笑着,心情却有些落寞

惠看着妈妈的表情,抿抿嘴,第二天在甚尔送自己到医院的时候死死拽住对方的裤腿不放,咿咿啊啊的把人往病房里拉。

但是试了好几次都失败。

伏黑惠气的狠狠踹了他爸一脚,只是这一点软绵的力气对那位天与暴君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直到绘理病危,甚尔才终于被儿子拉进了病房。

那个时候,绘理已经坐不起来了,只能躺在病床上。

她听到了丈夫的声音,愣了愣,下意识的露出了笑容。

——依然在甚尔和惠眼里最美丽宛如太阳一样的笑容。

“对不起,甚尔,小惠。”

肺癌晚期死亡率太高了,绘理哪怕再乐观,也必须正视这个现实。

她要死了。

绘理一直都是直来直去的性格,所以不会逃避自己的结局。

父子两人都知道绘理的意思,他们坐在病床边上,齐齐的沉默着。

“小惠。”

绘理呼唤着儿子的名字,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她只能抬起手,朝床边探索着。

伏黑惠立即走过去,用自己一双小小的手抓住了母亲消瘦的只剩下骨头的手掌。

“小惠。”

惠。

绘理念着儿子的名字,手稍稍用力挣脱,然后抚摸上了小家伙的脸。

已经看不见了,她只能用手去感觉儿子的长相。

柔软的,可爱的,会像小猫一样蹭她手心的孩子。

禅院惠。

天赐给我们的恩惠。

那是我的孩子,乖巧可爱、只有一岁的孩子。

绘理在心里喃喃着。

他还那么小,我还没有看他长大。

想要和丈夫一起看着孩子长大的愿望有多么强烈,无法实现带来的痛苦就有多么的绝望。

“小惠,对不起啊,不得不抛下你们独自离开,真的对不起……但是妈妈爱着你,也非常想要陪你长大,但是抱歉哦,妈妈太弱了,和病魔战斗的时候输掉了。”

绘理妈妈一面抚摸着伏黑惠的脸,声音带着虚弱和歉意,似乎是因为先前已经哭泣了太多,在最后关头她反而能够保持微笑,仿佛想要将离别的痛苦驱散些许似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以后要和爸爸一起好好生活啊。”

“还有甚尔,甚尔他是个不会爱自己、还总是想要自暴自弃的老小孩,如果没有人拉着他的话,就一定会走到错误的道路上,他总是说自己是一无所有的男人,但不是这样的,他还有我们,只是现在妈妈要离开了,甚尔以后就只剩下你了。”

“小惠,快点长大吧,爸爸就拜托你了。”

绘理接连不断的说着,似乎要在这剩余不多的时间里把她所有放不下的事情都说出来。

“如果以后他做出了什么糟糕的事情,无论如何,只有你一定不要去恨他……你要相信爸爸,他其实是爱着你的,只是太笨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而已。”

小小的伏黑惠忍着酸涩的眼眶,喉咙里发出了软软的呜咽声。

绘理妈妈收回抚摸着儿子脸蛋的手,然后朝惠的身旁探了出去。

但是没被抓住。

“甚尔”

她呼唤着丈夫的名字,但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可是绘理知道那个男人就在这里,就在她身边。

禅院甚尔默不作声,深深的低着头,额发遮挡了他的眼眸,看不清任何神情。

绘理固执的等了很久。

“papa!”惠左右看着,着急的喊了出来。

甚尔定定的看着儿子写满控诉的绿眼睛,又看了看妻子虚弱的脸,半晌之后,他才终于颤抖着、小心翼翼的捧住了绘理伸过来的掌心。

像捧着易碎的玻璃制品。

“甚尔。”

绘理抓住了丈夫的手指,力气弱的连一岁多的惠都不如,她轻声喃喃着爱人的名字,拉着甚尔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脸上,她蹭了蹭,像是安心了一般,露出了温柔却信赖的笑容。

然后,绘理给予了丈夫自己最后的祝福。

——禅院甚尔单方面认为那是[诅咒]。

“惠就拜托你了。”

请为了惠,努力的活下去吧。

禅院绘理一直庆幸着自己为甚尔生下了这孩子。

哪怕自己走了,甚尔也不是一无所有。

太好了。

忍着所有的不舍,绘理强迫自己在心里说:

真的太好了。

绘理的手缓缓垂下的时候,伏黑惠脑子陷入一片空白,超出肉/体承载的咒力都开始絮乱了起来。

不要。

他屏息祈求着,但是却什么都没能阻止。

……

禅院绘理入院治疗六个月,在萧瑟的秋天去世了。

她没能活到伏黑惠两岁生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