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33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33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虽然伏黑惠一个字没吭声, 但甚尔也不是笨蛋。

还是那通电话的问题,惠挂断的时机太糟糕了,之后那条让他别打过来的短信也是, 到处都透露着违和感。

“我回来了。”

晚上快八点才回到家,惠在玄关弯腰换鞋, 他刚刚放下书包,走进大厅, 就被闻声走过来的甚尔拎起来打量。

虽然已经是国中生了, 体型也在这几年拉长了不少, 但和拥有极致肉/体的甚尔相比, 伏黑惠依旧显得小小一只。

称霸帝光周围一片区的不良之王伏黑哥和他爸站一块,立马就被衬托的仿佛肌肉鼓鼓的凶残大黑豹旁边蹲着的无害小黑猫。

“你干嘛。”

脚尖悬空的伏黑惠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甚尔把他家崽左左右右观察了一圈,没发现什么问题。

“你今天怎么了?”甚尔把人放下来, “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你觉得我会信?”甚尔挑眉。

伏黑惠给了他一个爱信不信的眼神,然后转身走进了厨房。

甚尔摸了摸下巴, 靠在厨房门框边上,看着自家儿子翻冰箱的身影,脑子里闪过种种可能性。

没钱了?

不应该啊,最近都没人上门讨债, 他也没摸走家里的储蓄卡。

惠的私房钱应该还有很多才对。

那是赌/博输掉了?

……不, 惠这个小鬼头对赌徒的快乐一无所知, 甚至因为他输太多的原因恨不得把全世界小钢珠赛马场干掉,绝对不会主动去那种地方,所以应该也不是因为这个。

被欺负了?

不, 这个更不可能了吧?

惠虽然很弱, 但是打个普通人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刚刚也没从他身上看到伤口。

总不能是被人告白了吧?

……啊。

脑海里电光火石灵光一闪而过。

甚尔眼神亮起,仿佛找到了理由。

这个倒是有可能啊!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脸长得不错,会被女人……女孩子?总之异性喜欢上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因为被告白了,交了女朋友,所以放学顺带去约个会,说得通了!

打电话的时候可能是小女朋友有事离开了一会,所以陪对方出去玩或者送对方回家的惠就趁这个机会和自己说不回家吃饭,挂断电话是因为小女朋友回来的太快,自尊心奇高的小鬼头不想被父亲通过电话听到声音然后猜到他在谈恋爱的事情,所以下意识的挂断了通话。

回来对挂断电话的行为一句解释也没有的行为也说得通了。

伏黑甚尔:这个逻辑好像没什么毛病。

伏黑惠:“……哈?”

因为猝不及防的遇到了五条悟,被耽搁了原本的行程,突发事件让伏黑惠完全忘记要在外面吃完饭再回家的事,带着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思绪本能的往新干线走,结果在回家中途肚子饿到咕咕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吃晚饭——毕竟是发育期的青少年,饿得快,而且伏黑惠还挑嘴,虽然说基本什么都吃,但比起肉,他显然更偏爱素食,平时给自己准备的便当也是素食偏多,这就饿的更快了。

回家第一时间伏黑惠就去翻冰箱,试图找出剩菜,结果刚打开冰箱门,就听到甚尔兴致勃勃的猜测。

伏黑惠一副[你在说什么屁话]的表情。

“别害羞嘛,惠,你也到这个年纪了啊。”在遇到绘理妈妈前就是个专业小白脸的男人看着他唯一的儿子:“怎么样?对方好看吗?有钱吗?年纪比你大还是比你小?”

“才没有那回事啊!”伏黑惠一言难尽的继续从冰箱里找吃的:“你脑袋里能装点正常的东西吗?”

“这是正常的事情啊,别的不提,想要讨好女人的话,我的经验可是比你丰富的多……拜托我的话,可以传授一点经验给你哦?”

“都说了没那么回事了!”

没找到剩菜的伏黑惠一脸冷漠的拿出一盒牛奶,然后转身去柜子里拿泡面,他哼了一声:“经验丰富的伏黑甚尔先生,希望妈妈孵化出来之后你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这么说。”

甚尔噎住了,扫了一眼惠的影子,然后毫不心虚的再次扬起嘴角:“和绘理在一起之后我可是改过自新、再也没有乱搞关系了,这件事你妈妈也知道,我现在可是为你妈妈守身如玉的好男人啊。”

“……妈妈刚去世的时候,到底是谁试图每天带着我到不同女人家里留宿啊。”伏黑惠不留情面咬牙切齿的翻旧账,他嘲笑出声:“要不是我离家出走坚决反抗,你的改过自新就是个笑话……绘理妈妈出来第一个打的就是你。”

甚尔:……嘁。

这能怪他吗。

那个时候绘理刚刚去世,他世界都塌了。

如果他早知道绘理化作的咒灵在惠的影子里,他才不会自暴自弃的这么干。

现在想想,幸好惠这小子当初天天闹个不停干扰他,才没让他心灰意冷干出对不起绘理的事。

“那种事情不许说出来。”甚尔弯腰掐他儿子的脸颊,往两边扯:“……嘁,你怎么还记得你一、两岁的事情?正常人一般来说都已经忘掉了吧?”

“谁知道。”伏黑惠甩了甩脑袋,把男人掐他脸的手甩开,然后不爽的眯起绿眼睛:“大概是你这家伙的不省心程度让我想忘都忘不掉了吧。”

甚尔:“……倒是给我全部忘掉啊。”



在和五条悟交换了手机号码之后,接下来几天都没有联系过。

这也不奇怪,毕竟伏黑惠年纪还小,不到上高专的时候,而五条悟又是为数不多的特级咒术师,每天都忙的团团转,自然没空来找他。

五条悟倒是偶尔会发几条意味不明的短信。

[小惠~你有兄弟姐妹吗?]

类似这种没有前因后果的短信。

说起来,他有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吗?

伏黑惠不太确定,他好像没有说过,也不记得五条悟问过,哪怕交换了手机号码,那个男人也没有互通过名字。

如果不是这辈子没见过面,他都以为他们早就认识彼此了。

但五条悟第一条短信开始就直接叫了他名字。

因为早就了解那个男人的性格,清楚对方在社交上没有半点日本人惯有的距离感,而且伏黑惠也习惯了被对方直呼其名,因此倒是没有怎么纠结。

他很快就给五条悟找了理由。

大概是看到了自己当时穿着的帝光校服,所以调查了自己的消息吧。



伏黑惠送到医院里小黑猫截肢手术很顺利,左前肢坏死部分被切除,只留下了短短的半截小臂,手术结束后消炎输液,留院观察了一周。

恢复的很好。

惠天天都绕路去看它。

不到两个月大,很小一只,因为愈合进展喜人,所以宠物医生判断没什么大问题之后,便避开创口,用湿毛巾和小梳子小心翼翼的帮它清理了一下皮毛。小黑猫原本就是被遗弃的家猫,除了伤口以外,没有跳蚤也没有耳螨,脏兮兮的毛发被一点点梳理干净,立即就变的漂漂亮亮、可可爱爱。

是只长毛猫,雄性,毛发有点炸,一对绿眼睛敏锐又谨慎,很凶,除了惠和主治医生外谁也不肯亲近。

但比起主治医师,小黑猫显然对惠更加亲昵。

每次惠去看它的时候,老远听到动静的小黑猫唰的就竖起了耳朵尖,它抖了抖,直起身子不断咪咪的叫着,还用完好的那只爪子勾住笼子,睁大绿眼睛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少年。

“它还真是喜欢你啊。”主治医师带着笑意说:“别看它对你那么软乎乎的,其实这孩子平时很凶,也就我不会被咬被挠,但也仅此而已了,这小家伙也不会对我撒娇。”

伏黑惠抱着小黑猫愣了愣,他看了看医师,又低头看了看在自己怀里呼噜呼噜的小东西,最后还是无声的给它顺了顺毛。

小黑猫的前肢创面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定期上药就能好,现在其实已经不需要在宠物医院留观。

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愿意收养小黑猫的人出现。

“抱歉啊,我有帮你问过人,但是愿意收养一只残疾的猫的人实在是太少了,短时间内找不到也很正常,而且,这只猫对大部人都挺凶的。”

提到这一点,主治医师满脸无奈。

伏黑惠看着送回笼子里依旧扒拉着自己手不放,甚至歪歪扭扭爬过来把自己的手压在身体下面的小黑猫,顿了顿,半晌认真的问道:“如果这只猫四肢健全的话……能很快找到领养人吗?”

“虽然看不出是什么品种,但这孩子长得很漂亮,而且还不到两个月大,正好是最适合驯养的年龄,如果四肢健全的话,应该会很受欢迎吧。”医师这么说着,脸上露出可惜的神色。

毕竟在他看来,这只小黑猫到底是残疾了。

残疾的猫很难能找到领养人。

漂亮的小黑猫无辜的睁着绿眼睛,它抖了抖耳朵尖,像是一度被人类的对话所吸引,但因为完全听不懂,这只毛茸茸的小家伙很快就放弃了对那边的关注。

它现在只是幸福的眯起眼,蹭了蹭有着好闻气味的人类的手,然后用舌尖舔了舔,试图把自己的气味沾上去。

呼呼噜……

小黑猫像个台拖拉机一样不断冒出快乐的呼噜声。

伏黑惠:“……”

被猫喜爱着的伏黑惠心痒痒。

如果四肢健全的话就能很快找到领养人……那,把猫养到绘理妈妈完全孵化应该没关系吧?

等绘理妈妈的反转术式治好小黑猫的手,就能很快找到领养人了。

于是。

出门做了个委托,踩着饭点回家吃饭的甚尔刚刚用钥匙打开家门,就迎面看到他有着黑炸毛绿眼睛的儿子怀里抱着一只黑炸毛绿眼睛的猫,用相似的眼神扭头盯着他看。

黑顺毛绿眼睛的甚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