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38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38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伏黑惠朝脸的一拳对于甚尔来说等同于小猫挠痒痒。

尽管周围的人被这一发展惊的目瞪口呆, 但被揍的本人却浑不在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惠又生气了,但甚尔也不躲, 反正自家儿子一拳的力道有多大他心知肚明。

打肿算他输。

连痛都没有呼一声,伏黑甚尔只是顿了顿, 居高临下的挑眉,然后继续举起摄像机对准自己气喘吁吁的儿子。

伏黑惠的体力很好,但也只是与普通人相比。

一口气全力以赴的冲刺1500米,他的确能够跑的下来, 但跑完就力竭了。

肺部呼啦啦的在作痛, 发尖、脸颊和鼻尖都冒出了汗滴, 白皙的皮肤因为剧烈运动而泛起了绯色。

惠刚刚冲过来揍的那一拳把剩余的力气都耗尽, 此时只能一手抱着猫,一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想说什么还得缓一缓。

“真狼狈啊, 惠。”

脸不但没肿甚至连红印子都没有,拥有极致之肉/体的大猩猩伏黑甚尔带着疤的嘴角上扬, 他微歪着头, 用欠揍的嘲笑语气说道:

“那一拳怎么回事?你就这点力气啊?怎么?在和惠二号学怎么打猫猫拳吗?”

“……”还在喘气的伏黑惠闻言,额头立即迸起青筋。

他眯起眼凶巴巴的瞪着甚尔, 臭着脸。

小黑猫完好的右前肢勾着伏黑惠的运动服,从高处掉下来还没来得及慌张就被伏黑惠稳稳的抱住, 小黑猫立即窝在小主人运动完之后热气腾腾的怀抱里死命磨蹭, 毛茸茸的大尾巴尖都高兴的左右摇晃。

然后在发现伏黑惠和伏黑甚尔之间微妙的气氛之后, 它立即抖了抖耳朵尖, 睁着和惠几乎一模一样的绿眼睛, 歪着头看了看, 随后毫不犹豫的朝甚尔凶巴巴的“哈”了一声。

猫想都不想就和伏黑惠统一战线、一致对外。

当了一路交通工具和猫爬架的甚尔啧了一声,伸手拽了拽猫耳朵,差点被挠。

“……你这只偏心眼的混蛋猫。”甚尔嘀咕,完全无视了自己过去手贱捉弄小黑猫然后被记恨的破事。

“它一直都是好孩子,麻烦你好好反省自己!”

终于缓过了一口气,伏黑惠擦了擦脸上的汗,抱着猫不情不愿的仰头盯着他爸:“你这家伙……我明明就没告诉你体育祭的事情,为什么你会过来啊!不是一贯从不参加我学校活动的吗!”

甚尔慢吞吞的“啊”了一声,他兴致缺缺的看了看周围,耸了耸肩:“是不感兴趣啊,这种小孩子的小打小闹有什么好看的?”

“那、就、给、我、回、去!”

伏黑惠压低嗓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怀里的小黑猫应声虫一样呼噜噜的朝甚尔发出接连不断的哈气声。

“那可不行。”甚尔弯下腰,长相相似的父子面对面,“你妈妈差不多要出来了(孵化),在那(咒胎)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出来的时候绝对是特级,说不定能恢复正常人的理性”

这么说着,甚尔晃了晃手里的摄像头:“你刚出生的时候她就很期待你成长,虽然因为意外(病逝)不得不分开将近十年,但她肯定还是会关心你的事情,我总得拍点东西给她看。”

“哈?你这家伙……临阵磨刀吗?”伏黑惠抽了抽嘴角,脸上写满了嫌弃:“你什么德行妈妈还不知道?忽然良心发现想要学怎么当个好老爸这种事还是给我免了吧!”

“……惠,你这表情还真不可爱啊。”

“用不着可爱啊!”

“总之,先拍下来以后给绘理看。”

“……”伏黑惠表情贼凶。

[你妈妈差不多要出来了]……是指从哪出来?

[在那呆了那么长时间]是指哪里?

和母亲不得不分开了[十年]?

周围没来得及清场的伏黑惠应援队成员面面相觑。

结合前后语境,虽然听不懂[特级]是什么意思,但有不良三人组曾经满脸憧憬的宣扬在先,以及伏黑惠本人的夸张事迹和传闻在后,由此造成的刻板印象下,他们不约而同的冒出同一个猜想。

是指局子吗……?

他们瞄了瞄难得穿的人模人样的甚尔嘴角的疤和宽阔的胸背,又看了看表情臭的仿佛要打人……啊不,是已经打了人的伏黑惠,再想想被整顿了整个帝光的不良老大伏黑惠揍了一拳啥事都没有的甚尔,顿时安静如鸡。

这就是伏黑哥他们家的打招呼传统吗?

笨蛋不良三人组满脸震撼,这么凶残?这个打招呼是物理层面上的打招呼??

班主任表情已经从白转青再转黑了。

伏黑惠,擅长打架的不良少年老大,虽然是个好孩子,但是行事手段总是有点偏激。

他爸,一个赞成儿子辍学,直白说儿子未来找不到工作养不活自己和家人就卖给组织势力(禅院家),让儿子继承他那灰色领域工作的烂人(以上为班主任在上次和伏黑家长通话后擅自脑补产生的印象),现在看来还从没参与过儿子的校园活动,百分百的家长失格

毕竟日本的□□是合法行业,班主任联想到糟糕的事情也不奇怪。

现在再加上这一段对话,惠君的妈妈也……

这是什么神奇的家庭!

呜,惠君,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在这样的家庭下还能保持现在的模样,每节课都好好学习,成绩从来没掉过年级前三,也不和老师顶嘴,为了被欺负的同学出头,也能乖乖的认罚,大多数时候都很有礼貌……这是何等意志坚强的好孩子!

虽然先前闹出了一点事情,但后来再也没有犯过了,而且原本显得很严重的记录,和惠君的家世一对比,简直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典范!

班主任顿时感动的眼泪汪汪。

而另一边,伏黑惠让他爸回去无果,最后只能背影萧瑟的认命,他抱着猫,一转头就和看着自己这边的同班同学和眼泪汪汪的班主任对上。

伏黑惠:“……?”



“伏黑君,这是你家的猫吗?”

发现父子交流似乎已经结束了,终于有个同学蠢蠢欲动的凑过来,满脸好奇的看了看一直窝在伏黑惠怀里、存在感极强的长炸毛小煤球。

“嗯,是的。”伏黑惠点头,然后顿了顿,再次看向他爸,“还没问过你,干嘛把这孩子带出来了?”

“啊?别想怪我,惠二号它自己钻我外套帽子里偷渡过来的。”甚尔说,“这家伙还学会装死了,全程一动不动,发现的时候已经带过来了。”

“你连一只猫也发现不了吗?”伏黑惠闻言挑眉,找准机会就毫不犹豫打击报复:“真逊色啊。”

“只是习惯了惠二号的气息而已。”甚尔抗议。

因为伏黑惠白天要上学,小黑猫闲来无事就在家和甚尔斗智斗勇,因为伏黑父子气味相似,小黑猫累了之后就拿这个男人吃代餐——指躺到和惠味道相似的甚尔身上睡觉。

小黑猫:讨厌归讨厌,但没有危险,所以折腾完之后该吃代餐的时候还是得吃。

这么一来二去,因为惠对猫的偏爱和小黑猫和伏黑惠的相似性,只对自家人没有距离感和警惕性的天与暴君自然而然就习惯了小黑猫的气息。

因此严格来说这件事也不能怪他。

然而伏黑惠坚决不放过打击报复的机会,他干巴巴重复:

“真逊色”

甚尔:……

父子俩面无表情对视。

然后齐齐嘁了一声。

“惠二号……?”先前提问同学好奇悄悄举手,“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啊?这不是一眼就看的出来了吗?”甚尔指了指猫,又指了指伏黑惠。

于是全班同学顺着对方的动作看了看小黑猫,又看了看惠。

恰好这个时候伏黑惠和他怀里的小黑猫一起歪了歪头。

“……”

黑炸毛绿眼睛。

一、一模一样。

气氛瞬间陷入诡异的沉默。

伏黑惠还不高兴的和他爸强调:“都说了不要把你儿子的名字给猫用啊!”

无条件站在惠这边的小黑猫也统一战线,颇有种狐假虎威的对着甚尔凶巴巴的咪咪叫。

同步率100%。

哎呀呀……

目睹的同班同学以及班主任表情在那一瞬间写满了慈爱,背景都因为眼前这超出承受能力的可爱程度而变的荡漾了起来。

糟糕了。

……见过惠二号之后,由于二者重合度太高的原因,因此每当在脑子里回想起伏黑惠的长相,就会莫名其妙蹦出一只小黑猫。

不知道是谁按下了快门键。

齐刷刷的看过去,手里还拿着相机的班主任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

然后又是快门声。

某个同班的女孩子笑容灿烂的举起了手机。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伏黑惠:“……??”



因为小黑猫不愿意接触除了伏黑父子以外的任何人类,因此哪怕不情不愿,伏黑惠也不得不将猫交给他爸。

千叮万嘱的交代完注意事项,急匆匆的去跑完最后一个项目。

剩下的娱乐赛和团体赛……甚至包括所有项目结束之后的亲子赛,伏黑惠都一概拒绝参加,尤其是最后一个,他几乎是表情死绝的拉开了距离,盯着似乎有点兴趣的甚尔,一副[你要是想让我去,我就当场和你断绝父子关系]的表情。



伏黑惠接连拿下了四个冠军破了四次纪录,其他参赛者也拿到了不错的成绩。

于是毫无疑问,伏黑惠的班级总成绩排名第一。

奖金和奖牌顺利的发了下来,班主任笑开花的宣布要将奖金平均分给所有同学。

伏黑惠顿时眼神发亮。

而其他同学……其他巨大多数同学,尤其是女孩子们,都反应平平。

毕竟比起平均下来之后并不算多的奖金。

她们觉得还是在体育祭收集到的照片比较香一点。

通过资源共享,他们班大部分人,甚至包括班主任,几乎人手一套超·稀有美少年和猫猫的照片合集。

高年级的笨蛋不良三人组天天悄咪咪的在他们班门口转悠,然后带着问题儿童大队所有人的请愿,在伏黑惠放学离开之后,堵着门对剩下的学生发出了撕心裂肺的请求。

那可是伏黑哥一回限定的超稀有的照片啊!!!

同班同学笑容阴暗:不可能的,给是不可能给的,这是我们班的小黑猫……啊不是,是吉祥物。

笨蛋不良三人组失魂落魄的拿着手机,看着仅仅偷拍了不到五张的照片。

虽然少,但总比没有好。



唯独伏黑惠什么都不知道。

尽管在体育祭时,他被藏在各种角落里、带着莫名让他起鸡皮疙瘩的慈爱笑容的同学拍照,他也只是以为想要拍猫而已。

小黑猫不喜欢被陌生人靠近,所以远远的拍也能理解。

毕竟他遇到街上的流浪猫也会忍不住摸摸投喂和拍照。

就是在体育祭结束后的一星期,他总是觉得同班同学对他的态度太过微妙了。

特别是女孩子们。

那一副仿佛在注视着什么小动物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明明先前还不敢靠近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体育祭而已,为什么就发生了这么翻天覆地的改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