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39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39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2015年11月, 体育祭结束后的一个月。

黑市中介人孔时雨将伏黑惠约了出来,将伏黑惠委托他的工作报告递了出去。

——关于伏黑津美纪的消息。

实际上,伏黑惠在能够独立出行之后, 就开始去寻找津美纪的行踪。

上一世, 津美纪她妈妈和甚尔两个单亲家庭最初是为了照顾孩子而选择约定结婚。

毕竟津美纪需要一个强壮的父亲,而惠需要一个细心的母亲。

但甚尔那家伙找到能够照顾儿子的人之后, 就开始三天两头的玩消失了。

有时候一连几个月也杳无音讯,只会定期打过来一笔生活费。

津美纪的妈妈虽然有点不满,但也只当做这是自己的新丈夫在外打工忙碌的表现,毕竟钱的确是到位了, 足以让他们维持一个比较宽松的生活环境并且存下一笔应急的钱。

直到惠三岁半将近四岁的时候, 伏黑甚尔彻底人间蒸发,连带着定期会打过来的生活费都消失了。

——这一件事,上辈子的伏黑惠本人当时完全不知道,他一直以为他那总是不着家的父亲一直都有和自己的继母保持联系。

津美纪的妈妈向孩子们隐瞒了甚尔失踪的事情,或者说她自己也不敢相信, 只是继续不安的照顾两个孩子,到处拜托人寻找丈夫的行踪。

直到惠上小学一年级,每天都忧心忡忡的数着存款度日的女人最终还是被没有收入来源的危机和照顾两个孩子的压力逼到崩溃。

和温柔善良的津美纪不一样,更加现实的继母无法想象自己以后要为了照顾两个孩子而拼命的生活,她不堪重负的抛下了姐弟两人,仅留下一笔钱给女儿津美纪,自己便带着行李彻底消失不见。

也是那个时候, 伏黑惠才意识到自己的父亲好像消失了很久了。

考虑甚尔是入赘, 伏黑惠两辈子都是在埼玉县长大, 所以推测津美纪的妈妈也是埼玉县本地人。

伏黑惠在快三岁那年, 能够稳定召唤玉犬之后的他有悄悄趁他爸出门赚钱时, 让玉犬带他避开人群,去找上辈子他和津美纪的家。

有点远。

那是继母名下的房子,虽然很旧很小,但记忆中一直都很干净整洁。

没找到人。

附近的人说那间房子很早就被卖掉了,不久前原主人就带着独生女搬家了。

——因为没有甚尔入赘,原本就打算找人再婚的津美纪的妈妈大概是找到了别的恋人,卖掉了旧房子换了钱,前往新的地方生活。

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找的新丈夫是什么样子的。

伏黑惠有点忧心忡忡,毕竟津美纪的妈妈虽然很漂亮理性,但眼光似乎不太好,毕竟连甚尔那种烂人都能看上。

而且,她比起子女更爱自己,在衣食无忧的时候她能够将津美纪和惠照顾的很好,但一旦失去了经济来源和稳定生活的保障,她就会为了自己的未来而放弃作为拖油瓶的孩子。

不过津美纪的妈妈如果这一世能够嫁给一个稳定且正常的男人的话,那么津美纪的生活至少要比上一世好得多。

至少不用操心开销,也不用年纪轻轻就为了照顾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而那么努力。

因为不知道津美纪母女到底去了哪座城市,年幼且暂时没有可信赖人脉的伏黑惠耐心的忍耐了下来。

十岁那年能够跟着甚尔去接黑市委托后,才正式和孔时雨以及对方背后的黑市市场有所接触。

但惠没有第一时间去委托中介人,毕竟在此先前,他和孔时雨并不算太过熟悉,无法确定对方的人品。

黑市网站上发布悬赏大概能很快得到一个人的情报,但伏黑惠第一时间排除了这一选择,毕竟是那种地方,要是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反而会给津美纪带来麻烦。

直到渐渐在和甚尔去接委托的时候和孔时雨所有接触,亲身目睹过对方的职业操守并且同时经常被这位前刑警现中介人照顾的伏黑惠终于付出了信赖,这才悄悄的用存下来的钱,避开甚尔,拜托孔时雨寻找津美纪的行踪。

要求是不能被任何人发现,也不需要太过干涉津美纪的生活,更不需要太过隐私消息,只要告诉他对方现在过得怎么样就足够了。

……花的时间意外的长。

伏黑惠是2014年委托孔时雨的,直到2015年十一月,他才收到了情报。

“抱歉啊,惠,让你久等了,你一年前委托我的工作,全部情报都在这里。”

留着平头和胡茬的中年男人说,“另外,按照老规矩,我不会过问你委托的原因理由,也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声张出去。”

“我知道的,孔先生的职业操守我很放心。”

伏黑惠认真的点点头。

然后看着桌面上的资料,神情有点犹豫。

伏黑惠决定给自己做个心理准备:“津美纪她……现在过得还好吗?”

如果过得很好的话,那当然是最好的结果。

可如果不怎么样……伏黑惠就要揪心了。

孔时雨闻言,头疼的挠了挠自己的头,说道:

“如果那个小姑娘的生活都叫过得不好的话,大概也没有谁的生活算得上好了,我可是花了足足一年才收集到她的消息啊,你以为凭我的手段人脉是为什么?”

伏黑惠的表情有点迷茫。

孔时雨耐心的说道:“她的母亲改嫁后出了国,她是跟着继父在国外长大的,光是顺着行踪追过去就花了我很大功夫,而她的继父家世相当麻烦,有专门的反追踪系统和反黑客人员。”

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但伏黑惠更加关注另外的事情:“她继父是什么样的人?津美纪现在在国外?”

“五年前就已经回到了日本生活,继父的话是个条件相当优秀,而人品是在我看来也没有丝毫问题的绅士。”

孔时雨说,然后指了指桌面上的资料,“至于其他的话,你看看就知道了。”

原名伏黑津美纪,母亲改嫁后,跟着母亲改姓为榊,现名为榊津美纪。

14周岁,现就读东京冰帝学院,二年级a组。

配图是津美纪现在的照片,穿着冰帝的制服,笑容灿烂,一如既往的美丽,一眼就明白生活的非常幸福。

伏黑惠松了口气。

冰帝学院可以说是贵族学校,不少出身企业家或者社会地位足够高的孩子都在那就读,虽然也有靠极高的分数入校或者特长入校的平民孩子,但津美纪显然不属于后者,她是正常入学的。

惠继续翻了一页。

津美纪的资料并不算太多,毕竟伏黑惠要求不允许太过这个触犯这个女孩子的隐私,因此在证明了对方现在的正常生活后,接下来的调查重点在于津美纪的家世。

继父名字是榊太郎。

43岁,是个仪表堂堂、品格过关的大富豪,在外永远是一身时髦又笔挺的西装,看起来有点严肃,却会在妻女面前露出温和的笑容。

因为不缺钱的关系,现在出于兴趣在冰帝学院担当音乐教师,从其他种种事迹来看,他是个条件和人品都好的不能再好的结婚人选。

而事实上,和津美纪的妈妈结婚之前,他就是个黄金单身汉,津美纪的母亲是他首婚对象。

津美纪有一个现在还有一个五岁的同母异父的妹妹,她很喜欢自己的小妹妹。在一张似乎是媒体拍的照片里,榊家一家四口穿着礼服,亲昵的对着镜头,津美纪就是抱着她这辈子小妹妹,开心的蹭着对方的脸笑着

津美纪在新家庭里过得很好。

比上辈子好太多了。

伏黑惠几乎是发自内心的露出了轻松的神情,眉眼都带上了喜悦。

那真是太好了。

现在,只要让津美纪避开高一时被下的诅咒,就这样远离和咒术师相关的一切,在富裕的家庭里幸福的生活下去就足够了。

津美纪是值得这一切、最温柔不过的善人。



津美纪也在东京,虽然冰帝和帝光两所学校位置几乎是对角线那么远,但伏黑惠在那之后没有半点去找她的意思。

没必要打扰津美纪现在的生活,更不要说她现在根本不认识自己。

伏黑惠把资料全部烧掉了,像放下一个心结似的,继续过他自己的日常。



五条悟偶尔会到帝光来找他。

最初次数不多,一个月有一两次就算不错了,毕竟身为特级咒术师的他很忙。

然后渐渐变的越来越频繁,演变到最后,一周至少稳定着一到两次,中间没有太长的间隔。

这对于罕见的特级咒术师来说,已经算是相当高的频率。

一开始只是说来看看伏黑惠对术式掌握的程度,后来发现这孩子的术式掌握的很好,理由就变的五花八门了起来。

但每一次都必然会带着奇怪的问题,展现出过度自来熟的态度。

最开始五条悟是直接站在学校门口,远远的朝放学出门的他招手。

带着奇怪的黑眼罩穿着黑色高□□服,身高将近两米的男人实在是太显眼了,伏黑惠每次看到都会顿住,然后快步冲过去、一言难尽的把人拉走。

然后臭着脸,再三强调不要到学校来找他。

“欸——为什么!”

明明是个近两米的大个子,偏偏要弯下腰来,用这种夸张且宛如女子高中生的语气说话,“超级帅的五条先生来接你放学,怎么看都很有面子吧!”

……大半张脸都被眼罩盖住,那张帅气的脸都被藏了五、六分。

绝大多数路人的第一反应只会是奇怪的家伙。

毕竟正常人谁带眼罩出门啊?

自己的校园传闻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进行补充说明。

伏黑惠在心里吐槽,然后严肃的摇头拒绝。

“但是想要找到惠,只有来学校找你最方便嘛。”

“有事麻烦请电话联系,明明你也很忙吧?五条先生!”

“嗯……因为有[一些特殊的事情],一定要见面后才能确认。”白发的高大男人停顿了一会,似乎回想着什么,然后才歪歪头,再度凑过去,用轻快的语调说道。

伏黑惠迷茫的睁着绿眼睛。

五条悟观察了一下惠的表情,没接着解释,反而语气夸张的说:“但如果你允许我去你家找你的话,那我可以‘保证’不来学校找你哦?”

他刻意加重语气。

伏黑惠顿时紧张了起来,“不行——”

五条悟不高兴了起来。

虽然带着眼罩看不清神情,但伏黑惠依然意识到对方在生闷气。

伏黑惠每次表露出了对甚尔毫无遮拦的袒护,这个高大的白发男人似乎都一副不爽的神情。

但尽管如此,五条悟也的确遵守了约定,没有擅自到伏黑家造访。

明明如果是他的话,在甚尔没有察觉的前提下,应该能够很简单的通过惠找到伏黑家的住所。

“我保证不会干掉他!”五条悟举手。

“那也绝对不行。”

惠垂着死鱼眼,举起手在胸前摆了个x。

五条悟说他不在意过去的事情,伏黑惠相信了。

但不代表甚尔能够相信。

五条悟和他儿子认识的事情如果被那位天与暴君发现的话,那家伙大概会毫不意外的像炸了毛的黑豹子露出獠牙满脸谨慎,然后头也不回的叼起自家崽搬家,玩他最拿手的人间蒸发。

毕竟五条悟怎么说都是御三家之一的五条家家主,而伏黑惠是继承了唯一能杀死六眼和无下限的术师。

十种影法术的使用者被御三家的人知道了,见惯了风光亮丽的御三家背后的腌臜事,甚尔怎么都不会放心。

打定主意要等上了高专之后慢慢说服自家老爸,伏黑惠绝对不愿意在这种时候看到这两人打架。

被再度拒绝的五条悟隔着眼罩盯着面前的少年看。

盯——

伏黑惠:“……”

最终伏黑惠让步了:“如果想要找我的话,那么请通过电话联系,如果当天没有别的事情,我会出来赴约。”

“但是,仅限我有空的时候。”伏黑惠强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