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41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第41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梦境]

不管是现实里的伏黑惠还是梦境里的伏黑惠, 都和他爸完全不一样。

不是指长相,而是说性格。

如果说惠的爸爸是性格恶劣完全没有做人底线的混蛋,那么惠就是和他爸完全相反的好孩子。

梦境里的小家伙脾气很坏, 嘴巴也不饶人。

成天臭着一张脸,凶巴巴的说着讨厌恶人以及会原谅恶人的善人,说着他[谁都不会去救助]这种冷酷无情的话,却依然会口是心非为其他人出头,会无比在意唯一的姐姐津美纪的心情。

性格别扭到不自知的地步。

梦境里的五条悟说到做到, 他挑着周末双方有空的时间,大大咧咧的拜访了伏黑家,先是找了个借口安抚津美纪,然后单手拎起了小小惠的衣服后领,无视对方[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的不满喊话, 直接把人带走。

出门后一瞬间利用术式瞬移,五条悟带着小孩来到了东京郊区偏僻无人的树林里。

被瞬移吓到的小孩子像炸毛的动物一样瞪圆了漂亮的绿眼睛。

他微张着嘴,落地后还愣愣的左右看着眼前的景色, 陷入了短暂的思维空白,甚至还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试图确认这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大概是因为惠平时只有一张臭脸, 露出其他表情的机会太少了,所以五条悟总是特别喜欢捉弄他。

恶作剧也好冷笑话也罢,一言不发不给人家一点心理准备就拎着人进行瞬移也是,反正只要逗弄小家伙露出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表情, 恶趣味十足的某个白发男人就会像玩集卡游戏一样, 兴致勃勃的掏出手机在第一时间拍照。

生气的时候、打完架一身青青紫紫的时候、还有体术训练完之后一身灰扑扑看起来无比狼狈的时候。

虽然这些样子也很有趣。

但几乎没有纯粹的笑脸。

这一点稍微让自认成熟可靠关心未成年心理健康的好监护人五条悟感到苦恼。

——小孩子整天这么苦大仇恨可不行啊。

这样的烦恼终止于他看见惠和玉犬的相处。

伏黑惠唯一会不需要思考任何事情就能好好的笑出来的时候, 就是在召唤出他唯一的式神玉犬的时候。

梦境里的伏黑惠和现实里的伏黑惠不一样。

这边的小家伙拒绝成为咒术师, 因此也不稀罕自己的术式。

五条悟有试过引导去使用十种影法术,但是伏黑惠很排斥,他拒绝去调伏新的式神,似乎不想扯上任何关系。

除了术式觉醒后初始的两条玉犬外,伏黑惠连最简单的脱兔都不愿意去调伏,现在十岁了也不怎么会调令式神,这在咒术界的御三家里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们自觉醒术式之后,就必须得在小小年纪跟着长辈,去学习术式的使用方式。

这边的惠和现实世界里不到四岁就能熟练使用术式去救父亲,十二岁就成为独当一面术师的惠天差地别。

差别已经大的让作为旁观者的五条悟陷入了迷茫。

这是真实的记忆吗?如果是真实的,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最初情报不足的他在思索原因。

梦境里的小小惠不想要成为咒术师。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讨厌自己的式神。

小小惠偶尔会趁谁都不在的时候,悄悄的躲在房间里把玉犬召唤出来,像是对待普通的宠物狗一样摸摸它们,把脸埋进玉犬的皮毛里,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露出符合年纪纯粹又轻松的笑容。

梦境的惠不想成为咒术师,也不想玉犬们去和怪物战斗直到被破坏。

……虽然脾气很坏,但惠实际上是个非常温柔坚定的好孩子。

只是年纪太小陷入了迷茫期,但总体来说并不需要太过担心。

梦境中的五条悟在悄悄见过一次后就放下了心,随后成功偷拍。

——总是凶巴巴的小惠露出这种可爱的表情,可是超稀有的卡面。

虽然照片拍不到两只毛茸茸的犬科式神,但是盘腿坐在窗边,在太阳下露出笑容,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一旁空气的绿眼睛男孩却可爱的不像话。

发现某个贼兮兮躲在门口缝隙拿着手机偷拍的可疑白发男子之后,惠脸色发红匆匆忙忙的解除术式让玉犬回去,然后气鼓鼓朝他冲过去的样子也被拍下来了。

五条悟孩子气的大笑着挑衅,然后被一路追着,最后顺利拿给津美纪看,惠的姐姐和他们不靠谱的监护人一脸“哎呀呀”的慈爱表情。

伏黑惠:“……”

小小的伏黑惠默默记仇,自此有了一个远大的梦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干掉五条先生的手机。

奈何任重道远,在干掉五条悟的手机之前,伏黑惠反而开始渐渐的习以为常,每次被偷拍都凶巴巴的抛下“迟早会揍你”的狠话扭头就走。

结果不知不觉之间,五条悟的手机特地单独建立了一个相册,存起了伏黑惠从小到大的各种照片。



伏黑惠如果成为咒术师的话,毫无疑问肯定会是天才。

他对咒力的操控的宛如最精密机器,说要和五条悟学习打架的技巧,差不多在被指导过一、两次后,就已经能够熟练的用咒力强化身体。

再加上接下来的理论指导,现在的伏黑惠一个打一群(普通人)不在话下。

“真的不来当咒术师吗?”休息时间,东京郊区。

五条悟懒洋洋的平躺在草地上,用手戳了戳盘腿坐在自己身边小孩子的腰。

“不要!!”腰间敏感,在喝水的小小惠差点被惊的把水吐出来,他往旁边蹭了蹭,拉开距离,垂着眼睑满脸嫌弃的大声拒绝。

“是吗是吗?嘛,如果实在不愿意也没有关系啦。”

五条悟收回手,伸了个懒腰。

“……没关系吗?”伏黑惠迟疑的看了他一眼。

“嗯,没关系哦。”

白发的男人点头。

梦境中的五条悟是以伏黑惠未来一定会成为咒术师作为担保,为年幼的姐弟两人从高专申请到了金钱援助。

而这笔钱只能解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不愁钱还经常来蹭饭的五条家现任家主有偷偷的给伏黑家额外的资金补助,那才是真正的巨款,连伏黑惠在学校把人打伤后赔医疗费都不用眨眼的。

对方最初是为了自己的术式才成为他和津美纪的监护人,这一点伏黑惠心知肚明。

那么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个人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在他身上投入了那么多资金,却开始尊敬自己的个人意愿了?

对人类极度不信任的少年有些不安。

平躺在地上的五条悟歪了歪头,看着小家伙的纠结表情,慢吞吞的撑起身体,然后快速的凑过去把右手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用左手的巨大手掌把惠的头发揉乱。

“欸——五条先生我看起来难道像是会不顾孩子意愿,强迫他们接受安排的糟糕大人吗?”

伏黑惠睁着绿眼睛,没吭声。

“我确实是希望你能尽快成长到不会被我抛下的水平,能够来我身边帮我,毕竟那群麻烦的烂橘子实在是太烦人了,我一个干活可是很累的,但尽管如此……”

五条悟说着顿了顿,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

“你也有选择你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咒术师的世界肮脏又残酷,这是事实,你不想参合进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只是出于职业操守对拥有咒术师天赋的孩子发出邀请,可不会因此强迫你,毕竟,剥夺年轻人的青春是最不可饶恕的事情啊。”

“但是,你是以我一定会成为咒术师作为前提条件,替我和津美纪申请了金钱援助的吧?”小小的伏黑惠小声的说:“如果我不做那什么咒术师的话,这不就违约了吗?”

“啊?那个啊?”

五条悟耸肩,“那是因为你六岁那年超级排斥五条先生嘛,不肯接受我的零花钱,那五条先生只能去给你们申请援助金啦,但那一点点钱能干嘛,违约就违约呗,反正天塌下来还有我在,毕竟……我可是最强的!”

小小的惠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确信自己到底相信了没有。

[我一个干活可是很累的。]

往后几天训练里,伏黑惠稍微多加注意了一下对方的状况,然后在那次对话结束后的第三天。

“给。”

休息时间,小小的惠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小袋包装的漂漂亮亮的手工点心。

“这是?”

“……津美纪做的曲奇,你喜欢甜食吧?”小家伙移开了视线,“说是感谢你照顾我的谢礼。”

直白来说,津美纪做的曲奇味道普普通通,毕竟津美纪也没多大,厨艺水平自然比不上外面名店厨师制作的,口味刁钻的五条家家主咔嚓咔嚓的全部吃完,慢吞吞的擦了擦嘴评价:

“一般般啦,上面的曲奇要好吃一点,下面一层的曲奇……啊啊,这真的是一个人做的吗?为什么会从甜口突然变成咸口,津美纪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才会突然间把糖拿成盐?还是说这是一种新奇的恶作剧?惠,你该不会和你姐姐告状了吧?”

伏黑惠:“……”

伏黑惠僵了僵,面无表情的扭头。

然后下一次没再给他带曲奇。

五条悟后来才从津美纪口中得知曲奇是他们姐弟一起做的。

“因为五条先生看起来很累,所以惠问我能不能教他做一点甜食给老师补充能量……”津美纪笑着说。

把糖放成盐的就是伏黑惠本人。

五条悟瞪圆了自己那双像是天空无限衍生到远方的冰蓝眼眸,微张着嘴,呆呆的愣住。

然后——

立即啪的推开了伏黑惠的房间门,在对方迷茫的神情下快步上前,双手把小家伙举高高转圈圈,然后不留情的大声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惠,你居然连糖和盐都分不清吗?”

伏黑惠:“……”

伏黑惠脸色发红,气鼓鼓的一脚踩在对方脸上,虽然被无下限的术式挡住了。

“啰嗦!!还有放下我下来啊!”

同为特级的挚友叛逃,自己的势力还没有培养起来,在繁忙的工作下又得不断和那群烂橘子进行各种会议和交涉。

那个时期可以说是最心烦疲倦的五条悟,只有伏黑家里,和惠以及津美纪相处,才能少见的轻松一点。

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其实也很有趣。



时间渐渐流逝到2017年4月份,梦境中伏黑惠刚刚升上国中三年级没多久。

高中部的津美纪突然遭到了不明正体的诅咒,她额间刻着普通人看不到的红色咒纹,陷入了深层昏睡当中一直无法醒来。

伏黑惠第一次慌张到声音都在颤抖,他主动打电话去求五条悟,身体冰凉的可怕。

“求求你,五条先生。”

五条悟第一次看到这么脆弱的伏黑惠。

虽然成天打架斗殴,叛逆期的他这段时间经常和大家长一样的津美纪冷战,但伏黑惠却从来没希望津美纪遇到任何不好的事情。

津美纪是温柔又善良的好人,和他不一样,姐姐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而不是被诅咒,在大好岁月里昏迷不醒。

五条悟拍了拍恐惧到快要哭出来的十四岁少年的肩膀,信誓旦旦的保证:“交给我吧。”

但是,五条悟花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找到解咒的办法。

不知道诅咒的源头,也不知道诅咒的原因,不知道诅咒的效果。

六眼也束手无策。

“抱歉。”身为[最强]却没能解决问题的五条悟在少年那漂亮的绿眼睛注视下,声音微哑的说。

伏黑惠没有怪他,只是坐在津美纪病床边上,半晌后轻声对男人道了谢。

不管结果怎么样,五条悟的确为津美纪奔波了很久。



在那之后。

伏黑惠的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津美纪被诅咒后的三个月后,梦境里的伏黑惠主动要求成为咒术师。



五条悟教导他调伏式神,

最开始是没什么攻击力的脱兔,然后是虾蟇、鵺、大蛇。

伏黑惠毫无疑问是天才。

仅仅在三个月内就拥有了五种式神,整体实力已经抵达了二级咒术师的水平。

但五条悟却选择延迟惠入学高专的时间。

伏黑惠现在十四岁,虽然稍微小了一点,但咒术高专本身就没有太严格的入学年龄,这也就是说,他原本可以成为插班生加入现一年级接受正式的指导。

但五条悟刻意延迟了惠的入学时间。

因为他在教导惠的时候,有带人去亲身体验过祓除诅咒的场景。

五条悟在一旁看着,全程由伏黑惠一个人去战斗。

然后次数一多,他就发现了相当不得了的大问题。

似乎是津美纪的事故让惠受到了刺激,从小就对自我评价过低的伏黑惠,具有非常严重的自毁性利他主义。

五条悟无法让现在的惠加入高专。

一旦加入高专,伏黑惠就会接到来自咒术界高层委派下来的任务,而五条悟无法再和现在一样看着他祓除诅咒,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伏黑惠的心态问题不解决,那么他很容易就把自己拼出去,豁出自己的性命。

所以,五条悟拖延了惠的入学时间——倒也不算是延迟,只是让惠以正常上高一的年纪入学高专而已。

在自家小朋友的心态没有纠正过来之前……五条悟想:得尽可能让惠的战斗经验更加丰富一些才行啊。



[现实]

因为约定时间在中午十一点半,五条悟想着干脆顺带先吃饭,于是和伏黑惠说好的见面地点定为了东京一家非常有名的餐厅。

名字叫做nouvelle lune。

招牌是各式点心,里面主厨似乎是日本第一料理学校远月毕业的,甜品点心的料理水平一流,评价好到不行,当然也有别的菜色,从开胃菜到主食一路到最后的点心样样俱全。当然,价格也很可观。

伏黑惠不喜欢吃甜口的东西。

准确来说,会吃,但不会主动去吃。

他是喝黑咖啡也完全不加糖的类型,饮食也更偏向于清淡的素食。

五条悟故意选这家店完全是出于私心。

“来嘛来嘛,惠点菜,不要客气哦。”

“我可没钱买单。”伏黑惠看了看周围的装修,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查看这家店的评价,然后果断开口。

“没事的!”五条悟唰的举起手中的卡,看着眼前黑发碧眼的少年与梦中的形象渐渐重合的脸,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买单哦!”

于是伏黑惠一点也不客气的圈了价格最昂贵的食物。

然后把菜单递给了五条悟。

“没关系,由惠来决定就好。”

“你不看吗?”

“我想要惊喜。”五条悟双手合十,眼神期待,用jk少女一样别扭的语气,“惠会点什么给我呢?”

伏黑惠被恶心到了,这种久违的无奈感真是让人怀念。

他这么面无表情的想着,一时间很想给面前的白发男人点一堆咸辣口味的菜。

但是最后还是慢吞吞的再度翻开了菜单,在上面重新勾勾选选。

伏黑惠给自己点了黑咖啡,沙拉还有肉酱意面。

五条悟的是荤素均匀的主食还有果汁以及三份点心。

“惠,你是兔子吗?”

五条悟第一时间把勺子伸向了甜点,他满脸幸福的捧着脸,然后看向惠面前的沙拉说道,“这种全是草的东西到底哪里好吃了?明明给我点的就是荤素搭配,惠给自己却准备了兔子餐。”

“兔子不喝黑咖啡和不吃意面。”伏黑惠说,“而且沙拉不是草,明明味道就很不错,虽然做法简单,但有食物原本的自然味道,才没你说的那么糟糕。”

“真是老头子的评价呢。”

“这是健康饮食,五条先生才是。”伏黑惠看向对方差不多搞定的甜品和一口都没动的主食,“……迟早会蛀牙的。”

“才——不——会!”五条悟眯起眼喝着果汁,“我可是[最强]的。”

“啊?蛀牙和[最强]没什么关系吧?”



吃完饭买单,之后才是今天见面的正经事——啊,这也不一定。

毕竟伏黑惠之前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五条悟用各种无聊的理由叫出来了。

一度让他怀疑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为什么、这个五条悟、会那么闲!!

伏黑惠在心里发出了无法理解的质问。

吃饱喝足慢吞吞跟在五条悟身后的伏黑惠开口发问:“五条先生,今天如果也还是没有什么正经的事情,那么请一定早点让我回家。”

“每次都是很正经的事情哦。”

“我没有看出任何意义!”

五条悟:“欸,惠看不出来就算了,但换个角度思考,和我出来玩不好吗!”

“不好,我需要休息。”伏黑惠冷酷无情,“今天可是周末,我更想一个人在家过,要应付你太累了。”

应付一个五条悟比工作还累,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摸摸自己的式神,抱着它们窝在自己的房间里舒舒服服的打盹了。

家里的小黑猫连着好几个周末被迫留下,已经委屈到要靠钻他挎包偷渡来延长相处的时间。

伏黑惠眼神写满了控诉。

能够很明显的看出来在这段时间里他的确是被五条悟折腾的很烦。

——明明就没有什么大事,偏偏要他大老远从琦玉县跑到东京。

伏黑惠看不懂五条悟想干嘛,但五条悟却很清楚自己行动的目的。

毕竟,新的梦境要和惠见面之后才会触发嘛。

如果他没有推测错误的话,这个梦境是未来的[自己]通过特殊的方式,将记忆传递给过去的他的。

以某个人的存在作为开启记忆的触发装置……而这个人很明显就是惠本人。

这种需要付出极大代价的术,为什么会在未来被[自己]使用,原因不明。

但是肯定是发生了相当糟糕的事情。

因此五条悟需要拿到那份记忆,但为什么梦境和现实差距那么大……原因他必须去探索。

异常的原因是[惠]。

现实里的伏黑惠只有12岁,但是性格和梦境中他的12岁不太一样。

准确来说……自己这边的惠,更符合梦境中伏黑惠十四岁后的性格。

不,或许还要更年长一点。

五条悟这么想着推测着,明面上却在那装可怜,一米九以上的大个子演技浮夸的哭诉伏黑惠的狠心。

“啊啊,我知道了啊!在大街上很丢人,拜托你不要再演下去了。”

伏黑惠不堪负重的捂住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