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43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第43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咒术高专的特邀教师。

比起在黑市当亡命之徒, 这怎么说都算得上是一份正经体面且高薪的工作。

而且,这个机会对于甚尔来说,可是相当的来之不易。

毕竟雇佣一个零咒力的天与咒缚作为咒术高专的教师, 那群眼高于顶的咒术界高层肯定不会乐意, 哪怕甚尔实力强大让五条悟都一度感到棘手的程度, 也依然不会被他们承认。

咒术界可不会去评定天与咒缚的等级。

就像是禅院真希前辈一样, 明明实力已经接近一级咒术师了,却因为咒力微弱到连如果不带上特殊咒具连诅咒的存在都看不到, 因此现在依旧在四级咒术师的位置迟迟无法晋升。

倒不如说,禅院真希能够拿到四级咒术师的证明, 已经算是她的不懈努力以及高专的老师们为其交涉争取的结果了。

禅院真希还勉强算有微弱的咒力,而甚尔就是完完全全的零咒力了。

如果选择了第二个选择,让甚尔去高专当老师, 那估计五条先生又要和那些所谓的高层争执很久。

只是甚尔那家伙……

伏黑惠尝试把他和教师这一角色联系起来,顿时满心都充满了违和感。

但因此选择第一个又太不切实际了,加上妈妈在自己的影子里住着, 如果自己的监护权转移到了五条先生名下……

总有一种他爸妈好像离婚了的错觉。

而这种错觉光是想想,就相当不妙。

惠都仿佛能够看到肌肉健硕的伏黑甚尔神情暴躁的抄起天逆鉾、怒气冲冲找五条悟算账的未来了。

为了世界和平, 算了吧。

这俩人打起来惠谁都不好帮,而且场景一定很凶残。

伏黑惠头疼的回家,时间还很早, 他就中途顺便去超市补充了冰箱的库存,他推着手推车慢吞吞的逛超市,一面回想着五条悟的建议, 一面从超市冰柜里拿起一份肉糜, 看了看保质期, 想着今晚可以弄些姜丝肉丸。

但就这些还不够, 考虑到埼玉县十月底的气温已经降到十多度了。

“反正有空,晚上就吃火锅吧。”

这么说着,伏黑惠掏出手机给甚尔发了短信,问他今晚火锅想加什么食材。

等待对方回消息的中途,惠顺路拐去宠物区,给家里委屈巴巴生闷气的小黑猫买了几个玩具作为补偿,顺便还拿了一包常吃的猫粮和几个猫罐头。

嗡——

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震动声,伏黑惠拿出来,点亮手机屏幕。

[和牛卷,松叶蟹,鱿鱼,鲍鱼,虾,素菜随便,反正我不吃。]

伏黑惠:“……”

海鲜火锅,这报菜单的劲未免太过熟练了一点。

“十月底的松叶蟹很贵的啊,虽然平时也没便宜到哪里去,还有和牛……嘁。”伏黑惠面无表情收回收集,表情写满了拒绝。

被迫勤俭持家伏黑惠再一次无视了甚尔的意见,他毫不犹豫的去选择挑同类型但性价比更高的食材,然后买了一大把自己喜欢的蔬菜回去。

掏钥匙开门的一瞬间,听到动静就猛地跑过来期待的摇晃着尾巴尖的小黑猫咪咪叫着绕着少年的脚打转,尾巴都缠在了伏黑惠纤细的脚腕上。

伏黑惠弯腰把小黑猫抱起来,然后把买回来的食材放在了玄关上。

惠坐下换鞋,刚刚午觉睡醒的伏黑甚尔走过来拿起了玄关上的购物袋,翻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

“喂喂,惠,这不是普通的肥牛卷还有普通的螃蟹嘛?”

“你报的菜单太贵了,就我们两个吃而已,用不着那么高级,反正足够新鲜就可以了吧?”伏黑惠换上拖鞋,眯起碧色的眼睛,看向挑三拣四的自家老爸,“还有,你报的菜单,你自己去处理食材,全是处理起来很麻烦的东西,我才不弄。”

螃蟹要拆壳方便入味,虾要去线,鲍鱼要洗……虽然海鲜火锅很香,但处理也实在是麻烦。

甚尔试图装傻,被儿子盯住不放。

最后看在今晚少见丰盛的菜色份上,他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毕竟出钱的是惠。

饭点前两小时就开始动手,比起厨艺一般般的儿子伏黑惠,甚尔的水平要高得多,绘理妈妈还在世的时候,甚尔给她做的午餐便当可以一个月都不重样。

伏黑惠眯起眼窝在客厅地毯上,背靠着玉犬,怀里窝着呼噜呼噜的小黑猫,身边还围着一圈毛茸茸软乎乎的脱兔,他们一群挤在一起,在十几度的气温下舒舒服服懒洋洋的取暖。

黑发碧眼的少年把小半张脸窝进了拉高的外套领子里,细长浓密的眼睫低低的垂下,然后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和怀里的小黑猫保持极高的同步率,和猫一起犯困的伏黑惠心安理得的等开饭。

海鲜火锅上桌,父子俩面对面坐着,式神没有解除,玉犬一边一只,脱兔像个玩偶一样懒洋洋软趴趴的躺在父子俩的肩头和大腿上。

小黑猫的晚饭放在了惠身旁的椅子上,跟着两人一起加餐,开了一个罐头还加了几块没有料理过的生鱼片;而甚尔身边的位置则是放着妈妈的照片。

“我开动了。”

十月底深秋,为气温开始下降的时候吃火锅特别舒服。



伏黑惠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终于在十一点想通了。

果然,还是选第二个比较好。

虽然甚尔完全和教师这个职业没有半点匹配度,但是!!

……毕竟连五条悟那种家伙都能够当老师了。

这样想想,简直瞬间茅塞顿开。

让和五条悟半斤八两的伏黑甚尔去当老师,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果然。

适不适合,还得靠同行对比衬托。

但做出了决定,要怎么和甚尔说比较好呢?

直接开口吗?

伏黑惠有些纠结,反正时间也不急,便想着等下次五条悟来找他的时候和他商量这件事。

但这一等就等了快四个月。

原本三天两头来找他的白发男人最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忙碌了起来,惠就干脆发短信和他说这件事。

得到了[ok,交给我吧,不过稍微等一段时间哦,我最近有一点点事情要去做。]的回复。

虽然五条悟去不知道忙什么事,但伏黑惠也不怎么担心,没了五条悟的骚扰,他终于重新拥有了休息日安静在家摸毛茸茸的权利。

只是因为没再被约出去,伏黑甚尔还一脸欠揍的凑过来问他是不是被女朋友甩了。

“都说了没有交女朋友!”伏黑惠啧的一声拿脱兔糊了对方一脸。



2016年3月中旬,国中一年级课程结业,伏黑惠靠着稳定在年级前三的成绩和社团分(古文学社部长将惠的出席率全部打满了),以及体育祭完美的加分项,顺利的拿到了国中二年级的奖学金。

帝光的奖学金额度相当可观,足以抵消这一年来的交通费和学业上的各种费用后,还有不少的剩余。

这一点让伏黑惠神情都轻快了不少,周身都仿佛冒出了灿烂的小花花。

赤司对此做出评价:看起来就像是拿到了罐头,高兴但却克制的小野猫一样。

日本是三学期制度,新学年从四月份开始,从现在三月中旬起到四月初,都是属于国中生的春假。

放假前一天,赤司征十郎特地找过来,问惠要不要跟着篮球部一起去合宿。

“我去干什么?”伏黑惠满是困惑的抬眼。

“其实,是我想要你来担任我们篮球部合宿期间的体能训练指导。”

赤司征十郎伸出手,露出笑容,这么说道:

“在这方面,你的眼力要比我们好得多,我相信你的能力,而关于食宿的话,我这边会包揽下来,另外,虽然不太多,但是也会有工资发给你,合宿地点是我家名下的一栋别墅,有温泉,环境也不错,你当做旅游也是很不错的选择,所以,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

这是借口,虽然说也有那么一点真实的意思,但主要的目的不是这个。

赤司征十郎只是想要找个理由把伏黑惠拉出去休息一下而已。

伏黑惠虽然在上学,但依旧多多少少在接一些祓除诅咒的委托,偶尔挤在周末,更是要快速紧急的来回跑,身上偶尔也会出现淤青和药味,在天台休息的时候露出些许疲态。

赤司征十郎已经琢磨假期把人拉出去好好放松很久了——篮球部合宿时的体能训练指导就是很好的理由。

能够锻炼自家队员的同时还能让伏黑惠休息,百利无一害。

而赤司是好人,还是在学校帮了伏黑很多的好人,甚至是伏黑惠这一年来唯一能够好好聊天的朋友。

伏黑惠不擅长拒绝这种人的请求。

“时间呢?”

“从放假开始为期十天。”

伏黑惠犹豫的看了看手机,“我放假那天有工作要做,一般来说三天内能够结束,如果你不介意我晚点到的话……”

“不介意。”赤司说,“不过又是工作吗?那上次在仙台一样的工作?”

“啊。”伏黑惠点点头。

“这样啊。”

赤司稍稍停顿了一会,眉头刚想要皱起,却又快速的抹平了,他平静的开口:“那么,祝你武运昌隆。”

“谢谢。”

赤司从来不会说什么担心的话,哪怕他的确有点放不下心。

“我会为你准备好房间的,待会我会把合宿的地址发给你,那么,假期见,伏黑君。”

“嗯,假期见。”



伏黑惠确实是再次接到了委托,还是少见的一笔酬金过千万的大委托。

孔时雨把委托介绍给伏黑父子的时候,这么说道:

“是轻井泽别墅区那边一对夫妻的委托,丈夫的话似乎是不了解咒术界的普通人,但是妻子却很清楚,她强烈要求我找个诅咒师过去,说她的儿子被棘手的诅咒缠上了,而女儿失踪,十有八/九是被诅咒所害,希望你们去确认状况并且解决掉问题,如果女儿还活着的话,就要把人平安无事救回来。”

因为是紧急委托,因此伏黑父子当天就出发了。

“轻井泽……那不是日本最有名的豪华别墅区和上流社会聚居地吗?”

甚尔已经顺手开始拿手机开始搜索轻井泽的相关消息了,然后扭头:

“喂,惠,工作结束顺便去附近温泉旅馆玩吧?”

“我和学校的朋友有约,你要去自己去,钱从你那份报酬里扣。”

“有约?”甚尔凑了过去,“是和你之前的小女朋友吗?复合了?”

“都说了不是……算了!”

伏黑惠都懒得理他了。

惠慢吞吞的带上耳机,恰好此时赤司的短信也发了过来。

是之前说好要发给他的、帝光篮球部合宿的地址。

嗯?

也是在轻井泽……?

伏黑惠微微睁大碧色的眼睛,似乎感到有些意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