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44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44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轻井泽是指位于群马县及长野县交界处海拔约1000米的高原地区, 夏季气候凉爽,绿意盎然,是世界出了名的避暑胜地, 冬季的话, 这边的温泉旅馆也相当受欢迎,因此游客也大多会在这两个季节来轻井泽度假。

这个度假胜地的整体位置不算偏, 伏黑父子从家附近最近的车站搭乘新干线,两小时以内差不多就能抵达轻井泽站了。

他们的委托人在山腰上的私人度假庄园里。

是管家开车下来接他们的。

这家的主人姓中井。

中井先生是个暴发户, 今年40岁。

而他的太太则是没落华族的后裔, 今年33岁,两人是约定结婚的。

中井先生想要闯出自己的事业, 但因为是暴发户的关系, 虽然有钱,但没有人脉。

而作为华族后裔的他太太则是截然相反, 她有人脉,但是没钱。

于是权衡之下,两人便各取所需,干脆的约定结婚了。

虽然如此,两人的婚姻并不糟糕, 倒不如说感情意外的很好,他们算得上是相当戏剧性的先婚后爱。

两人结婚十多年, 总共育有两个孩子, 长子叫悠斗,今年12岁;次女叫春奈,今年6岁。

轻井泽的房子是他们原本建来用作度假的, 虽然这么说, 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快两年多了。

远超出理论上的度假时长。

原因是他们的长子是早产儿, 而且身体天生就很糟糕,疾病不断,这几年尤为严重,医生建议就他们带孩子好好休养一下,所以中井夫人就带着子女搬到这边常住,课业都是请家庭老师上门。

直到两天前,次女春奈莫名失踪,而长子陷入了昏迷,中井家第一时间去警视厅立案,却没找到失踪的小姑娘,甚至连监控系统都没能拍到女孩失踪前的影像,把夫妻俩急的团团转。

直到中井夫人发现了什么,看不见诅咒却因为出身华族、对诅咒有所耳闻的她慌慌忙忙的到处联系人,最后从娘家要来了中介人的联系方式。

这就是伏黑父子会被重金请来的原因。

但普通人出身的中井先生却对自家妻子的行为困惑不解,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因为女儿失踪、儿子昏迷不醒而受到了太大的打击因为精神错乱。

他理所当然的和花重金请了所谓“大师”来家里祓除诅咒的妻子发生了争吵。

但最后却不忍心再刺激歇斯底里怒吼着“你要我的孩子们死掉吗!?他们被诅咒了啊!我哪怕倾家荡产也绝对不要他们出事!”的妻子。

中井先生无声的叹了口气,选择了暂时妥协。

“但是,如果我请的人先一步找回了春奈——”中井先生委婉的说,“你就要把那所谓的大师赶出去,尾款也不许给他们。”

显然是已经将还没到的伏黑父子当做了骗子,一副花钱打水漂去安抚妻子的无奈模样。

中井先生同样花了重金,去请了名侦探过来。

比伏黑父子先到一步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带着他的女儿毛利兰和暂住的小孩柯南,在报酬的诱惑下,老远从米花市赶到了轻井泽。

当穿着和服中井夫人坐在女儿的房间拿着家人照片发呆时,她终于接到了心心念念的“诅咒师”的电话。

她立即拿起电话安排管家去接人,然后整了整衣摆,神情憔悴却依然保持着优雅姿态的她从二层别墅下了楼,恰好听到客厅里丈夫和那位名侦探的谈话。

毛利小五郎:“……你是说,你的女儿是被……被妖怪给拐走的?而儿子之所以昏睡不醒,也是因为那个妖怪?”

中井先生:“我的妻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确信着,甚至花了一千万定金去请所谓的大师来家里。”

“一千万!!”毛利小五郎惊呼,“你就不阻止她吗?”

“我试过了,但是她反应很激烈,我们两个孩子都出了事,我也不想再在这种事刺激她,所以就随她去了。”中井先生的声音很沙哑:“但是,请那些骗子来是没有用的,只会把我们家的钱全部耗空,这边的警察也迟迟没有好消息传来,已经两天了啊!”

这位男人痛苦的捂住脸,“我的春奈才六岁,她这两天到底在哪?拜托了,真的拜托了……毛利先生,帮帮我吧。”

“名侦探是没办法从那些怪物手里把春奈抢回来的。”

穿着和服的中井夫人冷静的走过,打断了丈夫的话。

她垂着眼看着丈夫,又看了看一旁的侦探,开口说:“名侦探沉睡的小五郎,我听过你的名字……我并未怀疑你的能力,但奉劝一句,请回吧,这不是你能够处理的事情了。”

冷淡的说完,中井夫人迈步离开。

“你要去哪?雅子!”中井先生站了起来。

“去接能够救我的春奈和悠斗的人。”中井夫人头也不回的说。



伏黑父子是在管家的带领下,和早就守在门口苦苦等待的和服女人见面的。

“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我万分感激!”中井夫人完全不在乎来者两人中有一个才13岁大的少年,甚至也不质疑他们的能力,或者说不敢质疑,别无选择的她将所有的希望托付给了对方。

她行了一个非常大且标准的礼,然后神情焦急的将人往里面请:“话不多说,两位伏黑先生……对吧?我是中井雅子,请先和我去看一看儿子的状况,我会在待会为你们说明情况。”

“当然,雇主要求优先。”里面穿着白色v领针织衫,外头套着连帽外套,穿着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普通人传统印象中[除灵大师]打扮的伏黑甚尔无所谓的点头。

父子俩跟着女士往室内走,然后二楼春奈房间门口和刚刚走出来的中井先生和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一众遇上。

“雅子,这两位就是你请来的……”中井先生的眼神都微妙了起来。

毕竟伏黑甚尔看起来完全不像是除灵的大师,倒不如说更像是混吃混喝的小白脸,甚至身边还带着一个光看脸就知道是亲儿子的少年。

这组合,换谁会信啊?

中井先生忍不住和妻子对视,想要说些什么。

“让开,我要带他们去看看悠斗。”

中井夫人推开了拦路的丈夫,儿子悠斗的房间就在隔壁。

“拜托了,请到这边来。”

中井先生一副妻子已经精神崩溃、急病乱投医的痛苦,他抹了把脸,愤愤的瞪了甚尔一眼。

一副指责他们这种骗子趁人不幸就来赚黑心钱的模样。

“……是你们!!”

听到声音从春奈房间出来的江户川柯南刚刚探出个头,想看看所谓的[大师]到底是什么人,就猛地被伏黑父子吓的瞪圆了眼睛。

伏黑惠看了过去,愣了愣,随后困惑的皱起眉。

嗯?

这孩子……

好像在哪里见过?

“柯南,你认识他们吗?”毛利兰弯下腰询问。

“欸?啊、那个,是我认错了。”惊醒的柯南立即打哈哈似的摸了摸头,勉强找了借口糊弄了过去。

然后心砰砰的剧烈跳动。

柯南一开始也以为中井夫人是被人骗了。

虽然经历过酒店那三观破碎的一遭,但那毕竟只是少数情况,坚强的柯南依旧习惯性从科学的角度分析问题。

直到见到了这位夫人请来的那所谓的[大师]究竟是谁后——

这是有真本事的人啊!!

这间屋子是真的和酒店那次一样闹鬼……不,闹诅咒吗!!

心态都崩了。



伏黑父子刚刚踏进中井家长子的房子,就不约而同的微微睁大了眼睛。

“哎呀哎呀。”甚尔裂开嘴角,“这还真是壮观的场面。”

“……”伏黑惠的表情则是立即凝重了起来。

不管是咒术师还是咒灵,在动用咒力的时候,都必然会留下残秽。

这个房间,以中央正打着点滴、身上贴满了心率探测线的男孩为中心,可怕的残秽几乎分布蔓延到了整个房间的墙壁和地板。

“怎、怎么了吗?”

中井夫人惶惶不安的问。

伏黑惠没有回答,他呼出一口气,率先走上前,看了看那个叫做悠斗的孩子的状况。

被诅咒了。

中井夫人没弄错。

这孩子的确是被诅咒了,昏迷不醒的状态让伏黑惠下意识联想到了津美纪,但是这个孩子身上没有红色的咒痕,应该和津美纪不是同一种诅咒。

“怎么样?惠。”

没有咒力,做不到解咒的甚尔问他。

“这边没办法单独解除,必须要把那个诅咒找出来杀死才行。”伏黑惠摇头,回答。

然后惠提出要去失踪的次女春奈的房间看看情况。

但是意外的是,春奈的房间干干净净的,什么痕迹都没有。

伏黑惠看向一旁听到两人对话后脸色煞白的女人,犹豫了一会,轻声开口询问:“这位夫人,请将事情的详细情况告诉我们吧,特别是你的儿子和女儿在出事前的异常举动。”



中井夫人最初是为了调养儿子的身体才会带着他到这边的庄园暂住。

女儿春奈本来是想要留在丈夫那边的,因为春奈还要上学,但那孩子很沉默寡言,不喜欢和人相处,内向到一度让中井夫人怀疑自己的女儿是不是自闭儿,或者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这样的春奈,只有在悠斗身边才会笑出来。

所以,中井夫人就干脆就把两个孩子都带到了这边的庄园,反正他们家有钱,请家庭教师上门一对一指导也没有问题。

悠斗天生身体不好,三天两头生病,所以这边的庄园有很完善的医疗设备,甚至请了名医天天过来检查。

但哪怕是这样,直到一年前,他的身体还是没什么明显的好转。

直到距离现在一个多月前,悠斗忽然就开始康复了起来。

能够活蹦乱跳了,甚至能够带着妹妹春奈出去玩。

悠斗陷入昏迷是距离现在的三天前。

春奈失踪是在两天前。

也就是说,春奈是在悠斗遭遇诅咒之后才失踪的。

“我一直都没察觉出问题,正如你们所见,我是个普通人,我的丈夫也是普通人,看不到所谓的诅咒,你们现在应该在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会想到是诅咒作祟的原因吧?”

穿着和服的女人苦笑一声,像是在和伏黑父子解释,又像是在质问她自己。

“那是因为在春奈失踪后,警察来我们家调查线索,然后他们就在春奈房间的衣柜缝隙里找出了我女儿的日记本。”

六岁的孩子,字写得歪歪扭扭的,还有不会的字,就用假名来代替。

[今天又在学校里看见了怪物,这个学校好多。]

[好可怕,但是大家都看不见,也不相信我,说我是骗子。]

[爸爸和妈妈也不相信我,不过不怪他们。]

[哥哥他告诉我不要和它们对视。]

[但是还是好可怕,以前都没有那么多,爸爸和妈妈说是我在做噩梦,但是我没有。]

[睡不着,但是在哥哥身边就能睡着。]

[不要对视,要装作它们不存在。]

[为什么学校里那么多怪物?]

[不想上学。]

[想要回家,想要见哥哥。]

[哥哥身体很差,我很担心。]

[如果有怪物的话,一定会有神明大人吧?]

[我每天都在和神明大人祈愿,希望哥哥能够快点好起来。]

[搬家了,终于不用去学校,能够一直呆在哥哥身边。]

[今天也在和神明大人祈祷。]

……最后一页,只有一段话。

[没有神明大人。]

[为什么会是哥哥?]

[我想要保护哥哥。]

然后,春奈就失踪了。

“我是笨蛋吧。”中井夫人捂住脸,“没有相信春奈的话,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我明明知道有诅咒这种东西的存在,明明在未出嫁前,在家里的书房见过记载这种东西的书。”

“春奈是好孩子,最初说看到奇怪的东西的时候是在三岁,我和先生都以为是这孩子在开玩笑,笑着安抚她之后,那孩子很快就没有再和我们提起这种事,说起来,也是那个时候,春奈开始黏着她哥哥不放。”

“我为什么没有相信她呢……?”

喃喃自语的中井夫人指甲陷入了自己的脸。

“我明明知道诅咒的事情,明明就在过去家里的书房见过。”

“为什么呢?”

她质问着自己,手缓缓垂下。

伏黑惠翻着春奈的日记本,没有插话。

这次的委托,似乎和他过去遇到的都不一样。

[清楚诅咒的存在也知道咒术界的人最终选择在黑市发布委托,大多都不是什么好人,至少基本上都有不可见人的问题在。]

这话大多数时候都没错。

事实上,伏黑惠过去遇到的也基本都是这种情况,而次数一多,伏黑惠也就会下意识的对黑市的委托存在一定的偏见。

“为什么不去找咒术师?”伏黑惠问。

“很简单,我等不起。”

中井夫人垂着眼回答:“我们家的权势,还没到能够凭借一句话的程度,就请动一级以上的咒术师。”

日本顶层层次的大家族或者大企业多少了解世界的另一面,但这是少数,其他大部分有钱或有权的人都不太清楚诅咒的事情。

中井夫人是华族后裔,她的家族里有这方面知识的教导。

在日本华族制度没有废除之前,华族在咒术界也是有一定特权的,所以她知道诅咒的存在和咒术界的事情也不奇怪。

但或许因为离她太过遥远,所以一直没有当回事而已。

按照常理来说,她大可去委托更加靠谱、拥有证件能够知根知底的咒术师。

但是,她没有。

因为她等不起了。

委托投递给咒术界的委托要经过审核。

除了三大财阀以及仅次于他们的那一批权贵有和咒术界以及咒术界的御三家有签订合约,能够跳出审核这一步骤外,其他大多数人想要委托咒术师,都是要经过一定的审核程序。

咒术师的数量相当少,损伤率和报废率还高,总不能有人发布委托,就不管不顾的派发下去。

总得让[窗]的人去调查诅咒的等级,然后根据任务难度将工作分配到相应等级的咒术师身上——这是避免资源浪费,造成一级诅咒师却要去处理三级以下小诅咒的场面,或者说造成让二、三级的咒术师去处理一级的诅咒的状况。

而这一流程,最快也要两天。

没有办法,因为咒术师的人口真的太少了。

哪怕是咒术师们努力的加班加点,日本全国每年也有近万人因诅咒而失踪或者死亡。

不管是中井家还是中井夫人没落的娘家,都没有权势跳过咒术界审核的步骤。

所以只能退而求次,选择去黑市找诅咒师。

她通过自己华族后裔的身份,通过娘家的人脉,找到了目前她能联系上的最靠谱的中介人孔时雨。

“孔先生告诉我,你们至少是拥有一级咒术师以上的实力。”

春奈一个六岁的孩子失踪,还很可能和诅咒相关,别说再等两天,哪怕再多等一小时都可能会尸骨无存。

中井夫人捏紧了自己的袖子,孤注一掷般说道:“钱什么都好说,只要能够救回我的孩子。”

女人从袖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卡。

“这里有三千万,如果能够救回我的孩子,那么我会给你们补一个亿,不,哪怕拿走我所有的存款都无所谓。”

想要逼疯一个深爱着孩子的母亲,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的孩子惨死。

想到自己可爱又年幼的女儿以及病弱却懂事的儿子可能会死于诅咒手里,这个女人的确已经快崩溃了。

尤其是在她害怕却又仿佛被某种力量催促般,颤抖着去了解了死于诅咒的人尸体那可怕又残酷的模样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