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4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4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我大概要死了。

年仅六岁的女孩以不符合年龄的冷静这么想到。

她身上到处都是脏兮兮的腐臭泥点, 头发散乱的中井春奈靠在一棵巨大的枯树下不断喘息。

心脏在胸膛鼓点般不断的咚咚作响,瞳孔紧缩, 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让她精神紧绷,但也已经濒临极限。

已经过去多久了?

不知道。

这个地方没有时间流逝感,天空一直都是阴沉昏暗的,脚下泥泞的土地是现实中那座生机勃勃的山的死亡倒影,绯色的红月照清了前方仿佛看不到尽头的道路,只有枯树、杂草、砂石与浑浊不堪的空气相伴。

春奈觉得时间还没有过太久。

因为她还能动。

按照常理来说, 六岁女孩的体力和耐力,根本不可能在不吃不喝的前提下坚持在山路移动超过一天。

所以尽管她觉得自己全身都被重物沉沉的坠着、累的快要死掉了,但依然以为时间还没有过去太久。

春奈, 不要害怕, 不要去想别的事情。

……一定有办法杀掉它的。

春奈握着早就断掉的剪刀,喘息着蜷缩在树下, 趁着短暂的休息时间跌坐在地上, 对自己这么说道。

——保持冷静,不能晕过去,不能停下。

她拿着剪刀在土地上滑出字迹。

春奈有着写东西的习惯。

因为能看到奇怪东西的缘故, 所以养成沉默寡言的性格,所有无法说出口的东西, 她都会写成文字。

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这已经是她的习惯了。

有没有逻辑不重要, 但写下来能让她放松。

所以她的日记本内容才会像梦呓一样零碎。

只是从一个月前开始,她觉得自己写的东西有点不一样。

好像有种特别的力量在。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

例如, 当她数次写下“保持冷静, 不能晕过去, 不能停下”这类话, 那么每当她以为自己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却依然能够继续撑下去。

哪怕鞋子早就弄掉了,被父母娇养的小小姐那稚嫩□□的脚被山路磨的血肉模糊,以至于在逃亡的路上留下血淋淋的印记,全身肌肉也都疼痛酸软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崩裂,连呼吸都会造成肺部的刺痛。

但是她还能继续往前走。

是心理作用吗?

她明明觉得自己已经累到已经快要死掉了。

但身体其实还没有到那种糟糕的地步……?

周围忽然传来了沙沙声响。

有着野兽的腿,鸟类爪子般巨大的手,脸上带着鹿脸面具,穿着不伦不类的狩衣的怪物发出像是山风一样呼啸的刺耳笑声。

那是自称为神明的可怕怪物。

两米高,但看起来很瘦,狩衣空空荡荡的,胸口那里的布料被什么刺破了个口子。

风吹过,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里面镶嵌着的半截剪刀。

春奈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

她强迫自己站起来。

——跑起来、跑起来、跑起来!

——不要想,不要害怕,你还没有到极限。

鞋子早就没有了。

所以她每一步都带着血印子。

山神高高瘦瘦身影站在原地,看着女孩跌跌撞撞跑开的方向,喉咙发出呼呼的笑声。



以神明的名义诞生的诅咒,也拥有神明的性质。

神不居于人世,因此整座山的镜像倒影都是这个怪物的领域。

神可倾听人类的祈祷,因此他能够听到半径五十米内的仅限于人类的心声。

此外,山之神还能够吸收这座山上的人类所有的负面情绪作为自己的能量。

但同时,他无法离开这座山。

“应该只是暂时无法离开。”

同为拥有智慧的另一只特级咒灵,曾经数次路过这座山。

他和那时刚从诞生没多久的山神相遇,最后这么说道:

“原本供奉你的人类已经不存在了,但是你却依然在这段时间里从咒胎状态孵化了出来……原来如此,你具有成长性。”

“大概因为你是从对[神]的诅咒中诞生出来的吧,多多少少拥有了人类想象中的神明的特征,山是你的一部分,所以你能够通过这座山不断的吸收咒力继续成长。”

“这还真是不错的特质啊……虽然现在弱的我一根手指就能弄死,不过,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你迟早能够脱离这单独一座山的拘束,等你成为[山]这个概念的咒灵,那么你就能通过这种特质快速强大起来。”

气息危险的让已经抵达特级水平的山神都浑身紧绷的咒灵,这么自顾自的说完后,半晌,朝山神伸出手:

“喂,新生的小鬼,等你可以离开这里之后,就来我们这边吧,就潜力来说,你已经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同伴了。”

“不过在你强大到能够离开之前,给我老老实实呆在你的生得领域,这东西能够保护你,不然就你现在这点实力,啧,迟早会被咒术师杀死的。”

脾气不太好的特级咒灵以一种嫌弃又带着对同类关怀的语气说道,他哼了一声,然后垂着肩,头也不回的走了。

但是偶尔。

那个咒灵会带着他所说的同伴过来,把山神的生得领域当做休息场所。

就这样过了数十年。

越来越强大的特级假想咒灵[山神]也渐渐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同伴。

毕竟,山神无法离开这里,却拥有智慧。

……太无聊了。

只有这几个同为特级的咒灵同伴来拜访的时候,他才会稍微打起精神。

但等他们离开,山神又开始无聊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这里?

总觉得自己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咒力,却迟迟没有突破的山神很苦恼。

他打算等下次同伴来找他的时候,再好好的问一问。

但是,在等待的过程中。

山神早就荒废的神祠被两个孩子发现了。



孩子的名字是春奈和悠斗。

那个叫做春奈的女孩是神的信徒,她在虔诚的为她的兄长祈祷。

[神明大人,请保佑哥哥,让他不要再生病了。]

而那个兄长也在祈祷。

[神明大人啊,请保佑春奈吧,不要再让她遇到我看不到的怪物了。]

能听得到人类心声、顶着山神名号的咒灵,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他当然不会去庇护人类,从恐惧中诞生的他只会降下所谓的[神罚]。

但是,因为那个男孩的身体确实因为不明的原因稳定了下来。

这样的阴差阳错,让那个女孩更加信赖那座神祠。

自古都是如此。

信徒在和神明祈祷之后,会把如愿以偿的事情当做了神明的庇护。

哪怕神明什么都没有做也一样。

名为春奈的女孩几乎每天都和他的兄长到这边来玩,然后向他祈祷。

兄妹为了彼此而祈祷着。

于是,原本呆在生得领域慢慢成长、不断积累力量的山神,在过于无趣的生活中诞生了好奇心。

某一天他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如果让这两兄妹反目成仇、互相诅咒的话,那个场面会很有趣吧。

人类是神明的玩具——从负面情绪中诞生出来的神没有所谓的仁慈,他这么理所当然的想着。

所以,怪物诅咒了男孩,挑衅了能够[看到]的女孩。

“回应你的祈愿,你的兄长将会在四天后的现在彻底从病痛中解脱。”

恶意曲解了春奈愿望的怪物脚下是昏迷不醒的男孩,怪物这么对着顺着气息跑过来,站在门口的春奈说道:

“他将前往死亡的国度,不再为疾病而忧虑。”



时限是四天后。

为了争取时间,春奈在兄长昏迷的次日就失踪了。

她自己推测出了怪物的所在地,然后闯进了生得领域,甚至凶狠的、带着同归于尽的气势将带着的面粉和辣椒粉撒向怪物的眼睛,然后趁着短暂的视觉障碍,趁机将剪刀刺进了怪物的身体里。

怪物饶有兴趣的配合。

剪刀断了。

女孩被狠狠的摔了出去,轻微的骨裂,皮肤也被砂石蹭破。

这本来就是不可能赢的战斗,简直就像是螳臂挡车一样可笑。

但怪物摸了摸自己胸口里镶嵌着的半截剪刀。

——普通的武器是没办法杀死诅咒的,这半截剪刀根本没什么用,只要□□,伤口不需要咒力都能自动愈合,所以躲都不需要躲。

但是却因此让怪物产生了逗弄猎物的趣味。

春奈拿起剩余的半截剪刀,在刚刚的一击后迅速作出了判断,她开始撤离。

一面在可怕的怪物漫不经心的追赶下拼命逃亡,一面思考自己获胜的可能性。

零。

没有可能。

但是,却不能这么想。

[思考、思考、思考杀死他的办法。]

春奈强迫自己思考,跑着,喘息着,恐惧着,她无法逃离怪物的领域,只能无力的反抗着。

她移动速度太慢了,身上伤口散发出来的血的味道,让她不管逃到哪里,拥有野兽特征的高大怪物能够慢慢悠悠追上。

春奈孤注一掷的拿半截剪刀去攻击只会被重重摔出去。

像猫玩老鼠一样,明明双方有着压倒性的实力差,但猫却非要给人逃跑的机会。

而春奈就是那只被玩弄的老鼠。

无数次的玩弄足以让人的斗志丧失。

漫长的折磨让人精神崩溃。

春奈最后几乎只能够为了生存而逃亡。

……毫无意义吗?

我的行动毫无意义吗?

啊,毫无意义,只是来送死而已。

——这种事情,春奈一开始就知道了。

她只是不甘心。

这个东西是自己招惹来的,要不是她发现了那个神祠,要不是她拉着哥哥去祈祷。

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神明不存在。]

不然的话,为什么只有我能看到这种东西?为什么招惹怪物的人明明是我,而出事的会是哥哥?

春奈眼神空洞,精神岌岌可危。

要是没有我就好了。

……不。

冷静下来。

春奈单手捂着脸,另一只手颤抖的拿着剪刀,在地上划字。

保持冷静,不能晕过去,不能停下。

她在地上写着,靠文字强行稳住自己的精神状态。

然后继续在怪物恶意的玩弄下,一次次被迫逃亡。

重复了无数次。

直到最后——

啪!

春奈身体忽然就失去了平衡,她近乎迷茫的睁大眼睛,眼睁睁看着自己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腿忽然失去了控制,完全无法动弹。

欸?

“起来……起来……起来……”

春奈喃喃着,用颤巍巍的手在地上本能的写字。

但是这一次她没能再从中获得力量。

连着两天的逃亡,已经把她所有的力量都耗空了。

失去了特殊力量的支撑,女孩的身体已经抵达了极限,双腿几乎一瞬间就崩塌,呈现出不正常的红肿和扭曲。

“你已经、把咒力用完了吗?已经、走不动了?”

野兽的腿,鸟类爪子般的手,穿着狩衣的高大怪物居高临下的看着女孩,声音嘶哑:“啊,没办法,毕竟只是人类……但这还真是不错的游戏啊,很好很好,你给我带来了很大的乐趣。”

他发自内心的称赞着。

然后弯下腰,巨大又锋利的鸟类爪子朝女孩伸出,缓缓的在对方的手臂上划过,由咒灵造成的伤口会被诅咒感染,女孩的手臂的伤口附近立即泛起了不正常的颜色和古怪的仿佛眼睛一样狰狞的无数肿包。

血的味道蔓延了出来。

“喂,你知道吗?”

怪物说:

“普通人在某种濒死危机下,也有可能看到我这种存在,你的兄长似乎也有这种潜力,所以,你知道他在昏迷之前得知真相后,是怎么说的吗?”

春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要是没有你就好了,全部都是春奈你的错,你要是早点去死就好了。”

“真可恶啊,明明你那么努力来救他了。”

能听得到心声的怪物恶意的说。

春奈一言不发的喘息着,她已经没有力气去说话了。

但是没关系,怪物能够听得到心声。

[哥哥不会说那种话。]

[不过如果是真的也无所谓,我这种不详的异类,要是没出生就好了,要是早点去死就好了。]

春奈确实诅咒了,但是并不是怪物所期盼的那样,去诅咒她的兄长。

她只是在诅咒她自己。

[我想要活着。]

[但是我该去死。]

山之神失去了兴趣。

在他想要干脆利落的结束这场游戏时。

“嗷呜——”

随着一声悠长犬嚎。

远处,破空声炸响。

一发带着磅礴的咒力、从百米外飞来的箭朝他射出。



玉犬白嗅着血腥味,全力的奔跑着。

它选择了最近的直线,因此专门往崎岖的山路赶。

伏黑惠一开始还跟得上。

但后面因为路线实在是太过崎岖了,身形未长开的他速度不可避免的降低,最后直接被满脸嫌弃的甚尔单手抱了起来——像抱着小孩子似的拖着屁股,直接就稳稳的带着跑。

伏黑惠下意识的搂住了他爸的脖子保持平衡,这个位置能够明显察觉到对方那身发达且条线起伏的漂亮肌肉。惠神情僵硬了一瞬,但是考虑到这只变态肌肉大猩猩带着他一块跑的速度确实要比他自己跑快得多,所以为了顾全大局,伏黑惠默默咽下了喉咙里充溢着的名为不满的嘀咕。

可恶。

明明是父子,为什么我就长不出这样的肌肉……!

一半也可以啊!

伏黑惠想想自己上辈子的身材,又从这个角度扫了一眼伏黑甚尔那发达的斜方肌,面无表情在心里啧了一声。

但他很快就没空分心了。

从最短的近乎直线的距离赶上,玉犬白发出悠长的犬嚎,伏黑惠眯起眼,看见了百米外的咒灵以及女孩。

影子涌动,不需要任何言语,伏黑甚尔就直接压低重心,另一只手从影子里捞出了弓箭丢给了怀里的惠。

一秒内瞄准上弓,磅礴的咒力覆盖在弓箭上,伏黑惠垂着绿眼冷静的凝视着前方,搭着箭羽的细长手指松开,嗡的一声破空,覆盖着咒力的箭威慑性十足的射出!

随后弓箭被惠往前抛去,跌落在地上立即被影子吞噬,接着,伏黑惠被甚尔直接一个用力抛到前方百米外的高空。

甚尔掏出一级咒具太刀以及特级咒具游云,笑容张扬的直接与咒灵对上。

[用大蛇把春奈拉到高空,然后再接住她。]

在空中腾空翻身调整身形的伏黑惠冷静的召唤出式神鵺让自己在空中稳住,随后又召唤出了大蛇。

巨大的白蛇自地窜起,它含着奄奄一息的女孩,直到高空的伏黑惠被鵺带着飞过,从大蛇口中把女孩平安带走。

距离缩短到了五十米,特级假想咒灵山神本来已经读到了伏黑惠的想法,原本可以先一步阻拦的。

只是——

[砍了你!!]

山之神瞳孔紧缩的看着眨眼间出现在自己面前带着张扬笑意的男人,仿佛注视着死物般漫不经心的冷酷绿眸让他诞生了强烈的危机感,咒灵瞬间全身硬化,覆盖了一层高密度的外壳。

但是却依然被挥舞着游云的男人一套连招打碎,特级的咒具加上蛮横的力气给山神带来了难以招架的压力,空气频频炸响,脚下的土地也蛛网般龟裂,咒灵高密度的外壳被敲碎,直到咒灵下意识的发动了自己的能力,脚下的山地开始变形裂开,他这才被那个暴君般危险的男人远远轰飞,接连砸穿了无数枯树,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伏黑甚尔从裂开的地面撤退,稳稳的站在安全的地方。

而伏黑惠早就快速的带着女孩窜到甚尔身后的百米远方。

爆发力、持续力和攻击力全方位点满的甚尔以及拥有数种式神、能够随机应变的惠,父子二人默契的在短时间内无声的完成分工。

甚尔将咒灵牵制拉远,惠则是负责救援。

短时间内局势被彻底颠覆。



伏黑父子闯进生得领域后,作为领域的主人,山之神早就察觉到了两个外人的闯入。

但因为没有别的动静,因此他也没当一回事。

虽然在刚诞生没多久的时候,他的同伴曾经劝告过自己最好还是好好呆在生得领域里成长,但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的山神很强,比一般的特级强得多。

而且,同伴也有说过,他们特级咒灵是少有的强者。

但人类当中能够抵达特级的咒术师寥寥无几,至少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为了提高效率,也大多都是单独行动。而他感知到的气息是两个人。

山神不觉得自己会招来特级术师,这座山很大,而他的领域入口位置很难找,而中井一家只有两个人知道咒灵的存在——男孩昏迷不醒,女孩则是因为过去不被信任的经历而闭口不言,并且次日就失踪了。

而且,还在失踪前为了不连累其他人,把自己的痕迹处理的干干净净。

剩下的两个普通人父母能做什么?

哭泣争吵担忧?

山神轻蔑的想着,在得到想要的玩具之后,就没有再理会他们。

所以他不知道中井夫人从日记里看到了什么,不知道对方去黑市雇佣了什么人。

也不知道中井先生聘请的侦探带着一个知道诅咒存在的小家伙,对方直接靠着细碎的线索在极短的时间内还原了事情的全貌。

在他的认知里,随便两个来旅游的人不小心闯进来的概率都要更大一点——这种事情在过去数十年里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自以为帅气所以去渎神,结果为此付出了性命,当然,在明面上是失踪。

反正这个女孩也快到极限了,山神本来打算等结束这场游戏后再去找那两个不幸的人类。

却万万没想到来的不是猎物,也是瞄准他的捕猎者。



好烫。

体温太高了。

伏黑惠怀里抱着全身酥软的女孩,神情有些担忧。

他小心翼翼的将春奈放在地上,扭头看了一眼甚尔的状态,确定现在还没什么问题后,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女孩身上。

体温很烫,有点发烧,而且局部体温高到异常,身上还很多擦伤,双腿有着不正常的扭曲和水肿,骨头大概出了问题,并且肌肉可能因为长时间运动以及由此导致的局部体温过高的原因,存在大面积的损伤……

另外手臂还有一条很深的伤口,应该是被刚刚那个咒灵的爪子割破的,止血倒是并没有什么问题,但糟糕的是伤口处所感染的诅咒。

……被诅咒侵蚀的话,在身体状况本就糟糕到不行的前提下,随时都可能丧命。

这孩子拥有咒术师的天赋,一般来说会比普通人对诅咒的抗性更高一点,但是现在,这孩子的咒力耗空了。

消耗了咒力,硬是撑了两天。

“好孩子,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伏黑惠一面检查,一面温和的安抚。

春奈茫然的看着他。

她好痛。

全身都在痛,好像马上就要死掉了。

伏黑惠抿着下唇,相当棘手的看着春奈的手臂。

“春奈,能听到吗?春奈?”惠说,“已经没事了,我们马上就会把你带出去,你能够回家了。”

……真的?

“但是我要在这里先一步帮你处理伤口上的诅咒,不然的话,它会侵蚀你,你现在的身体状态撑不了太久。”

伏黑惠捧着女孩已经有些恍惚失神的脸:

“会很痛,我需要你忍耐,可以吗?”

黑发碧眼的少年大声的喊着:“你的妈妈在等你回去,你的爸爸也在四处求助,你也想回家吧?”

春奈动了动。

想回家。

想见哥哥,想见爸爸和妈妈。

好痛啊。

想要被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抱着。

春奈眼眶湿润了,她用沙哑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嗯了一声。

伏黑惠不会反转术式。

所以没办法治疗。

大多数咒术师天然对诅咒都有着一定的抗性,因此大多数哪怕受伤了也不会被感染。

除非咒力彻底耗空,在诅咒的地盘受伤并且拖的太久。

从伤口上祓除感染的诅咒需要很精细的咒力操控,伏黑惠在上一世学习过,但却基本没做过,毕竟他们学校有最出色的医生家入硝子,根本不需要学生折腾这种事。

这辈子的话,拥有最强□□的甚尔和这种事情完全绝缘,而伏黑惠自己会注意用咒力强化身体,做好最基本的防御。

所以,简单来说——

这是伏黑惠第一回给其他人祓除伤口感染上的诅咒。

春奈很痛,相当的痛。

但是伏黑惠极力的控制自己的咒力,漂亮的绿眼睛抑制不住的担忧。

所以春奈觉得自己好像又不痛了。

他在救自己。

春奈想。

还有人在和那个怪物战斗。

春奈听到了远处的轰鸣。

[没有人可以信赖,其他人不相信自己,除了哥哥以外,没有人会相信能看见怪物的春奈。]

这还是第一次。

中井春奈遇到了自己的同类。

以最短的时间解决完伤口的上侵蚀的诅咒,伏黑惠紧张的看了看春奈的状态,发现女孩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后,并未失去意识后,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你很了不起,春奈。”有着湖面般莹亮美丽碧绿眼眸的少年露出很浅淡却足以让中井春奈记在心里一辈子的笑容。

他弯下腰,一面安抚着,一面从影子里拿出了药物,争分夺秒般帮春奈把手臂淌血的伤口包扎起来。

“……四天。”

“嗯?”

春奈张了张口,艰难的一字一句的迸出了词语,“四天后……晚上……哥哥……”

伏黑惠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你的哥哥的诅咒在四天后发作?”

春奈微不可察的点头。

中井悠斗受到的诅咒在三天前。

今天是最后一天。

“我知道了,你们不会有事的……”伏黑惠心里有了数,他回头看了看甚尔的战况。

那边几乎已经要分出胜负了。

尽管读心能力和强悍的防御能力让这只特级假象咒灵能够和用有最强□□的伏黑甚尔僵滞上近乎一分钟,但也已经差不多抵达极限了。

用砂石构建的野兽被男人轻易的破坏。

直接接触促使□□性质改变、然后使其分解重组的能力对这个男人完全没用。

这个男人的□□,完全不受改变性质这一类的[概念]意义上的术式的影响。

到最后,山神只能被动靠读心去躲避和制造高密度的外壳去防御。

这家伙简直是自己的克星……!

为什么术式没有用!?明明没有咒力!这击打的力道和速度……简直难以想象!

被渐渐逼迫到绝境的咒灵发出了野兽濒死般的吼叫。

“真是的……你这家伙是属王八的吗?外壳还真是没完没了。”甚尔甩了甩手,漫不经心的抬眼,“你大概是有预判或者读心的能力吧?还真能躲啊。”

“区区人类、区区人类而已……”面具早就破碎,被撕毁了一只手臂、露出狰狞面容的特级假想咒灵山神不甘的怒吼着,“区区人类竟然敢与我等神明对抗,何等狂妄!”

“哈?神明?”甚尔嗤笑出声:“不过是个咒灵而已。”

“咒灵正是神明,咒灵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啊啊,是吗?”伏黑甚尔挑眉,然后眨眼间拉进距离,肌肉紧绷,一秒内数次蛮横的击打破坏了咒灵的大部□□体,最后一个侧旋踢,仅仅凭借□□力量将咒灵的身体破坏的只剩下脑袋和小半截胸膛。

居高临下踩着咒灵脑袋的健硕男人扯开带有伤疤的嘴角,带着笑容,眼神却冷酷的像是注视着虫子。

“不过,事先和你强调一件事,所谓[神明],如果没办法带来福祉,那就是普通拥有力量的怪物而已,毕竟人类就是这种喜欢注重[得与失]的生物啊。”

伏黑甚尔踩着咒灵的脑袋,缓缓用力。

“没有办法带来幸福也没办法指明道路的[神明],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作为怪物去死就行了。”

[神明?谁管那种东西啊。]

能读心的咒灵睁大了眼睛。

[与这种垃圾相比,我的绘理和惠大概才是神明吧。]

仅属于伏黑甚尔一个人神明。

山神思考一片空白。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

我才是山神,我才是神才对!

但是——

我要死了……?

头部的施压让咒灵的思维前所未有的迅疾,他本能的为头部覆盖了防御的外壳拖延数秒的生存的时间,记忆像是走马灯一样快速回转。

[死]。

这还是诞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威胁。

哈、哈哈哈哈……

地面的砂石忽然移动,构成了被破坏掉四肢和大半截身体的怪物的双手。

拥有智慧和成长性的咒灵和咒术师一样,成长曲线不一定是平缓的。

具备足够的条件、些许的资质和想象力,加上小小的契机,就会发生蜕变。

[总觉得自己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咒力,但却迟迟没有突破。]

特级假想咒灵山神曾经的困惑终于被解开。

他少了契机。

直到现在为止。

“领域展开——荒土山津见!”

特级假想咒灵山神的领域,在这一时刻被完成。



“春奈,你喜欢狗吗?”

伏黑惠用身体为女孩挡住了剧烈的风和吹过来的石子,这么低声的问道。

春奈迷茫的看着他,小小的嗯了一声。

“那太好了……对不起,又要你忍耐一下,不过玉犬会陪着你。”

玉犬白从影子里钻出来,将身体盘在女孩身边。

然后,春奈和玉犬一同沉入了影子里。

白色的巨犬温和的舔了舔女孩的脸,而上方,黑发碧眼的少年拿着武器冷静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那个特级,在最后关头完成了自己的领域。

——无需身体接触,可以对整个领域范围内的所有存在进行分解重组,以及能够读取整个领域范围内生物的心声。

和没有赋予[术式]的生得领域不一样,领域展开需要花费大量的咒力,同时领域范围内也被施加了[术式]的概念。

并且,拥有[绝对能够打中]的特性。

对抗领域只有两个办法。

要么打破这个领域从内部逃出去,要么就是我方也同时展开领域。

只要双方同时开启领域,那么必中的效果就会相互抵消,随后就看谁的实力更胜一筹了。

但是。

伏黑甚尔脸上淌下冷汗,领域展开后咒灵的身体分解重组,周围的地形被彻底改变,石墙隔绝了他和咒灵的距离。

这家伙的术式对甚尔没用。

但是——

伏黑惠不一样。

他没有天与暴君那样强悍的肉/体。

惠——!

伏黑甚尔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单手捞起自家儿子,把人抱在了怀里,用自身最强的身体作为盾。

除非是极少数的、例如两面宿傩那种无需封闭的具现化领域。

其他绝大多数的领域展开后,都是一个固定的封闭空间,范围大小会因为咒力和实力的关系受到一定限制,至少不会和先前的生得领域那样遍布整座山。

所以没有咒力和术式的伏黑甚尔在这个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带着惠脱离领域范围。

只要到达领域的边界,他的力量加上天逆鉾,要做到并不算难。

惠:“中井悠斗受到的诅咒会在第四天发作,今天是最后一天,不能撤退,那家伙要是跑掉了,我们没有把握在诅咒发作前再次找到他。”

甚尔:“领域内的术式是必中的,不率先脱离领域,死的就会是你。”

惠:“不会的,先给我停下!”

伏黑甚尔没理他。

伏黑惠只能艰难的把自己的双手从父亲过于结实的胸膛里挣脱出来,左右绕过甚尔的脖子搭着,随后看向后方。

在特级假想咒灵山神为自己在生死危机时刻颠覆局势而发出大笑之时,伏黑惠垂着细长的眼睫,双手交握在一起。

那是不属于任何一个式神的召唤手势。

“领域展开——”

黑发的少年眼睑微合,声音微沉,地上的影子流水般涌出。

“嵌合暗翳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