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48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第48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那个特级假想咒灵的实力远不如甚尔, 只要没了领域的必中的效果,想要获胜并不难……只要我方也展开领域。]

[哪怕我那“不完全”的领域无法直接将对方的领域击溃也没关系,和涉谷那次一样, 只要维持两个领域之间的“拔河”状态, 中和掉对方领域的必中效果就足够了。]

……怎么可能。

能够读取心声的咒灵听到内容的第一时间是惊愕, 随后怀疑对方是不是因为猜到了自己的读心能力, 所以故意在心里误导他。

那个人类小鬼,看起来最多只有十二、三岁而已!

领域?

这个年龄,怎么可能会习得[领域展开]!?

是虚张声势!

咒灵下意识的这么想。

但这到底有什么好处?

特级假想咒灵山神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

他几乎是有些慌张的向前伸出手,试图想要先一步通过领域的术式杀死心声的主人。

但是。

因为那短暂的震撼而导致的停顿。

仅仅迟了一步的咒灵, 把原本好不容易争取回来的优势再度付之东流。

伏黑惠凝聚了咒力, 将最深处的影子一口气全部释放出来, 流水般至深至暗的黑影以不可抵挡的速度快速侵蚀着空间,将咒灵被血月笼罩的荒芜龟裂的山野领域毫不留情的吞噬殆尽,盘旋着筑成了极其宏伟的影之国度。

漆黑的飞鸟从地面的影潮跃出,在空中低鸣着飞过。

眼前的场景, 不单单让除惠以外的一人一咒灵满脸震撼, 连伏黑惠本人都被吓了一跳。

——那并不是伏黑惠印象中的自己上辈子所掌握的不完全半封闭领域。

而是完全闭合的、要远比眼前的特级假想咒灵的领域更加强大的影世界。

荒芜的血月山野被彻底击溃。

取而代之的是影子的国度。

咒灵的声音从喉咙里一点点挤出来,满是难以置信、沙哑至极:“怎么……可……能!?”

而且你他妈居然还管这叫做“不完全”的领域?

能够在瞬间击溃我的领域的“不完全”领域!?

特级假想咒灵山神一副被谎言连篇的垃圾人类欺骗感情的模样。

在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读心术全部都是假的。

甚尔也愣愣的抱着他儿子, 动作仿佛被人按下了暂停键,微张着嘴, 却一时间完全发不出半点声音:“!!!”

而伏黑惠回过神后也睁圆了眼睛:发出了迟疑的声音:“……欸?”

甚尔和咒灵默默的把视线移动到显然也有点惊愕的黑发碧眼的少年身上。

甚尔把自家儿子放下来。

然后父子两人面面相觑。

半晌,甚尔一把扯住了对方的软乎乎的脸,用力往两边扯。

“你欸什么欸, 这不是你干的吗!?”

嘴角带着疤的成年男人用力揉搓儿子的脸, 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惠, 你这小子, 到底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的?”

13岁,惠现在才13岁!

意识到这一事实,伏黑甚尔的心跳疯狂的鼓动了起来,血流因为情绪的关系加快,四肢百骸都因此燥热。

13岁习得领域展开的术师,这意味什么?

那个五条家的神子都做不到这种事情。

不。

是放眼整个咒术界的历史都没有这样的先例。

不只是天才而已了。

是只小怪物。

我的儿子,我的小怪物。

震撼之后是忍不住想要捂着脸放声大笑的冲动——上一次让甚尔有这种想法的还是惠三岁那年觉醒了禅院家梦寐以求的祖传术式[十种影法术]的时候。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甚尔内心随后剩下的,就是在那瞬间飞快涌出、无比强烈的危机感。

这是属于我和绘理的恩惠。

甚尔在心里喃喃,眼神不自觉变的的极其危险骇人。

绝对、绝对不能被禅院家的人找到。

13岁就可以领域展开的小怪物,要是被那群贪婪的鬣狗发现的话,绝对会被盯上,然后关进肮脏又可笑的笼子里迟早被撕成碎片。

那就太让人绝望了。

绘理孵化之后,也一定会疯狂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我是说。”被扯住脸的伏黑惠声音有点模糊,他有些迷茫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本来应该只是……展开不完全的半领域才对,为什么会……”

为什么会没有半点征兆,就这样理所当然般的顺利的完成了上一世都没有掌握的完全体领域?

伏黑惠不知所措。

伏黑甚尔看着儿子的迷茫的脸,没有说话。

不管是不完全的半领域还是完成体的领域展开,都改变不了这是个13岁就能掌握领域的小怪物的事实。

只是,现在显然不是探究的好时机。

困惑放在一边不谈,现在首先要处理的是面前的诅咒。

伏黑甚尔重新掏出游云,搭在肩上,他看了一眼惠。

惠点点头。

于是。

父子俩默契的踩着脚下流淌的黑影,腿部紧绷,猛地爆发,两人一前一后的朝面前的诅咒袭去。

好奇怪。

伏黑惠几乎是无比畅快的近战着,额发被吹开,他像猫一样敏捷迅疾的移动,靠着体重去加强自己的力道。

领域的[知识]本能的刻在灵魂里。

由影子复制的无数式神接连不断的涌出,浑身缠绕着紫色电流的鵺呼啸着俯冲下来,频频撞击在咒灵的身上,不断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影子□□能够混淆视听,伏黑惠能够自由的在地面的影流内移动,难以预料的出现,父与子之间的配合在数秒内就将濒死爆发的特级咒灵再次逼迫到了极点。

然而还不止这一些。

不止这些仅仅是半领域状态就能做到的事情。

完全体的领域的影世界,还能更加的……更加的……

伏黑惠下意识的抬起双手——因为术式要靠手来发动,惠一贯保护的很好的双手相当的漂亮,纤细修长,然而此时却让咒灵感受到了难以抑制的恐惧。

地面流动的影流立即盘旋着顺着特级假想咒灵的身体蔓延,下一秒像是锁链般将人死死拘束。

操纵影流简单的像是操控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

还能做到什么?

伏黑惠头嗡嗡作痛,他紧皱着眉,眼前出现了重影。

耳边有谁在肆意大笑着,摊开手大声说着什么。

[很好,你这样就很好!来吧,伏黑惠!让我看看你所有的一切——]

谁?想不起来……但是真是让人讨厌的声音和语气。

“玉犬。”伏黑惠忍着头疼,喃喃的喊道。

黑与白的两只玉犬从他脚边的影流中窜出——影世界的影流可以复制无数的式神,在深处陪伴在春奈身边的白玉犬被一模一样的复制体取代。

惠双手交握在一起,自己领域的能力宛如刻在灵魂深处一样熟悉。

“[浑]。”

随着话音落下。

黑与白的玉犬化作漆黑的影流,盘旋着融合在一起,渐渐形成了新的模样。

体型肉眼可见的扩大,光滑柔顺的皮毛也变为黑白两色,爪牙更加结实锋锐,额头的咒纹融合了黑白玉犬特征,变为完整的红色的新纹路。

那是[玉犬·浑]。

上一世,在白玉犬被破坏后,黑玉犬继承其力量和术式后变化的模样。

实力翻了数倍的玉犬浑那足以撕碎特级诅咒的爪牙轻而易举的破坏了被影子束缚、完全动弹不得的假想咒灵的躯干。

在伏黑惠的配合下,从影子里唐突出现在咒灵后方的甚尔拿着手中的游云,以锐不可当高屋建瓴之势挥下,靠着肉/体纯粹的蛮横力量,残影般的速度无数次的扫去。

领域展开后二十秒。

以压倒性的实力结束了战斗。

“回来吧,玉犬。”

咒力大量消耗的伏黑惠喘息着、不安的开口,直到[玉犬·浑]的身体化为漆黑的影子跌落,额间有着方向相反三角咒纹的黑犬与白犬重新出现,亲昵的发出呜呜声绕着自己的小主人打转之后,伏黑惠才松了口气。

他半蹲下来,用力的伸手抱住了两只大狗狗。

伏黑惠完全体的领域[嵌合暗翳庭],式神拥有随意融合的特性。

让不同的式神进行短暂的融合,将力量集中术式交融,衍生出新的、无比强大的姿态去战斗。

然后在战斗结束后,顺着主人的命令重新分离。

伏黑惠视为家庭一份子的式神们,不再需要死亡。



日本三月中旬,六点左右开始太阳便开始徐徐下降至地平线,这座山也因此被夕阳垂暮的金光笼罩着。

领域解除后,伏黑父子从领域当中返回到现实当中,惠几乎是跌坐在地上,撑着身体喘息。

好——累!!

完全体的领域展开与不完全状态的消耗量,简直是天差地别。

对体力和咒力的消耗大了好多。

不过。

至少委托顺利的完成了。

现在差不多晚上六点,还不到晚上,咒灵已经被祓除,中井家儿子的诅咒应该也解除了。

中井春奈也没有死,虽然伤势很重,但两个孩子至少都活着。

……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奇迹。

能够全部都从特级咒灵手下活下来。

真是太好了。

伏黑惠想,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双手放在自己的影子上,中井春奈的身体上浮,最后平躺在地上。

春奈意识很模糊,她努力的睁着眼,但眉头不自觉的紧皱,呼吸也很急促。

“啧啧,真是凄惨的状况……”

甚尔蹲到惠身边,挑眉看着小姑娘的状态。

他伸手探了探对方额头的体温。

高热。

加上身上大大小小以及有点感染发炎的伤口,以及惨不忍睹的浮肿扭曲的双腿。

“再不送到医院的话,就算好不容易从咒灵手里活下来,大概也要完蛋了。”

“那我们快点走。”

“那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

“什么?”

伏黑甚尔点开手机地图,给他儿子看。

“我从刚刚就很在意了,从这里看太阳日落的方位和原本想象的位置不一样,所以就稍微查了一下……结果,我们现在的位置,离中井家和市区都很远。”

“欸?”

“似乎是那个咒灵领域缩小之后,把在范围内的我们带到了这座山的另一个面,这边的山麓平地……已经是这座山的背面了吧?”

伏黑惠的表情都呆愣了起来。

“真的假的?”

“真的,而且我们没有交通工具。”甚尔说,“走出去花费的时间很长。”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死寂。

中井春奈需要治疗,但是他们现在没法将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医院。

可恶……这是什么恶劣的玩笑。

那个该死的咒灵,死了都不让人安生。

但似乎天无绝人之路——伏黑父子两人都敏锐的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声响。

是车!

他们面面相觑了一眼。

有车的话,说明附近至少有住宅。

这片树林不远处被开辟了一条小道,一辆看上去就相当高级的轿车张扬的驶过。

伏黑惠上前出声求助,原本担心对方不会停车、做好硬抢准备的他庆幸的看着副驾驶的车窗落下。

“嗯?你们是谁?这边是赤司家的私人土地吧?”

按照拜访函的时间,本打算于今晚前往赤司家别墅用晚餐的迹部景吾指尖微搭着脸,满脸质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还有个状态很糟糕的小姑娘。

说实话。

如果不是拦车的少年看起来比自己还小,身上也灰扑扑的,看起来相当疲倦。

就凭他后面那个看起来相当危险不好惹的肌肉壮汉抱着伤痕累累的女孩的画面,迹部景吾都会不由自主的怀疑自己是不是遇见了什么犯罪现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