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5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捉虫

第5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捉虫


皮肤被灼伤的部位传来持续的刺痛。

每每移动、躲避、挥舞手中沉重的咒具, 都会让被火焰灼烧的血肉模糊的部分皲裂,造成糟糕的二次损伤。

血液从中渗出,沿着身体往下蔓延, 滴答掉落到地上。

然而没有空去处理。

但凡有一次失误……

伏黑惠急促的呼吸着,翠绿的眼眸瞳孔紧缩。

——自己就会死!!

“反应能力倒是挺快的。”

名为漏瑚的咒灵漫不经心的睁着独眼, 他看着手持着长刀的伏黑惠,声音像是年迈但精神抖擞脾气暴躁的老者那般的,带着不快和唾弃:

“但是咒力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强,因为先前和山神战斗的时候耗尽了?但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杀死, 山神果然是个蠢货。”

漏瑚反反复复的嗤笑,气息却一次比一次更加具有压迫感。

不爽。

恼怒。

哪怕他口头上再怎么嫌弃,哪怕山神再怎么弱。

那也是他们预定的同伴。

而且具有成长性, 只要能够脱离这座山的拘束, 将自身存在的概念扩大,就能在短时间内快速强大到成为他们这种水平的特级咒灵。

但是。

他没有了成长的机会。

漏瑚嘁了一声。

他只发现了伏黑惠一个人的尚未消散的咒力残秽, 因此他理所当然的以为是惠一个人祓除了山神。

毕竟伏黑甚尔是完全零咒力的天与咒缚体质, 自然不会留下什么使用咒力的痕迹。

身为[大地]的诅咒, 漏瑚靠着这片区域并未完全消散的气息找了过来,在并不确定那名术师在哪里的前提下, 他干脆利落的对整栋建筑发动了袭击。

那名术师没有死。

漏瑚反而觉得正常,他笑了起来。

要是这么简单就被杀死,那就未免更加让人不快了。



气息可怕的诅咒眨眼之际出现在惠身前。

身形矮小的咒灵举手为掌,带着人毛骨悚然的滔天咒力击打在少年身上。

轰鸣声炸响!

从咒灵掌心涌出的火焰将整个人吞噬, 连带着后方的树木都化为了灰烬,地面的还带着零星的火光, 灼烧而产生的烟尘呛人口鼻。

“触感不对, 又是影子分/身吗?”

漏瑚甩了甩手, 呲了呲牙,看着眼神被火炎席卷的人形化为漆黑的液体融化,目光朝四周移动地面的黑影移动,捕捉到咒力波动后,冷哼一声。

“到处乱窜的鼠辈。”

他不屑的说着,瞬间拉进距离,朝地面的影子袭去。

预测到敌人行动的伏黑惠在融入影子前放出来的式神虾蟆扒在树上,此时比漏瑚更快一步的吐出舌头,将影子里的伏黑惠捞出来。

影子封闭。

漏瑚的攻击未能奏效!

“咳、咳咳——”

被烟尘呛到因此低咳了数声,被虾蟆的舌头圈住腰拉到树上的伏黑惠痛的倒吸一口气,急促的喘息着。

他没有对火的抗性,被咒灵的火焰灼烧必然会受伤,因此大多时候必须进行躲避。

躲到影子里虽然能够暂时避开上方袭过的火焰,但作为术师本体的他如果藏在影子里,那么影子就无法完全关闭起来。

这就意味着,在这种情况下,对影子的攻击是有效的。

影子如果被咒灵注入了火焰的话……

不仅仅是在别墅被毁的那一瞬间被他塞入影子的普通人会受伤甚至死亡。

或许连藏在影子最深处的妈妈也会出事。

唯独这一点绝对不行!

妈妈,津美纪。

赤司。

还有在爆炸那一瞬间,被伏黑惠拉入了影子的其他人。

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平安无事才行。

这个家伙是我招惹来的……

[是我的原因。]

伏黑惠勉强保下了餐厅里的人。

但是,别墅其他地方的人呢……?

他们有逃出去吗?

伏黑惠不会去猜测可能性。

因为没有意义。

现在这个危机的状况,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哪怕是死。

我也要保护好妈妈和津美纪他们。



伏黑惠看着被破坏的别墅,以及别墅门前被熔岩化的黑红地面。

他将剩下几乎九成的咒力都用来强化肉/体用作防御,加上先前似乎因为莫名掌握了完全体领域,影法术使对影流拥有了操纵的权利,虽然难度要比在领域范围内大得多,咒力的消耗也要比召唤式神多上数倍,但伏黑惠最不缺的就是天赋和技巧。

他通过控制影流构造出自己的影子分/身,让不死的影子拿着咒具进行自毁式攻击,直到被破坏后构建下一个。

数不胜数的脱兔如星云一般为伏黑惠进行掩护,其中部分个体被火焰吞噬,玉犬用爪牙在其中干扰,却因为差点被烧毁身体而被伏黑惠单方面解除了术式。

拉开距离后召唤出式神满象,喷出的大面积流水勉强冲灭咒灵的火焰、降低了空气中过高的温度。

然而也仅此而已了。

伏黑惠的咒力已经快要见底了。

满象的水流能帮上大忙,但是消耗的咒力也是相当可观。

战斗开始仅仅持续了不到三十秒。

那个咒灵还没有认真起来。

而伏黑惠已经接近力竭。

怎么办?

伏黑惠左侧额头到脸颊那一片烧伤在战斗中被二次撕裂,淌下了血,模糊了视线。

他在快速朝森林移动,竭尽全力的拉开距离,在极短的时间内思考着对策。

他的咒力已经快要耗空了。

为了不在高温下被吞噬,需要留出一部分咒力强化肉/体,那么剩余的那一点量,只能供伏黑惠做出两个选择。

要么选择再构建一次影子分/身,要么选择用剩余的咒力再召唤出两、三次式神。

但估计不管选哪个,对现在的局面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这个咒灵的实力强悍的可怕。

比上一世在交流会时遇到的那个名为花御,以及涉谷遇到的那个名为陀艮的特级咒灵还要强上数倍。

怎么办?

伏黑惠再次质问自己。

甚尔已经离开了半个多小时,这边的公路都是弯弯曲曲,半小时的话应该还能在远方的公路看到这片树林的火光。

但尽管如此,哪怕甚尔第一时间察觉到异常,飙车上200km/h的速度原路返回的话,也最少需要将近十分钟。

就算抄近路,从公路闯进树林直线前进,耗时也不会低于三到五分钟。

然而现在仅仅过去一分钟不到,伏黑惠就已经被逼入死境。

他没有时间了。

但说实话,伏黑惠也不希望甚尔赶回来。

因为自己无法再次开启领域,而甚尔是术师杀手,强大,但是也有局限。

一对一正常状态下,他相信甚尔不会输,但如果对方开启领域的话……对方这种术式的特性,在必中的前提下,甚尔不一定能抵挡。

而伏黑惠几乎可以确信这个强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咒灵拥有领域。

那么,还有别的办法吗?

在察觉到那夸张的咒力气息的瞬间,伏黑惠想到的是向五条悟求助。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但因为时间紧急,单枪匹马的伏黑惠没有同伴为他争取时间,缺乏时机并且随时面临生死危机的他无法拨打电话,只能选择趁拉开距离的那一瞬间,将自己的定位发到五条悟的号码上。

刚刚按下发送键,从后方席卷的火焰就逼迫他躲避。

手机在常人难以忍受的高温下被毁坏。

短信什么时候能看到、五条悟什么时候会过来。

伏黑惠不知道。

他只能拖延时间。

然而。

在绝对的实力差下,伏黑惠接近了极限。

“火砾虫!”

五只蚊鼻状紫色飞虫朝伏黑惠冲来。

惠反手从影子里抽出将近170cm、通体写满咒文的长/枪,双手挥舞着,靠着长兵器的距离优势和极好的洞察力,在火砾虫即将靠近自己的瞬间横扫干净。

可火砾虫被破坏前爆发的刺耳噪音让伏黑惠动作僵滞了一瞬,躲避二段攻击的最佳时机被错过,伏黑惠仅仅下意识操纵影流包裹全身,全力朝后方躲避,却依旧被破坏的飞虫一瞬间的爆破炸飞。

手中的咒具掉落在地面。

被炸飞的伏黑惠被瞬间出现在眼前的咒灵补了一掌。

咒力强化的力道几乎能够把肋骨和内脏轰碎,随之而来的熔岩般炙热之火更是席卷而上。

轰!!

被影流包裹的少年被击飞近百米远,身体接连装断了好几棵树。

他最后在某个巨石上滑落了下来,包裹着的稀疏影流从他身上滑落,流水般跌落回地面,露出里面艰难保住性命、过于纤细年轻的少年。

他身上和小半张脸都布满了烧痕。

吐出了一口血,半张脸都因为脸上伤痕的二度撕裂而被带着浓郁铁锈味的红色液体覆盖。

意识空白了数秒。

已经……到极限了吗?

伏黑惠缓慢的、极其恍惚的撑起身体。

身上的烧伤也因为刚刚被击飞接连撞击在树木上开始崩裂,溢出些许血液。

从战斗到现在,仅仅过去了一分零三秒而已。

伏黑惠的手放在了地面的影子上。

他能听到影子里津美纪接近撕心裂肺的喊声。

[惠——!!]

带着哭腔,拼了命的试图朝影子上面伸手。

为什么……?

津美纪应该,只是在今天刚刚认识自己才对。

啊。

毕竟是津美纪。

那个温柔连任何人都愿意包容的善人。

这辈子拥有富裕美好的生活、本来应该平安无忧度过一生的津美纪。

他上辈子没能保护好的津美纪。

赤司征十郎的表情也很糟糕,他喊着伏黑惠的名字,然而影子外的人却无法给予任何回应。

[……我几乎没见过能够寿终正寝的咒术师,绝大多数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死去了。]

[你要记住,不要和他们有太深的交集。]

父亲的话一次次回荡在耳边。

赤司征十郎握紧了拳,指甲深陷到掌心。

死?

他看着伤痕累累的少年,明明不久前对方还睁着漂亮的绿眼睛,垂着细长的眼睫,安静的看着自己。

死?

未免太早了。

伏黑惠,才13岁啊。

这个糟糕的、要13岁的孩子去战斗赴死的世界。

……毫无道理可言。

心情沉重的可怕。

然而伏黑惠却在这种时候,忽然就笑了起来。

闷闷的笑,哪怕伤口因为胸口因为笑意的起伏而传来剧烈的疼痛也毫不在意。

最后甚至变成张扬的大笑。

血滴从他过于细长的眼睫上滴落,完好的那右半张脸上,绿眼睛没有半点阴霾。

伏黑惠看着缓缓朝自己走来的特级咒灵,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与其说是对话、倒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

“我的术式[十种影法术]……术师会在最初修炼时得到两条玉犬,想要得到其他式神的话,就要靠自己和玉犬的力量去调伏他们,以此增加自己可以使用的式神,然后再将其他式神收为己用,直到十种式神全部调伏完毕。”[1]

“术式的公开吗?”

听力要远胜于人类的漏瑚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他慢步走来,在对方近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

“这种时候公开术式,增强自身的力量还有什么意义?你已经没救了!这种伤势加上内脏的破损,哪怕我不杀你,用不了多久你也会死。”

伏黑惠却没有停下,将自己术式完全公开。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从口中吐出大口的血液。

漏瑚不知道伏黑惠影子里藏着人。

如果伏黑惠死亡,影子里的一切会不复存在。

会随着术师本人的死而消散。

“抱歉啊。”

伏黑惠看着地面,扯出了歉意的笑容。

“惠?”影子里嗓子都哑了的津美纪徒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伏黑惠将用于强化□□的咒力全部收回,剧痛和疲惫差点将他压垮,他撑住了,随后双手交叠。

“脱兔!”

雪白的兔子如暴风雪般涌出。

漏瑚抬抬手,四周树木凸起了巨大的火山状不明物,从中喷射出庞大的如同真正火山爆发般的熔岩。

脱兔被烧毁了半数。

伏黑惠趁机压低身体,从下方翻滚而过,他召唤出了式神大蛇,将他本人拉高到了高空。

惠身后。

一团极其庞大的、被影流包裹起来的球状物唐突的停留着。

最后的垂死挣扎?

漏瑚眯起眼,稍微保持了警惕。

然而伏黑惠却正是利用对方的这种心理。

他手放在影球上。

“快跑,绝对不要回头。”

伏黑惠对着身旁的影球轻声说道,“没事的,我会……杀了他的。”

“还有,抱歉。”

大蛇将影球用尾巴狠狠的抛出。

朝别墅的方向——距离这里将近百米远的地方。

影球落地,在那一瞬间消散,里面包裹的所有人都闷哼一声,在地面滚了数圈。

全员平安无事,仅仅有几个身上蹭伤了。

“惠——”

津美纪爬起来,朝树林里跑去。

被忍足拽住了。

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甚至因为一直被保护在伏黑惠的影子里,全程看到了惨烈的画面而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赤、赤司,这是什么?”

黑子哲也勉强还保持着理智,他喘息着看向后方,抬手指了指。

赤司征十郎看了过去。

和他们一起被抛出来的,不仅仅是他们这群人而已。

还有一个将近三米高,庞大的、仿佛有生命似的在不断鼓动的……

卵?



抱歉啊。

甚尔,妈妈。

我大概……要先走一步了。

将影子里的妈妈和其他人全部丢出了百米远。

伏黑惠松了口气,解除了术式,重新落回地面。

“那是人类……?还有一个特级水平的咒胎?”

漏瑚似乎愣住了。

咒术师的影子里怎么会藏着咒胎?

伏黑惠没有回答他。

他撑着摇摇欲坠的理智,双手握拳,一上一下摆在身前。

剩余的全部咒力输入其中。

“布瑠部,由良由良……”

我不想死。

伏黑惠想。

我死了的话,甚尔那个笨蛋该怎么办呢?

还有妈妈。

妈妈还没有孵化,而他也还没有把妈妈的事情和五条老师说明。

没有老师的庇护的话,妈妈会被咒术界的人祓除掉的。

他也还没有……见到妈妈。

但是,没有办法了。

正如这个咒灵所言。

他要死了。

但至少在死之前……

伏黑惠碧色的眼眸锐利带着孤注一掷的疯狂。

至少要把眼前的家伙带走。

百米外的津美纪、赤司、未孵化的妈妈他们……他不能让自己死后,还给他们留下这种程度的危险。

“!!!”

危机感!

漏瑚浑身紧绷,猛地拉开了距离。

而伏黑惠身后。

小山般高大结实的式神带着压倒性的气势从影流中诞生。

其眼部两侧共有四翼、后脑附有长尾,头顶着舵状□□。

右臂甚至附有针对咒灵特化过、具有退魔属性的八握剑,

那正是历代[十种影法术]继承者所记载的,最强式神。

——八握剑异戒神将魔虚罗。



[喂,伏黑惠。]

在召唤出式神,强行将眼前的咒灵纳入攻击范围的伏黑惠闭上眼倒下。

失去意识之前。

脑海中,似乎有谁在说话。

那是让他尤为不爽的声音,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慢。

对方视线中的所有一切——不管是人类还是咒灵都毫无价值。

一举一动皆毫无人性可言。

却偏偏一直对他纠缠不休。

那是……两面宿傩。

伏黑惠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在意识到这一点时,似乎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两面四臂的存在。

对方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奇怪。

他有见过宿傩的原身吗?

不知道。

他听到对方问自己:

[你知道天玺瑞宝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