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55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第55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绘理是少见的类人形态的咒灵。

除开体型、肤色、眼睛、和头上宛如山羊般的长角。

其余不论是柔软的皮肤触感还是体温, 都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

被用长长的黑袍视若珍宝般层层盖住,被咒灵像是对待脆弱的幼儿一般抱着。

严重的伤势被抹去,冰凉的手脚都被包裹起来, 濒死的不适被一点点驱散, 取而代之的是无比温暖安全的怀抱。

一时间甚至让昏睡状态下伏黑惠恍恍惚惚的产生了错觉。

好像再一次回到了过去。

才一点点大的自己被妈妈抱在怀里,

这一世的幼年期,伏黑惠因为带着重生前记忆的关系, 对他没有印象的母亲的亲近相当不自在。

毕竟在那个时候的惠看来,[妈妈]这个名词太过陌生了。

比起母亲,他对绘理最初的印象, 更多是陌生的年轻女性。

所以那个时候,他因为害羞所以为了逃避绘理妈妈的喂食、换衣服、洗澡、亲亲抱抱……小小的惠总是扒拉着作为父亲的甚尔不放。

直到随着时间流逝渐渐适应。

伏黑惠在绘理妈妈像是太阳一样灿烂温暖又毫无保留的爱下,悄然的敞开了心扉。

也是在那个时候, [妈妈]这个名词,在伏黑惠心里总算是脱离了文字干巴巴的固有定义解释,有了真实立体的形象。

——变成了绘理的模样。

小小的惠终于会轻轻抓住妈妈的衣服, 无意识的贴紧蹭了蹭。

然后就会得到绘理雀跃的回应。

笑容灿烂的女性会像现在这样温柔的孩子抱在怀里。

大概是因为比起妈妈,惠一直都更加亲近爸爸吧(错觉)。

所以, 每次得到自家儿子的主动亲近,绘理妈妈都会高兴一整天。

……直到因为疾病却失去力气, 没办法再拥抱为止。

以前为什么要因为害羞而躲着妈妈呢?

那么爱着家人的妈妈,被自己躲着的话,一定也会沮丧的吧?

昏睡中的伏黑惠微微皱起眉,细长的眼睫颤了颤。

他蜷缩着, 手不禁的拽住了身上漆黑的布袍, 整个人都往里面缩了缩, 像是做了噩梦、不自觉撒娇的猫一样。

然后被轻轻的拍了拍后背。

“妈妈……”

惠在无比安心的怀抱里说着呓语, 声音微弱的像是小动物的呜咽。

“嗯。”

原本还在紧张关注着另一端状况的咒灵绘理立即低下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她一片漆黑的眼眸微微弯起,和先前的暴怒与憎恨截然不同,此时仅仅剩下了足以溢出的宠溺。



身上缠着漆黑影流的伏黑甚尔一言难尽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三十秒前。

他和魔虚罗打了起来。

对咒灵特攻的魔虚罗在面对非咒灵的目标时,攻击性要稍微弱一点——但也不会弱到哪里去,毕竟是最强的式神,具有对世界万象最强的适应力以及强悍的复原能力这两种棘手的特性。

只要没有一击彻底破坏掉魔虚罗的招式,那么这个最强式神就绝对不会落败。

遗憾的是,身为天与咒缚的伏黑甚尔没有这种招式。

完全零咒力的他,只有纯粹的肉/体以及体术。

甚至因为魔虚罗是式神而不是咒灵的缘故,他的咒具也失去了特攻属性。

他在这场战斗的一开始就陷入了下风。

完全想不到该怎么调伏这种怪物。

事实上,千百年来,历代的十种影法术继承者也没人能调伏这家伙。

召唤出来就等同于死,这就是禅院家代代相传的记录。

真是棘手——双方在铿锵的刀剑相撞声下,以残影般的速度交战了数回。

伏黑甚尔沉着脸啧了一声,手臂都开始酸痛,在体术战被压制到这种程度,对于拥有最强肉/体的他来说,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如果不是绘理通过影流缠在他身上,不断的对他施加反转术式和进行辅助防御,他已经落败了。

至少绝对不会是毫发无损的状态。

现在该怎么办好呢。

甚尔脸上淌下冷汗。

这家伙的反击速度越来越快,在第一招之后,他的所有攻击都被预测到了。

就仿佛在短短一招内就已经适应了甚尔的节奏和战斗习惯,随后总能够以比他更强更快的速度以及更加庞大的力道反击,好几次足以将他杀死,多亏了绘理的影流的支援。

惊心动魄又极为短暂的战斗终止于甚尔被魔虚罗往外打飞了将近十米。

落地的甚尔心念了一句不好,刚想要再次拉进距离,挡在绘理和惠面前——

就目击了魔虚罗静静的站在他老婆孩子面前,以防御姿态应对他的模样。

甚尔:“……?”

咒灵绘理看着眼前的式神,紧张的把伏黑惠护住,她展开了暗色透明的结界,将自己和惠包围了起来,同时从喉咙里发出了威胁的低吼。

然而魔虚罗却只是看了她一眼,困惑的稍微歪了歪头。

似乎很不明白这个有着影世界气息的家伙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停的去支援那个男人。

但介于咒灵绘理的确将伏黑惠保护的很好,身上影之式神的气息也并非虚假。

因此魔虚罗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

反正——

他足够强。

而绘理的话。

她其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虽然从惠的影子里度过了大半的孵化期,并且自愿被影子束缚,成为了类似影之式神的存在,但到底与十种影法术的式神不一样,身为咒灵的她无法和其他式神沟通。

自然也无法理解魔虚罗的想法。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甚尔会和那个式神打起来,但出于对丈夫天然的信赖感,绘理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支援。

直到挡在他们母子面前的甚尔被式神掀飞到远处,一人一式神的站位颠倒。

变成了魔虚罗站在靠近惠的这边,而甚尔站在另一边的状况。

被甚尔敌视的式神魔虚罗,以全然保护的姿态将伏黑母子护在身后。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死寂。

所有一切都仿佛被按了暂停键。

伏黑甚尔睁圆了眼睛,神情呆愣,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对面,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喂。

那应该是……我的老婆孩子吧?

额头迸起青筋,莫名的不爽让甚尔带着伤疤的嘴角抽了抽。

而恰好此时。

“什么什么,有没有哪位好心人告诉我,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跳脱的语调从高空中传来。

抬头望去,地面的全员正好和双手插兜、悬浮在高空的白发男人对上。



因为打不通电话,五条悟立即按照惠发给他的短信的地址,利用术式瞬移了过来。

其实只是过去了一分多钟而已。

应该只是一分多钟吧……?

五条悟神情不确定的看着下方的状况。

这个发展,到底是什么情况?

“五条悟!”

伏黑甚尔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神情更加凝重。

甚尔脑子不差,对战斗状况的反应更是灵敏,尤为擅长随机应变。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魔虚罗显然并没有攻击惠的欲望。

在这一前提下,忽然出现的五条悟毫无疑问成为了更大的威胁。

他从肩头的家养诅咒口中抽出了天逆鉾。

一手长刀一手短刀,甚尔露出了极大的敌意。

“你这家伙……为什么在这里!?”

甚尔嘁了一声,沉着脸,在心里猜测原因。

——附近有[窗]的人?还是那个赤司家的小少爷有咒术界的人脉?

不管是什么原因,伏黑甚尔想:考虑到过去结下的仇,这家伙都来者不善!

五条悟压根不回答他的话。

稳稳从空中落地,他歪着头摸着下巴观察了一圈,最后总算是在最后方那个女性特级咒灵怀里找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少年。

——虽然被黑袍包裹着,被那个从见到他那一瞬间就神情凶狠的女性诅咒护在怀里,但毫无疑问还活着。

五条悟松了口气。

然后头脑快速分析现状。

满脸敌视的伏黑甚尔且不管。

首先是那个抱着惠的特级咒灵……好凶,从刚刚就一直瞪着这边,双手抱着怀里的少年,喉咙发出低吼声,甚至连尖牙都露了出来,一派敌意。

而且,咒灵在保护人类?

五条悟食指弯曲搭在下唇。

六眼透过眼罩,将咒灵绘理完全印入眼中。

诅咒的气息……和惠还有伏黑甚尔那家伙联系在了一起。

这应该就是惠之前藏在影子里的东西了吧?

平时被影子完全遮掩了气息,看不出什么,此时完全展现出形态,将其中的联系也完全暴露在了六眼之下。

所以……是这父子俩被诅咒了?

这个状态的话……和他未来那个叫做乙骨的学生一样?

如果事实确实如此。

那两个人被同一个诅咒缠身的状况还真是少见。

五条悟心想。

要探究理由的话,大概要得知这个特级的身份才行了。

这种事情暂时放到一边,反正那个诅咒没有伤害惠的意图,倒不如说跟护着幼崽一样保护的小心翼翼。

只是为什么对我这么凶啊?

五条悟不解的看着恶狠狠盯着自己的特级咒灵。

啊,说起来这个诅咒的气息有点熟悉……

和伏黑甚尔那家伙当初被他干掉的时候,从影子里伸出手来将人拖下去的咒灵几乎一样。

但一个二级左右,一个特级水平,如果是同一只的话,实力差有点大。

从二级攀升到特级,这可不是一般诅咒能够做到的事情。

回头问问惠这是什么状况吧。

至于另外那个式神——

……应该就是十种影法术所记载的最强杀招了吧?

五条悟相当好奇的看着这个式神。

呜哇,这个气场还真是惊人。

不过想要杀掉我的话还差了一点。

应该还不算是最强的状态。

比起这一点,更加让他关注的是——

这个式神没有攻击惠的意图。

倒不如说……在保护着惠。

这透露出来的含义耐人寻味。

五条悟欸了一声,扬起嘴角。

年仅十三岁,调伏了历代十种影法术继承者都未能调伏的最强式神的年幼咒术师?

虽然其中肯定有别的原因,但从结果来看的话——

他现在就很好奇禅院家在得知惠存在后的表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