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69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69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帝光祭的客流量主要构成就是帝光本校学生, 而帝光的校风,放眼全国中学已经算是很不错的那一层次了。

九成以上的学生不管性格如何,至少都能遵守规矩, 剩下一成喜欢闹事的,也不敢在帝光赫赫有名的不良之王伏黑惠面前撒野。

不说对方那显赫的战绩, 光是那群追随他的小弟们存在感就足够强了。

那群被伏黑惠评价为“智障”的问题儿童,哪怕因为吃撑了被伏黑惠以腾出位置的理由冷酷无情的赶走都没有半句怨言, 顶多一步三回头, 不情不愿的挪出去, 然后统一蹲在附近楼梯口,在路人奇怪的视线下拿着手机, 和室内幸存的兄弟们疯狂交流。

[可恶,我被赶出来了……我还没看够]不是, 不小心发出去了,赶紧补充修改:[我还想继续保护好伏黑哥呢!]

[我还能继续吃,我守着呢。]

[你大胃王啊!啊啊, 老子好羡慕!]

画面非常有槽点。

每一个路过的路人都看着楼梯口这边一群蹲着cos蘑菇的问题儿童欲言又止,却又说不出什么。

此外, 因为这群哪怕在角落坐小板凳也开开心心的智障的关系,导致他们的餐厅食材消耗成倍,多亏早有预料的副班长准备了食材补充渠道,早就在一小时前察觉到异常迅速的消耗速度后, 立马让人去补充了货物, 不至于让下午出现耗空的状况。

在这段倍感煎熬的时间里,伏黑惠唯一庆幸的就是客人们非常守规矩。

墙上在明显的地方贴着[未经允许不许拍照]的标语, 客人们看到就真的会好好的询问, 只要得到了不想要拍照的回复, 他们就会一脸可惜但理解的收回手机。

基本没人会试着偷拍。毕竟日本的手机拍照是关不了快门声的,所以在这种不算吵闹的用餐场合,偷拍极其容易被发现,一旦被发现,室内的问题儿童就会用相当凶残的视线盯过去,随后其他服务员也会快步上前,会用戏精台词和不容拒绝的态度要求删除。

问题儿童神情狰狞,弯起袖子露出肱二头肌:这可是他们的老大!我们都拿不到照片其他人也别想拿到!!

3班同学笑容阴暗,因为发现伏黑惠和外表表现出来的冷淡不同、非常好说话,因此产生强烈的使命感,不约而同的在护犊子:我们班的小黑猫……啊不是,是吉祥物不喜欢接触,远处看看可以,但拒绝一切拍照和未经允许的接触以及被拒绝聊天后的纠缠不休。

总之。

因为不想要面对现实所以一直试图放空大脑凭本能干活的伏黑惠,在周围的人明里暗里的防护下,觉得到目前为止,状况还算是可以忍受。

本校学生就算了,反正大多数也见不了多少次面,等国中毕业后他就要去咒术高专学习,彻底和过去的同学成为两路人。

作为友人的征十郎虽然还会保持联络,但如果是对方的话,那没问题。

毕竟和高专除了乙骨前辈以外的其他闹腾又恶趣味的前辈们不一样。

征十郎非常值得成熟可靠值得信赖,绝对不会拿这件事嘲笑他。

综上所述。

虽然感到非常难为情,但介于其他人似乎非常高兴、相当享受这帝光祭班级活动的过程的样子,原本渐渐开始习惯,开始说服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并且试图融入集体的伏黑惠,在还未成功之前,就猝不及防的迎来当头一棒。

……谁都可以目睹自己这个状态,唯独五条悟绝对不行。

神情僵硬的伏黑惠手里的托盘“乓”的掉到地面,脑子刮起了风暴。

……哪怕是甚尔都比五条悟好。

没别的理由。

只是因为甚尔最多只是用一张欠揍的表情大肆嘲笑他,而五条悟则是会兼并这一点,然后以远超熊孩子的恶趣味把他的照片发给高专的前辈们看。

这是伏黑惠上辈子九年里被捉弄了无数次之后深刻领悟到的惨痛事实。

“……”五条悟瞳孔地震一动不动,伏黑惠浑身紧绷僵滞在原地,两人仿佛同时被按下了暂停键。

最后,是前者率先动了起来。

“噗……”

在对方忍不住发出一个气音后,伏黑惠就顿时满脸绝望。

终于忍不了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惠你这是什么可爱的打扮,不错嘛,可爱,不,超级可爱哦!”

将近两米的大个子一脸见到什么有趣又稀罕的事,眼神闪闪发亮,大长腿两步就迈到对方面前,然后极其自然顺手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决定了,拍下来给惠的前辈们和以后的同学看一下——来,看这边!”

嘁。

果然变成了这样。

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住脸,伏黑惠满脸不爽的扭头,在对方恶趣味满点的笑声当中避开那片过分密集的闪光灯和快门声,还被拍了一个合照。

为什么不阻止呢?

是因为有上一世九年相处的情谊吗?

大概吧,但9999%的原因只是因为打不过而已。

不但打不过,打架中途还会继续被拍照……他绝对不要穿裙子红着脸打架的照片被拍下来。

伏黑惠,生无可恋。

“这位先生!这里是禁止拍照的!”

负责组织的副班长率先炸了,她一副自家吉祥物被欺负的神情,不满的推了推眼镜,以凶狠且不容拒绝的态度强行插进两人位置的中间,极其警惕的把伏黑惠挡在身后。

与此同时,餐厅里还未离开的其他问题儿童也唰的站起了身,一副终于有我们派上用场的凶神恶煞的表情。

副班长:“这位先生,请把照片删掉,如果想要用餐的话,请到门口拿号排队。”

场面一时间寂静了下来。

五条悟歪了歪头。

他唔了一声,率先先低头把手机照片发给了甚尔,发的是还是那张合照——如果伏黑惠站在后方用手挡着脸,白发蓝眼笑出一口白牙的男人站在前方比耶的画面算是合照的话。

他还配上了文字:

[看到这只可爱的小动物了吗?他现在是我的了~]

随后手机塞进口袋。

五条悟捂住半张脸一脸感动:“惠居然有这么多朋友了,五条先生好欣慰。”

“惠,他是……?”征十郎站起来,犹豫的看向用手挡脸满脸绝望的伏黑惠。

“……是熟人,请别在意。”

沉默了一会,伏黑惠语气虚脱,一副不想承认的勉强说道。



另一边。

东京郊外,咒术高专。

室外训练场。

秉持着最好的体术学习就是实战,在高专指导现一年级生体术和咒具用法的伏黑甚尔干脆利落的把全员揍趴下,然后漫不经心的把每个人从头嫌弃到尾:

“这水平简直不堪入目,我连热身都算不上呢……你们是拿着咒具是当玩具挥的吗?我儿子十岁的时候都玩的比你们好,啧,还起得来吗?起不来就提前下课吧,老子还得去陪老婆呢。”

言语间,很是一副希望他们能够说起不来的样子。

学生:“……”

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同时,还要接受自尊和感情上的双重精神打击。

……不如十岁的孩子。

……还没有对象。

学生:好气哦。

伏黑甚尔在成为教师后的这段时间里,以超级欠揍且不务正业的态度以及“把学生揍到起不来就能提前下班陪老婆”的教学宗旨,成功被评选为和五条悟不相上下的失格教师。

可恶,哪怕是被揍肿脸,在硝子小姐的医务室躺一天,也绝对不要便宜这个失格教师!!让他提早下班!!

带着伟大的志向,咒术高专现任一年生神情坚定:“还、还能站起来。”

甚尔顿时一脸失望:“嘁。”

手里握着咒具的学生额头青筋迸起:这个人的态度真的很不行啊!!现在没被打死绝对是因为皮够厚吧!?

总之,伏黑甚尔一脸勉勉强强继续陪你们玩的神情。

但就在他刚刚站起来,口袋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声。

他掏出来扫了一眼。

是短信。

from:五条诱/拐犯(备注)。

甚尔:顿时没有了点开的欲望。

如果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管他去死。

这么想着,甚尔臭着脸点开了短信。

甚尔第一眼嫌弃的看着照片前头属于五条悟的大脸,心想这人是不是故意发自己照片来恶心自己。

但就在他想要关掉的时候,甚尔忽然注意到了对方的背景。

甚尔困惑,感觉眼熟:“……?”

半晌。

伏黑甚尔:瞳孔地震。

肌肉发达的大个子整个人都傻了,脑子一片空白。

惠的学校要举办帝光祭,这事绘理有指出来,所以他知道,他本来不想去的,只不过因为绘理不赞同的目光而默默改变了主意。

不过因为工作合同的关系,他白天要留在高专上课,因此只能够三点结束后再出发,绘理犹豫了很久,还是选择跟着丈夫,毕竟甚尔不在,她也不好跟着惠给对方拍照(普通人会看到是一个相机悬浮在空中),因此只能默默等着,在下班的一瞬间就催促人出发。

惠还非常认真的表示过没关系,他们班的活动到五点半才截止,三点后来也早得很。

甚尔一度觉得自家小孩似乎猛地松了口气。

……果然不是错觉啊!

“伏黑老师?”

学生面面相觑。

“……”伏黑甚尔面无表情的收回手机,松了松筋骨,“哦,没事,就是有点紧急的事情需要赶紧去处理而已。”

男人说着,咧开嘴,露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不战而粟的笑容。

咒术高专现任一年级生,骤然间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上脊背。

他们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三十秒后。

“喂,医生,麻烦你来训练场收一下尸……不是,治疗一下这群小鬼。”

甚尔给家入硝子打了个电话,不等回复就挂断了电话。

他扭头快步的往远处走,等到了没有外人的地方,甚尔脚下的影子就泛起了涟漪。

由黑影缓慢涌出构建成了人形,咒灵绘理认真的跟在丈夫身后,伸手拽住甚尔的手往后退。

“甚尔,工作、态度、不行哦。”

意思是不能把被揍趴下彻底起不来的学生们单独丢下。

“看这个。”

甚尔没反驳,只是单手把缩小回生前体型的绘理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随后将手机塞给她。

绘理睁着没有眼白一片漆黑的眼睛,歪着头点开了手机。

绘理沉默了足足十秒钟。

绘理长头发都飘了起来。

她声音拉高:“甚尔!!”

“现在就去。”

绘理快速摇头,她跳了下来,回到了影子里。

然后伸手拽住甚尔,直接把人拖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