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71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71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六月份的帝光祭结束后, 夏季的存在感开始一点点加强。

七月份后,日本东京进入了梅雨季,连着一周下雨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八月份甚至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雷雨,尽管如此,天晴后的气温依旧很高,最热的时候能够到35摄氏度,水分没能带来多少清凉。总之,日本极度漫长的湿热夏天让人感到尤为难受。

中学生拥有从七月中下旬放暑假到八月底的权利,但是上班族没有, 特别是咒术师,更是全年无休。

毕竟诅咒可不会因为天气的关系而产生倦怠,反而会因为人类在这漫长的梅雨季当中产生的负面情绪而越发活跃。

伏黑甚尔被频繁塞了工作。

咒术界歧视零咒力的天与咒缚, 虽然高专执意将其聘用为特邀教师,但上层显然不会派工作给他。

哪怕咒术师稀少的堪比濒危动物也好,反正思想古板心眼又多的他们就是不用这个堪比特级的天与咒缚。

但东京咒术高专现任校长和其他教师们可不会有什么顾虑。

经历过无数同伴的死亡,对新一代的咒术师来说,没有什么会比祓除诅咒、降低行业死亡率更重要的事情了。

有五条悟担保,他们也暂时对伏黑甚尔这个貌似改过自新的术师杀手付出了基础的信任。

因此,甚尔除了教学外, 所有祓除咒灵的工作都是从高专所接到的非指名性委托里由夜蛾校长或者五条悟挑选合适的转交给他。

……或者是五条悟把自己的工作悄悄的混了进去。

完成高专的委派任务也是甚尔当初签订的工作合约之一,每月有一定次数的拒绝权利, 但要说明理由。

伏黑甚尔臭着脸, 翘着腿坐在高专办公室:“为什么就我非得做这么多委托?你这家伙反而再偷闲, 你绝对把自己的工作丢给我了吧?”

“哪有, 因为你是两人份嘛!”

五条悟把平板抛给对方, 半真半假的说:

“那群老头子可是天天吵着要让惠去工作哦, 毕竟和你不一样,惠可是备受关注呢……明明只不过才十三岁,那群烂橘子才真有脸说得出口啊,雇佣高中生未成年就算了,现在连国中生都不放过,真是突破下限,让人没眼看啊。”

五条悟语调夸张:

“嘛,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是觉得惠有能够抵达我这个层次的天赋,加上那么年幼,所以觉得好操控吧?总之,我不会让他们的人靠近惠,但与此相对,烂橘子们试图塞给惠的工作我就全部交给你了,好歹是父亲,总得为了儿子的美好青春的国中生涯做点什么。”

甚尔嘁了一声,到底还是点开了平板的屏幕。

禅院家的事情过去后,在五条悟的纵容和保护下,伏黑惠的身份彻底把咒术界炸响了。

禅院家的血脉、继承了[十种影法术]、年仅十三岁就调伏了最强式神魔虚罗,甚至在这个年纪就以无一例死亡的前提下单独祓除了一只特级——顺带一提,最后一点是因为惠展示了最强式神后,咒术界从一开始的质疑变为了斩钉截铁的笃定,态度更改之快速,在五条悟看来简直滑稽的可笑。

连五条悟十三岁时都做不到这种程度。

因此明面上得出的结论:惠的天赋相当惊人,未来拥有比肩五条悟的可能性。

禅院家被五条悟误导,先一步把伏黑一家逐出家族、彻底断绝关系,后来得知真相后追悔莫及的扭曲嘴脸让其他人,尤其是加茂家与五条家看了不少的笑话。

现在都有对禅院家的闲话在。

五条悟拥有公证的证据,甚至还大大咧咧的公布出来,禅院家都没办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只能够咬牙换了种方法。

——选择和咒术界高层合作,试图让伏黑惠站在咒术界这边。

咒术界高层想要离间五条悟和伏黑惠。

一个任性又不听话、偏偏实力强大到可以无视他人意见和要挟的五条悟就足够让人头疼了,唯一能够杀死[六眼]和[无下限]、毫无疑问会是史上最强的一个[十种影法术]继承者如果再选择站在五条悟身边,那对于咒术界的掌控者们来说,无疑是又一次打击。

但相反,如果这两人能够反目,对他们来讲反而会是最好的局面。

不派遣任务给伏黑甚尔,除了歧视之外,还有另一点理由。

因为他们知道五条悟会把工作丢给他。

咒术界的高层希望伏黑甚尔能够死在五条悟派出的委托里,越早越好。

毕竟,伏黑惠表现的非常在乎自己的家人,而五条悟和伏黑甚尔天生不对盘,有血仇在,前者总是把危险的工作故意丢给对方。

如果伏黑甚尔死在五条悟交付的工作当中的话,伏黑惠毫无疑问会受到打击,而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只要稍微挑拨引诱,就能够造成迁怒的效果,尤其是在这两人本身就有仇的前提下,成功可能性就更高了——正常来说的话。

让伏黑惠来工作也不过是高层想要建立和对方的联系而已,只有建立了桥梁,不管是离间还是拉拢,才会有相应的操作余地。

“他们在等你死呢。”五条悟看穿了这一点,笑嘻嘻的说,“要不要尊老一下,满足一下老爷爷们期盼。”反正惠绝对不会迁怒我,那群烂橘子的如意算盘注定一场空。

“我像是那种尊老爱幼的人吗?”伏黑甚尔嘲讽的扬起嘴角:“不好意思 ,我可是不管老人小孩女人都能动手的人渣,而且,和你这种孤寡人家不同,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谁死我都不能死。”

单身狗五条悟顿时感觉到了来自面前死敌的嘲讽。



伏黑甚尔在暑假期间被塞满了委托,忙的在全日本到处转,绘理妈妈因为不放心而跟了过去。

被单独留下的伏黑惠拥有了前所未有安稳的快乐假期——和心安理得带着儿子去打架的甚尔不一样,绘理妈妈拒绝在非必要前提下让自家孩子去干活。

带着两百米滤镜的绘理妈妈坐在丈夫的手臂锤他脑袋。

我的小惠才那么一点点大!

这么断断续续说着的绘理在怀里比划。

你怎么可以让小孩子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从惠十岁开始就带着孩子在黑市打工,毫无疑问是个人渣,但也确实是个妻管严的甚尔老实巴交没敢吭声。

虽然他真的很想说惠已经长大了,没你比划的那么小,而且实力完全可以打爆一整个禅院家的脑壳。

总之。

没有黑市的委托,没有存款见底的银行卡,没有账单也没有欠条。

惠这个暑假只需要在大夏天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开着26度的空调,手里抱着小黑猫,背上靠着玉犬,身边围着一大群脱兔,心情愉快的看电影就可以了。

这才是正常、十三岁国中生该有的暑假!!

而不是趁假期到处工作赚钱,就为了填补废物老爸挖空的存款!

伏黑惠放松的在空调房和毛茸茸堆里眯起眼,在电视声音作为背景下,他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开阖间露出整齐好看的牙,因为过于舒服的环境,他困倦的往式神里缩了缩,和胸口趴着的小黑猫保持高同步的神情,和团成团的惠二号一起犯猫困。

然后他家门铃被摁响了。

惠和小黑猫都被惊醒,睁大了绿眼睛。

伏黑惠半晌后赤着脚站起,走到到大门口,通过门镜朝外边看了一眼。

是五条悟。

对方似乎注意到了正在门镜往外看的自己,还弯下腰挥了挥手,拉长嗓音:“小惠,开门啦,好热哦。”

伏黑惠顿时隐隐约约察觉到自己来之不易的平的假期可能要面临意想不到波折。

非常不情不愿的开了门。

五条悟几乎是一瞬间就溜了进来,拉了拉衣领,大夏天还穿着高专/制服的他在室内的冷气下复活了。

惠:“你来干什么?”

“欸,不欢迎吗?五条先生好难过。”

这么说着,五条悟却没有半点沮丧的意思,反而在缓过来之后,伸手抱走了伏黑怀里的小黑猫。

他把猫举起,用脸使劲蹭,“惠二号,有没有想我?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小小一只呢。”

“咪——!!!”

惠二号炸了毛,凶巴巴的伸出爪子往讨厌的白发男人脸上挠。

挠不到。

对猫用无下限的混蛋教师把猫上上下下揉搓了一遍,最后才还给一脸嫌恶的伸手讨要猫的伏黑惠。

小黑猫几乎是脱手的一瞬间就蹦跶着窜上了炸了惠肩膀,它紧紧贴着伏黑惠的脖子,缩成了一个刺毛小煤球。

“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二号不喜欢这样,不要把它当玩具搓,为什么次次都要惹它生气……”

伏黑惠一面抱怨着,一面摸了摸肩上的小黑猫。

关于这只猫,惠原本的打算是等它被绘理妈妈的术式治好残疾的前肢后,就给它找领养人。

结果因为外表的关系,深得绘理喜爱的它最终没能被送走,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个家的一员。

虽然有想过给它取新名字,但因为甚尔那混蛋天天叫它惠二号,结果导致小黑猫只认惠二号或者二号这个名字,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了。

“所以,你来干什么?”

回到客厅,无视掉沙发,五条悟盘腿坐在地毯上,随手就捞起一只兔子盘,和猫不一样,脱兔乖的很,被翻肚皮揉了不抵抗。

惠一面说着一面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往里面加了蜂蜜和冰块,然后递给对方。

“甚尔都忙成那个样子了,你却还有功夫闲逛,果然是把工作推给他了吧?”

“我是那样的人嘛!”五条悟一口喝完,哈出一口气,把杯子放到一边。

伏黑惠闻言毫不犹豫的点头。

“过分!”五条悟大声抗议:“我可是在做很重要的事情哦!”

“指的是来我家蹭饮料和空调?”

“当然不是,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五条悟扬起灿烂的笑容,语气跳脱轻快:“反正惠假期也很闲吧。”

“并不要随便剥夺别人来之不易的假期啊!”伏黑惠叹了口气,但到底没有拒绝:“什么事?祓除诅咒的工作吗?”

“嘟嘟,猜错了。”五条悟在胸口比叉,“实际上,我是想要让你去监控并且指导一个人哦。”

“监控?指导?”

“一个状况和小惠有点像的15岁少年。”五条悟摊手,“离家出走好几个月,总算是被我逮住了。”

伏黑惠一脸迷茫。

“那孩子不太能控制住自己,但天赋很棒,我需要培养人才,所以希望能够让他未来入学高专,但是在此之前必须要有一定时间训练和指导,至少不能再伤害到别人,而我最近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孩子的情况又不能暴露给其他人……”

五条悟这么说着,伸手指向面前的惠:

“所以!不会介意他的状况,又足够强大能够监视他身上的异常、制止住暴走的他,在诅咒这方面经验又很充足可以指导他的小惠,毫无疑问是最适合这件事的人了,重要的是你绝对和他相处的来!”

说了半天就是不告诉自己对方是什么人,连能力、性格、名字都不说。

伏黑惠思考着对方说的到底是谁。

和自己状况有点像……指的是什么?术式的类型?出身?

一面思考一面在五条悟的催促下换好衣服,解除掉术式。

两人刚刚出门,惠就立即被五条悟单手拎起来,直接瞬移到了东京的五条家。

而伏黑惠也顺利的在布满了咒符的房间里,看到了五条悟所说的人。

“乙——”乙骨前辈!

伏黑惠差点脱口而出。

房间的角落里。

神情怏怏的少年穿着白色t恤蜷缩在角落里,双手紧抱着双膝,像没有安全感的动物。

眼底还有着浓重的黑眼圈,看得出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睡好了。

“要好好休息哦,忧太。”五条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黑眼圈都和熊猫一样了。”

少年:“……”

“嘛……打起精神来,我今天可是给你带来了同病相怜的同伴哦!”

五条悟这么笑嘻嘻的说着,然后把手搭在了身旁伏黑惠身上。

“这是伏黑惠同学,和你一样,身上背负着所爱之人诅咒的少年。”

听到这句话,一直都默不作声的黑发少年这才微微睁大眼睛,抬起头。

“不过和会失控的你不一样,惠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咒术师了,他以后会教你怎么控制住身上的诅咒……惠,这位是乙骨忧太,往后这段时间,就拜托你照顾他了哦。”

十五岁,名为乙骨忧太的少年和五条悟身边的惠对上了视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