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79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第79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伏黑惠总觉得自己身上也有味道了。

他嫌弃的嗅了嗅自己身上的衣服, 气呼呼的把枕头摁甚尔脸上,但也没有再抱怨。

他绿眼睛睹向甚尔还没睡醒的脸,心里猜测对方大概是工作到很晚才结束, 困倦到懒得再回临时的落脚点, 因此才让妈妈把他拖到自己这边直接休息。

伏黑惠呼出一口气,绕过对方下床走到衣柜找更换的衣服。

“你的工作结束了?”惠慢吞吞的问,“过几天还要出门吗?”

“啊……昨天弄完,全部结束了。”甚尔把枕头从脸上拿下来, 塞到脑袋下面,又把被子扯过来盖上:“我已经放假了。”

“真意外,我还以为这个暑假你都要忙不过来了。”伏黑惠拿着衣服拉过屏风躲到里面换好,一面说着:“明明五条先生似乎还是很忙的样子, 这几天都没有回来……算了,不说了, 喂, 甚尔,我会去拜托由衣子姐, 让她一小时后给你也备一份早饭, 你要补眠可以,到时候自己记得起来吃, 我要和乙骨前辈早训,没空管你。”

由衣子是五条家的佣人,是个性格温和的大姐姐, 这段时间负责照顾惠和乙骨的饮食和房间卫生问题。

甚尔闻言朝后面摆摆手, 扯着被子把自己的头都盖上了。

惠换好衣服, 洗漱完之后走出房间, 他蹲下来, 摸了摸地上的影子:“早上好,妈妈。”

绘理在影子里用本体巨大的手,轻轻的碰了碰儿子的掌心。

伏黑惠眼眉微弯,轻声接着说:“浴室在这条走廊底左拐,那边有温泉,待会记得让甚尔洗完澡再吃早饭,我等下会去和五条先生说一下,跟借他一件衣服给甚尔。”

毕竟甚尔那个体型,也只有同样肌肉发达、身高近乎两米的五条悟的衣服他才能够穿得下。

绘理再次碰了碰儿子的掌心作为回应。

于是,伏黑惠就拿出手机,给五条悟发了信息,他本来打算和乙骨前辈边吃早饭边等回复的,结果不到一分钟就被回了消息。

惠顺利得到了去五条悟房间拿衣服的许可——老实说伏黑惠直接去拿五条悟也不会有意见,毕竟几乎没有距离感和羞耻心五条悟就是这么对惠的。

不然五条悟也不会知道惠六岁到十岁那年津美纪给他买的内裤花纹款式。

伏黑惠还记得当年还是高中生的五条悟一脸欠揍的追着他嘲笑:[噗,真可爱,惠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花纹啊!],本来没感觉哪里不对的惠至此悄悄和津美纪提出不要再买小动物花纹的要求,并且在那之后渐渐彻底更换成了简洁的纯色系。

并且惠一直耿耿于怀,从那之后对自己的衣柜严防死守。

总而言之。

和失礼的笨蛋白毛不一样,惠是个讲究礼貌的好孩子。

他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欸?伏黑君的爸爸来了吗?”

早饭时间。

乙骨前辈很温柔的打了招呼。

以往来说,在吃完后等待消化的这段时间,他们俩要么是闲聊,要么就是乙骨忧太认真的向惠请教咒术方面的问题。

今天看来是前者。

“嗯,不过还在睡。”伏黑惠点头,“晚点你大概能够见到他吧,他在体术方面是最强的,比我强很多,我会问问他能不能指导一下你。”

“比你还强……?”乙骨忧太有点震惊,“有点难以想象,因为伏黑在我看来已经强的离谱了。”

“我还差得远呢。”伏黑惠说着,有些不爽的摸了摸自己纤细的胳膊,不情不愿的补充:“我父亲是天与咒缚的极致,只靠体术战斗的话,我从来没赢过他。”

乙骨忧太瞳孔地震。

“不过前辈以后会比那家伙更强的,请不要担心。”

乙骨顿住了:“伏黑君似乎总是对我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呢。”

“这是事实。”惠用自然的态度认真的回答:“请前辈自信一点,你也能感觉出来吧,你现在比先前强大太多了。”

乙骨忧太看了看自己的手,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非常浅还有些羞涩的笑容。

惠:“说起来,甚尔……我是说我的父亲,他是高专的特邀教师,前辈以后大概也能够在学校里看到那家伙……啊,不必对他有什么尊敬,他绝对不是什么称职的好老师。”

乙骨:……嫌弃意味很明显呢。

没见过甚尔的乙骨没敢问原因,他想了想,还是提出了另一个比较在意的事情:“伏黑君,天与咒缚是什么意思?”

伏黑惠认真的开始讲解,他对乙骨忧太的事情极为上心,是毫不保留的倾囊相授。

不仅仅是因为面前的人是他唯一尊敬过的前辈,而且还是五条悟交给他的重要任务。



在五条和惠摊牌过后,惠也知道了对方目前似乎在忙着做些什么。

——是和未来相关的事情。

伏黑惠因为存在记忆的缺陷,因此不太清楚对方现在有什么打算。

但他直白的提过自己随时可以帮忙,并且表露了强烈的协助意向。

“我现在的实力……应该能够帮你分担一些事情了吧?”

那个时候,伏黑惠睁着漂亮澄澈的绿眼睛,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白发男人说道。

但是被五条悟轻巧的推脱了过去。

“惠现在就在帮我忙呀。”五条悟扬起嘴角,双手撑着脸这么回答轻快的,“帮我看好忧太就已经让我松了一大口气了,惠超级贴心哦!”

“……你是不是又把我当做小孩子了?”

“惠本来就还小嘛,才十三岁。”

“心理年龄不是,我已经算是成年人了,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强调了吧?五条先生,你明明清楚这一点!”

“不,我不清楚,心理年龄我才不管,反正你现在就只是个13岁的国中二年生,总之,在上高专之前,惠就好好的享受国中生活吧。”

五条悟摊手,这么回答:

“不是难得交到普通人的朋友了嘛,还有津美纪……装作不认识会很难过吧?她不是有找过你好几次吗?哪怕已经不再是继姐弟,以朋友的身份认识也不错,不要再装作冷淡拒绝会面了,出于私心稍微对自己好一点,这又不是什么坏事,想和自己喜欢和重要的人亲近,这是人之常情啊。”

五条悟说着揉乱了惠的头发。

确实如此。

津美纪联系过伏黑惠很多次,轻井泽事件刚结束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不放心的发短信,后来通话了一次后,对方才真正安心下来。

之后,她和当初被卷入咒灵袭击事件的同伴有想来道谢,但拜访请求被拒绝了,他们想了想选择到帝光找人,伏黑惠被逮了个正着,三人认真的和他道了谢,尤其是迹部景吾,从父亲口中得到诅咒相关事情的他眼神复杂的看着伏黑惠,甚至提出想要给一笔报酬作为答谢。

伏黑惠绷着脸如临大敌,表现的尤为生疏。

他受不起这个感谢,拒绝了所有的报答,最后还是赤司帮他解的围。

看得出伏黑惠不喜欢被他们拜访,除了津美纪以外的两人也没有强行拉进关系。

在那之后,津美纪有数次尝试邀请伏黑惠出来。

但都被拒绝掉了。

似乎也察觉到伏黑惠的冷淡,津美纪虽然失望,但也很体贴的不再做出邀请,只是一周当中偶尔会发短信聊一聊生活里的趣事。

这些信息的话,伏黑惠忍不住会回复,尽管语气是相当的生疏,他本来打算渐渐的淡化彼此的联系。

但津美纪反而眼前一亮,保持了这个联系。

一来二去,他们也就成为了一周能发一次消息的网友关系。

很生疏。

说是网友可能还不够格。

这件事被五条悟发现了。

所以白发的男人才会提出来。

伏黑惠固执的拒绝:“津美纪现在的生活很好,我不希望她再和咒术界扯上关系……也没必要和我扯上关系。”

“津美纪或许不是这么想的哦。”

“她不记得我,对她来说,我只是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而已。”

“津美纪的态度可不是那么回事。”

五条悟说,“在轻井泽的时候,当初负责照顾幸存者的辅助监督说她几乎是绝望的快要哭出来了,一直在问你的安危……那可不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

“……这很奇怪。”

“不一定哦。”

五条悟歪着头说,“就和我会因为惠而触发记忆一样,说不定津美纪也有差不多的情况……她不是咒术师,或许没有想起记忆,却本能的拿回了对你的感情。”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哪怕世界重来了一次。

她依然爱着你。

“……”伏黑惠声音干涩,他似乎也回忆起了当时影子里津美纪的表现,随后好半晌开口:“那就太糟糕了。”

这是糟糕的事情吗?

五条悟叹了口气,一副对固执的笨蛋小孩没办法的模样。

“总之,想要被我压榨的话,等到你入学高专再说吧……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大大咧咧的白发男人强行终结了伏黑惠想要给他的行动帮忙的意图,还拉下眼罩严肃的凝视:

“你快点让忧太成长起来,让他变成你记忆里的那个沉稳可靠的特级咒术师之后,我的压力才能大大降低,虽然惠现在去评定的话也能够抵达特级,但是一个特级和两个特级可是不一样的,这可是超级重要的任务,拜托你了哦?”

伏黑惠在那对蓝眼睛的注视下点头答应了。

而五条悟也从那天开始,忙碌的压根找不到人。



五条悟很忙。

从几个月前就一直在忙碌了。

今年三月末那段时间,即恰好是伏黑父子接了轻井泽那起任务的前后。

五条悟曾经被高层反复追问过“尸体”的下落。

会被高层这样紧紧追着不放的“尸体”……即是他的挚友,同为特级的夏油杰的尸体。

当然,并未杀死。

如果他们俩个特级打起来的话,动静可绝对不会小到哪里去,五条悟是在没有任何前提下,忽然就汇报了诅咒师夏油杰的死亡。

——这是五条悟早就开始准备的行动。

最开始高层的确是不相信,但是诅咒师夏油的确在那之后彻底失去了消息。

所以高层才从猜疑变为混乱,开始咄咄逼人了起来。

这是五条悟很直白的陷阱而已。

仗着暗处的优势,在和夏油杰通话之后,说服对方配合自己设下的一个小小的陷阱而已。

——用夏油杰的死讯来引出羂索的情报。

五条悟怀疑高层有那家伙的眼线……不,基本上已经是确认了。

他故意上报假消息,营造出似真似假的氛围,再用口头语言刺激他们,降低他们的理智判断,还串通了夜蛾校长以及家入硝子,使得消息迟迟无法确定公布。

也就是说,在那段时间内,仅仅只有五条悟,夜蛾,家入以及高层那群人知道夏油杰死亡的假消息。

如果高层的确有羂索的眼线,那么,那家伙在得知消息后,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不管是联系眼线还是自行调查……总之,对方会开始行动。

五条悟知道羂索是个谨慎又有耐心的老怪物,但是咒灵操使、星浆体死亡、天元异变……这种共存的情况是那家伙等了千年才等到的仅此一次的机会,而取得咒灵操术是羂索计划的关键。

对方绝对会为了确定消息的真假而行动。

——在他还以为自己尚未暴露,仍旧出于不为人知的暗处时。

于是。

五条悟一边周旋,一边开始筛选目标。

有钱但身份不起眼,以继承庞大遗产的独身富二代为主,且不常出现在大众面前。

曾经有过重伤或者失踪记录,并且那之后未更新任何照片。

在五条悟对高层表明他将尸体埋在东京后的一个月左右,有从外地或者旅居状态改为到东京定居的记录。

并且在五条悟和夏油杰约定的合作时间结束,夏油杰再次活跃,死亡的谣言不攻而破,某个人从定居东京状态改回原先的模样。

——对羂索来说,如非必要,否则不会和正常人一样,在同一个地方长时间定居。

工作量很大。

要说服挚友夏油杰配合很难,要在高层找到羂索的眼线很难,要找到羂索现在寄生的身体也很难。

但是总比一无所知被人算计、去面对那个绝望的未来要好得多。



甚尔留了一天,勉强在惠的请求下,和乙骨忧太打了一场(单方面的碾压)。

没有师德的高专特邀教师就把未来学生从头嫌弃到尾,差点把里香气的冒出来,在嫌弃完之后,不适应御三家看起来差不多的古典住宅的他兴致缺缺的选择了回家。

有甚尔在家,伏黑惠也不用为了陪家里的小黑猫,而每天抽时间在五条宅和自家来回往返。

惠最初有想过要不要把小黑猫带到五条宅暂时养着,但是抱过来的第一天,小黑猫就因为里香的气息而炸成剑背龙,它似乎对诅咒有所感应,但因为看不到,因此对着空气紧张到快要应激了。

明明妈妈也是特级,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完全不怕妈妈,反而害怕里香的气息。

伏黑惠实在没办法,才把小黑猫送回了自己家,每天下午在休息时间跑回去陪它玩一会。

现在有甚尔在,伏黑惠就可以专心教导乙骨了。

小黑猫闹脾气:甚尔一回来,它最喜欢的惠就不着家了!

总之。

暑假很快就要结束了。

在九月就要来临的时候,惠和乙骨面临着一个重要的问题。

距离下一年四月高专招生还有七个月左右的时间。

乙骨忧太不可能一直被困在五条家。

毕竟他不是犯人,而是高专未来的学生,是个年仅十五岁的孩子……不管是五条悟还是伏黑惠都不会这么做。

乙骨现在被禁足在五条家,也只是和他本人达成协议后的训练安排而已,因为乙骨需要控制自己的力量,他不能再让里香暴走,这也是为了乙骨他自己。

显然。

乙骨忧太的进度很可观。

伏黑惠无疑是个很好的教导者,不仅仅有让乙骨安心的[同类]的身份,理论知识和实践战斗水平也很扎实,再加上前世记忆的辅助,乙骨忧太在入学高专前,就隐隐约约有了伏黑惠记忆中的那个宛如长兄般可靠又温柔的气质。

乙骨忧太已经完全可以离开五条家,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五条悟在抽出时间回来检查了一遍进度,唰的竖起大拇指表扬了两人。

然后扭头就给乙骨办了转学手续,将人转到了帝光三年级。

“学生可不能逃学啊,普通人的理论知识也是很重要的,在下一年入学高专之前,忧太,你也要好好的过完国中生活哦!”

乙骨:“诶?”

“啊,放心,等上高专后有专门的宿舍安排给你,在此之前你都可以继续住在我家,如果害怕一个人的话,去和惠挤一挤也没关系的哦,惠肯定不会拒绝的!”

乙骨:“欸?”

“顺带一提,你和惠是一个学校,虽然惠是二年级而你是三年级……不过别担心,那个学校氛围似乎还不错,退一百步来说,如果你依旧遇到什么麻烦,去找惠……不,你直接报惠的名字,大部分事情都能够顺利解决,毕竟惠是把帝光所有不良都揍了一顿,现在没人敢惹的校霸嘛!”

乙骨瞳孔地震:“欸——!??”

不良老大伏黑惠察觉到尊敬的乙骨前辈那难以置信的视线,默默绷紧了腰背,缓慢的移开视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