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81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81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噗。”

赤司征十郎捂住嘴发出了一声闷笑。

伏黑惠生无可恋的看着自家友人。

他身旁坐的是从惠口中得知他成为所谓校霸的前因后果, 然后同样对这个奇妙的发展和现状感到无奈的乙骨忧太。

赤司忍着不让自己的笑意太过明显,然后因为怎么都忍不住,所以就不再掩饰:

“抱歉,我不是有意笑出声的, 但是这未免太有趣了。”

次日, 三年级教学楼的天台。

因为有点在意惠口中的前辈, 因此特地翘了和部门聚餐和惠一块跑到三年级这边的赤司征十郎如愿的见到了乙骨忧太。

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财阀贵公子知道怎么才能最快和人拉进关系, 在他不着痕迹的试探和套话下, 对惠的朋友没什么防备的乙骨忧太性格立即被洞穿的一干二净。

——确实是个有点内向的人。

但非常单纯好懂,并且对惠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信赖。

尽管从外表上看不出哪里强大……不过既然能够得到惠那种程度的评价, 这也就意味着对方的确有出彩的地方。

更何况, 惠在暴露出自己武力值和咒术师身份前, 看起来也很纤细无害。

所以赤司已经很清楚绝对不能以外表判断咒术师的实力,毕竟那边的世界不讲究常理和科学。

只是尽管如此。

深知惠对自我评价总是过低的赤司征十郎依旧坚定的认为惠说的那句[前辈很快就会成长到比我还要强大的程度]这句话是瞎说——当然这个判断就完全是出于私心了。

他们在午休时间会聊天。

在赤司面前,伏黑惠不用怎么掩饰自己, 他们单独相处的时候,已经习惯性的在彼此面前坦诚自己日常遇到的问题。

只是今天多了一个人。

乙骨忧太是惠信任的前辈, 但和赤司不熟。

按照赤司征十郎的性格, 他大概是不会愿意把自己的私事说给一个刚认识的人听,哪怕那是惠的朋友。

所以这次聊天的话题是由伏黑惠提供的。

就是关于昨天所发生的糟心的事情。

如果乙骨忧太一无所知的话,伏黑惠绝对会换个话题, 但介于前辈是当时事件的另一个目击者, 所以惠就生无可恋的放弃挣扎了。

出于试图得到建议的目的, 他直接和赤司坦白了昨天发生的糟心事。

然后毫不意外, 连不败的财阀贵公子赤司征十郎都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是吧。

伏黑惠心想:这是正常人都会觉得很滑稽的事情。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啊!

赤司:“那群家伙真的给你建了个什么……伏黑组?”

“……啊。”

伏黑惠整个人仿佛听到了噩耗而耷拉下耳朵还有尾巴的小黑猫, 绿眼睛都失去了光泽:

“准确来说, 他们以为我是什么极/道世家出身, 然后说要在我继位前,组建独属于我的势力。”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伏黑惠表情非常一言难尽:

“他们居然还建了群,如果只是在帝光本校就算了……但我发现的太晚了,上一年毕业的那群笨蛋……尤其是那三人组,他们扩充业务,把人员招揽到了高中去了。”

现在已经有伏黑组·帝光中学分队,伏黑组·海常高中分队,伏黑组·城凛高校分队……

组织成员已经有近百人了。

正巧,他当初揍的人差不多也是这个数字。

对于一个组建才一年多的不良组织来说,这已经是个很惊人的数字。

顺带一提,笨蛋不良三人组在高中招揽的人,也都是曾经试图围堵伏黑惠结果被秒杀、堆成小山的高中生不良中的一员。

伏黑惠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脑回路。

为什么会有人因为被他揍了,所以就满怀憧憬的成为根本就不存在的伏黑组的一员?

“……他们的脑袋真的正常吗?”该不是被自己揍傻了吧?

伏黑惠发出灵魂质问,眼神死寂:“连乙骨前辈都被误会了。”

惠昨天真的是拼了命和乙骨忧太解释他家真的没有什么黑/道传承。

乙骨忧太无奈的笑着挠了挠脸,在赤司好奇的目光下补充解释:“我好像被当做是惠的亲信了……”

因为被惠称为前辈,态度还很亲近,嗯,大概还要加上一个虽然搞不懂但似乎真的被当回事的原因——发型相似。

乙骨忧太:还是他第一次被不良恭敬的称呼为乙骨哥……开学第一天真刺激!

惠:“我觉得这个状况,甚尔至少要付一半的责任。”

赤司看着生无可恋的友人,非常努力的忍笑:“那么,不能让他们解散吗?他们是认你为领袖吧?”

伏黑惠听到这个表情更加绝望:“我试过了,但是他们根本听不懂人话。”

乙骨忧太低咳了一声,补充:“……惠有强调过根本不存在什么伏黑组,但他们似乎是认为惠君嫌弃他们弱小和没用,结果反而更加斗志昂扬的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而可怕的是,为了证明自己,最初加入那个[伏黑组]的成员现在已经把原本惨不忍睹的成绩提高到中等水平了。

甚至成员里的高中生,还积极的放言说要考上重点大学,发誓要成为了不起的人才,然后为伏黑组添砖加瓦,努力扩展组织的业务。

他们拍了堆满试题的房间的照片,还有成绩单给伏黑惠看。

在日本,不少学生都会选择在高中毕业后立即就业。

据说2014年政府部门有统计过,现日本高中毕业生的就业率已经达到96%以上,甚至不少在高中毕业或者职高毕业前就已经找好了未来的工作。

会在高中毕业选择考大学的人,在比例上来说,并不比高中毕业后立即就业的人数多多少。

而对于原本成绩就不算好的不良和问题儿童来说,他们当中9999%的人原定的计划里,是没有考大学这个目标的。

所以这件事就显得相当不可思议,充满了夸张的戏剧性。

——请给我们跟随您的机会!!

那群脑回路出了问题的男子高中生,在得知伏黑惠想要解散他们的组织后,如临大敌的连夜联系其他成员,然后通宵的写下了决意书,声泪俱下的请求伏黑惠不要抛弃他们。

因为先前笨蛋不良三人组说过,伏黑哥嫌弃他们的成绩。

于是他们一路联想,得出了伏黑惠需要高端人才的结论。

因此。

他们以[上大学深造、成为了不起的高端人才]作为担保,用从电影和游戏里学来的礼仪,绑着头带立誓。

自己都没有上大学计划、准备咒术高专毕业后成为五条派一员的伏黑惠满头问号:

“天知道我到底有什么业务。”

他只是个普通的咒术师而已啊!

惠麻木的咬着便当的章鱼香肠,腮帮子鼓鼓的咀嚼、咽下,然后艰难的开口:“原本以为日本搞笑动画已经足够无厘头了,但我现在才发现,现实世界要比故事更加离谱。”

故事需要逻辑铺垫。

但是现实不需要。

你永远不知道笨蛋会干出什么事。

“直白来说。”赤司征十郎沉吟了片刻:“惠你真的很厉害啊,从各个方面来说。”

“……请不要再笑话我了。”

“这是夸奖哦。”

伏黑惠控诉的盯着友人。

赤司笑完之后,如惠所愿的给予了建议:

“总之,现在的状况也不算是什么坏事,他们并没有滥用暴力吧?在学校里那群问题儿现在也是深受惠你的影响,现在天天把锄强扶弱这句话挂嘴边上……加上你刚刚所说的事情,嗯,怎么说呢?他们比起所谓的极/道,现在更像是风纪委员会,或者说学习互助小组吧。”

学习互助小组。

伏黑惠和乙骨忧太回忆起昨晚那群笨蛋发过来的成绩单和决意书,没法反驳。

甚至觉得更滑稽了。

为什么会有人用一副不良少年的口吻和打扮说自己绝对会考上大学深造……?

“先放着不管,看看情况如何?”

赤司说:

“总之,让他们别再继续招揽新人了,现在里面的成员……都是学生吧?百人左右这个数字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个年纪的话,大多都是中二病没好一时兴起,等他们渐渐长大……不用人劝,自己就会觉得好笑然后解散吧,毕竟一个组织,总不可能在至始至终都没有领袖出面也没有资金来源的前提下,还能长久的继续的发展下去。”

说的也是呢。

伏黑惠眼里燃起了希望。

虽然解散这种话他们可能不会听,但不要再招人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正如征十郎所说,他们都是些电影和动画看多了的青春期少年。

等长大之后,他们自己就会醒悟过来。

到时候就会明白这个什么[伏黑组]到底有多么滑稽又离谱了。

赤司征十郎补充:“现在的话,反正他们也不会动用暴力,既然能够因此激励他们好好学习,那也算是个不错的状况,惠,你冷处理就好了。”

伏黑惠点点头,心情顿时都明朗了不少。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

征十郎所说的状况,仅限于中二病能够随着时间正常愈合的常识人。

——但是伏黑组的成员几乎都是些热血笨蛋。

一生中二病都不会愈合的那种笨蛋。

尤其是打头的前帝光不良三人组。

在禁止招新人的前提下,现在伏黑组里的成员全部都是有和伏黑惠接触过……最死心塌地的那一批。

未来。

这仅仅百人左右但各个成员几乎都是高学历精英的组织不但没有解散,反而开始以[伏黑集团]的名号开始各自发展,朝各行业进击。

莫名奇妙拥有了一连串产业的伏黑惠:???

他们短时间内就闯出一条新的产业链,黑白通吃不说,甚至直接为身为特级咒术师的伏黑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庞大资金,以及来自正常人社会的坚实后盾。

咒术师保护普通人,但是普通人却不一定会感谢咒术师,就像是咒术师当中也存在着危险的诅咒师一样,人类不管是什么领域,总是好人和坏人同时存在。

在咒术界呆的久了,总会遇到一些不懂感恩之心、或者反过来倒打一耙迫害咒术师的人渣。

这种时候,在咒术师不方便出手的前提下……就轮到这群因为某个事件而知道伏黑惠身份的[伏黑组]高学历笨蛋们出场了。

法律部,有。

情报部,有。

交涉部,有。

武装安保部,有。

伏黑惠死忠笨蛋们:咒术师不方便动手,我们可方便了。

笨蛋们:必然老底都给你们掏空,然后让你们付出代价:)

然而现在,只有十三岁的伏黑惠还不知道这群看起来只是一时冲动的问题儿童未来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



因为被当做了伏黑组的高层干部。

乙骨忧太在新学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

因为同班有个问题儿童的关系,所以每天乙骨和惠一起上学后,刚刚踏进班级,都会被对方恭敬的问好:

“早上好,乙骨哥!”

乙骨忧太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最后的习惯:“早上好……”

别说校园霸凌了,这个学校就没有敢违反风纪的。

里香喜欢这个学校。

虽然她讨厌其他人,但乙骨忧太很高兴,所以里香就按捺下了心里的排斥,为了她喜欢的乙骨的快乐而感到高兴。

乙骨久违的感受到了只有在幼年里香尚未死亡时,正常的校园氛围。

正常的上课,正常的和其他人聊天,中午和惠一起去吃饭,偶尔赤司也会一块。

赤司:“说起来,惠,你最近不来篮球部了吗?”

上学期一直在以临时训练监督身份在篮球部帮忙的惠摇头:“我要最近要带乙骨前辈去执行任务,平时也得和他一起训练……姑且没有时间去了。”

“又是任务?”赤司皱起眉,先前不是说不用再接任务了吗?

“不是以前那些工作,而是高专的老师给我们入学前练手用的委托,因为前辈虽然很强,但是现在经验还不足……安心吧,都是三级左右的诅咒,对我和前辈来说都是些弱小的杂鱼而已。”

赤司勉强点头:“这样啊……不要掉以轻心,还有,大家都很想念你,偶尔有空回篮球部来看看吧。”

惠:“如果有空的话。”

五条悟的确有给伏黑惠和乙骨安排委托。

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给乙骨积累经验用的。

要求是绝对不能让里香出来,而是靠自己手里的咒具祓除诅咒。

惠起到一个保障作用,同样被五条叮嘱没有必要绝对不能出手帮忙。

虽然这么说,但是乙骨忧太第一次工作因为紧张而漏出破绽、被诅咒伤到的一瞬间,惠还是下意识的出手了。

连着好几次都是这样。

最终过于关心前辈的伏黑惠被盯梢的五条悟拎了出来,放到自己身边,冷酷无情的白发教师让乙骨忧太可怜巴巴的一个人去把剩下的诅咒解决掉。

“惠,你这样的话,忧太可是没办法进步的。”五条悟啧啧摇头,“忧太犯了好几次相同的错误,全部都被你护住了,不让他吃点亏,他就没法改正啊。”

被摁住肩膀动弹不得的伏黑惠也承认这一点,面无表情的默默扭头。

他有什么办法。

下意识就出手帮忙了。

就这样,一周大概有两三次这样简单的任务,剩余的时间都是自主训练。

白天上学交友,晚上当咒术师。

这样的生活平静的过去了一段时间。

直到伏黑惠发现自家友人最近似乎有点不对劲。

午休聚餐的时候话变少了一点,笑容稍微变的流于表面。

对方似乎有在隐瞒自身情绪问题,但是对于和他相当熟悉的伏黑惠来说,这点隐瞒实在是漏洞百出。

只是赤司没有说出来的意思。

伏黑惠有试着问过对方是不是有什么烦恼,但赤司只是摇了摇头。

直到某一天,伏黑惠从对方肩头抓了一只四级的诅咒下来。

惠皱起了眉。

这种四级的诅咒很弱小,大多不会给普通人带来太大的危害,可以说是无视也没有关系的等级。

但某种情况下,被四级诅咒缠上的人,往往说明着一件事。

对方最近的状态不太好。

一般来说,最近压力或负面情绪比较重的人,被四级诅咒缠上的可能性会稍微大一些,虽然也有因为别的原因被缠上的可能性……但联系赤司先前的异常,伏黑惠判断是前者的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