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8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8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医者不自医, 渡人难渡己。

在对待自己的问题时,再怎么理智的人也难免会陷入当局者迷的困境,难以保持住第三方的理智和客观角度。

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说,忍耐情绪波动, 保持理性, 承担压力……已经是成为本能般的事情了。

身为三大财阀之一赤司家现任家主的独生子, 从小就接受各种英才教育的赤司征十郎无论在头脑、心理素质、教养、为人处世方面都堪称完美。

他成绩常年稳居第一, 是现任学生会副会长——如果不是因为学校规定只有三年级才能担任会长一职, 他现在毫无疑问已经取得了这个宝座。甚至在上学期开学初,赤司在篮球部也已经取得了队长的职位, 在接过前队长虹村[要背负起帝光的未来]这句嘱托,在短时间内迅速取得了队员的认可。

每一个认识赤司的人都会称赞对方的出色, 说他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做到最好, 现在不少学生会的人和篮球部的成员们,都下意识的以赤司为指向标。

伏黑惠之前就担忧的想过:赤司他太温柔了。

不但要完成家族近乎严苛的高要求,还得关注学生会里的各种事项,甚至在这种前提下,还会去关心朋友和队友, 体贴的为对方考虑。

他不能出错, 所以要面面俱到。

[不败全胜]

赤司家的家训看起来很帅气, 但是……

“这是强人所难吧。”伏黑惠曾经直白的评价。

“这只是在强调一种斗志而已,并不是真的要求我们赤司家的人在各方面都要拿到第一。”

赤司征十郎曾经这么回复,“毕竟哪怕是我,也不可能在没有怎么研究的领域取得胜利。”

但这也就意味着。

在他有所研究的领域内, 赤司征十郎不能输。

成绩不能输, 学生会的地位不能输, 甚至连作为兴趣的篮球也不能输。

所以要更加努力的去学习, 更加认真的处理学生会的事项,更加积极的去训练和观察问题、解决问题,为了不出意外,还要时时注意同伴的状况。

赤司征十郎过去一直做得很好。

他受到很多人信任和依赖,他也成功的站在了不少人的最前方。

他是赤司家最完美的继承人。

但是,不管怎么说,赤司也只有13岁而已。

和重生的伏黑惠不一样,赤司是货真价实的13岁。

再怎么早熟,也还是个孩子而已。



“征十郎,你最近果然状态不对劲。”

今天下午放学时间。

准备前往三年级教室、等乙骨忧太值日结束后就一块回家的伏黑惠在路上恰好遇见了赤司征十郎。

这个时间,对方大概是去学生会。

按照以往来说,他们大多只是会停下来交流几句就分开。

但这回不一样。

伏黑惠几乎是在看到对方的瞬间睁圆了绿眼睛,毫不犹豫的快步上前,猛地抓走了赤司肩头上的那只四级诅咒。

稍微用了一点咒力就将其祓除。

然后抿着嘴,脑子震惊的快速思考。

接着直接拽住了对方的手腕,把人拉到了安静的角落里,认真的说出了最开始的那句话。

“什么?”赤司征十郎看向对方空无一物的手,稍微愣了愣:“是咒灵吗?”

“……”伏黑惠担忧的点头。

“我被诅咒了?”

“不,你应该只是碰巧被诅咒缠上了而已,虽然只是很弱小的诅咒,哪怕不管自己也会很快离开。”

伏黑惠看着表情有些惊讶的友人,神情越发担忧的补充:

“一般来说,这种弱小的诅咒会被负面情绪比较重的人所吸引。”

赤司略微沉默了一会,“原来如此。”

说着,赤发赤眼的少年呼出一口气,露出笑容:“没事的,只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状态有点没调整过来,抱歉,让你担心了。”

“已经不是普通的状态失衡了吧?”伏黑惠说,“现在还是不能告诉我吗?”

伏黑惠睁着绿眼睛,神情有些失落:“我们是朋友吧?”

明明之前让我把困难和烦恼和他分享。

现在却想要一个人把自己的问题抗下。

赤司沉默了好一会:“不是不能说,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不是你告诉我这件事,我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那么糟糕。”

每个人都会有负面情绪。

但是情绪浓郁到能够吸引四级的小诅咒的程度,已经算是比较瞩目的了。

“而且。”赤司小声的自语:“我自己能够调整过来,惠最近一直在和诅咒打交道吧?我不希望因为我自己的事情让你分心。”

太危险了。

他相信惠的实力。

但这和担心是两码事。

毕竟对方做的,是一不小心就会丧命的工作。

就和轻井泽那回一样。

——满身的烧伤、遍布大半张脸的血、濒死的状态、最后时刻义无反顾的神情。

至于惠所说的……他这段时间接到的任务里,对付诅咒实力很弱?

没有保证吧?

又不是游戏,地图锁死了怪物的等级上限。

意外随时都会发生。

而赤司向来想的多。

伏黑惠闻言愣了愣,半晌深吸一口气。

他上前一步,伸手不轻不重的锤了赤司的脑袋一下,神情认真语气严肃的不快说道:

“你是笨蛋吗?”

“……?”赤司顺着对方的力气微微歪头。

“我还不至于会因为倾听朋友的烦恼而在战斗中犯下错误啊!而且,是你自己以[朋友]的名义擅自分担我的压力,现在却不允许我反过来为你这么做,双标的太过火了吧?”

赤司:“我——”

“是你拒绝了我以前提议的[保持距离]的要求,所以我现在站在这里。”

伏黑惠强调:“征十郎,如果是不能说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追问,但是你遇到的并不是不能说的事情吧?”

赤司征十郎只有13岁。

这个年纪的少年会在意的事情……

不会是学业,赤司的成绩依旧稳居第一,而这个年纪的赤司也还不至于接受家庭的事务,事业上的可能性可以先排除。

或许是自家庭的压力,毕竟对方的父亲一直对其给予了过于严苛的要求。

但是,也不至于短时间内就变成这样。

哪怕因为家庭因素的原因积累了不少压力,但赤司一直以来都接受了下来,他最近表现的也没什么异常,赤司家没道理会突然间加大对征十郎的要求,直接使人的压力突破了忍耐的底线。

导/火/索。

其中必然有这么一个导致征十郎失控的存在。

而能够影响到赤司征十郎的事情——

“征十郎,是篮球部发生了什么吗?”



放学后,校道这边的人流在短暂的达到高峰期后,很快就再次平静了下来。

赤司和伏黑惠坐在了长椅上。

“白金监督住院了。”

“!”伏黑惠愣住了。

白金监督是篮球部的训练监督,年纪有点大了,但精神气一直很好,而且看起来很和蔼,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个魔鬼监督。

上学期在篮球部当临时训练指导时,伏黑惠没少和对方接触。

“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医生建议住院观察,所以暂时没办法再担任帝光篮球部的监督了。”

惠很快平静下来,思考了一会:“代替白金监督的新教练怎么了吗?”

赤司没有直接说明,他很平静的陈述了另一件事:“暑假的时候,全国中学联赛我们赢了,这么算下来,我们帝光篮球部就是全中二连霸了。”

那个时候伏黑惠正在五条家里教乙骨忧太控制里香和进行体术训练。

惠当时的确有收到赤司的观赛邀请,但是因为乙骨前辈的关系,被他婉拒了。

赤司:“以下是我的猜测,理事长大概是想要拿下明年八月份全中的冠军,实现帝光篮球部三连霸的荣誉,所以给新教练施压了。”

伏黑惠没有插话,他这个学期没有去篮球部,不太清楚现在的状况。

所以他选择安静的聆听。

“篮球部是胜利至上。”赤司神情隐晦不明的喃喃,“当然,这并没有什么问题,胜利是必须的。”

伏黑惠觉得对方有点不太对。

赤司停顿了很久,才叹了口气。

惠原本察觉到的不对劲,又消失了。

“但是,氛围变了……不管怎么说,因为青峰个人太强,所以就准许他在比赛绝对取得胜利的前提下,让他可以自主选择是否参加训练,教练的这个安排果然还是太过了,这个判断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

“……”伏黑惠脸上浮现出了茫然的神色。



伏黑惠在第一学期有去篮球部帮忙,因此对一军的那几个人的情况也有一定了解。

他们实力确实很强。

但是团队意识却反而开始出现了问题。

因为除了黑子以外,几乎每个人都可以稳稳的得分,所以他们彼此间开始为了争夺投篮的机会而发生了摩擦。

原本球队里有五个位置五种分工,但分工对他们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制约作用。

不过那个时候,这种小矛盾还是属于可控的范畴。

至少被训了之后能够乖乖闭嘴听话,然后继续训练。

因此当时的伏黑惠看来,这也只是属于青少年之间乐于表现而产生的小摩擦而已。

至少七月中旬放暑假前还是很正常的。

惠因个人原因而不在的暑假期间,篮球部在准备全国中学联赛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实际上并不太清楚。

应该能赢才对,毕竟伏黑惠见识过那群人的身体素质。

但是为什么一支强大的队伍会开始出现这种问题……

玩棒球都能在自己本可以安全上垒的前提下选择牺牲打,重视队友感受更甚于自己的伏黑惠,花了很长时间才理解了赤司所说的状况。

简单来讲。

就是国中二年级心思敏感的青春期少年因为在篮球上天赋过于强大,找不到对手并且把对手打到自闭,还因为过于强大反而被对手指责,以至于斗志下降,产生情绪问题的事情。

作为实力最强的那一个,青峰甚至开始悲观的得出[能赢我的只有我自己]这种结论,拒绝了队友的配合不说,还把篮球这个团队游戏玩成了单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