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8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8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入学咒术高专后, 校园生活毫无疑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这种变化带来的冲突感, 仅限于对有过正常校园生活的乙骨忧太而言。

而其他三位同级生完全没有这种意识。

毕竟他们没上过普通人的学校。

作为咒言师末裔的狗卷棘没办法正常和人沟通,熊猫因为外表的关系没办法融入正常人的社会,禅院真希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咒力低微到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关系,出身御三家的她一直被家族视为丢脸的东西,别说上普通人的学校了,她平时出门次数都不算多。

没有参照物, 自然也就没有冲突感。

乙骨忧太是这一届唯一一个拥有普通人生活的学生。

因此,他目前大概算是唯一传统意义上的常识人。

他无措的看着邻桌的禅院真希,这位初次见面就在短时间内让人领教到她直白飒爽性格的女性此时用那毫无尊敬可言的语气对面前的白发教师这么说道。

伏黑老师是指惠的爸爸吧?禅院桑她和惠认识吗?

乙骨视线在真希和五条悟之间不断移动。

说回来,这可是开学第一天啊。

虽然五条老师的性格有点问题, 但是不管怎么想,用这种对待平辈般的语气和教师说话,怎么想都……

“唔,课程表的话待会就会发给你们啦。”

五条悟慢吞吞的回复,然后身体后仰, 半晌后猛地前倾,用孩子气般的语气不满的质问:

“但是, 但是啊……真希同学!这个语气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提到那个烂人就用敬称,对我就是[你]这个称呼, 语气超级随便, 一视同仁就算了, 但是那个烂人的待遇比我还要好……五条老师我可是要生气了!”

乙骨忧太:重点是伏黑老师得到的待遇比你好吗!话说回来“一视同仁”的话就没关系吗?

真希扭头:“因为你这家伙看起来就很不靠谱啊。”

“那家伙难道会比我好到哪里去吗!”五条悟不信!

那个烂人怎么可能会比他更受欢迎!

“至少给我的印象要比你好得多啊, 而且惠也说过你……”真希嘁了一声嘟囔。

事实上确实如此, 比起有不少恶劣事迹、还顶着御三家之一五条家家主身份的五条悟, 只见过一次的伏黑甚尔显然要给真希留下更好的印象——虽然不是没有伏黑甚尔的糟糕传闻,但考虑到禅院家对天与咒缚的恶意,真希下意识认为那是恶意中伤。

[我的名字是“恩惠”的意思,我不讨厌。]

[我的父亲是完全零咒力的天与咒缚……他很强。]

[既然事情办完了,那就回家吧,爸爸。]

真希和惠初见时,惠曾经所说的话依旧历历在目。

不得不说,因为伏黑惠当初在禅院家给甚尔找回场子的关系,旁观的真希在很大程度上被误导了。

尤其是甚尔最后单手抱着惠离开禅院家、没人敢拦的场景,更是给真希留下了永生难忘的深刻印象。

在她眼里,甚尔虽然是和自己相似的天与咒缚,但却强大到让那个自负的家族都不由警惕生畏。

而且还深爱着孩子,同时也被孩子爱着。

是一个实力强劲的好父亲。

甚尔是真希努力的榜样。

原本对自己未来发展方向有些茫然的真希,都因为那个男人而变得明朗坚定了起来。

她想:我迟早有一天也会和这位堂哥一样,强大到让家族都不敢阻拦……强大到能够为真依建立起属于她的归宿。

总之,因为以上种种原因。

在甚尔本性尚且未被戳破之前,真希眼里的他就是被戴上了一百层滤镜的完美形象。

至少现在,五条悟对真希来说的确不如伏黑甚尔来的靠谱。

好在五条悟现在的注意力显然被转移了——否则他大概会立即拎起这四个小鬼,把人带到正在给二年级上课的那个烂人面前,让他们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做虚假的靠谱成年男人·真实的垃圾教师。

五条悟:“欸?惠和你提过我吗?啊,是之前在禅院家的那次吧?什么什么?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是个在关键时刻可以百分百依靠和信赖,但是平日里完全不值得尊重的家伙,性格很烦人。]

真希回想起惠当时的原话,睹向五条悟期待的脸,如实转告。

五条悟被按下了暂停键,嘴角还带着刚刚期待的笑意,僵住了。

真希还想起当时这家伙在禅院家现场熟练的拱火行为,真是把她家老头子们胡子都快气青了……

于是她在心里补充:性格不仅烦人还很恶劣。

不过怼的是禅院家,加上是惠信赖的对象,所以真希没有半点不满。

倒不如说,正因为是这样,所以一向对御三家没什么好感的禅院真希才会这么简单的接受了五条悟作为教师的存在。

干得漂亮!

在这层好感的基础上,虽然嘴巴很不客气,但用平辈的口吻交流已经是真希这个倔强性格对不靠谱的男人所能表露的最大的尊敬了。

“说起来,惠的手机号码呢?”真希出声敲醒了僵住了的五条悟。

“才不给。”

“喂!”

“……你现在说一句[五条悟是比伏黑甚尔好上一百倍的老师]我就把惠的号码给你。”

五条悟被转移走的注意力,此时又回到了原点上,他幽幽的开口说道。

禅院真希拒绝说出违背自己良心的话,“那我还不如直接去找伏黑老师要啊!”



新学期开学,升上国三的伏黑惠最近开始频繁和津美纪聊天。

——不要去玩什么灵异探险、不要大晚上一个人出门、不要接触可疑的陌生人。

一贯冷淡的伏黑惠此时像个不放心孩子的妈妈一样对津美纪叮嘱个不停,连带着津美纪的邀约都不再拒绝。

津美纪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丝毫不介意。

倒不如说,她因为对方终于愿意亲近自己而高兴的不行。

周日。

她把惠邀请出去一块逛街,这位豪门大小姐笑容灿烂的拉着给人买果汁、买衣服、买裤子,怎么劝说都不听,甚至差点连贴身衣物都买了——要不是伏黑惠猛地停住脚步,想起他现在和津美纪已经不再继姐弟,及时阻止了,不然他们大概还真的进了内衣店的门。

惠:“绝对不能和别的男生来逛这种店!”指内衣店。

伏黑惠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瞳孔地震,按着津美纪的肩膀疯狂摇动,心里开始质疑对方这辈子的新家庭到底是怎么教育津美纪的。

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随便和男孩子来这种店!

会被误会的啊!

“哎呀……”

津美纪也愣了愣,只是没有害羞的意思,她单手搭在半边脸上,思考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是小惠的关系所以完全没有违和感呢,总感觉小惠和我的亲弟弟一样。”

伏黑惠顿住了。

想想五条悟所说的津美纪虽然没有上一世的记忆,但很可能拥有上一世对作为弟弟的自己的感情的推测……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但伏黑惠因为这个可能性,憋了半天没能再说出狠话。

他垂着眼睑脸颊微红的扭过头:

“……总之,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好哦。”

津美纪笑吟吟的点头了。

一直拒绝和姐姐接触的伏黑惠之所以会和津美纪出现在这里,纯粹是因为在开学前五条悟的一句话。

五条悟:“最近开学了,我要处理新生的事情,为了以防万一,惠,如果有空的话多关注一下津美纪吧。”

早就动用了一点小手段和人脉,在津美纪身上留了从五条家忌库里翻出来的天价特殊咒具,完全可以保证万无一失的五条悟这么对惠睁眼说瞎话。

五条悟语气凝重:“津美纪原本的命运轨迹已经被打乱了,但不排除世界线收缩……电影啊动漫啊不是常有这种情况吗?虽然过去被打乱了,但在因果线的引导下,一些人还是踏入了原本的轨迹……”

伏黑惠被说的心惊胆战。

于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在国中三年级开学一周内,他和津美纪的关系快速的好了起来。

甚至能够让津美纪摸一摸那看不见但的确有毛茸茸触感的玉犬。

两只玉犬欣喜又亲昵的绕着津美纪打转。

伏黑惠从一开始的别扭和不坦率,到最后能够跟在津美纪身后露出浅淡的笑容,只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毕竟。

这可是伏黑惠在硬着心肠和津美纪网络交流了那么长时间后,第一次能够名正言顺说服自己,和他的姐姐津美纪在现实中接触的理由啊。



仙台。

同一天,周日晚上十点。

虎杖悠仁和两位同校的男同学来到了所谓的废弃建筑。

那是一栋被封锁等待拆除的办公楼。

位置有点偏,至少没什么事绝对不会有人过来。

“我查到的[传闻],是新认识的网友告诉我的!”

朋友的弟弟拿着手电筒两眼发光的打头走着,一面这么说道:

“这栋办公楼曾经属于一个大老板,好像是做食品加工进出口生意的,不过那只是表面,实际上……他在走私一些古董,有年代的珍藏品,或者有着稀奇古怪名头、能卖得上价格的诅咒之物!”

他小声的说:“像是什么埃及金字塔里有诅咒功能的吊坠啦,什么天/朝的苗蛊啦,还有我们日本的诅咒稻草人啦……”

“直到有一天,那个老板收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是被封印了的有千百年前的危险物品!据说有着很强的力量,揭开封印就会吸引无数的妖怪聚集,如果人类将其吞下去的话,就会获得驱使妖怪的强大力量,那个老板相信了,他想要得到那个力量,结果在撕开封印之后,他还没有来得及吞下去,被吸引过来的妖怪就先一步将他吃掉了!连带着这座办公楼也被废弃。”

虎杖:“吞下去?获得强大的力量?”

“是的!”朋友的弟弟点头:“我们就是来找那个危险物品的!”

听完故事的虎杖沉吟了一会:“欸?那种东西要来干什么?不是很危险吗?”

“正因为很危险!所以为了避免下一个受害者,我们要把它找到然后封印起来!”朋友的弟弟义正言辞的从口袋里翻出各种驱魔用品,“安心吧,我已经在网上做足了功课了。”

从网上做的功课吗?

朋友对自己的弟弟干笑。

朋友:“但是那个东西不是说会吸引妖怪吗?现在真的还在吗?最近没有听过这边发生什么事情哦?”

朋友的弟弟:“那是因为没人在晚上进来!白天的阳光可能对那个东西有抑制作用,妖怪们活跃程度不高,但是晚上就肯定不一样了!要在晚上来才行!”

吸血鬼设定吗?

朋友放弃了劝说了。

他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废弃建筑,咽了咽唾沫,往虎杖身边靠近了一点。

三人走了进去。

从一楼开始探索。

老实说,那个氛围真的很吓人,只有破碎的窗边投映进来的月光和手电筒这一点光源,在进入到办公楼走廊的时候,因为离窗户很远,光源更是只剩下了手电筒的投映范围。

时不时来点风,细微的动静简直能够让人毛骨悚然。

在朋友不知道第几十次颤颤巍巍的提出要不要回家,朋友的弟弟忽然就发出了欣喜的喊声。

“啊!有了,果然是在那个老板的办公室嘛!”

他扭头朝其他两人这么说道,手里还举着一个被老旧还绘有红色不明文字的盒子。

“还真有啊!?”朋友瞪圆了眼睛:“只是凑巧吧?”

“不可能,一定是这个。”

朋友的弟弟嘀咕着,他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奇奇怪怪的话,但内心实际上也知道这种事情只是游戏,所以努力找那个盒子的盖子、甚至因为找不到盖子从而有点粗暴的拆开的时候,他几乎都没有半点犹豫。

然后,他愣住了。

“这是……什么?”

躺在被拆碎了的盒子里的,是一根深红色的手指。

看起来像是人类的手指。

原本还只是陪同朋友的虎杖悠仁在看到那根手指的一瞬间瞳孔紧缩,脑袋有一瞬间的刺痛。

不好的预感从他心里涌出。

“喂,快点把那个东西——”心脏快速跳动的虎杖话未说完。

而在下个瞬间。

他们手电筒忽然闪烁了两下,坏掉了。



轰鸣声从建筑内响起。

甚至连天花板都被打穿。

不久后。

废弃建筑的天台。

月光泠泠的向下倾洒。

眼下冒出两只细小的眼睛、□□着的上身浮现出漆黑咒纹的虎杖悠仁低着头站在边沿上。

而他不远处,是昏迷了的两位男同学。

“什么啊……怎么又是这个小鬼?”

“虎杖悠仁”看着自己的身体,缓缓抬头,比本人更加低沉的声音响起,开口的同时,伴随的是极其不爽的语气:

“嘁,真让人不愉快啊,为什么我还在这小鬼身体里,就算还活着,睁开眼至少看到的也该是伏黑惠的影世界吧?毕竟他可是用自己的性命把影子给彻底封闭了,我本体的尸体哪怕被再次复活也不可能出来……但现在是什么状况?”



东京。

“唔!”

白天陪着津美纪出门了一天,原本心情愉快的伏黑惠刚洗完澡躺在床上,忽然就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另一只手抓住了自己胸口的衣物蜷缩了起来。

他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难看。

什么?

这个恶心的感觉。

从影子里传出来的。

好像有什么邪恶至极的东西开始苏醒似的……恶心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