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94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94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一声不吭的人更容易闷大招。

逃亡的第六年年初。

伏黑惠开着结界, 强行把虎杖悠仁拉到眼前坐下,然后他沉着脸,把对方把战斗后变的破破烂烂沾染着血肉的上衣轻轻用刀割断撕开。

虎杖悠仁背上, 一道从右上斜方肌附近一直贯穿到左腰下的伤口,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甚至除了这道伤,还有别的零零碎碎的伤口还没好。

两面宿傩从来不管自己这个容器的伤势死活,心大的很。

伏黑惠臭着脸给人伤口清创,很想揍对方一拳却又没忍心下手。

惠:“……你替我挡什么,嫌自己命长?你这个特级笨蛋!”

“没办法嘛。”

虎杖嘶的吸了一口气, 还能笑出声来:

“因为惠对我来说很重要啊, 所以下意识就冲过去了。”

冲过去代替因为力竭而慢上一拍的伏黑惠被诅咒师用咒具砍了一刀。

惠完全不为所动, 他表情很冷:“我有注意到, 我自己能躲过去!”

“但是也只是避开致命伤而已吧?那把刀看起来好沉,惠会被砍到骨头的啦,我扑过去,也就只是被砍伤了表层……”

“表层?”伏黑惠挑眉,看着血肉模糊的伤口。

“……唔。”虎杖挠了挠脸, 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决定老实一点, 不要再反驳惠的喝训。

反正下次还敢。

看穿了对方心思的伏黑惠冷哼一声,恶狠狠的拉紧了绷带,让人痛的呲牙咧嘴、频频吸气。

惠的式神已经在这五年多里, 在频繁的战斗当中已经被破坏的没剩下几只了。

能用的,就只有仅剩一只的玉犬、虾蟇、和后来调伏的逐鹿。

以及同归于尽专用的魔虚罗。

失去了大部分式神的式神使从总体破坏力来看, 不能说变弱了, 毕竟[十种影法术]……式神越少, 剩余的式神会继承其力量, 进化,变的更加强大。

但实用性降低倒是真的。

没有了鵺就失去了制空权,没有了脱兔就失去了扰乱敌人视线和远距离多角度搜查的能力。

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伏黑惠心想:悠仁变的越来越紧张他的安危,在战斗里都会分出注意力给他。

说了无数次不要分心都没用。

“今晚我守夜。”伏黑惠催促虎杖休息,“趴着睡或者侧着睡,你背上有伤,别躺着。”

“欸?今晚是轮到我守夜才对啊!”

虎杖挣扎着坐起来,双手啪的捧在伏黑惠脸上,凑过去,盯着对方眼下的两个黑眼圈看,“你看起来都快和熊猫前辈一样了。”

伏黑惠面无表情稍稍用力,把自己的额头狠狠撞在对方额头上。

结果他自己额头红了。

“闭嘴,现在谁更需要休息我能判断的出来……让你睡就快点睡,不然谁都别想睡。”

额头撞红了的伏黑惠臭着脸抬手把人往自己腿上按。

这回虎杖乖乖的被摁倒,他扑到对方腿上,鼻尖到处都是对方的味道,顿了顿,半晌后脸颊微红的默默调整方向,侧躺。

虎杖:“那明天后天……”我来守夜。

虎杖悠仁话没说完,就被惠轻轻敲了敲脑壳。

危险又不快的眯起绿眼睛,一头黑翘发的青年示意他闭嘴。

虎杖傻笑了一会,不说话了,只是往对方怀里蹭了蹭,很快就陷入了睡梦当中。



现在才年初,距离十月份还远着呢。

——按照敌人现在的实力和袭击频率,他们撑不到那个时候。

伏黑惠像摸着自家式神一样将手放在虎杖的粉发上,垂着眼睑心想。

并非悲观,这是在陈述客观事实。

光是这一周,就已经让两人疲倦到顶点了。

完全不可能撑到十月份,不如说,能撑到这个月的月末已经是极限了。

不是因为疲劳过度被敌人杀死,就是因为疲劳过度而累死。

悠仁一定也知道这件事……这家伙大概也有自己的想法,啊啊,大概就是出走、离伏黑惠远远的,自己去死的这一类的事情吧。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行动。

伏黑惠当然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他一下又一下的摸着在自己腿上躺着的青年的脑袋,神情平静的思考着。

他给虎杖伤口上的药里有些许麻醉的作用,还有一片口服的消炎药,本身就很累的悠仁在药物作用下,很快就陷入了深度睡梦。

惠故意的。

“抱歉,悠仁。”

有着绿眼睛皮肤苍白的青年在确定对方睡死之后,轻声喃喃。

“……但是,我不会让你死的。”

伏黑惠用一只手轻轻抚在虎杖的半张脸上。

随后另一只手抬起,地面的影流开始移动。

影子有意识的涌出,在式神使的咒力捏造下,化作了一条蛇,缠绕在伏黑惠同样苍白的手上。

漆黑的颜色开始褪去,和式神大蛇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小了无数倍的洁白小蛇吐着蛇信子。

[影法术·影造]。

这是在失去大部分式神后,伏黑惠就开始专心研究影子的用法。

而[影造]就是他独创的术式。

简单来说,就是赋予影子实体。

靠咒力和自身的想象力,把影子捏成各种样子,在自己研究影法术的时候,伏黑惠就意识到了影子的本质,那是世界的倒影,与表世界相对的里世界,只要反转表里,影造的物品就会拥有现实世界的外表。

——并不是创造了生命,影子捏成的物品或者生物都没有灵魂,如果收回了咒力,就会重新化为一滩黑影坍塌。

这条小小的蛇也是一样。

在此基础上,如果往其中注入足够的咒力……甚至是能够循环生成咒力的存在。

[影造]捏成的实体就会拥有独立于世的能力。

伏黑惠尝试过这一点。

比如一次性往[影造]的生物里注入一定量的咒力后解除术式,结果发现造出来的生物虽然因为没有灵魂而呆滞在原地,但确实是在咒力消耗完毕前,都并未消失,并且和普通生物没有任何区别。

又比如抓一只路过的四级诅咒,让其与[影造]的躯壳合为一体,结果……诅咒和其融合了,其自身不断产生的咒力维持了躯壳的存在。

完全看不出是术式的产物,也不受伏黑惠的控制,是完完全全的独立体。



这个术式,伏黑惠没有告诉虎杖悠仁。

伏黑惠一直都是那个秉持着不平等救赎理念的咒术师,从未变过。

他能够对恶人视而不见,也能够为了重要的人无条件的自我牺牲。



惠一直在想两面宿傩到底想要利用自己做什么。

——他从不相信对方只是无缘无故的帮助他。

直到现在,伏黑惠觉得自己明白了。

在创造出[影造]的术式后,伏黑惠就自以为理解了宿傩的目的。

“喂,宿傩,你听得到吧?”

伏黑惠垂着眼睫,看着侧躺在自己腿上熟睡的粉发青年,压低嗓音喊道。

不同于对虎杖悠仁爱答不理,宿傩在被伏黑惠呼唤之后,直接在虎杖的脸颊上冒出了一只独眼和一张嘴巴,他从这个角度看着上方的式神使:

“什么事?”

“来做个交易吧。”惠说,“和我定下束缚。”

“哦?”

两面宿傩饶有兴致的裂开嘴。

伏黑惠:“我会全力为你重新塑造一副完美的身体……你保证悠仁不会出事,然后转移到新的身体里面去,堂堂诅咒之王,你应该有办法转移出来吧?而作为诅咒的你,也能够自己不断产生咒力……那样你就等同于复活了。”

就是为了这个吧。

两面宿傩活了那么长的时间,能够推测出自己影子的可能性也不奇怪。

一直以来就只救我的性命,目的就是为了逼迫我吧?

——让自己为了虎杖悠仁而主动提出这个要求。

伏黑惠这么想着,将手上那条蛇抬起,示意给对方看。

他解释了[影造]的能力,随后等待宿傩的回复。

两面宿傩作为诅咒之王,眼力方面自然要比一般人强得多。

他轻易的明白了伏黑惠的意思,他看着那条蛇,做出判断后,随后缓缓发出了低沉的、声音逐渐放大的笑声。

“不错,不愧是你啊,伏黑惠——”这种术式的创新,几乎是奇迹般的存在。

因为时代、年岁和经验差距的关系,两面宿傩看出的东西,要远比年轻的伏黑惠本人猜测的多。

只要赋予灵魂,便能够使其再世的术式。

……宛如神迹。

远超天才的天才!

和夜蛾正道赋予咒骸灵魂一样,是足以被记载在册的能力。

伏黑惠:“闭嘴,别把悠仁吵醒了。”

宿傩:……嘁。

两面宿傩不知道做了什么,顿了顿继续说道:

“安心吧,他醒不了……那么,继续刚刚的话题。”

寄宿与容器体内的怪物声音低沉:

“如果交易的内容只是这一点,我拒绝,因为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区别,毕竟我迟早能够占据这个小鬼的身体。”

“所以这是束缚。”伏黑惠冷着脸回答:“现在的状况,你自己也知道,对我和悠仁来说很糟糕,这样的追杀频率……我和悠仁迟早会死,撑不过这个月,所以,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为了避免你占用悠仁的身体复活,我会在此之前杀死他。”

惠用这个来威胁对方。

“不,你不会。”两面宿傩低笑了几声:“你是没办法杀死这个小鬼的。”

只要虎杖悠仁的意识还在,哪怕被诅咒之王反过来压制住,伏黑惠也绝对没办法下手。

哪怕他自己被杀死。

这就是伏黑惠。

用这个,是无法威胁到两面宿傩的。

惠尽可能的用凶狠的语气:“……我会。”

宿傩裂开嘴笑着,在虎杖脸上浮现出来的眼睛带着浓郁的恶意,没有回答。

惠:……

惠咬住了下唇,指尖微颤。

可恶,他在心里喊道,然后拼了命的去思考能够继续交易的内容。

一定有两面宿傩感兴趣的事情。

不然他不会一直救自己。

一定是对自己意有所图才对。

宿傩:“不过我很好奇……不管我答不答应,我最终都会顺利的复活,那其中又有什么区别?要是我同意了,你难道要留下来垫后,让那小鬼自己逃?不,这个小鬼不会走的,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你们两人死去,而我真真正正的复活于世。”

“不会有那种情况,因为到时候我会杀了你。”伏黑惠垂着眼,带着冷酷的杀意,“我会杀死你。”他重复。

两面宿傩死了,虎杖的压力至少会少足足三分之二。

那样他就能够有机会去和乙骨前辈会和了。

他一个人死,总比虎杖和他一块死来的强。

惠强调:“而悠仁会平安无事的离开。”

宿傩:“哦?”

两面宿傩看着伏黑惠的脸。

对方眼底的杀意和无惧死亡的平静,反而让他赞赏到不由兴奋起来。

他再一次低笑。

宿傩:“那就定下束缚吧。”

不管是诅咒还是人类,宿傩对他人的死活打心底的无所谓。

但唯独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很宽容。

宿傩:“既然你认为你已经足够美味了……那就让我享用你吧。”



惠与宿傩定下的[束缚]内容如下:

伏黑惠要全力构造完整且毫无问题的躯壳,并且协助两面宿傩将剩余的最后五根手指拿到手,喂给虎杖本人。

而两面宿傩必须在保证虎杖悠仁性命的前提下从其体内转移。



杀死两面宿傩,而且还是拥有二十根手指,拿回所有力量的两面宿傩。

这听起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在伏黑惠眼里却并非完全不可能。

魔虚罗曾经一度败于两面宿傩手中,但魔虚罗不会死,并且它的特性也注定其不会败于同一招。

这是优势。

但是,宿傩的底牌也远不止如此。

十五根手指的力量,和二十根手指的力量,绝对不是同一个层次。

那会是前所未有的恶战。

但是。

也并非没有希望。

说来好笑,伏黑惠一直觉得他自己迟早会和两面宿傩有一战。

再者。

——哪怕无法无法杀死两面宿傩,只要让他无法再出现于世就可以了。

影世界才是他的主场。



伏黑惠曾经一度困惑了很久。

为什么十种影法术召唤最强式神的咒文,会是布瑠之言?

而且是不完整的布瑠之言。

布瑠之言所象征的含义——[复活]与[镇魂],这二者必然与影法术有所联系。

而魔虚罗是神将……最为特殊的它,调伏的条件会和其他式神一样吗?

对术式的理解早已从式神转移到了更广阔的影子上。

疑惑,往往是醒悟的前提。

伏黑惠不会拿自己重要的人的性命冒险。

千百年来无人能够真正完全掌握的[十种影法术],在他定下束缚之前……就已经被参透。



一天后。

宿傩的部下里梅再度带着下属追杀过来时。

“喂,里梅。”

一分钟的[契阔]。

宿傩夺走了虎杖的身体控制权。

脸上绘着漆黑咒纹的他轻易的撕碎了朝他和伏黑惠袭来的诅咒,将诅咒师反手扔出,随后朝他千年来忠心耿耿的部下走去。

宿傩摊开一只手,对部下里梅命令:“把手指给我。”

伏黑惠没有阻拦。

他环视着四周,看着周围因为顾忌两面宿傩气息而不敢上前的诅咒以及诅咒师们,闭上了眼。



世界重置后,年幼的虎杖悠仁的[噩梦]……正是从这里开始。

伏黑惠消耗了庞大的咒力和体力复活了两面宿傩。

刚刚和宿傩分离的虎杖浑身乏力虚弱,伏黑惠召唤出了式神护着他逃亡。

虎杖不肯走。

他不明白伏黑惠这么做的目的,但是他也顾不上追究原因。

他要垫后,让伏黑惠逃。

但伏黑惠却用影子把他远远抛开,本就因为刚刚塑造两面宿傩的躯壳而疲倦不堪的他主动和两面宿傩短暂交锋。

毫不意外变的伤痕累累。

——腿骨骨裂,肋骨断了三根,身上还有多处深可见骨的割伤。

绿眼睛青年惨白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脚下的影子像是流水般涌动着,把从他身上滴落的血液吞噬殆尽。

伏黑惠已经顾不上自己的生死了。

我要让虎杖悠仁活下去。

只要两面宿傩死了。

人类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等五条老师出来之后,他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伏黑惠的绿眼睛仿佛回光返照似的,燃烧着最后的火光。

虎杖撕心裂肺:

[让我来负责垫后啊!说到底你根本没必要再救我!你不是一直在说吗?万一自己救下的人又杀了人怎么办——所以你没必要再为了我拼命啊?我已经不是你想要救的那种人了啊!]

……拜托了。

拜托了!

我就只有你了啊。

只有你绝对不要死……!

虎杖悠仁强行撑起自己的身体跑过去。

再度被影子推开十米外。

惠同样嘶哑的大喊:[少废话了,你这个特级笨蛋!你现在已经不再是容器了,刚刚和宿傩的分离给你带来的负担很重,你的状态没办法垫后,所以快点逃,悠仁!!]

这句话,哪怕是重置了世界,虎杖悠仁都忘不掉。

伏黑惠先前主动与宿傩交战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

他在那段时间里将影子拉到最大,领域展开后,颠覆了表里世界的庞大影潮将除了虎杖以外的所有敌人吞噬。

——这样将所有敌人带走,被留在外面虚弱的虎杖悠仁也有了逃离的时间了。

[在五条老师回来之前,你要想办法撑下去……抱歉,现实世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伏黑惠在最后转身,对着粉发的青年露出清浅的笑容。

……哪怕是重置了世界,虎杖悠仁都忘不掉这一刻。



逃亡的第六年。

伏黑惠离开了。

而二十二岁的虎杖悠仁的世界,也在那一天被定格了。

[要去救惠才行。]

但是我是废物。

我做不到。

我没能保护好他。

……所以要去求救才行啊。

所以三年后。

虎杖悠仁才会崩溃的向终于从狱门疆里被解放出来的五条悟求助。

哪怕惠已经死了三年。



虎杖悠仁带着他再也无法说出口的爱恋。

永远活在了那一天里。



术师实力的成长并没有规律。

一朝的醒悟,让伏黑惠在最后一战将[十种影法术]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得到魔虚罗的认可,[术式扩张]到了极致。

从布瑠之言联想到了天玺瑞宝,影世界的主人将其化为现实。

天玺瑞宝是十种神宝合一的神器,布瑠之言是使用神器的咒文。

二者有着[镇魂]与[复活]的传说。

于是。

布瑠之言化为能够祓除一切污秽的最强咒语,天玺瑞宝以[镇魂]的名义让诅咒之王陷入永远的沉眠。

两面宿傩的布满骸骨的万死之地渐渐散去。

全身都是深可见骨割伤、甚至连双手、大部分肉/体都被削去、再也没有挽回余地的伏黑惠躺在影子当中,血液与黑影融合。

好痛。

好冷。

好黑。

什么也看不见。

啊啊,抱歉啊,悠仁。

擅自做出这种决定。

不过,没事的。

我马上。

马上就把大家还给你。

——你不会是一个人的。

用残破的□□、灵魂、所有一切做为筹码,和天定下最后的束缚。

完整布瑠之言被念出,接连不断的玉器敲击声围绕着伏黑惠。

挤干了灵魂最后一丝咒力,将其用在了[影造]上,他重塑了同伴的身体,随后,天玺瑞宝所持有的[复活]的力量将伏黑惠最后一点生机吞噬,以此为代价,他将他所失去的同伴们的灵魂,从彼岸唤了回来。

影子被彻底封闭了,诅咒之王的尸体被流放到最深处。

而肢体残缺、黑发碧眼的青年就在这一片冰冷的黑暗和血腥当中,独自闭上了眼。



虎杖悠仁再次拥有了曾经重要的同伴。

十月份。

乙骨忧太虽未找到天逆鉾,却得到天逆鉾曾经被掰断的一角现今归宿的情报,他和失而复得的同伴们花了三年将其寻回。

虎杖悠仁25岁那年,五条悟从狱门疆被解放。

在那之后,这个崩坏的世界终于回到了正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