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玉骨冰肌 > 第22章 牢破

第22章 牢破


傀儡最后消失的地点,在茗香湖湖心。

天极宫群山环绕,湖泊众多,茗香湖背靠盛产冰晶雪茶的雪山,湖水来自雪山化水,自带一股茶香而得名。可茗香湖是最偏远的湖泊,人迹罕至,今日最终试炼又加拜师仪式,季雪薇理当和岳庭芳形影不离地观会,怎的会一个人跑到那个地方被人袭击?

玉无缺正焦虑地转圈,被鹤不归一把提到桌案前。

玉无缺:“啊呀!”

鹤不归屈指敲桌板:“画阵,快些。”

空悟备好了纸笔,鹤不归要他把手心血阵画到纸上,他听话地照做,沾了朱砂一笔一划极其认真,画完不解道:“上仙是觉得我这阵有问题?”

鹤不归盘腿坐在一边,看罢摇头叹气,提笔改阵:“阵没问题,但是太简单,稍动几笔就可以追索对方释放的术法类型,术修初级课程明明教过,你学哪去了?”

“……”玉无缺揉着小腿,嗫嚅道,“开阳长老好像是教过,我好像那天没在。”

鹤不归笔一顿。

玉无缺立刻老实:“就算在我也没听讲,术修课我听不进去,法阵千变万化,奈何它不进我脑子啊,你若教我,我定好好学。”

这偏科偏得理直气壮,鹤不归拿笔杆子敲了下玉无缺手背:“我只改一次,看清楚。”

鹤不归三两下就把玉无缺的精简阵法改得眼花缭乱,玉无缺看得认真,为了表现自己在努力学习,还不时摇头晃脑提出疑问,只是这些问题太过弱智,简直就像一个从来没进过术修学堂的门外汉提的。

若是资质平平学无所成那也罢了,明明天资聪颖一点即通,就是不用心,自己若是教出个这种学生,仙命早被气成了凡胎,不怪薛易他们头疼。

现在不是责备孺子不可教的时候,鹤不归搁下笔:“手伸出来。”

玉无缺乖乖伸手,鹤不归拿着笔在他手心直接改阵,笔尖骚得他想笑,气氛又不允许笑出声,憋得肩膀直抖,就在他以为鹤不归要生气的时候,手掌突然被对方的手掌盖住。

鹤不归突兀地道:“是为了找人。”

玉无缺:“嗯嗯。”

十指相扣,一人掌心炽热,一人五指冰凉,鹤不归闭上眼启动了阵法,玉无缺也学着他闭眼进入识海,万幸是用玉无缺的血画就的阵法,利用肉身修改阵法还能再次重启,可玉无缺技艺不精,只能看见傀儡残渣飘荡在湖心的画面。

鹤不归倏然睁眼:“傀儡挡下的一击,带着浓郁妖气,直往季雪薇丹田而去。”

玉无缺心都提了起来:“难不成是挖金丹?可小妹还没有结丹,歹人不至于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吧。”

直击丹田可谓是下了杀手,对一个小女子如此恶毒,玉无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季雪薇修为不高,金丹未结,又是个药修,哪里有本事跟人硬打,要是遇到个厉害的,岂不是只能坐以待毙么。

鹤不归看他一下子急得汗都出来了,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渴望风花雪月的时候,那日宫宴小姑娘不但为他仗义执言,还追着送来香帕子,想来玉无缺和她情分不浅。

但怕就怕只顾着情分着急上火,行事不稳重,鹤不归仗着自己多活了几百年好歹是个长辈,说教道:“救人要紧,一会儿发现季雪薇踪迹你优先把人保住,不要恋战。”

玉无缺:“好。”

鹤不归难得苦口婆心:“儿女之情放一放,成家需得先立业,立业需得留得住命,分清楚轻重缓急。”

玉无缺脑门上缓缓冒出问号。

飞往茗香湖还有一炷香的时间,船舱猛地震了一下,向前高速飞行,这个岔打得玉无缺想不起来方才要解释什么,不过鹤不归凉凉的手指尖还让他惦记着,他起身去船舱后部泡茶。

后舱全是土产,许是百姓特意送的,活鱼活虾泡在盆中,谷物堆了几大袋,连鸡蛋都有百十来颗,半个舱肚被土产填满,余下全是换下来的零件,散了一地连脚都没地儿下。

鹤不归回来得很匆忙,玉无缺倒觉得奇怪了,什么事让他这么揪心?

泡好茶,他殷勤地送过去:“上仙喝口茶暖暖,顺便听我承认一下错误。”

鹤不归接过喝了一口:“哦?”

玉无缺摆出老实巴交的样子:“今天偷甲实在是万不得已,空知不给我手令,血契断得太突然,我心急如焚下才想了这个馊主意,你别生气吧,我错了。”

鹤不归看他一眼:“这次认错认得倒快。”

玉无缺撇着嘴:“空知被我绑在浮空殿,剑傀和守卫也都被打晕了,不老实交代回去你看见了,我岂不是又吃不了兜着走。”

鹤不归疑惑道:“你拿什么打的?”

“坤达兽。”

玉无缺从衣服里摸出个小方盒,这巴掌大的盒子是空知按照鹤不归吩咐特意送他的,说偃甲放在里面方便携带,等他做好坤达兽的偃甲就给他用了。

玉无缺掀开盖子,交给鹤不归:“今早做好的,也去赤金山调试过没问题,想给上仙过目后再分配机动装置。”

“既是你亲手所作,先留着吧。”鹤不归把盒子推回去,“至于偷甲打人,上次怎么处理的?”

“戒尺藤条一百下。”玉无缺肉痛地道,“弟子知道了,会自己去领罚。”

“不必了,复原坤达兽记你一功,若找到季雪薇保她安然无虞,便可功过相抵。”鹤不归放下茶杯,去壁上取下一把宝剑丢给玉无缺,“这次不怪你。”

一炷香后,飞甲停在了茗香湖边。

雪山之畔,凛冽寒风刮得人面皮生疼。

二人下甲,顶着雪风在湖边四周寻了一遍,没有见到人,但岸上除了人的脚印,还有些奇怪的长条拖行痕迹,方向直指湖水。鹤不归御剑往湖心而去,玉无缺紧随其后,傀儡残片漂得到处都是。

玉无缺一剑刺进水中,叉起一条鱼:“上仙快看,这些鱼也死了,今早夏雨苑的荷塘里也是大片死鱼,好生怪异。”

鹤不归:“不止天极宫,山外村落的鱼塘也是如此情况。”

玉无缺弯腰去捡碎片:“难怪上仙这么着急回来,听夏肆说昨夜就开始死鱼,都是撞头,啊呀——”

鹤不归紧张看去:“怎么了?”

玉无缺捂着手指:“这水……这水会咬人,我的手指头,嘶!”

鹤不归拧过他的手腕,手指不知沾了什么东西,开始干瘪脱水,变成皱巴巴的糙皮,颜色也越来越暗沉。

鹤不归眉头紧皱:“是枯水,回飞甲上药,否则手就没了。”

打捞残片的工作只能交给空悟完成,傀儡动作很快,捞完清理干净回到飞甲时,鹤不归已经把玉无缺的手指头包成了馒头。

他从来没给谁包扎过伤口,能包成这样已经是尽力了,从空悟的眼神里玉无缺就看得出来,他不好挑剔,只得无奈地举着馒头手愁道:“枯水牢门口有禁制,怎么会外泄呢?”

“不是外泄。”

鹤不归放下残片,上面还有法术余韵,微光渐渐熄灭下去,鹤不归沉声道:“禁制破了,空悟,你即刻唤醒影傀,人手不够去浮空殿调,守住所有湖泊。”

鹤不归幻出灵雀,即刻寄了一份书信给白应迟。

内容言简意赅——枯水牢破恐有凶兽破狱而出

玉无缺看他脸色不对,也严肃起来:“咱们现在去哪儿?”

“裴月湖。”

几乎全山的人都集中在万象武场观看最终试炼,裴月湖该是没人才对,可飞甲飞到上空,二人看得很清楚,岸边和水里都有人影。

玉无缺丢开剑鞘,紧紧握着剑柄:“如果枯水全漏出来,茗香湖在高处都已经污染了,裴月湖自然更严重,人泡在里面不可能安然无恙,这几人有古怪。”

古怪的还不止这一点,妖物泡在枯水里同样奄奄一息,那枯水牢是怎么破的,这几位又如何杵在期间全无异样?

鹤不归把他往身后拉:“玉无缺,枯水不能触碰,更不可饮下,你在岸边防守不要冒进。”

玉无缺点头:“弟子遵命。”

二人提剑靠近湖水,岸边蹲着的那几个古怪人影察觉有动静,慢慢回过头来。

玉无缺惊呼:“是吴天?!”

鹤不归也是一愣。

并非魂魄幻形,是吴天的肉身没错。

他魂魄被定,泡在枯水里几百年,生气早被吸干殆尽,怎么会跑得出来?

岸边七个人都是吴天的□□,他们蹲在地上以一种奇异的姿态啃食死鱼烂虾,同时转过头,眼睛还死死闭着,腥臭脓血混着涎水自嘴角流下,表情憨傻痴呆,全然就是尚未清醒的模样。

□□的腰部以下并未变成人形,保持触手状态,只是与枯水牢里比起来,这些触手恢复了不少生命力,不再是肉须,而是饱满粗壮的肉柱,以某种频率诡异地蠕动着,最粗的一根肉柱伸进了湖水中。

玉无缺数了数,小声道:“还差一个,上仙小心。”

“在水里。”鹤不归默默抽出佩剑。

水中第八个吴天只有头还能看出是个人,脖子以下已是肉泥堆出来的身体,他背对着岸边,勾着头一上一下,不知在做什么。

鹤不归身形一闪,挽了个漂亮剑花砍下其中一个吴天的头颅,头滚出多远便原样滚回原地,被肉触吸进体内,再次回到顶端,它像是无知无觉,停顿了片刻,再次吃起脚底死鱼烂虾。

如鹤不归所料,这些岸边进食的□□并没有醒来,机械地行动不过是遵从兽性,为真身补充能量和体力罢了。

而从能量传输的肉触所看,水中那只才是主脑。

鹤不归脚尖一点,迅速往水中飞去,岸边木讷的□□却在此时突然有了反应,狠甩触手想要把人截下,玉无缺提剑便上。

霎时剑气迸发,剑光急掠,二人在空中斩落触须无数。

“上仙去,这里有我!”

“嗯。”鹤不归头也不回道,“你小心。”

砰——

湖水突然惊爆巨响,数只凶兽自湖底腾起,生生拦下鹤不归的去路,长了鱼面蛇身的水妖张开血盆大口,眼看着鹤不归就要被一口吞下。

玉无缺御剑猛冲已是来不及了,一声“太微上仙”喊将出去,耳边传来熟悉的电流声。

巴蛇变大的身型是对方两倍不止,一嘴咬上水妖脖颈,法术噼啪炸出火花,烧焦的鱼脑袋被它一口吐进水中。

“顾好你自己,别过来。”

鹤不归稳稳地坐在鹿属后背上这么交代一句,衣袂卷起腾腾杀气。

在他身后,屹立三尊庞然大物——四角神鹿的夫诸、四翅无面的帝江、祖龙之子霸下。

加上巴蛇和鹿属,五尊顶级偃甲来势汹汹,目光灼灼地盯着水面的动静。

吴天真身这时终于有了反应,他僵硬地转过身来,肉触手托举着水泡,里面赫然包裹着一个人。

玉无缺定睛一看,惊呼道:“小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