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九零海归养娃日常 > 第209章 第 209 章

第209章 第 209 章


吃完早饭, 范晓娟还有一口气梗在胸口,她抬头看见正在给女儿拂去额头上碎发的赵曼。

女人的脸上写满了温柔和娴静。

范晓娟的心情也跟着平和了下来。

秦星辰读书的问题也解决了,以前使的那些绊子, 也没能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以后跟唐芳琴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这是我的地址跟电话,以后常联系。”赵曼从随身带着的包包里面掏出来一张名片出来:“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就直接找我。”

范晓娟接过来名片, 仔细看了一眼。

很高的头衔。

她对赵曼更加刮目相看。

其实赵曼早就知道了唐芳琴的真实身份,以她的能力对付对付这种女人并不是很难。

“那个女人, 多少也有点仗势欺人的意思,这种人在学校待不了太久的。”不过是舅舅的养女而已, 敢摆这么大的谱,赵曼有一百种办法让她后悔自己做的事情, 跟赵自立那种人一样, 唐芳琴也该回到她应该待的地方。

“是吗,可是我听说她娘家背景深厚,星星读书的时候, 在学校里没少吃过她的亏,真是搞不懂,这么大的人了,针对一个孩子做什么。”范晓娟一讲起她来就带着隐隐的恨意,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讨厌一个人, 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喜欢一个人。

她对唐芳琴, 是发自于心里的厌恶。

“哼。”赵曼的声音有些轻蔑, 语气里面若有所指:“德不配位的东西。”

“你这话讲的真有意思啊。”德不配位,真是挺配唐芳琴做的事儿的,看得出来她丈夫人品还不错,真是瞎了眼才找到这种女人,也正是因为孔伟从不跟唐芳琴沆瀣一气, 也是唐芳琴生活中最不如意的地方了。

唐芳琴的气没处撒,自然就盯上范晓娟了呗。

心里起了比较,就总喜欢去盯着一个人的生活轨迹。

跟范晓娟比,唐芳琴犹如拿到了“三个二,一对王炸”,却还是把牌打得乱七八糟,事业上毫无进步,燕大的行政岗门槛都挺高的,至少要本科学历留校,当初唐芳琴想利用唐教授的关系进行政岗,是养父亲自下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走后门。

后来只能进了宿管部当宿管员。

可宿管员是什么岗位,那就是照顾燕大的一些教员,给至亲家属安排的岗位,进不了事业编,也没有唐芳琴想象中那么轻松。

可范晓娟呢,就算是进了个半死不活的小企业,人家一步步的做到了经理,又一步步的拯救了单位。

凭什么她有这么好的亲生父亲,又有这么好的命。

表面光鲜的唐芳琴,早就在愤怒跟嫉妒中冲昏了头脑,即便是外在条件优越一些,对于这种人来说永远不可能有幸福的时候。

范晓娟当她这句话是安慰,同赵曼越聊越投机。

但是接下来,唐芳琴面临的事情远远不是她自己能控制的了。

燕大家属楼

因为跟丈夫的争吵,跟婆家关系也不好,唐芳琴负气带着女儿搬回了燕大家属楼。

见女儿不高兴,黄彩珠早上特地买了一条五花肉,炖得入味:“你说说你,又跟女婿吵什么吵,前头我跟你爸爸吵,回头你就跟孔伟吵,怎么一个个都不叫人省心呢!”

这五花肉,也是来了京市以后才可以放开肚皮吃。

唐芳琴喜欢,每次回家来,黄彩珠都给她炖上一锅,唐芳琴能一口气吃完,一边吃一边数落唐教授:“老头也不知道是哪里邪门了,难不成真想把东西留给他亲生的,也不看看这么多年,都是谁在叫他爸爸。”

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是老头不同意把她弄去家族企业,以后老头要是病了,躺在床上了,她第一个就不同意治疗。

妈妈应该也站她这一头!

这孔伟也是邪门了,以往若是跟孔伟吵架跑回娘家,低头认错的肯定是他孔伟。

可这次不一样了,孔伟按兵不动,唐芳琴没个台阶下,也不好意思自己跑回去啊,气鼓鼓的说:“爸爸也不回来,他也不来找我,一个个都要反天了不是,老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爷爷那边的公司他不经手,难道真的给了姑姑那一脉,老头是不是做学问做傻了?”

提到唐家那公司,唐芳琴就来了脾气。

上亿市值的公司,就算躺着都能吃几辈子了,她让黄彩珠试老头的口气,老头竟然来一句“他又不会做生意,他才不要那公司”。

说得真好听,说白了就是偏心,要是他亲闺女这样说,看他要是不要?

因为学历低,唐芳琴只能当个宿管员,可她哪里甘心自己当一辈子宿管,被学生喊上一辈子的“阿姨”?

就连那外孙女赵曼都当着董事长助理,那她这个“正经”孙女,岂不是应该给个更好的职务?

以往唐教授跟黄彩珠吵完架,也会离家出走的,但是这次格外不一样了。

唐芳琴喜欢吃红烧肉,黄彩珠也喜欢,两母女炖了三斤肉,就着馒头一口一大块,吃着也过瘾,一边吃一边同仇敌忾的骂老头,骂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响起咚咚咚敲门声。

唐芳琴突然来了精神:“妈妈!”不会是老头回来了吧。

黄彩珠赶紧起身开门,看见门口一张胖胖脸:“蒋玲?”

蒋玲是办公室主任,平素跟黄彩珠最合不来,两人互相瞧不上,还因为一条白菜掐过一条街呢。

“哟,大教授夫人,通知你一下啊,唐教授申请了退休,房子也退了,学校通知你们赶紧搬出去。”蒋玲声音高亢,语调兴奋,本来这活儿也轮不到她来的,可谁叫她好久没看望过这个老朋友了呢?

因为蒋玲老公评级的事情,两人也明里暗里掐过。

现在谁想看黄彩珠倒霉啊,非蒋玲莫属了。

蒋玲一过年,黄彩珠就要跳脚了。

“谁说我要搬出去了,你们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叫我搬家,我不搬,你找老头子过来我要跟他理论!”

哟,不过是请来照顾唐教授的保姆,翻了身就不拿唐教授当人看,一吵架就把人往屋外赶,还真当这是你家了啊!

唐教授家里住的是老公房,没有产权,协议上跟学校签的是,可以住到唐教授愿意退房的任何时候。

蒋玲有备而来,拿着协议在黄彩珠面前晃了晃:“看清楚没,唐教授说要退,咱们就给他退,唐教授可真是个有觉悟的人,人家现在不要房子了,就让院里优秀青年同志们先住,多高的觉悟呀,可不像某人,一棵大白菜都要跟人掐尖儿抢。”她语调一转:“哟,忘记了你一个大字儿都不认得。”

别看心眼儿那么多,黄彩珠是实打实的文盲。

被蒋玲这样挖苦,黄彩珠气都要气死了。

是,她是文盲,可以前没有一个人敢这样挖苦她。

那会儿她觉得自己很本事,很有能力,其实这些人看的谁的面子?

学校里面也不都是斯文人,也有蒋玲这种又有文化,又凶又虎的文化人,加上两人不对付,骂街能骂一下午的交情,对付起没有光芒加身的黄彩珠,蒋玲是一点都不落下风。

黄彩珠还沉浸在自己是教授夫人那会儿的荣光,叉腰:“我不搬,我打死都不搬。”

蒋玲冷笑:“那可由不得你,给你两天时间,赶紧准备去吧你。”

两天后,学校来了个强制执行。

唐芳琴以前是骄纵惯了的,从她们母女搬来家属楼以后,她就知道自己家养父在学校里面地位不一般,其他的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大家都会让着她。

她没有意识到,这些年代,一直以来获得的东西到底是因为什么。

执行过程中唐芳琴跟工作人员还打了起来,由于是她先动手,把对方打了鼻青脸肿不说,推搡过程中还导致了一位工作人员从楼梯上跌落下来,摔成了骨折。

唐芳琴被开除了公职。

母女还想在学校闹,可现在已经不是唐教授在那会儿了。

没有特权,也没有人因为敬重唐教授额外给她们面子,社会是很现实的。

唐芳琴也傻了,从十几岁开始,就沐浴在养父的荣耀下的她一下子就傻了,这些年她并没有真正掌握什么技能,读书也是学无所成,当年唐教授找了那么多学生给她专门辅导,又连续复读了五年都没考上大专。

当她享受着养父的名利带来的一切时,压根没有想过这一切也将会失去。

唐芳琴母女傻了眼。

老太太想找唐教授去闹,以往两人吵架都是老太太占上风的,她又泼又不讲道理,以唐教授的战斗能力根本没办法驾驭这种人。

结果连人都找不着。

可真是气死这对母女了。

本身宿管这个岗位也是借着唐教授的东风才获得的。

唐教授走的时候跟学校沟通过,不必刻意为难她们母女,但也不用享受他还在的时候的特权就是,他没有带走那个家里任何一样东西,都留下来,算是对唐芳琴母女的馈赠,辞掉了职务,也是以防她们还继续蹭着他的威风。

尽管唐教授桃李满天下,但是所有人卖的都是他的面子,没有了唐教授的教授夫人发现自己的话也不灵了,即便是打电话给以往的那些学生,一个个都委婉的拒绝了教授夫人的请求。

他离开,也是为了教育的公平性。

他没给学生们开过后门,却让职业生涯最大的错误发生在自己家。

这是他人生中的耻辱。

剩下的日子,他将会用一生完成自己的错误,会陪伴着多年没见的老父亲,一起走过余生。

至于女儿跟儿子,如果有缘分还是能见到的吧。

他会把一切都留给他们,可也不必再见,再让他们为难了。

这已经是后话了。

——————

范晓娟等人在饭店住了大概五天时间。

赵曼在第三天要回市区,临走之前来找了一回范晓娟,给她送了点小礼物。

范晓娟打开一看,是一个很漂亮的仿蓝宝胸针,做工很精致。

“我母亲从新加坡带回来的,感觉很搭你的羊绒大衣。”赵曼轻描淡写的说:“给我带,好像太年轻了一点。”

赵曼送的随意,范晓娟也就收了。

她转手送了赵曼一盒西湖龙井,赵曼也谢过了她。

豆豆送了一套《安徒生童话》给秦星辰:“小星星,多阅读,安徒生童话很适合你这个年龄的小朋友。”

秦星辰转身从屋内取了一包巧克力曲奇:“礼尚往来,咱下回见,我请你吃鸡柳哒!”

豆豆笑着谢过了秦星辰小妹妹。

又捏了捏她满是肌肉的小胳膊:“期待咱们小星星以后成为奥运冠军哦。”

妈妈跟她说,小星星打乒乓球超级厉害的。

秦星辰崇拜的看向豆豆姐:“嗯嗯。”

赵曼跟范晓娟说了会儿话就离开了,临走前又交代她有事必定要找自己云云,很是关心,就连星星打比赛的事情都问得很仔细。

等赵曼一走,范晓娟才打开包装盒,认真欣赏起她送的胸针来。

秦江凑过来看了一眼,还真好看,那赵小姐也是个讲究人:“你跟那个赵小姐原本就认识?”

小当当也凑近了看。

这几天小当当都要黏住姑姑,被范晓娟好一阵奚落,捏着他的小鼻子问:“真是心疼妈妈的好孩子,脏活累活都给姑姑干呢。”

小当当不明所以,咧着四颗大门牙,对姑姑甜甜的笑呀。

心脏都给他萌化了。

范晓娟把小当当抱在怀里使劲的揉了揉,两人抱着笑作一团:“这不就认识了吗?”

秦星辰抱着妈妈的腰哼哼唧唧的说:“我也要剪豆豆姐姐的发型。”

豆豆是个很漂亮很自信的小姑娘。

范晓娟再看自己女儿,竟然觉得豆豆跟秦星辰有几分相像,可能因为都是白皮肤,大脸盘子,两人如果不是有着五六岁的年龄差,放在一起肯定像小姐妹一样,她笑了笑,晃了晃怀里面的小当当:“姐姐学会臭美了呀。”

秦星辰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臭美。

她是香香的美好吗!

小当当顺手一把扯下来正在臭美的姐姐的头发,往嘴里塞。

秦星辰被他扯到好痛,惨叫一声:“哎呀当当,姐姐的头发不能吃的!”

小当当盯着姐姐笑,并且还学姐姐讲话:“吃,吃!”他把手里面的一根头发丝递过去,也给姐姐吃。

秦星辰生气了,决定不要理弟弟,鼓起包子脸背过身去。

才这么大,姐弟两个就经常摩擦打闹了。

一会儿吵架,一会儿又和好。

范晓娟把小当当放在秦江手上,给女儿重新扎好了头发,又变成妹妹的小姐姐,秦星辰冲当当吐了吐舌头,当当还以为姐姐在逗他玩,笑得前仰后倒的。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就往外面走。

好久没运动了,今天准备去附近的村子里转转。

听秦江说,附近的村子里有土鸡卖,酒店又可以加工,等回来就可以喝土鸡汤咯。

小星星最喜欢吃的就是鸡肉肉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