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打架吗,我的地球玩家超凶 > 第四十二章:国防武器科技大会

第四十二章:国防武器科技大会


  
刘玄德不仅仅是物理学教授,还是有军方合作项目的资深专家,他负责的是大功率激光武器反射光栅的研究。
如果不知道光栅是什么,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刘玄德研究的是盾牌,只不过这个盾牌不是用来扛子弹或者刀剑,而是用来抵御激光炮。
上午九点,有一个关于国防武器科技的会议,受邀人都是武器科技领域赫赫有名的教授,刘玄德就是其中之一,他是2019年的杰青,那一年,他34岁,在200个45岁以下的杰青里,他算最年轻的那一批。但即便是他这么重量级的人物,放在这场会议里面,都不太够看。因为与会人士,不乏长江学者,百人计划,甚至院士这一级别的人物。
往年开会地点都是选在燕京帝都,今年却将开会地点选在刘玄德的家乡鄂北省荆楚市,因为荆楚市刚扛过一波病毒席卷。
会议要讨论的内容是下一年华夏国防科技的主要研究方向,其实和刘玄德关系不大,顶多就是来年拨给他的款项是多还是少而已。
但是今天他有一件事情,想要放在大会上说一说,就像日当午说的一样,关于《蓝星OL》的事情必须引起上面的重视,因为游戏登录设备已经从头盔换成了眼镜,技术难度更加匪夷所思,实在是过于魔幻。
他知道在这种重大会议上,讲关于游戏的事情过于儿戏,但是他还是要讲,于是他开口说,“趁着大会开始之前,大家可以听我说讲一件事情吗?”
李卫国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调侃道,“小刘,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以前逼你上台做汇报,你可都不上去的!”
这是他研究生期间的导师,前几年被评选为长江学者。
他感激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他明白,老师明着是调侃他,背地里其实是帮他收拢在场人士的注意力,帮他掌控话语权。
“说实话,今天这件事情有些匪夷所思,而且我深知在这种场合讲这件事情过于儿戏,但如果我的推测没有出错的话,这将是一件影响我们华夏乃至整个地球的事情。”
“小刘啊,你还小,听我一句劝,把影响地球这句话收回去,我们搞科研的要严禁,这句话你把握不住。”李卫国见自己学生把话说的这么满,担心他在旁人那落下话柄,遂出声提醒刘玄德。
刘玄德给了自己导师一个放心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正式开始之前,请先容我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刘彦昌,现如今在鄂北大学工作,做的是激光光栅方面的研究。但是我今天要说的主题,其实和我的研究方向没有什么关系。”
刘玄德停顿了一下,场下正在小范围的议论。
“就是他啊,我知道他,华夏最年轻的杰青之一。”
“哟嚯,还是挺有能力的一小伙子。”
“听听他怎么说……”
议论声很快结束,大家抬头看着他,于是刘玄德接着往下说,“今天要说的事情和游戏有关,不知道最近大家有没有关注过一款叫《蓝星OL》的游戏?”
“胡闹!”他的话还没讲完,便被自己的导师打断,“这是什么场合你不知道吗?在这种场合,你讲这个?”
刘玄德一脸为难的看着自己导师,被导师这么一吼,他有点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便上了台,后悔自己没有会前单独先告诉自己的导师。
会场短暂的寂静,刘玄德觉得此刻自己就是大型的社会性死亡,估计在场的人,以后都不会和这么冒失的自己合作。
好在有一个人给他打圆场,“老李,你这就不对了,大会还没开始,我们正好也脱离年轻人太久,用这个时间,听听年轻人的想法多好。”
但是不好的是,这个人他认识,是自己导师的对头,显然打圆场也不是打圆场,话里的意思,先是否认了自己导师的观点,然后贬低他刘玄德不成熟。
场下议论纷纷,刘玄德一脑门的汗,在台上站着,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
“黄书,继续讲吧,今天你就是不讲,我也会讲。”
“黄书?”好熟悉的名字,刘玄德暗惊,“这不是群友对自己的称呼吗?在场的还有自己的群友?是哪位大佬?”
现场收声,目光都锁定在一个看起来有点土,皮肤黢黑,脸上被岁月留下刻痕的人身上,让他继续讲的就是这个人。
“锄……锄禾日当午?”刘玄德难以置信,“不,程院士,你……”
“是我。”程院士点点头。
如果说自己是华夏最年轻的杰青之一,那这位就是华夏最年轻的农业学院士没有之一,刘玄德都想当场给他跪下。
在场的人见有一个院士发话,并且用的是非常肯定的话语,于是纷纷收声。
刘玄德狠狠的深吸了几口气,平复复杂的心情,他给自己加油打气,“有院士和自己一个战线,怕个卵!”
“事情发生在昨天晚上,我和程院士同时登录了一款名为《蓝星OL》的游戏,我们总结了这款游戏最诡异的四点——
1.游戏里至少有上千万能通过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
2.游戏玩家在游戏内具备五感;
3.游戏登录设备仅仅是一只眼镜;
4.只要签订了用户协议,游戏设备会凭空出现。”
“显然,这四点除了第一点,地球上的技术勉强能达到。其余三点,没有任何一点是目前地球能够企及的。”
“有证明方式吗?”一个与会者好奇的问。
“注册账号,签署协议,进入游戏,现实会给你证明一切!”刘玄德笃定的说。
“来来来,谁想注册,知道这个游戏的人可不在少数,游戏每天开放的名额有限,想玩还不一定有有机会。”日当午掏出手机,黢黑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亲民的样子不像个院士,倒像个销售人员在推销保险。
刘玄德赶紧在沙雕聊天群里面发了一句话,“@辉,今天开放几个名额?能走个后门,要两个名额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