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打架吗,我的地球玩家超凶 > 第四十四章:卧槽,我打自己!

第四十四章:卧槽,我打自己!


  约莫过了五分钟,两名警察出现在会议场馆中,其中一个中年人,一个年轻人。
刘玄德对中年警察的影响很深,因为这个人脸上有一道老旧的伤疤,横穿在岁月留下的皱纹上,看起来像一个“丰”字。
年轻警察则是一直“师傅师傅!”的叫着中年警察。
“刘彦昌?”中年警察粗声粗气的问,像是审问犯人,刘玄德被问的有些不舒服。
年轻警察急忙出来打圆场,“对不起,刘教授,这是我们谷营队长。”,随后赶紧小声和谷营嘀咕,“师傅,要不还是我先沟通?”
“声音这么小干嘛?”谷营声音嗡嗡响,分贝很大,“我们是来查案的,又不是来做贼的?我问个名字咋啦?”
半晌,场馆里没人说话,谷营才把头偏向年轻警官,“你问。”
“刘教授,听上面说,你们这边需要我们刑侦组的协助,您能具体说一下情况吗?”
“嗯。”刘玄德说,“简单的说,待会场馆里会凭空出现一只这样的眼镜。”,他将自己的游戏眼镜递给年轻警察,然后接着说,“出现的时候,可以说有征兆,征兆是我方科研人员签完协议的一瞬间,但是也可以说没有征兆,因为眼镜的的确确是凭空出现,我们需要帮忙排查这是不是一场魔术秀。”
谷营从年轻警察手中接过眼镜,顺手要点燃叼在嘴里的一支烟,刘玄德制止,“请您出去抽烟。”
谷营没理刘玄德,自顾自的将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斜着眼睛扫了一眼眼镜,又将眼镜递了回去。
“你!”
“开始吧!”谷营说话间,将刚才吸入的香烟喷吐到刘玄德脸上,打断了正要生气的刘玄德。
刘玄德突然感觉这个画面似陈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三体》第一部的开篇——史强和王淼的相遇。
同样是警察,同样是搞物理的教授,同样的警察抽烟喷到教授的脸上。
当小说的情节和现实串联起来,一道寒意从刘玄德的背脊骨升起,他陷入惶恐,久久没有开口……
而在无声无息之间,游戏眼镜再一次凭空出现。
“不是魔术,收队!”谷营又吸一口烟,话语简洁,掉头便走。
“好的。”年轻警察似乎早就习惯了自己师傅的这种风格,转头和还在怔怔发愣的刘玄德交代了两句,随后追上往场馆外走的谷营。
“倪老师,您如果要研究这眼镜的材料,可以明天放出名额后,我帮您申请一个,但是现在,需要进入游戏了。”日当午笑着将六十岁老人手中的眼镜拿下来,递回正眼巴巴看着,又不敢说话的年轻人。
老人恋恋不舍。
……
蓝星,
地球武馆,
午夜十二点四十。
玩家上线。
刘玄德组织大家加好友,其中,那位被老人抢了游戏眼镜的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显然在他更年轻的时候玩过游戏,他的动作看起来轻车熟路,只是……只是这个轻车熟路暴露他十几年没玩游戏。
一开始,刘玄德还不确定这家伙是不是十几年没玩游戏,比如,在刘玄德的眼里,这货见到肖辉的一瞬间,便丢出了侦测,想要查看眼前NPC的信息,这是所有玩家的孽根性,改都改不了。直到今天都没有玩家能克制这个毛病,从这一点,看不出来这货和新时代玩家的区别。
再接下来这货又开始翻箱倒柜,典型的RPG角色扮演类型游戏玩家的行为,生怕自己错过什么好东西。
玩RPG游戏的玩家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饥渴感——什么东西都想收集。
就连任务物品,明摆着告诉玩家了,任务完成之后,这个物品已经没用了,很多玩家还是选择把一个个的任务物品堆放在仓库里,看着琳琅满目的仓库就很有成就感。
之后的游戏开发商怎么都不敢不满足玩家这一点,所以玩家依旧保持着蝗虫过境,翻箱倒柜的习惯。所以就这个动作而言,还是看不出这货十几年没玩过游戏。
但是他接下来的动作,让刘玄德确定了,他绝对是脱离游戏好久的那批人,游戏只活在他的童年中。
因为这货开始杀武馆内养的几只绿头鸭,抄起一旁的十公斤重哑铃就准备砸,还好刘玄德反应的快,一把将他拉住,这才没有造成进一步的惨案。
见面丢侦测,见箱子就翻,见东西就捡,见鸡就想杀,这是玩家的四大通病。
至少《上古卷轴5》出来之前,这四大通病没玩家改的了。
《上古卷轴5》出来之后,玩家因为杀了一只鸡,被全村追杀,杀完之后复活,复活起来接着被杀,那段时间,满贴吧的帖子都是,“杀了一只鸡,被无限追杀,怎么破,在线等,急!”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读档重玩。
在这之前,玩家就是游戏世界的蝗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自那以后,玩家再也不敢有见鸡就杀这一毛病。
这就是区别不间断玩游戏的老玩家,和十几年不玩游戏玩家的一种方法——看他进游戏的第一个动作是不是杀鸡。
“你疯了,很多年没玩游戏了吧?”刘玄德压低声音问他,随后扫了一眼他的面板,发现这货网名叫“为你葬爱”
得,取这网名,刚才分析的事,更加没跑了。
葬爱奇怪的扫了一眼刘玄德,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先别管我怎么知道,总之你记住现在的游戏和十几年前的游戏不一样了,路边的鸡啊鸭这种东西,你不能随便杀!”
葬爱这人也不知道真懂假懂,马上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刘玄德回头对在场的各位说,“同时也麻烦各位不要把这个当游戏看待,把他当成一个真实的世界就行!”
话音刚落,就听到葬爱一声惊呼,“卧槽,自己打自己也能掉血!”
刘玄德惊诧的看过去,这货的头顶飘过明晃晃的“-20”。
真实是个狼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