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嫡女重生记 > 玉熙番外(36)

玉熙番外(36)


  漪姐儿哇哇哇大哭。

  闻到臭味,封小晗赶紧站起来说道:“老祖宗,漪姐儿这是拉了。”这孩子平日非常乖巧,只有饿了或者拉了才会哭,不知道多省心。就是柳儿都说这孩子,知道心疼人。

  因为带了乳娘过来,所以漪姐儿就交给乳娘去料理了。

  玉熙靠在水红色绣着祥云纹的织金锦靠枕上,轻声问道:“小晗,对将来可有什么打算?”

  封小晗沉默了下说道:“曾祖母,我不想改嫁,只想好好地将漪姐儿抚养长大。”她全心全意地爱过一个人,也被人全心全意地爱着。她不觉得,还有嫁人的必要。

  “除此之外呢?”

  封小晗被问糊涂了,不明白玉熙这话是什么意思。

  玉熙道:“漪姐儿有乳娘跟婆子带着,你可以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小晗,你不能日日待在府里不出门。要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渐渐的就会与外界脱离关系。不仅对你自己不好,就是对漪姐儿的成长也不利。”总关在家里,容易移了性情。

  封小晗知道玉熙是为她好,否则不会说这些话的:“老祖宗,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她这样的身份,很多人会有忌讳。

  玉熙失笑:“你有很多选择。可以去学堂做女先生,也可以继续钻研画艺书法,或者也可以去做其他。只要你想,不怕没有事做。”封小晗当年可是京城的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没有真才实学,哪怕家世出众也捧不到这个高度。

  文华堂的女先生,和离的就有两个。其他学堂,也都有。

  封小晗有些迟疑:“老祖宗,我怕教不好那些学生。”若是没教好,岂不是误了那些女学生。

  玉熙能理解封小晗的顾虑与担忧:“当年你曾外祖父要带兵打仗,让我执掌政务。当年我也担心自己做不来,可是没有退路,哪怕再害怕也得硬着头去做。后来慢慢习惯了,也就那么一回事。小晗,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漪姐儿。小晗,父母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孩子。你若是因为害怕而退缩日日待在后宅,以后漪姐儿定也会受你影响。小晗,其实只要迈出第一步,你就会发现很多事没想象的那么难。”

  封小晗被说动了:“老祖宗,我会好好考虑的。”为了女儿,她也要改变自己。

  在慈宁宫用过午膳,封小晗就带着女儿回了公主府。

  柳儿道:“小晗,我觉得你曾外祖母说得很有道理。就算你不去当女先生,你也该找些喜欢的事做。”

  “祖母,我喜欢琴棋书画。可是这些东西又不能当饭吃。”这些,只是她闲暇时的消遣。

  柳儿笑了下说道:“谁说不能当饭吃?你看你三舅公,一幅画上千两银子,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封小晗摇头道:“祖母,我哪能跟三舅公比呢!”

  “小晗,你别妄自菲薄。只要你坚持,将来你也能成为像你舅公这样的人。”其实说这话,并不是说柳儿真就觉得封小晗以后就能成为什么大画师大书法家。她只是不希望封小晗人生就剩下漪姐儿,这样对母女两人都不是好事。

  封小晗倒没想到,柳儿竟然对她有这么高的期盼:“祖母,我……”

  柳儿轻轻地拍着封小晗的手,说道:“这事不着急,你可以慢慢考虑。”

  傍晚的时候,玉熙用过晚膳与启浩说道:“陪我去花园走走。”

  启浩知道,玉熙这是有话跟他说了。

  到了园子里,启浩问道:“娘,你是想跟我说小晗的事吧?”他知道,当年玉熙存了撮合封小晗跟鸿琅的心思结果两人没成,后来封小晗要死要活,玉熙总觉得这事她也要付一部分责任。

  要启浩说,玉熙真是多想了。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要怪,就怪封志希跟云岚两人的心太大了。

  玉熙嗯了一声道:“原本以为罗勇意外身亡,小晗会陷入悲痛之中不可自拔。却没想到,为母则强。为了漪姐儿,小晗不仅没垮掉,反而想要改变自己为漪姐儿做一个好的榜样。”

  封小晗如何启浩并不关心,他只在乎玉熙:“娘,有什么话你直接跟我说,我都答应。”他对玉熙也了解,就算想补偿封小晗也不会过分的。

  玉熙莞尔,这孩子以前说话喜欢拐弯抹角。可现在在她面前,越来越直白了。

  不想被大臣猜测到他心中所想,所以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但在玉熙面前却不需要伪装自己,启浩却是没这个顾虑,想说什么就说。

  “我想册封漪姐儿为乡君,这样也算是给孩子一个保障,你觉得如何?”这是玉熙深思熟虑后做下的决定。

  启浩说道:“娘,何不直接赏小晗一个诰命。”封小晗成了诰命夫人,自然也就会护着萝漪了。

  玉熙摇头说道:“我打算以罗勇为国尽忠之名册封漪姐儿为乡君的。小晗还年轻,虽然她跟我说不会再改嫁。可她现在才二十岁,未来的事有很多不确定性。若是因为罗勇得封诰命夫人,将来遇见情投意合的人就不好再改嫁了。”

  若是郡主,启浩可能还会犹豫一下。但一个乡君,真不是什么大事。启浩当下就点头同意了:“娘,这事得你来下懿旨吧!”因为皇后早早病逝,后宫嫔妃不够资格下懿旨。所以很多事,像封赏诰命等都是以玉熙的名义下的。

  封小晗接到懿旨,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漪姐儿,竟然受封为乡君。虽乡君爵位很低,每个月也没多少钱领,但这份体面却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柳儿说道:“这是你曾外祖母怜惜你跟漪姐儿,特意给你的恩赏。明日,你带着漪姐儿随我进宫谢恩吧!”她进宫,是无需递牌子的。

  封小晗含着泪点头道:“好。”漪姐儿得封乡君,对将来说亲都有益了。

  转眼,就到了玉熙九十大寿的日子了。这日晴空万里,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宴席,准备了一百桌。之所以定这个数字,也是有讲究的。启浩跟启佑等人希望玉熙过完九十大寿,下次就能过百岁寿辰了。

  寿宴,是摆在太和殿下面。这里非常开阔,摆一百桌也绰绰有余。

  看着内务府送上来的朝服跟头冠,玉熙笑着道:“这头冠,我能戴?”衣服还好,就这头冠瞧着就有三四斤重了。戴上它,明日脖子别想再抬起来了。

  枣枣笑着道:“娘,你穿我给你做的那一身衣裳吧!”每年玉熙生辰,枣枣都会让国公府的绣房给她做一身衣裳。

  生辰宴上,玉熙一般不会穿。不过平日,她还是会穿的。

  “拿来给我看看吧!”

  枣枣送的是一套五福捧寿紫檀色衣裳,衣服边角用金丝银线这绣着祥云纹,看起来很低调。

  玉熙摇头道:“不行,今日可是宴请了文武百官,哪能穿得这般随便。”

  “算了,还是穿朝服吧!至于头冠,就不戴了。”

  玉熙穿着绣着凤舞九天的朝服,梳了个高髻。发髻之间,只插了一支九尾凤钗。

  太和殿内站满了三品及以上的官员,而启浩此时正坐在最上首。

  见玉熙来了,启浩忙从龙椅走下,过来扶着玉熙往上走去。

  枣枣跟启睿等人没跟着上前,只是站在台阶下面。

  等玉熙坐下后,以宰辅张立果为首的文武百官跪下高呼道:“恭祝皇太后寿比南山,洪福齐天。”

  声音洪亮齐整,震得玉熙耳朵有些疼。也是好久没出席这样的场景,都有些不习惯。

  玉熙佛了下手,笑着说道:“众爱卿都起来吧!”

  等众人都起身后,玉熙笑着说道:“今儿个是好日子,就不用那些繁文礼节。既来吃寿宴,等会随意吃喝。”

  众位大臣齐声道:“谢太后隆恩。”

  玉熙并不喜欢喧闹的地方,不过今日情况特殊。一直在金銮殿内用过午膳,玉熙才回了慈宁宫。

  听到玉熙睡下后,启佑道:“也不知道为娘办这九十寿辰是不是对的?”看她娘疲惫的模样,他觉得自己好心办坏事。

  枣枣笑着道:“娘虽然有些疲惫,但心情很好。再者娘也就过整寿,十年一次怎么也要办了。”平日玉熙生辰,都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团圆饭。

  “说得也是,就希望下次能为娘办一百岁的寿宴。”

  枣枣斩钉截铁地说道:“会的。到时候,我们还一次操办娘的百岁寿辰大宴。”

  启佑没那么乐观。毕竟,能活到百岁的凤毛麟角。

  中午宴请文武大臣以及命妇,晚上就是自家人吃团圆饭了。

  云家如今已经到了第六代,子孙早就超了百人。加上枣枣跟柳儿的子孙,自家宴席就摆了二十多桌,真正的人丁兴旺。

  玉熙收礼,自己只收启浩他们送的。从孙子辈开始送的生辰礼,让他们直接交给慈宁宫的管事。

  看着热闹的场面,玉熙有些遗憾。和瑞最喜欢儿孙满堂欢聚一团,若是他还在该多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