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嫡女重生记 > 第九章 风波(2)

第九章 风波(2)


  秋雁芙望着玉熙,好像希望能从她脸上看出端倪。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她很确定四姑娘不是面上表现的那般纯良。今天的事,秋雁芙总觉得是玉熙的设计。

  有了这个顾忌,秋雁芙开口道:“姨母,你看四表妹这衣服都湿了,还是让四表妹先换身衣裳吧!容妹妹的事待会再说。”

  武氏扔出茶杯以后也知道自己过火了,这里不是河北,而玉熙也不是丫鬟婆子。

  玉熙打玉容,跟她打玉熙那可是完全不同的感念,都说后母难为,就在于这里。若她打的是亲生女儿,最多被人说两句,可玉熙是继女,一个不好,她就得背负一个恶毒后母的名声。武氏这个时候算是恢复了理智,顺着秋雁芙的话道:“你扶了玉熙去换身衣裳。”

  秋雁芙先去扶玉熙的时候,没料到玉熙会甩开她。秋雁芙一个没注意,朝后倒去,摔倒在地,狼狈不堪。

  武氏刚压制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来人,给我按住她。我今天若是不好好教训你,以后还不得翻天了。”

  碧藤院的几个婆子都是武氏从河北带过来的,得了武氏的吩咐立即走上前按住玉熙。两个婆子开始以为玉熙会挣扎,却没想到玉熙竟然没有任何反抗,就被她们按倒在地。

  武氏冷着脸说道:“不敬长辈,辱骂妹妹,殴打表姐,我看你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今天我不教训……”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丫鬟说道:“夫人,三姑娘来了,正在门外求见。”

  玉辰进了屋子,看到玉熙被人按住不能动弹,脸上也红肿一大片,冷着脸:“母亲,不知道四妹妹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让你下这么重的手?”大户人家不兴体罚,若是不听话轻的责骂一顿,重的也不过是关在佛堂抄写佛经。

  武氏看到玉辰的模样,又气得不行。这一个一个的,根本就没将她放在眼里。

  这个时候,玉容终于不再哭了,而是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抬头望着玉辰说道:“三姐,四姐说我愚笨不堪,学什么都不会,甚至还动手打我。”说完,让玉辰看她脸上现出的五指山:“娘知道后很生气,寻四姐过来说话。结果四姐不仅顶撞我娘,还将我表姐推倒在地。我娘气狠了,才让四姐跪在地上。”

  玉辰蹙起了眉头,以她对玉熙的了解,若不是大事,不会让玉熙如此动怒:“玉熙,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打五妹妹?”

  玉熙脸上浮现出讥讽的笑意:“五妹妹?为什么你只说我打了你,却不说我为什么打你?”

  玉容吓一白。秋雁芙又出来打圆场:“三表妹,这都是误会。”

  玉辰一直都瞧不上秋雁芙,现在更是瞧不上了。她压根就不理会秋雁芙,只朝着玉熙说道:“玉熙,起来,随我去见祖母。有什么委屈,与祖母说道。”

  武氏眼皮跳了跳,唬着脸问道:“玉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玉辰根本就不理会武氏这一套,给武氏行了一礼,说道:“我先带四妹妹去祖母那。待会还请母亲带了五妹妹到祖母那,将这件事说个清楚。”

  武氏性子急躁了一些,但不是傻子,去见老夫人这事可就闹大了,她肯定没好果子吃。

  秋雁芙走上前说道:“三表妹,这事闹出去对二房的名誉也有很大的损害,最后难做的还是姨父。”秋雁芙是真厉害,她早看出玉辰很在意韩景彦以及名声,所以知道用这个牵制玉辰是最有效的。

  打蛇打七寸,这话很对。玉辰可以不在意武氏,但她却不能不在意自己亲爹。在玉辰心目之中最重要的是老夫人跟韩景彦,若是武氏名声有损对她爹也不是好事。玉辰犹豫了片刻,说道:“母亲让四妹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是不是该给一个说法?”

  武氏看到玉辰态度放软,心头一松,不闹到老夫人面前私底下解决了就好:“玉容,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容哪里敢说出她辱骂宁氏的话。

  秋雁芙就知道事情没这般简单:“姨母,还是让四表妹先换一身衣裳,其他等会再说不迟。”

  武氏看着玉容,哪里不知道这里面有隐情。这会武氏额头突突的,这事若是压制不下去,她可是有大麻烦。

  秋雁芙走上前,准备上前扶了玉熙起来。她只是做做样子,并不敢真去扶玉熙,万一玉熙又推一下,她岂不是又得摔倒在地。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只是碰了一下玉熙的胳膊,玉熙就站了起来。

  武氏说道:“我知道今天的事让你受了委屈。这也是我的错,是我没管教好你的五妹妹。玉容,还不快去给你四姐姐道歉。”

  玉容心里头不情愿,但还是走上前给玉熙道歉:“四姐姐,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发脾气。要打要罚,我都没有怨言。”

  玉熙低着头没有吭声,心里却是冷笑不已。

  玉辰自问对玉熙也算有所了解,玉熙这个样子分明是气不平。玉辰想了一下说道:“母亲,我先带了四妹妹去换身衣裳。这事还是等爹回来处置不迟。”

  武氏听了这话,心头彻底放松了。有了玉辰的帮忙掩饰,老夫人纵然知道了也不过是责怪两声。说来说去,武氏其实还是弄错了玉熙真正的靠山是谁。武氏吩咐道:“去蔷薇院取了四姑娘的衣裳过来,给四姑娘换。”让玉熙这个样子从碧藤院出去,还不知道府邸里的人得如何议论。

  屋子里静悄悄的,连外面风吹树木的声音都听得到。

  玉熙抓着玉辰的胳膊,哑着声音说道:“三姐,我要回去。”

  玉辰有些纠结。她又不想给韩景彦惹来麻烦,又不想让玉熙委屈,导致她现在左右为难。

  就在这个时候,丫鬟疾步进来道:“夫人,大夫人过来了。”

  当她听到麦冬的话,就知道玉熙肯定要遭殃了,所以急忙过来了。只是她的院子离碧藤院最远,所以才会来这般晚。

  武氏听到秋氏来了,脸一下僵了。她这会是真后悔,当时没注意分寸,如今让玉熙顶着这一张脸还有这一身湿润的衣服,让秋氏看到还不得闹得全府都知道,这对她极为不利。秋氏倒是想开口让玉熙进屋避开秋氏,可惜,这个时候秋氏已经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玉熙是全嬷嬷的徒弟,除了药材太昂贵没不起泡不了药浴,其他的玉辰享受的自然不会漏了玉熙。几年下来,玉熙也养出了一身娇嫩似水的肌肤。别说用茶杯,就是平常按一下都有印子留下。此时玉熙的脸肿得不成样,粘着的茶叶也没掉落,看起来滑稽又可笑。

  秋氏瞧见玉熙这个样子,整个人都呆在了。

  玉熙看到秋氏,冲过去抱着秋氏大哭:“伯母,伯母……”这一声声的叫唤,充满了愤怒与委屈,屋子里的人听了心头都忍不住一颤。

  玉辰脸上有些发红。

  秋氏听到玉熙的哭声终于回过神来,脸都气得发紫:“武氏,不知道玉熙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要你下这样的毒手?”刚才蔷薇院发生的事秋氏已经知道了。她以为武氏再护短也不过是责骂玉熙两句,毕竟错在玉容,却没想到武氏竟然下这般的毒手。

  毒手两个字,让武氏整个人都不好了。只是今天的事是她不在理,武氏也只能硬着头皮:“大嫂,今天这事是我急躁了。可我也只是失手,并不是有意的。”

  秋氏冷笑一声,拍着玉熙的肩膀说道:“不哭了,随我一起去见老夫人。老夫人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玉辰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

  玉容也不傻,知道去了老夫人那里她得不到好:“四姐姐,都是我的错,要打要罚……”话还没说完,秋氏跟玉熙已经不在屋子里了。武氏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再强,也不敢阻挡当家夫人。

  武氏见状不好,立即跟上。

  出了碧藤院,玉熙擦了眼泪,说道:“大伯母,我还是回蔷薇院梳洗一下再去见祖母吧!这样去见祖母,我担心吓着祖母了。”

  秋氏冷着脸道:“这你不用担心,老夫人什么风浪没见过。”言下之意,这点小事还吓不着老夫人。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上房。

  老夫人看着玉熙的样子,脸一下黑了:“怎么回事?”

  玉熙哑着嗓子,将她所遭遇的事叙述了一遍,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隐瞒自己说过的话。

  还没等玉熙说完,秋氏就气不过了。什么叫蔷薇院是个破烂地方:“你嫌弃蔷薇院是破烂地方?你的意思让你住在水湘院是委屈了你?让你住在国公府是委屈了你?我倒没想到,让你住在国公府倒是委屈了你?”水湘院的格局跟蔷薇院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水湘院的布置比玉熙的院子要高出一个层次。

  玉容再傻,也知道不能顶撞秋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