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嫡女重生记 > 第十六章 防备(1)

第十六章 防备(1)


  陈雪走了过来,笑着说道:“郡主,县主,玉熙姑娘还没用午膳呢?我先带了玉熙姑娘下去用午膳,有什么话待会再说,可好?”来家里做客,总不好让人空着肚子回去。

  和寿县主站起来道:“府里还有有事,下次再聚的时候,好好聊!”

  玉熙听到下次好好聊心里一个咯噔,她可是万分不希望再见到和寿县主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和寿县主是个危险人物。

  青霞郡主也准备回府了,在临走的时候热切地邀请玉辰去王府做客。至于玉熙,被青霞郡主选择性地忽略了。交白卷的人,没让青霞郡主骂一声榆木就不错了。

  玉熙等人走后,问道:“雪姐姐,我伯母跟大姐她们在哪呢?”

  陈雪笑着说道:“正在与我娘说话呢!等你用过膳,就带你们姐妹俩人过去。”陈雪原本是想让玉辰去正院,可被玉辰拒绝了。

  泰宁侯府给玉熙单独准备的午膳很丰盛,七菜一汤,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非常不错。

  吃饭,讲究细嚼慢咽。在家里规矩稍微差一些没关系,可到了别人家,一丝一毫都不能差。玉熙这顿饭花了两刻钟,就这速度还算是比较快的。

  用完午膳,玉辰从屋里走了出来,说道:“四妹妹,我们赶紧出去吧,大伯母该等着急了。”

  玉熙点了一下头:“走吧!”

  刚来那会绷紧了神经,就怕自己出错,这会玉熙却是兴致,边走边欣赏花园里的花了。韩国公府因为秋氏觉得养那些花花草草费钱,所以花园的品种少之又少。泰宁侯府的花园种的花品种很多,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可惜时间不多,要不然玉熙想好好欣赏欣赏了。

  一行人刚出花园,就看见一个少年带着小厮迎面走了过来。

  陈雪笑着与玉辰一行人介绍道:“这是我二弟陈然。二弟,这是韩国公府的三姑娘跟四姑娘。”

  来之前众人都是做过功课的,泰宁侯府的二少爷陈然是长房的嫡次子,书读得非常好,去年童试得了魁首。

  听了陈雪的介绍,玉熙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一下陈然,就见他穿着一身宝蓝色袍子,袍子没绣任何的花纹,只在下摆上用银丝线绣着简单的云纹,腰间挂着一块玉环,整个人看上去利落干净。长身挺立,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不过却是很沉稳,没有他这个年岁该有的的稚气。这也能理解,就玉熙所知道的,陈然在六岁的时候被人绑架过,可能是这段经历让他比同龄人显得沉稳吧!

  陈然没想到这个时候家里还有客人。以往这个时候,客人都已经回去了,不过就算碰到,也不过是打个招呼而已。陈然与玉辰两人打了招呼,就带着小厮转身走了,没有多一秒的停留。

  玉熙有些意外,刚才陈然看到玉辰时别说惊艳了,就连惊讶都没有,眼神并没在玉辰身上多停留一秒钟。要知道就玉辰的容貌,不少女子都看呆了,更不要说这个年龄的少年了。这个陈然竟然有这样的定力,真心不能小觑了。

  回去的路上,秋氏搂着她,笑着说道:“今日宴会感觉怎么样?”今日玉辰出了一把风头,玉熙稍微只能说还不错。毕竟在做诗词的时候,她是交了白卷的。

  玉熙皱着眉头,说了一下宴会上和寿县主对她的态度:“伯母,我总觉得和寿县主对我有敌意?三姐容貌才华都出众,让人嫉妒很正常,可她对三姐很亲近,对我却很防备。我以前都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敌意呢!”

  秋氏听了这话,正色道:“你将事情的前后详详细细地跟我说一遍。”和寿县主虽然只十四岁,但却八面玲珑,若是玉熙得罪了她,那可就是一件麻烦事。

  玉熙又详细地说了一遍:“伯母,我对和寿县主很恭敬,礼数也周全,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我有敌意?”

  秋氏迟疑了一下,问道:“会不会是你的错觉?”

  玉熙摇头说道:“不可能,虽然和寿县主掩饰得很好,但是我很肯定和寿县主对我有敌意,不会有错。”

  秋氏思索了片刻,也想不出所以然出来,只能说道:“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你尽量避着她一些。”

  玉熙面带忧色:“就怕避不开。”和寿县主既然对她有敌意,肯定是没办法避开的。

  秋氏看着玉熙的神色,笑着说道:“乔家虽然尚主,但却并没有实权。和寿县主再能,只要你不差了规矩,她又能奈你何?”和寿县主的太爷以前官居二品,只是后代子孙不争气,要不是和寿县主的爹尚了公主,怕是京城早没乔家这号人家了。

  玉熙想想也是,笑着说道:“是我想岔了。”国公府可不是摆设,再有他爹现在可是朝廷命官,而且是有实权的,和寿县主就算对她有敌意最多也就面上刁难两分,肯定不敢真对她如何。不过想到宴会上和寿县主的表现,玉熙心里头又沉了沉。和寿县主是个聪明人,就算真对她有敌意要对她下手,也绝对不会在面上的,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还真让玉熙有些发愁。

  端午节前两日,韩建业回来了,与以往一样,韩建业又给玉熙买了很多的东西。

  玉熙心里熨帖,这些年在她的努力之下,她跟韩建业的关系与亲兄妹也不差的:“二哥,这次有几天假呀!”原本韩建明年初想给韩建业谋一份差事,但他师傅说他学艺不精,还需再打磨一二。

  韩建业笑着道:“师傅给了三天假。熙儿,你这几个月怎么样?三叔回来了,你是不是很开心?”

  玉熙瞬间就觉得自己很苦逼了。不过她不能说韩景彦的坏话,但却不表示不能说武氏跟秋雁芙的坏话:“爹回来我是很高兴的,只是我那继母,咳,真是一言难尽。”

  韩建业狐疑道:“她欺负你了?”

  紫苏胆子比较大,说道:“何止是欺负那般简单。二爷是不知道,我家姑娘差点就被三夫人给毁容了?”

  韩建业听了这话,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都摇晃了几下,大声问道:“怎么回事?给我说个清楚明白?”这女人也太恶毒了,竟然想让玉熙毁容。

  紫苏添油加醋地将武氏做的恶事说了一遍。

  韩建业怒气冲冲地说道:“下这样的毒手,祖母就罚她立规矩,这惩罚也太轻了?”

  玉熙其实心里清楚,老夫人之所以没有重罚武氏怕是已经看出当日的行为是她有意为之。玉熙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她是长辈,我是晚辈,这次也就是她做得太过份了,要不然祖母都不会责罚她。”

  有了玉熙的话,加上紫苏在旁添油加醋,武氏在韩建业的心目之中那就是一毒妇。

  玉熙看着韩建业的脸色,又说道:“二哥,这次母亲还带了外甥女来京城,我瞧着这秋姑娘也是个心思深的。二哥是不知道,她前些日子还跟我打听二哥的喜好来着。她一个适婚的姑娘家,竟然跟我打听二哥的喜好,你说她想做什么?二哥,你若是见到她可得防备一二,那秋姑娘长得楚楚可怜,可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

  韩建业又好笑有好奇,说道:“在你心目中你二哥我就这么没用,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骗得了我呀?”

  可能是因为一直在山上跟着杨师傅习武的缘故,所以养成了韩建业爽朗率真的性子。玉熙对韩建业还真是一万个不放心。试想,若是换成别人家的少爷,被人设计了不得纳对方为妾了,哪里还会不顾亲娘跟兄长的反对娶对方为妻了,这完全不叫义气,这叫蠢。

  玉熙婉转地道:“二哥,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秋雁芙长得娇美可人,谁知道二哥见了美人是不是就什么都忘记了。二哥你现在还没说亲,她特意打听二哥的喜好可不就瞄上了你。以前你不在府上也就算了,如今你回府了她肯定千方百计要与二哥你多见面了,说不准待会你从蔷薇院出去就能巧遇上呢?”

  韩建业刮了一下玉熙的鼻子:“小小年龄,总是将亲事挂在嘴边,是不是想嫁人了?”

  换成别的姑娘,估计早就脸红了,可惜玉熙脸皮比较厚,听了这话一点都不羞涩:“二哥,你可别将我的话不当回事。若是被她缠上了,坏了你的名声,你以后别想说这好亲事了。”

  韩建业笑得不行:“成,成,成,我若是见了这个秋姑娘,肯定离得远远的,话都不跟她多说一句,好不好。”

  玉熙很认真地说道:“二哥要说话算话。”

  韩建业觉得玉熙很是有趣:“二哥一定说话算话,要是骗你,那就是小狗。”

  玉熙听了这话很想翻个白眼。十六岁的少年在别人家都该顶起门户了,就二哥,还跟个孩子似的。

  兄妹俩人说了好一会话,韩建业仰头看了一下天,说道:“天色不早了,我回去了。”

  玉熙将她给韩建业做的荷包拿了出来,说道:“二哥,荷包里放了香料,你到时候可得挂在身上。”端午节的时候,身上要挂着放这药材的荷包,有驱邪的意思。

  韩建业看着荷包上绣着的福字,笑着说道:“熙儿的绣功越发好了。”韩建业心里有些骄傲,熙儿的绣功好,厨艺也好,脾气也好,容貌也出众,也不知道谁家小子有这福份娶了玉熙了。

  韩建业带着小厮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真就碰到了带着丫鬟出来散步的秋雁芙。

  秋雁芙之前跟着秋氏一起去泰宁侯府做客的时候,宴会上的姑娘知道她的身份后压根就不搭理,仿若她是空气一般,这让秋雁芙一阵挫败,所以这两日秋雁芙心情很不好。

  看到韩建业的时候,秋雁芙也有些意外,但更多的却是惊喜。她早就知道国公府的二爷在外学艺,却没想到今日竟然就碰上了。秋雁芙袅袅娜娜地上前打了招呼:“表哥。”

  秋雁芙今日是在府邸里走动,也没盛装打扮,只穿着一身月牙白鸳鸯锦衣裙,只发髻上嵌了一朵蓝色的海棠珠花,两旁垂下长长紫玉璎珞至肩膀,显得清丽可人。

  韩建业看到秋雁芙,忍不住想起了玉熙刚才的话,神情很微妙。若说刚才玉熙的话他只当玩笑听,可现在真在路上巧遇了秋雁芙,他忍不住就多想了。这世上真有如此巧的事呢!不,肯定是跟玉熙说的那样,这个女子一直在打探他的行踪。

  想到这里,韩建业的脸就黑了,说道:“这里人来人往,秋姑娘还是不要四处乱蹿。”说完带着小厮就走了。

  秋雁芙先是一愣,转而反应过来她是被韩建业讥讽了,脸瞬间红得跟火烧云一样:“我们回去。”

  这一幕被府里的下人看到了。

  玉熙也在最短的时间知道了这件事。玉熙觉得老天都在帮她,她刚在胡诌待会路上会碰到秋雁芙,二哥就真碰到了,这不是老天帮她是什么呢!

  紫苏看到玉熙的神色,说道:“姑娘,你的意思是秋雁芙在路上偶遇二爷不是巧合?”

  玉熙没有回答,只说道:“是不是巧合不重要,重要的是秋雁芙确实有这个心思。”按照玉熙所想,这次肯定是巧合。秋雁芙再厉害,也不可能打探到二哥的行踪。还能那么巧地就在二哥回去的路上等。

  紫苏说道:“姑娘应该将这件事告诉大夫人,可不能真让这个女人算计了二爷。”

  玉熙摇头道:“不用我说,今天的事足以让大伯母有所防备了。”玉熙之所以能跟韩建业说秋雁芙对她有企图,那是因为韩建业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另外韩建业对她很宠爱,她说的话韩建业就算知道有水份也只会笑笑,不会追究。可秋氏却不一样,她跟秋雁芙关系并不好这事秋氏是知道的,若是她在秋氏面前说这些话,只会让秋氏觉得她小肚鸡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