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嫡女重生记 > 第二十七章 蒋家(2)

第二十七章 蒋家(2)


  蒋怡作为东家,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不走,她就将招待和寿县主的差事交给了玉辰。不管如何,玉辰也算是平清侯府半个主人。

  和寿县主与玉辰说了两句话,然后朝着玉熙道:“玉熙姑娘的棋艺非凡,今日正好无事,你我对弈一盘如何?”

  玉熙一脸为难,玉辰笑着说道:“县主,玉熙妹妹棋艺是不错,但她却有一个毛病,下棋太慢。若是今日县主跟她对弈,怕是到午膳也下不完一盘棋。”

  和寿县主看着玉熙的样子,笑着说道:“那就算了。”前不久她又让人仔细查探了玉熙的消息,虽然她觉得玉熙不对劲,但却查不着丁点的蛛丝马迹。认真分析韩玉熙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并没有特别出格的地方。这种结果只有两种可能,要不就是她错了,要不就是韩玉熙伪装得太成功。

  来的客人越来越多,就连于惜语也过来了。很显然,于惜语对和寿县主的吸引力更大一些,两人很快说到一起。

  玉熙原本与玉如一起的,等看到周诗雅过来,立即过去与周诗雅腻在一块了。

  周诗雅与玉熙咬耳朵,说道:“段家拒了蒋家的亲事,欣溶姐姐不会过来了。”若段夫人一开始就拒亲倒没问题,关键是两家都在合八字了,段夫人突然以八字不合拒了亲,这让蒋家人很恼火。所以这次蒋老夫人六十大寿,并没有给段家下请帖。

  这事已经在玉熙的猜测当中了:“不说欣溶姐姐的事。我听说二表婶每天都在逼迫你学针线活?”玉熙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幸灾乐祸,让周诗雅看了很想掐她。当然,要不是公共场合她得保持形象,肯定会这么做的。

  周诗雅苦瓜着脸道:“不仅要学针线活,还要我学厨艺。我现在真是度日如年呀,今年是好不容易出来呢!”周诗雅吃穿很讲究,但要她亲自做,难于上青天。

  玉熙无奈道:“你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没有娘的孩子,就算没碰到恶毒的继母,不愁衣食,将来也会多走很多弯路。像玉辰这种情况,能得祖母跟外祖母双重宠爱的,那是少之又少。至于她,不说也罢了。

  周诗雅听出了玉熙的言外之意,她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说起来我真是佩服你,女红厨艺你都学得那般好。以后也不用为这些东西发愁了。”

  玉熙脸上有一丝地无奈:“谁说我就不发愁了?明年开始得跟着学管家,管家这种事琐碎得要命。”

  周诗雅顿时觉得前景一片黑暗:“我也逃不过呢!咳,我四姐年底要出嫁了。嫁到别人家要侍奉公婆,讨丈夫的欢心,还要提防小妾捣乱,想到这我就不寒而栗。”在家千般好,出门万般难了。

  玉熙倒是不知道周诗雅这般悲观:“你娘那么疼你,肯定会将你嫁到好人家去的,你不用担心。”见周诗雅仍然一副怏怏的样子,玉熙好笑道:“我的处境比你难十倍不止,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

  两人正嘀咕着,突然听到有争吵声。玉熙听到玉容的声音,忙走出去。看见秋雁芙衣服湿了,衣裙上还沾这不少翠绿的茶叶,样子非常狼狈。而对面,有一个穿着秋香色华服的女子正一脸不屑地看着秋雁芙。

  周诗雅贴着玉熙的耳朵,说道:“穿紫色衣裳的女子是定国公府的六姑娘林梅。”定国公府跟韩国公府不大对付,据说是老国公时期之前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这些年两家关系都淡淡的。不过在公中场合,大家都会维系面上的情份。这次闹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林梅扬声说道:“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已经道歉了,不知道你还想怎么样?”

  秋雁芙脸色铁青,怒道:“你刚才是道歉吗?还有,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将茶水泼在我的衣服上。”这次忍气吞声,以后还不知道得被多少人欺负了。

  林梅听了这话,嘴角扬了一下:“那不知道秋姑娘想要怎么样呢?是不是想要我陪你钱?多少钱你说,我回府以后就让人给你送来。”

  秋雁芙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林梅这话是赤裸裸在羞辱她,羞辱她是眼里只有钱的商户人家的姑娘。

  玉容也气得不行,满脸怒容叫道:“你故意泼我表姐,现在又在这里血口喷人,你家就是这种教养?”

  林梅冷笑到道“我们府邸规矩再不好,也不会带着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四处招摇。”林梅虽然是庶女,但她姨娘却深得定国公世子的宠爱,所以脾气养得很大。

  玉容气极,瞪着林梅说道:“你说谁什么都不是?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庶女,你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林梅大怒,庶出是她永远无法言语的痛。玉熙瞧着不好,立即说道:“林姑娘,今天是侯府老夫人的六十大寿,若是真闹开了,对谁都没好处的。”当客人在主人家闹事,首先得罪了主家,其次还会落下一个不知轻重缓急的名声。

  林梅看着玉熙,似笑非笑道:“倒不知道韩四姑娘不仅下棋厉害,嘴皮子也厉害。”

  玉熙神色不动,说道:“比不得林姑娘厉害。”再讨厌玉容,也不能让她在这里被人欺负了。

  林梅扫了玉容跟秋雁芙一眼,轻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这意思也表明她不再追究了。

  玉熙见状看着还是满脸怒容的玉容,说道:“五妹妹,你带秋表姐去换身衣裳。”为了防备有突发事件,她们出门都会带两套衣裳备用。这也是玉熙为什么会说的这话。

  玉容嘀咕着说道:“哪里有衣裳换?”

  林梅听到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本想讥讽两句,但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蒋怡,很识趣地没说什么。

  玉熙生怕玉容又说出什么不好的话,走到蒋怡身边小声道:“大表姐,刚才林姑娘不小心将秋表姐的衣服弄湿了。不知道大表姐能不能给秋表姐寻身衣裳换?”

  蒋怡看了一眼玉熙,笑着吩咐了身边的丫鬟带了秋雁芙去换衣裳。秋雁芙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望着玉熙说道:“四表妹,你随我一起去可好?”

  周边站着的人都在旁看戏。玉熙岂能如秋雁芙的意:“让五妹陪你去吧!”她一直觉得秋雁芙很聪明,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玉容没有多想,她原本就是要陪着秋雁芙一起出去了。

  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却没想到过了小半个时辰,蒋怡的贴身丫鬟走了过来,贴在蒋怡的脸上嘀咕了两句,蒋怡神色微变,随即匆匆离去了。

  玉熙看在眼里却没在意,侯府今天宾客来那么多,会出点问题在预料之中,只是问题有大有小了。

  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声:“要下雨了。”

  天越来越暗,乌蒙蒙一片。很快,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周诗雅低声说道:“真是天公不作美。”不管谁家举办宴,最怕的就是天气不好,做什么都不方便。

  快到中午用膳的时候,玉熙还没见秋雁芙跟玉容出现,心里闪现过不好。秋雁芙想攀高枝,万一今天坐出什么出格的事,若只秋雁芙一个人倒也罢了,偏偏玉容也跟着去。玉容跟她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可不愿意被牵连。这个时候,玉熙有些隐约后悔,早知道就不让玉容跟着去了。

  周诗雅知道玉熙的担心,笑着说道:“这里是平清侯府,就算真有事侯府也会压制下去的。就算不为他们侯府的名声,也得为你三姐,你三姐玉辰可是蒋老夫人的心尖子。”

  玉熙并没有因为周诗雅的话而放心,秋雁芙若是在乎名声,当初就不会设计二哥,让二哥以为毁了她的清白了而娶了她。

  下雨很多事都不方便,这日午膳的时间往后推了一刻多钟。这个时候,玉辰身边的丫鬟侍琴走了过来,在玉熙耳朵边上嘀咕了两句。

  侍琴走后,周诗雅小声问道:“什么事呀?”

  玉熙松了一口气,说道:“我五妹跟秋雁芙在我母亲身边。”至于中间什么事,人多嘴杂侍琴刚才也没讲,等回去的时候才能知道。

  外面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向。侯府这边上菜都不大方便,不过平清候府准备得也妥当,上桌的饭菜热腾腾的。

  在别人家不可能大吃大喝。玉熙与其他姑娘一样,小口小口地吃着,吃了小半个时辰才吃完一小碗饭。

  用完午膳,玉熙与玉如还有玉婧汇合。玉婧望着玉熙一人,有些奇怪地问道:“五妹跟秋表姐呢?”

  玉熙笑着道:“在我母亲那里。”玉婧可不是个会顾全大局的人,若是让她知道有古怪肯定会叫囔出来,到时候没事也有事了。

  玉婧狐疑地看了玉熙一眼,不过她再鲁莽也知道这种场合不适合,只将这件事闷在心中。

  ps:月票120的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