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嫡女重生记 > 第三十章 生病(2)

第三十章 生病(2)


  玉熙看到玉辰关切的神色,低着头一副受了巨大打击的样子:“三姐,母亲让我带着秋雁芙多认识一些人,可秋雁芙不过是一商户女,让我怎么将她介绍给其他人?到时候其他人会怎么看我?”顿了一下玉熙又说道:“当时院子里那么多人,秋雁芙竟然开口要我陪她去换衣服?当我是她的丫鬟,吩咐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成?可爹竟然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接就罚我跪了一刻多钟。”

  玉辰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爹竟然都不听你解释?”爹怎么行事越来越过份了,到底秋雁芙是他的女儿还是玉熙是她的女儿。

  玉熙苦笑一声:“三姐,我真不明白,我到底是不是爹的亲生女儿?要不然,为什么爹会为了一个外人屡次给我难堪。三姐,这些年我其实一直都在想,我是不是捡来的?要不然为什么就那么不受祖母跟爹的待见呢!”在全嬷嬷的劝说下,她这些年努力讨好老夫人,可惜老夫人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没改变,不冷不热,不亲不远。见没有效果,她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

  玉辰吓了一大跳:“胡说八道什么?这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再不许说这种傻话了。”

  玉熙低着头,玉熙的眼泪又扑哧扑哧地掉,好不得可怜。

  玉辰心里也难受得厉害,她知道这些年若不是大伯母看护,玉熙不可能过得这么舒心自在。而祖母跟爹一直对玉熙冷冷淡淡的:“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养病。不管碰见什么事,都不能跟身体过不去。”

  玉熙轻轻点了一下头。这话确实,身体是自己的,亏什么都不能亏了自己:“三姐,你以后还是离秋雁芙远一些。要不然,你也只有吃亏的份。”

  玉辰眼神冷了冷,说道:“你放心,她没这个胆子。”若是犯到她手里,她肯定会让秋雁芙在国公府呆不下去。

  方妈妈得了让她进府看玉熙的消息,高兴不已。

  连山听了这消息觉得不对劲,自从他娶了方妈妈,四姑娘虽然经常让人送东西或者送信过来,但却因为有所顾忌再没让方妈妈进府。这次一点征兆都没有就让方妈妈进府,连山直觉有问题。连山倒不担心这些人骗方妈妈进府做什么,毕竟现在方妈妈是连家的人,韩家的人胆子也不至于这般大。他是担心玉熙出事了。

  方妈妈从得了消息开始就忙活开来,又是准备这个又是购置那个,第二天天没亮就爬起来做鲜肉香葱包子,这是玉熙最爱吃的。

  连山看着方妈妈兴奋不已的样子,有些担心,想了一下道:“让大郎陪着你去国公府走一趟吧!”万一四姑娘真出了个什么事,大郎在旁也能搭把手。

  连山对玉熙的印象很好,倒不是因为玉熙给了方妈妈丰厚的陪嫁,而是他知道是玉熙劝服方妈妈改嫁给他的。当日他要娶方妈妈的时候,有多少人笑话他,说他放着黄花大闺女不娶,要娶一个半老徐娘?如今谁又不羡慕他眼光独到。方妈妈不仅在他们附近的街上开了一家包子铺,还将家里操持得妥妥帖帖,对两个孩子也是视若己出。过门几个月后,就主动提出让两个孩子进学堂认字。对两个孩子,他这个当爹的都没方妈妈想得周全。

  大郎听了这话,高兴地说道:“好,我陪着娘去。”经过这几年的相处,两个孩子也是将方妈妈当亲娘一般看待。

  方妈妈拗不过,最后答应了。连山叫了一辆马车,送了两个人上了马车后才去衙门当差。

  满腔喜悦的方妈妈一走进蔷薇院就感觉到不对,等见了玉熙病怏怏地躺在床上,那眼泪哗地就落下来了:“姑娘,姑娘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方妈妈以为玉熙是得了什么重病。

  玉熙笑着安抚到:“妈妈,我只是不小心吹了风感染了风寒。现在已经好多了,再吃两贴药就能痊愈了。”

  方妈妈半信半疑:“真的吗?”

  玉熙笑道:“我骗妈妈做什么?你要不相信问紫苏,或者去问白大夫也成。”

  方妈妈这才相信了:“姑娘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玉熙跟紫苏说道:“你去门口守站着,没有我的同意谁都不准进来。”等会的问话,不适宜让别人知道。

  紫苏就知道她家姑娘叫方妈妈进府有事,果不其然:“是,姑娘。”说完她就出去,站在正门口。

  方妈妈这才反应过来:“姑娘,怎么了?”

  屋子没其他人,玉熙也不再瞒着方妈妈,将韩景彦与武氏回京以后的事都说了一遍。听得方妈妈气得脸都成猪肝色了:“武氏恶毒也就算了,怎么三老爷也这样?姑娘可是她嫡亲的女儿啊?他怎么就能忍心呢?”

  玉熙说完后问道:“方妈妈,父亲是不是特别讨厌母亲?要不然,为什么她那般讨厌我?”玉熙能一直憋着到现在问,忍耐功夫已经是超一流的了。

  方妈妈不知道如何开口。

  玉熙问了她埋藏在心中数年的问题:“方妈妈,你告诉我,当日我娘为什么会嫁给我爹?”就她这几年所打听到的消息,她娘容貌一般,才艺那是根本没有,可以说是一个没有任何特色非常普通的一个姑娘,哪怕韩景彦要娶继室,也不可能娶她娘,两人一点不般配。综合打听到的消息,玉熙觉得韩景彦十有八九不是主动求娶她娘的,这门婚事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方妈妈有些为难,这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再说就不大好了。

  玉熙道:“妈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父亲会这样对我?”见方妈妈还是犹豫不决,玉熙道:“妈妈,你告诉我吧!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能受得住。”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她娘算计了韩景彦,逼得韩景彦不得不娶了。

  方妈妈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说起来,夫人能嫁给老爷,也是阴差阳错。宁家当年与韦家交好,而韦家的老太爷是三老爷的授业恩师,三老爷经常会去韦家走动。”

  玉熙觉得她的猜测不对,她娘再能,也不可能在别人家算计上韩景彦的:“然后呢?”

  事情其实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宁氏虽然是庶女,但因宁家女儿少,物以稀为贵,而宁氏出生的时候宁家的嫡长女亲事都定下来了,所以宁氏一出生就抱到嫡母膝下当嫡女养大的。因为宁家跟韦家交好,两人经常走动,宁氏就与韦家三姑娘关系很好。

  说到这里,方妈妈叹了一口气:“当年,老太爷相中了韦家四少爷,只等韦家四少爷考过乡试就定亲的。可谁知道,后来出了那么一遭子事。”

  玉熙听了这话,就知道她之前的想法是错的。她外祖父既然看中韦家四少爷,肯定会给她娘透口风的。在这种情况下,她娘又怎么可能设计到韩景彦:“那为什么我娘又嫁到国公府了?”

  方妈妈道:“那一次韦家举办宴会,你娘也去了。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喝了点酒,醉过去了,等醒来以后被发现与你爹衣衫不整地……”睡在一张床上这话实在不好跟玉熙说,让玉熙自己脑补。

  玉熙眼睛眯成一条缝:“娘被人算计了?”说完又觉得不对,忙加了一句:“那日被算计的不仅是娘,爹也被算计了?”

  方妈妈点了一下头说道:“后来我们才知道,韦三姑娘看上了三老爷,想嫁给三老爷为继室,可韦夫人不愿意她去做填房。于氏,韦家三姑娘就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韦夫人不同意也不成。”韦家三姑娘是韦家的嫡女,哪里舍得让她去当填房。当时韩景彦膝下可是有嫡子嫡女的。

  玉熙可不相信这一切是巧合:“那我娘又是被谁算计的?”

  方妈妈说道:“夫人是被林妙给算计的。林妙是韦家三姑娘的表姐,她相中了韦家四少爷,觉得夫人是她的绊脚石,所以她当时就用了偷梁换柱这一招。”说完,方妈妈有些感慨道:“其实夫人跟林妙关系也很不错的,却没想到她为了达到嫁给韦四少爷的目的,竟然做下这样的恶事。”

  玉熙神色很古怪,为什么这些女人都喜欢用这一招呢!殊不知,这一招后患无穷,就算如愿嫁了,顶着那样的名头嫁过去能有好日子过才奇怪呢!除非碰到像韩建业那么二的人。

  玉熙是一个很敏锐的人:“方妈妈,是不是我爹当时不愿意娶我娘?是我外祖父逼迫他娶的?”宁家也不是小门小户,他外祖父当时也是三品大员,不可能让女儿当妾的。可就玉熙所知,韩景彦对蒋氏的感情很深厚,当时蒋氏才过逝一年,他怎么愿意娶他娘,所以韩景彦十有八九是被逼娶的。

  方妈妈的脸色不大自然,但还是与玉熙说了:“夫人当时的名声已经毁了,除了嫁给老爷,再没第二条路可走。”至于说韩景彦不愿意娶宁氏的话,方妈妈是说不出口的。

  玉熙问道:“我爹是不是以为是我娘算计他的?”

  方妈妈点头道:“嗯,老爷认定当时是夫人算计他的,不管夫人如何解释,他都不相信。”还有的话方妈妈不好跟玉熙说。韩景彦也就新婚三天宿在夫人的屋里,等回门以后,他就再没进过夫人的屋里,没两个月就外放到河北了。

  玉熙现在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韩景彦会那般讨厌她。韩景彦恨他娘,连带着也恨上了她。人家是爱屋及乌,她这是殃及池鱼了。

  ps:偶已经看到了菊花的影子,妹子们,继续砸票吧~把菊花砸下来~O(∩_∩)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