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有一个棺材铺 > 第三章 还有一个人

第三章 还有一个人


  陈亮的眉头跳了一下。他想起了棺材内浮现的那几行字的其中一条:中毒(修复中)。

  “中毒……”陈亮看着桌子上,早已经冷透了的饭食,缓步走了过去。

  桌子上放着三碗汤面,一盘馒头和一盘炒青菜。

  陈亮端起了一碗汤面,嗅了嗅。他醒来时,那马根山的尸体就是趴在饭桌上的,如果是中毒的话,十有八九是饭菜的问题。

  自己也是趴在饭桌上醒来的,看来自己身体的原主人八成也是中毒死的。

  陈亮轻轻地放下手中的那碗汤面。忽然他盯着桌面上的饭食,目色陡然一厉。“有三碗汤面!也就是说,除了自己和收容生物外,应该还有一个人。”

  几个念头接连在陈亮的心头滚过。

  “这个人有没有被毒死?还是说毒根本就是他下的?”

  “如果毒真是他下的话,他会不会现在还在这里?”

  陈亮的目光在房间内扫过,停在了墙角那里。

  陈亮缓步走到了墙角,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一块缺角的砖头。

  陈亮掂着砖头,侧身躲在房门后,仔细地听了听外面的响动。

  听了一会儿,确认外面没有什么动静后,陈亮忽然一脚踹在了房门内侧。

  厚实的木板房门,哐啷的一声振响,在静谧的夜色中非常刺耳。

  陈亮屏住呼吸,继续躲身在门后,将手中的砖头举过肩头。此时,只要有人进来,他手中的砖头就会毫不犹豫地砸下去。

  如果那下毒的人还在这里的话,他听到响动一定会过来看看的。

  而且自己就算不弄出响动来,如果那下毒的人真的还在这里而没有立即逃走的话,肯定是会过来处理尸体的。因为投毒杀人后,要么潜逃,要么毁尸灭迹。那人既然立即没有潜逃,那就是作了要毁尸灭迹的打算。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索性弄出响动,引那人过来,主动解决了这个隐患。

  陈亮等了许久,也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更不见有人开门进来。

  举着一块砖头,加上精神紧张,肌肉紧绷,陈亮的手臂已经有些酸麻。陈亮将举起的手臂放了下来。

  “也许那下毒的人,已经逃走了?”陈亮舒了一口气,在心头想到。

  其实那人逃走最好。他可不想,刚魂穿过来,就面对杀人的凶徒。一个搞不好,说不定自己就得再挂一次。

  陈亮站在门后思索了一会儿,他将房门轻轻打开了。

  陈亮掂着砖头,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虽然他判断那人已经逃走了,但小心使得万年船,他并没有立刻丢掉手中的砖头。而且在这一片黑暗的陌生环境,攥着一块砖头,他能稍稍心安一些。

  出了这房间是一个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有一口水井,水井旁有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槐树,树冠郁郁葱葱,已经高过屋顶了。

  没有风的夜色中,一片静寂,只有树冠上的那一轮月亮,寂静白亮得吓人。

  陈亮站在院子中间,向四周打量。

  入目是一间坐北朝南的堂屋,堂屋两侧是两间南北走向的厢房。

  他方才就是从东厢房里走出来的。

  堂屋的正对面也是一间房屋,比堂屋小些,但是要比东西厢房大。而且,正对着堂屋门口的显然是这间房子的背面,一整面青灰色砖墙上,只有一扇门洞,上面挂着蓝布帘子。

  陈亮的目色闪了闪。

  他想起了棺材铺收容生物的身份是杂货店老板,这间正对着堂屋的房间,应该就是临街对外的铺面了。

  陈亮走了过去,藏身在蓝布帘子侧面,听了一会儿里面的动静,确定无人后,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房间内一股陈年仓库的味道,漆黑一片,陈亮每挪动一步都会碰到不知什么东西。在一阵推推桑桑中,陈亮终于走到了店铺门口。

  铺门的门板被卸下来了两块,凌乱地堆放在了店铺里面的地上。

  陈亮的眉头蹙了一下,跨过两块门板,伸头向街面两侧望了望。

  已经被磨光的青石板反射着白亮的月光,如一洼一洼的清水一般,只是夜色静谧,整个街面上,一个人影也没有。

  陈亮看着脚边凌乱放着的两块狭长门板,目色闪动地自语道:“看来那人的确是逃走了……”

  既然三人都已经在东厢房内吃饭了,店铺肯定是已经关门打烊了,但是现在铺门却被卸下了两块门板,而且是如此慌乱地堆放在店铺内侧的地上。

  可见,是那人慌乱逃跑所为。

  陈亮放下砖头,便弯腰抱起一块门板,将堆放在地上的两块门板,依次重新上好了。

  陈亮装好门板后,便掀帘出了店铺,重新来到了院子里。陈亮踱步来到了西厢房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房门,便有一股浓重难闻的怪味呛进鼻腔来,陈亮被呛地接连轻咳了几声。

  陈亮赶忙打开了窗户,让清凉的夜气进来,才终于堪堪忍受。

  借着窗外涌入的月光,陈亮看向放在房间里的一张床铺,说是床铺,其实根本就是一张靠墙放着的大木板子罢了。

  床铺上的被褥边角油亮,污秽不堪。

  房间内杂物甚多,凌乱一片,如同牛槽马厩一般。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陈亮撇了下嘴角,吐槽道。

  陈亮看着那床铺目色闪动。床铺上明显有两个枕头,也就是说,这张床平常应该是睡两个人的。那两个枕头都破破烂烂,破了数个大小不一洞,稻草从洞里露了出来。

  陈亮忽然瞥见,窗户下面的地上,靠墙放着一把斧头。陈亮放下了手中的砖头,将那把斧头攥进了手里。防身的话,斧头当然比砖头好用。

  陈亮借着白亮的月光打量着手中的斧头,斧面已经锈迹斑斑,但斧刃仍然十分锋利,在月色中闪着寒光。

  陈亮忽然发现,斧柄的最上面刻着两个字,虽然已经有些磨损,但依然可以分辨得出。

  那里赫然刻着陈亮两个字。

  “陈亮……”陈亮念着自己的名字,第一次有一种异样的陌生感。

  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陈亮。难道名字一致是穿越的条件?

  陈亮忽然想起前世在某乎看过一个关于穿越的问题,当时有一个神秘科学的大V,试图给出穿越的充要条件。陈亮当时哑然一笑,觉得很扯淡。

  但是,谁想到,现在他竟然亲身体验了穿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