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有一个棺材铺 > 第十三章陌花楼

第十三章陌花楼


    之后,邢松云和荆畴两人,开始聊些具体事务,陈亮本来一直在旁听着,但荆畴的目光时不时地在他身上扫过,邢松云显然注意到荆畴的目光,但完全没有要介绍陈亮的意思。

  陈亮被荆畴的目光扫的有点不自在,便走到了破庙的门口,坐在了门槛上,兀自看着夜色中的鬼火出神。

  两人聊了大约有半炷香的时间,忽然陈亮眼角的余光扫到,邢松云开始脱衣服。

  邢松云不仅将上衣脱下,连裤子和鞋子也一并脱下来,叠放在一起,捧在手里,递向荆畴。

  陈亮扭头看去,只见在那堆火光的照耀下,叠好的衣物上面,还放着一枚巴掌大小的黑色金属令牌。

  荆畴慎重地接过衣物和令牌,轻声道:“帮主,我走了。”

  邢松云点了点头。荆畴将令牌放入上衣内兜,然后卷起衣物,径自走出了破庙,他出破庙时,连看也没看,陈亮一眼。

  陈亮坐在门槛上,看着荆畴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兀自出神。

  邢松云不知何时,走到了陈亮的身后,说道:“你不比荆畴,他是滴髓境三重天的境界,能轻松躲过巡夜的值守。你晚上就在破庙里凑合一夜吧,明天上午再回去,要不被巡夜的撞到,又是一身骚。”

  邢松云说完,身影一阵晃动,便陡然消失了。陈亮立刻感知到,他已经进了棺材铺里。

  陈亮叹了一口气,将破庙内的那堆火,挪到了神像供桌的不远处,然后又在火堆里添了些柴火,钻到了满是灰尘的破旧供桌底下,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了。

  陈亮再次回到杂货店,已经将近中午了,他在破庙的供桌下面竟然睡过头了。陈亮只简单了吃了两口饭,便跑进了卧室,关上了门,和邢松云沟通起接下来的行动了。

  傍晚时分,陈亮坐在一个摊位上,叫了一碗豆花,慢慢地吃着。这其实是一临街的店铺,只是生意很好,就在店门外支起了篷子,摆些折叠的桌椅。这时候,外面的桌椅几乎都坐满了,但是店铺里面的顾客却还是稀稀落落的。

  这铺子的生意如此火热,倒不光是老板的手艺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铺子的斜对面是蒙城有名的妓馆,陌花楼。

  能进陌花楼的人当然不会在这样的街边小铺吃饭,但是人们还是愿意坐在这铺子外面,看着那一片繁华,偶尔能看到招揽生意的女倌儿们花枝招展地站在门口,甚至抛个眉眼儿,那能在心里受用好几天。

  陈亮吃着豆花,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陌花楼的门口,但是陈亮这幅样子,在这群食客中完全不起眼,因为大家都是如此。

  但是,陈亮其实在等一个人,一个身高大约六尺,头发稀疏,身形偏瘦的人。邢松云详细给他讲了那个人的外貌特征,而且试着给他画了粗略的画像,不过邢松云的画像水平,那是真的不敢恭维啊。

  陈亮刚吸进一口豆花,忽然眼睛一亮。他盯着一个走向陌花楼的人,目色闪动。

  那人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陌花楼的门口,陈亮立马起身,向陌花楼窜去。

  陈亮窜过一条宽敞的走道,便来到一楼大厅那里,只见五颜六色的女倌们妖蜂浪蝶一般,在人群中穿行。

  陈亮目光疾扫,立即锁定了那人,他正站在楼梯口,和一个似乎是老鸨的中年妇人,调笑着。

  那人说了什么,那老鸨故作媚态地笑了一下,捶了那人肩头一下,那人故作疼痛之态,笑着向楼梯走去。上了二楼,推门进了一间房间。

  陈亮站在楼下,紧盯着那间房门。

  陈亮为了来此,听了邢松云的嘱咐,特意从箱底找了一件马根山最好的衣服,款式虽然老旧,但料子质地绝对上等。故而,陈亮站在此处,倒没有龟公们来驱赶于他。

  那人刚进入那房间没多酒,两个杂役便托着两个大木托盘,端了不少的酒菜进去。没多会儿,便有两个打扮地莺歌燕舞的女倌儿推门进了去。

  陈亮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转,趁着没人注意,立马快步上了二楼,二话不说,推门就进了房间。

  那人正搂着一个女倌儿的楚腰,仰头张嘴,让那女倌儿喂酒,陈亮如此莽撞地闯入,吓得那女倌儿一哆嗦,连酒带酒盅一起掉入了那人大张的嘴里。

  那人大怒,吐出嘴里的酒盅,看向陈亮。此时陈亮刚扭身关上门,站立在门口处,看向那人说道:“母堂主,有人要见你。”

  那人一看陈亮的装束并非陌花楼的杂役,而且身上气机全无,根本就是未曾修炼的普通人,顿时心中怒火更盛,吼道:“哪来的狗东西,一点规矩都不懂,扰了大爷的兴致。”

  那人说着,身形一动,右手成拳,便向陈亮的牙口砸来,这一拳如果打实,陈亮的一口牙就要蹦掉在嘴里了。

  只是那人的拳头在陈亮面门前数寸,忽然被一只大手抓住,那人忽而感到这一拳如同打在一团棉花上一般,不仅难以再进分毫,拳力也被大手上传来的灵压尽数卸掉了。

  那人心头一惊,只听一个声音道:“绍玉,脾气还是这么火爆啊!”

  母绍玉忽然看到那刚才莽撞推门进来的青年人身前,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人。“帮……帮主。”

  邢松云忽然身形一闪,便出现在那两个女倌儿身后,手掌成刀,在那两位女倌儿身后一绕,他的动作太快,陈亮无法看清,只觉手影一闪,那两个女倌儿便昏倒在桌子上。

  邢松云在两个女倌儿旁,悠然而坐,喝了一盅酒,看着母绍玉,说道:“绍玉,时间紧迫,坐下来谈。我说你听。”

  陈亮站在门边,侧耳倾听着门外的动静,万一再有人来上菜,他好立刻让邢松云回到棺材铺里。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邢松云便已经交代完毕,他看着母绍玉说道:“常松堂的堂主令,借我一用。”

  母绍玉立马解下腰间的令牌,恭敬递于邢松云。

  邢松云接过令牌,说道:“明天晚上去王敬思那里拿令牌,我会放在他那里。”

  母绍玉立即点头称是。

  邢松云站起身来,看着那两个昏迷的女倌儿,对母绍玉说道:“这里的残局,你来收拾吧。不要留活口。”

  邢松云说完,便走到陈亮身后,说了声走吧,身形一阵模糊晃动,便陡然消失了。陈亮感知到邢松云已经回到棺材铺里,便推门出去了。

  母绍玉愣在那里,邢松云诡异出现又诡异地消失,让他心头一阵打鼓。他扭过头去看了一眼,昏倒在桌上的两个女倌儿,右脸上的一处肌肉不停地跳动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