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叛逆的血龙族 > 第十五章:回魂术

第十五章:回魂术


  “大家先停手!”小邪大喊一声,狐妖说的在理,曾胖子死有余辜,死就死了,心也挖了。但是那莫文秀却是无辜的,让狐妖先施法救人也未尝不可。而且施法后的狐妖,会很虚弱,到时候再擒杀就简单的多了。

  大家齐刷刷的把血龙燃魂术停了下来,但是依然保持戒备。

  这狐妖其实刚才已经要疯了,因为他知道血龙族的人是不可能跟妖族谈条件的,他遇到过很多血龙族的战士,别说谈条件了,话都不曾多说一句就直接动手了。

  但是他还是试着与他们交谈,没曾想他们居然答应了。

  “多谢!”那妖狐说着就往莫文秀家那边飘去,小邪几个人也是张开翅膀紧紧跟着。

  很快,一行人到城北郊区莫家小别院的门前,狐妖停在门口,却是戴上了人皮面具,换了一身衣裳。

  他轻轻敲门,屋里还着闪着些许微弱的光亮。

  莫老爷出来开门,警惕地朝门外瞟了一下,看到后面居然跟着血龙使者,他大惊失色。

  “胡山,你。。。。”

  “没事了,莫爷爷,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快点开始吧。”一行人进了屋子,随后那狐妖对着两老吹了一口气,两老就昏昏欲睡,不一会就睡着了。

  他把两老抱进房间的床铺上,然后把莫文秀从床上抱到院子里的长桌上。

  从那小盒子拿出那鲜红的心脏,对着心脏作势一吸。那心脏上冒出的绿光源源不断地被狐妖吸进它的嘴里。

  过了一小会,那心脏变的干瘪起来,一阵风吹过,就化成了粉末。

  小邪一行五人,分别在不同的方位包围着狐妖,而狐妖却丝毫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的在忙乎着。

  “你就不怕我们趁你施回魂术时候趁机取你性命吗?”小邪确实很好奇,他忍不住开口问。

  “呵呵,你知道吗?我活了三百多年,第一次碰上愿意跟我交谈的血龙族。我遇见过总共14个血龙族的成年战士,话一句都说不上,见到我拿起兵器就冲过来。”狐妖仿佛在说着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一样,微笑着,手里也没停,他不断的用手指在莫文秀的身上不同的部位画符。

  “是因为你们还是小孩子吗?说实在我之前碰上的那些血龙族的成年战士,比不上你们中任何一个。不过我没敢杀了他们,否则你们血龙族应该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派人找我,与我不死不休吧。呵呵,你们可是最记仇的。”他额头慢慢渗出一颗颗的汗水,画那些符真的很费他的妖力。

  这狐妖说的话让小邪更加困惑了,仿佛在心里抓住了什么重点,却又不知道是什么。难道真的拿妖族当人看可以交谈的就他们几个?还那么巧就凑一块了?

  “你可曾有见过我们这般岁数的血龙族战士?”月龙子璇突然开口问。

  “没有,绝对没有。”那狐妖很肯定。

  子璇这一问让小邪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

  “你应该知道施回魂术有多危险吧?你自己的妖丹可能会碎裂吧。”子璇也有她的疑问。

  “当然知道啊,我活这么久,没那么蠢吧,呵呵。”那狐妖开始在莫文秀周围点起了一种浅绿色的蜡烛。

  “你爱她吗?你一个妖族,几百年的寿命,爱一个只有几十年寿命的普通人类,她能陪你多久?”轩秀也很疑惑,一个妖族要是至少700年寿命。这人族的女人明显不是武修,最多也就百年寿命。

  “不,不,不,我会不断的把我的妖族寿元渡给她,让她活到200岁,然后我就可以和她一起老死了,呵呵。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没关系,只要她好好的活着就好。”说到这他爱怜的抚摸了一下莫文秀的额头。

  他撒了一些白米在莫文秀的身上,然后开始盘膝坐在莫文秀的旁边。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你们知道吗?血龙族也好,妖族也好,神族也罢,都做不出人族这种绝妙的诗句。我活了三百四十六年,却比不上和文秀这短短四年的相恋,这四年的每一刻都让我思恋万分。即便我就此魂飞魄散,依然让我觉得不枉此生。”说完他闭上眼睛,嘴巴微微张开,一丝丝绿色的妖气从他嘴里出来然后一直灌进莫文秀的鼻子。

  那狐妖的样子显得越来越痛苦,额头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那绿色的妖气开始慢慢减少,莫文秀的脸色减减变的红润起来。

  脸色疲累的狐妖,陡然睁开眼睛,嘴巴张开,只见一颗亮着银白色光芒的妖丹从他嘴里慢慢的飘了出来。

  一直飘到莫文秀的眉心上方,然后缓缓地降了下去。

  狐妖伸出右手凌空一抓,莫文秀胸前那块玉呼一声飞到他的手中。

  ”引魂入体!!”随着一声低喝,莫文秀身上画的符同时亮起了血红色的光芒,8个符组成一个小阵法,透着诡异的气息,阴森的血红色照亮了整个小院。随着一声玉石碎裂的声音,那回魂玉的碎片里现出一个透明模糊的人影。

  狐妖努力的控制着这模糊的人影往莫文秀的躯体那里移动。

  看得出他很吃力,过了一会竟是开始流起了鼻血,脸上的肤色渐渐的失去的原来的细嫩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老化。那透明模糊的人影最后停在莫文秀上方近在咫尺的位置却硬是无法再往下一步。

  “他妖力不足了!”小邪看出狐妖已经后继无力了。

  狐妖开始连眼睛和耳朵都开始有鲜血流出,嘴里张嘴就吐了一口鲜血。

  “暗龙部有门功法可以把真气传给妖族的,为了有时候抓活口时候给妖族疗伤。”那月龙子璇跳到狐妖后背,双手推掌按了上去。

  月龙子璇双手贴上去之后也是面露难受的表情,小邪赶紧过去把自己真气输送过去给子璇。

  山雄,轩秀,巧荷紧跟其后也纷纷过来把真气推了过去。

  狐妖顿时感觉自己恢复了些许妖力,定了定神后开始缓慢的把那透明的影子压了下去,几经努力终于和莫文秀完全重叠。那妖丹的光芒已经微弱了很多,开始飘到他嘴边,他张嘴就吸了回去。

  “谢谢你们,谢谢!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感谢血龙族的人,这个世界真是世事难料啊,呵呵。各位再等等,等她醒了,我和她说会话就好,就一会就好。”狐妖还很虚弱,说起话来有气无力的感觉。

  他爱怜的帮莫文秀擦着额头的汗水,那目光满是爱意。过了一会,那莫文秀缓缓睁开了眼睛。

  “胡三。。。。”刚醒的莫文秀还很虚弱。

  “我在这”狐妖温柔的用手掌贴在了她的脸上。

  “求你了,不要死。你答应过要取我的。我刚才就一直听的到你们说话的,你现在逃,好吗?”莫文秀流着眼泪。

  “对不起,我逃不动了,呵呵。真的对不起”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太虚弱了,不可能从这五个小家伙手里逃掉的,他们单人的武力比很多成年的血龙族还要强,更别提那默契的配合了。

  狐妖往自己怀里一探,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珠子,这珠子里面好像有一种亮眼的液体一直在游动着。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至少,我还爱过。”他把那珠子一抛,那珠子浮在半空中,然后发出闪亮的白光,接着竟然投射出镜子一样的影像。

  “这是一颗记录水晶球,我在上古遗留下来的废墟里找到的,颇有意思呢。”

  那影像播放着妖狐和莫文秀在山间相遇的影像,临死前他想再追忆一次那些美好的过去。

  原来四年前,狐妖在离州田城90多公里的地方,碰上了八个成年的血龙族战士,那两小队的血龙族战士二话不说就对狐妖动手。那些血龙族战士身手也很是了得,双方打的难解难分。

  后来狐妖逃脱但是身受重伤,在州田城北面的深山里晕了过去,刚好被上山采药的莫文秀看见。

  受伤的狐妖其实已经有点显出妖形了,毛茸茸的耳朵,还有尾巴,虽说脸还是这张俊俏的脸。不过莫文秀并没有因为他是狐妖而害怕,帮包好了伤口,还背着下了山,在山脚下一个破屋那里安置。

  妖族的生命力和恢复力都是非常强的,何况他还是个三百多年修为的大妖,没几天他就醒了,生龙活虎。

  两人几天相处竟就迸发了爱情的火花,然后就亲?嗯?

  “等等,这个不能放了!”虚弱的莫文秀突然一把拧了狐妖的耳朵。

  “哎呀,停停停!”那狐妖也窘得大喊。

  这已经放到两人接吻,都快到宽衣解带那段了。

  几个小家伙已经看的面红耳赤,幸好狐妖一把抓下那记录水晶球。

  “哎呀,真是有点可惜啊。。。。”那山雄一脸呆相,巧荷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他颠簸了两下摔了个狗吃屎。

  “几位血龙使者,小女子一介凡人,却也读过几年书,杀人偿命我定然也是知晓的。就算那几人死有余辜,他们的命也不该是胡山来拿。可是事出有因,也望几位血龙使者网开一面。”

  “世人都说妖族作恶,可是这州田城百年来多少人死于非命,皆是死于人族之手,在此事之前可有一人死于妖族之手?若说人情,我与胡山已有夫妻之实,他为我报仇有何不对?若说法理,他既杀人,不当由龙剑司判决吗?我天秦国律法,草芥人命之恶徒,侠士斩之无罪!”

  这莫文秀虽是农户之女,却能言善道。十年前得城中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赏识,私下授课,下月便将参加科举。若非那老先生近日不在城中,那曾老板或许早已被收拾。

  “血龙族斩杀妖族数百年,已是定律,这位姐姐应该也是知道的吧?”小邪辩解。

  “若非胡山留力救我,几位血龙使者可有把握胜得胡山?”

  “没有。”小邪回答的很干脆。

  “若非胡山留力救我,胡山可有能力击杀几位血龙使者?”

  “有”小邪并不辩解。

  “世人都说血龙族皆是心怀正义,心胸坦荡之人,胡山曾放过你们一次,你等现在趁人之危,可会羞愧?”莫文秀步步紧逼,说的几个小家伙无言以对。

  “你们几个过来,我有话说。”月龙子璇突然开口,然后几个小家伙交头接耳的在那聊着什么事。最后四个人好像目瞪口呆的看着月龙子璇。

  “说实在这种事情咱几个不是没干过,你居然也。。。”那山雄蹦出一句,然后其他三个一起戳了一下他的脑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