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铁血幽魂 > 第五十四章 远游

第五十四章 远游


全心修炼中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金彩和玄都使团已经离开了半年多,肖云峰来到天灵界也差不多快两年了。这段日子过得基本上很平淡,除了雷火雄告诉肖云峰,小环的父亲很有可能是被冤枉的,他正在继续调查之外,一切都风平浪静、波澜不兴。不过肖云峰却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小环,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他可不想让小环太过忧虑。

这一日开课,云鹤师尊忽然告诉大家,三天之后他将带领所有宝元殿一花境界以上的学子离开灵都,去开展一次远游,这次远游预计要历时八个月到一年,路线是从灵都出发,往北一直抵达沼海之滨,其目的则是为了是增加众学子的阅历以及锻炼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而这些也都是广莘宫的学子们必修的课程。

跟半年前一样,肖云峰的修为现在还停留在一花七火,而长空、雷火雄、孤岩、醉心四人也已经完成了结花,由灵童步入了冥师的行列,有了圣冥珠和鱼妖圣珠,他们的修炼速度无不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就连从前甩尾巴的醉心,如今也赶了上来,在一花之外还修出了三支冥火。

除了肖云峰和他的好友们以外,宝元殿还有三个人也达到了一花境界:叶勋,惠华,还有霏雪。叶勋和惠华自不必说,他们二人比同级学子年长了两岁还多,在没进广莘宫之前便已经开始修炼,这个时候达到一花并不稀奇,只是霏雪为什么会有如此惊人的修炼进度却是让肖云峰难以理解。

要知道,霏雪可是宝元殿众学子当中岁数最小的一个,比肖云峰还小了一岁,若不是她的外曾祖父是天灵界现任的界皇,霏雪根本就不可能进入这一届学习,所以说,霏雪绝不会跟叶勋和惠华一样,是带着修为进入广莘宫的。于是肖云峰便得出了结论,霏雪之所以会有这么快的修炼进度,一定是出于她是用海冥珠修炼的原因,只不过霏雪的海冥珠并不是半年前跟玄都交换得来的,而是在这之前就有的,因为在玄都使团到来之前,她的修炼速度就已经快的吓人,若不是长空、雷火雄等人及时用上了肖云峰赠与的圣冥珠和鱼妖圣珠,那他们的修炼进度也根本无法跟霏雪相比。至于霏雪的海冥珠究竟是从何而来,肖云峰认为,霏雪毕竟是界皇大人的曾孙女,那么哪怕海冥珠在灵都极为罕见,但若是界皇大人真的想要,搞到几颗恐怕也不是什么天大的难事。

按照云鹤师尊的说法,这次有资格前往沼海远游的学子共有八人,占了宝元殿所有学子的半数,剩下的学子不能成行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们目前还是不到一花的灵童,而同级学子之间在修炼进度上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在肖云峰看来,这应该就是慧根深浅不一和修炼用的冥珠不同造成的结果了。

三天之后,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小环,背着紫玉为他准备的行囊,肖云峰出发了。这一次除了带队的云鹤师尊,广莘宫还派出了一位名叫兴全的五花冥师与他们同行,这样安排的目的当然是为了保证众学子的安全。虽说这条路线历届广莘宫的学子们已经走了很多次,相对来说也并不危险,但为了以防万一,学子们每一次的远游还是必须要有至少一位七花和一位五花境界以上的师尊相伴,有他们在,除非是遇到圣灵兽或者是同时出现两头以上的七级灵兽,否则一般的灵兽是威胁不到这些学子的,而七级灵兽可不是群居动物,至于圣灵兽,那种怪物已经有数千年没有人见到过了。

从灵都到沼海何止万里之遥,沿途全是茫茫的原始森林,若是人道诸星的舍人,即便没有任何来自森林中的危险能威胁到他们,只怕没有十年八年也别想走完这段路程,不过对于一花以上的冥师来说,难走的道路却不是问题,他们只要将冥息注入手足,便可以像兽类一般在密林中以速度极快的速度奔走,虽说路途遥远,但数月之间便能走完。

旅途当中,众人渴了便饮林中泉水,饿了就去猎杀野兽或采集野果充饥,于是这一路上尽管风餐露宿条件艰苦,可比起学宫中枯燥、单调的学业,却也别有一番趣味。

一行人分为两队,云鹤师尊带领肖云峰、孤岩、霏雪和惠华为一队,兴全师尊则与长空、雷火雄、醉心、以及叶勋为一队,两队学子走路和宿营虽在一起,不过捕猎、就餐则是分开进行的。

肖云峰在队中的任务是负责捕猎,在经历过几次并不成功的狩猎之后他便发现,那招刺天锥用来打猎实在是方便顺手之极。一般的野兽,一记惊天破下去,哪怕只用一点点冥息,往往也会被轰的稀烂,根本没法收拾,用裂天刀去砍,把野兽劈成两半,则会血淋淋地让人看了恶心反胃,只有这威力最小的刺天锥却最是好用。运用冥息,肖云峰在密林之中奔跑的速度比之平地上的奔马也慢不了多少,等到发现猎物之后,即便是皮粗肉厚的野猪野牛,只需伸出指头轻轻一点,便能在它脑袋上刺出一个小洞,伤到大脑的野兽自然也就会当即毙命,用这个办法打到的猎物完完整整,正合肖云峰的心意。

因为有一套合适的捕猎技巧,于是两队之中论起打猎的效率,无人能及肖云峰的十中之一,常常是他这边的兽肉已经煮熟下了肚,长空他们才大呼小叫地拎了几只兔子野鸡之类的回到营地。对于肖云峰这套神奇的捕猎手段,作为领队的云鹤师尊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这小子身上秘密太多,他也不会去多问。

肖云峰捕猎,孤岩便剥去兽皮去掉内脏,洗刷干净交给惠华和霏雪,他二人则一个烧烤一个熬汤,大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再搭配一些路途中采到的野果,所以这一队的伙食倒也算是不错。

霏雪还是老样子,成天面如寒霜,从无一丝笑容,就像每个人都欠了她几百万币珠似的,肖云峰仍旧每天都会礼貌地向她打招呼,却依然没有得到过她的回应。至于叶勋,即便和肖云峰等人不是一队,他照样一天数次地过来这边转悠,稍有机会便向霏雪大献殷勤,当然,除了霏雪厌恶的眼光,他也是一无所获。

转眼过去了三个多月,照现在的速度,想必再过不久便可以到达沼海。这一日,学子们路过了一座山崖,此山并不高大,但崖边有一道瀑布却很是壮观。瀑布的下面是一个水潭,面积足有广莘宫的试炼场那么大,潭水碧绿清澈,也不知有多深。最令人奇怪的是这个水潭并无出口,旁边也没有河流,真不知道从瀑布倾泻而下了这么多的水最后都流到哪里去了,估计这个水潭的潭底一定另有文章。

此时天色已经渐暗,又走了两三里的样子,云鹤师尊便命宿营。长空他们抱怨说不如宿在水潭那边的好,云鹤却说水边湿冷,不宜久留。晚餐之后云鹤师尊又宣布,接连走了一月有余,看大家都已经是人困马乏,所以明日休整一天,后天再继续赶路。听了这话,众人不禁欢呼起来,马不停蹄地走了这么久,每日里天蒙蒙亮就开拔,夜深了才能睡觉,众学子的确都有些累了。

次日,疲惫不堪的学子们皆尽睡了一个大懒觉,快到中午才纷纷起床。吃了午饭,肖云峰便自去帐中修炼。练了一个多时辰,等他从帐中出来,却见营地内空无一人,估计是还在各自的帐中修炼。看看不远处另一队的营地,却见长空等人的帐门开着,里面却是没人,想必又是打猎去了,昨天他们折腾了半天也就弄回来了几只野兔而已,不像肖云峰打了一只大大的麋鹿,怕是三天也吃不完。

惬意地伸了一个大懒腰,肖云峰便闻到了身上的那股酸酸的味道,许久没洗澡,他几乎都快臭掉了。忽然,肖云峰记起了昨天的那个水潭,心想不如趁现在无事,去那里洗个澡岂不爽快?想到这儿,他说走就走,看了看方向,便朝那水潭而去。

肖云峰的足力惊人,不到片刻便来到了水潭边上,伸手去试水温,却没他想的那般冰冷。看看四周没人,肖云峰三两下便脱去衣服,放到一边的一块岩石之上,光溜溜地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中。

潭水清澈温暖,这让肖云峰很是惬意,心中高兴,便朝着那道瀑布游去。在瀑布之下转了几圈,他突发奇想,又想去看看这水潭底下到底有什么古怪,研究一下瀑布之水到底流往何方去了。

灵人的体质奇特,即便在水中也能用毛孔吸收氧气,所以就算肖云峰不憋气,却也不用担心会被淹死,将冥息注入四肢,略一用力,他便往水潭的深处潜了下去。

不出所料,这水潭果然很深,肖云峰潜下去了近百米也没有到底,不过这时肖云峰却发现潭底果然有个大洞。就见那个大洞的洞口直径超过百米,里面黑乎乎地什么都看不见,虽然离洞口还有一段距离,但肖云峰还是隐隐能感觉到从那个大洞中传来一股吸引力,正在把潭水往洞中吸去。

尽管肖云峰胆子不小,却也不敢进那大洞中去,既然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想,那就已经足够了。

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肖云峰很是开心,他悠闲地张开四肢,让身体慢慢往水面浮去,潭水暖洋洋的,令他觉得此时就像是大冬天缩在热被窝中一样,那感觉简直是舒服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