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韩娱之守候你 > 第三十五章 为什么倒霉的都是我

第三十五章 为什么倒霉的都是我


  没办法孩子王就孩子王吧,金修言准备招呼着这群小孩再到后面秋千处坐一会。

  一群小喽啰跟在金修言的身后。金修言自信感爆棚感叹着小孩子就是好玩。

  走到房屋后面金修言坐在秋千上,小孩子门在后门给金修言推着秋千旁边还有小孩子把拆开的零食递给金修言。真是像极了以前社会的小地主。

  金修言坐在秋千上晃了一会儿感觉身后的小孩子已经没有力气了,感概着帮自己推着秋千的俩个小男孩真实诚啊,在自己身后就一直推着秋千推到现在只因为金修言给他俩买了辣条。

  金修言都感觉自己是金扒皮了有些不好意思了。就从秋千上下来。招呼着这群孩子聚在一起。然后就开始分着烟花和小炮。先把烟花放在一个袋子里准备晚上放,然后拿着爆竹带着小孩子们玩了起来。

  金修言买的不是那种需要打火机点燃的,是那种扔在地上就能爆炸的那种,这种威力不大正适合孩子们玩。

  金修言跟孩子们一起在屋子前的空地上玩着炮仗,小孩子们不敢扔向金修言,那么大伯家的孩子就倒霉了。

  金修言带头对着大伯家的孩子扔着小炮,可把大伯家的孩子吓坏了,最后居然把手里的小炮吓得扔在了地上。噼里啪啦大伯家的孩子看到自己手里的小炮都掉在自己的身边,而且还那么响,吓得小孩子直接哭着往家里跑。

  反正金修言就看到大伯家的孩子躲在大妈的怀里抽泣着。这可吧大妈给烦死了,她本身在打麻将,小孩子趴在她怀里害得她麻将都打不好可能是输钱的原因吧,大妈变得有些暴躁直接把孩子转过身用手在孩子屁股上狠狠的拍打了几下然后一推就把儿子推出了房门。

  大伯家的孩子还真是奇怪被自己的妈妈打了几下居然止住了哭泣,只看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又加入团队里了。

  只见他眼角还有没擦干的泪水有些委屈的看着金修言说道:“不公平,不公平,你们这么多人对我一个,我打不过。”

  金修言没找到小孩子第一句话居然说这个,笑了笑说道:“那你想怎么办。”

  小孩子居然真的思考了起来看着金修言说道:“我要和你一组打他们。”

  金修言听到大伯家的小孩说的话点了点头:“好,我跟你一组。”

  然后重组过的队伍又要开始游戏了。大伯家的孩子似乎觉得身后有金修言所以胆子大了很多居然还挑衅对面的这群小伙伴。

  本来就没多少人敢扔金修言,被大伯家的孩子又满满的嘲讽了一阵,小孩子脾气肯定又上来了啊,对着大伯家的孩子就围了上去。

  没人攻击金修言,金修言也不好扔这群小孩。金修言本来就没扔多少主要就是在语言上压制。

  大伯家的孩子看着这群孩子居然朝着自己围攻起来,拼命反抗。拿出一种英勇就义的气势反击着,嘴上还对着金修言呼叫着支援…………

  一下午金修言和这群孩子打成了一片金修言也算是找到一点童年的乐趣。

  晚上吃饭的时候金修言本来是个金泰坐一桌的但因为二爷爷的一句:“不能喝酒就跟小孩坐一桌去。”金修言讪讪的拿着碗跟小孩子们坐在一起。

  小孩子们看到金修言来和自己坐在一起高兴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金修言本来是无所谓的跟谁坐在一起觉得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真的没想到这群小孩子就像是六十年代饿死鬼投胎的一样。反正金修言只知道前十道菜金修言一筷子都没夹出去就没了。(农村前十道都是干果水果之类的。)小孩子们看到家里大人端着菜摆上桌的时候就直接用手在盘子里抢,那模样就跟小鸡扑食一样只要盘子一上就是空盘子而且大人好像还怕金修言抢似的每个盘子都离金修言八丈远。

  金修言也不好意思站起来跟孩子们抢,等第十一道红烧大公鸡上来的时候孩子们才停止了争抢,

  孩子们看着桌上的红烧鸡有的孩子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上手但看着桌上的红烧鸡在冒着热气就纷纷放弃了。

  小孩子们开始吃着刚才从桌上抢到的水果干果吃了起来。这下金修言才算是正式开席了。随着一道一道菜的上来小孩子们也不抢所以桌上居然有剩余。

  反正金修言吃着看着坐着的小孩,看到小孩子们一个都没走都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金修言心里想到了什么,这群小孩应该都等着自己一起去放烟花。金修言这可就不着急了吃饭的速度又慢了下来。

  直到桌上的小孩子都坐不住的时候金修言才擦擦嘴对着小孩子们说道:“走,去放烟花。”

  小孩子们听到金修言说放烟花个个都兴奋急了簇拥着金修言就出了院子。

  在外面的空地上金修言先是给众小孩一人发俩根那种拿在手里点燃了会呲火花的那种,然后又让小孩子把那种三角锥形状的烟花放在地上那种是会往天上呲火花的。还有那种恨个棍子一样点燃了可以飞二三十米远还会爆开变成烟花的那种。还有像陀螺一样散着烟花飞上天空的那种………………

  金修言和小孩子们玩的不亦乐乎。直到有小孩被父母领回家在小孩子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天空沉寂了下来恢复了它本来的模样。

  之后的几天金修言就跟着父母走亲戚基本上把能走的亲戚都走了一遍一家三口才在爷爷奶奶不舍的目光中开车往上海赶去。

  金修言看着车辆后备箱里的东西比自己刚回来还要多,估计要不是塞不下肯定还有更多。只是东西都换了一遍都是些牛奶奶茶饼干之类的金修言甚至在里面看到一箱杂牌子的牛奶。

  摇了摇头没多做思考。这几天可把金修言给累坏了,但是和家里的大人小孩都打成一片的感觉真好啊。“可能这就是血脉的力量吧,即使根本就没见过你,或者早以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但就是那一句你是XXX家的孩子吧,可以让俩个不认识的变得特别亲密。”

  金修言感叹着在车上睡了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