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二十五集,传说中,会呼唤狂风的国度

第二十五集,传说中,会呼唤狂风的国度




  “呵啊!”

  只见安杰罗手握雷剑,一个跳劈,将前方飞来的光团一分为二。

  伴随着身后传来的爆炸声,安杰罗往后看去,就看到两枚被一分为二的陨石,静静的躺在撞击而出的坑洞内,

  陨石周围闪烁着明灭不定的火焰,顺着陨石上跳动的火焰,安杰罗很清楚的看到了更远处,一颗侥幸没被灾祸摧毁的大树,在未知力量的影响下,树叶飞速萎靡,枯萎,然后落到荒凉的土地上。

  随后,更远处的杂草,灌木丛,也在飞速衰败,几只蝴蝶刚从灌木丛中飞出,就落到了地上………

  :嗯?难道是因为黑暗力量的缘故?不对……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安杰罗便立刻摇了摇头,随后感受着身体内部的变化,那双闪烁着湛蓝色光芒的眼眸,微微眯起:

  看来是陨石上面残留的宇宙辐射在搞怪,既然这样……

  想到这里,安杰罗没有在压制体内,因受辐射影响,而暴动的魔力,

  反而心念一动,唤出贝奥武夫,然后看向前方,那盘踞在宇宙中的火龙王,冷冷的说到:

  “看来这次得先射门了,虽然我真的很讨厌踢足球!额啊~!”

  说完,伴随着一声怒吼,只见汹涌蓝色气焰,出现在已经唤醒恶魔之力的安杰罗周身,虚空中漆黑色的闪电在安杰罗的身影周围时隐时现。

  与此同时,盘踞在宇宙中的火龙王,看到安杰罗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力量后,眼神中竟然出现一丝畏惧感。

  但很快,那种令他心悸的感觉突然消失,此刻的火龙王竟然不自觉的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回忆……

  从出生,到成为龙族之王,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强敌,直到遇见那位,从无比黑暗和混乱的魔界中,走出的魔界之王——道古达。

  晃了晃脑袋,火龙王再次直视起前方,那闪烁着蓝色气焰的模糊人影,愤然怒吼了一声,随后从他的背后,出现数十枚闪烁着光芒的陨石。

  “哈哈哈哈!庆幸吧,在死亡到来之前,你将亲眼见证,那属于斯巴达之力的伟大!”

  看着前方那飞速而来的陨石,安杰罗用无比沙哑的语气,一边说着,身体缓缓浮向半空………

  随后,站在安杰罗对面的火龙王,在看到陨石即将砸中安杰罗的那一刻,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在嘲笑对面的不自量力

  下一秒,看着前方倒转而回的陨石,火龙王呆住了……

  将时间拉回上一秒,只见那数十枚陨石在即将击中或者是越过安杰罗的前一刻

  就看到半空中,安杰罗的恶魔之翼微微一动,随后瞬间消失

  紧接着,陨石的前方出现一面虚幻的湛蓝色光幕,那些陨石在碰到那面蓝色光幕后,就像是光线照射在了镜子上面,全部被反射回去。

  在躲过前方不知道第几颗的陨石后,火龙王的内心第二次出现了深深的无力感,尽管陨石的速度很快很快,但就像无法逆转的法则,光线照射到镜子中,一定会反射回来一样,

  那种无法撼动的力量,那种无法更改的结果,让他的内心中,产生了一丝丝绝望的情绪。

  终于,在被一枚陨石穿过身体之后,火龙王脸色狰狞的看了前方一眼,刚想要说些什么,眼前闪过一道蓝白相见的光芒

  随即,在最后的意识中,火龙王看着自己逐渐崩解的身体,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魔法制造的分身啊……”

  随后,就看到前方的视野中,安杰罗的身影突然出现……

  看着面前肉身逐渐崩解的火龙王,化为漫天的火星子消失不见,安杰罗将前方已经冷却,化为黑曜石的地面轰开后,安杰罗转头看了看四周,用不屑的语气自语道:

  “然而,即便是本体亲自镇守,结果也不会变的,火鸡!”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扎进洞口之中。

  这次,也许是因为和火龙王的打斗原因,也许是地道被战斗的余波损毁一部分的原因,一路上特别安静,除了时不时的有碎石拦路之外,连一只苍蝇也找不到。

  很快,伴随着前方出现的亮光,安杰罗加快脚步,刚走出洞口,猝不及防下,还没来得及查看四周的环境,脚下一沉,便陷进去了。

  “哦!谢特,这里怎么回事,唉~看来这次找到旅店后,得多付点钱,打理一下衣物了。”

  从泥潭中一跃而出,安杰罗将前方半人高的杂草扑倒后,站在上面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说完,安杰罗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鼻子,然后再心里分析了一下:

  :果然不愧是被称作沙漏沼泽的地方啊,周围的水气也太重了,要是换个普通人来到这里,就算不陷进沼泽淹死,也会因为湿气太重而得病,当然,好处就是不用喝水。

  想到这里,安杰罗耸了耸肩,然后低头看向裤腿上沾染的泥浆,摇了摇头,再辨别了一下方向后,赶忙离开了这里。

  当然,前进的路途不是很顺利,在沼泽中遇到了好几次野外魔神拦路,因为担心战斗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地面,所以安杰罗两次都是召唤龙神丸来结束战斗的。

  说起来沼泽中的魔神很奇怪,弱的虽然非常弱,强的也不是很强,但是生物的多样性还是让安杰罗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什么沾染黑暗力量的毒蘑菇,蝴蝶虫就不说了,谁能想到从一些水汽比较大的河道上,冒出的气泡也能成为魔神呢?

  甚至曾一度将龙神丸那庞大的身躯,笼罩在它的体内,然后瞬移到高空,妄想借住下坠的重力使龙神丸陷进沼泽之内。

  当然,托它的福气,在被带到高空之后,借住龙神丸的视角,安杰罗得以看到旅店的具体位置,和建造在沼泽中心,非常规整的巨石阵。

  虽然一看就是人为建造的,只是在那里建造那么庞大,而又没什么用的建筑,真的不怕被沼泽吞噬吗?

  安杰罗当时的心中想着………

  总之,在干掉邪恶的气泡后,因为担心下坠而产生的力量,真的会让龙神丸陷入沼泽里面,所以,在半空中安杰罗就脱离了龙神丸,

  也就是龙神丸的构造和其他魔神不一样,要是换成战神丸和幻神丸,恐怕在失去人为控制之后,真的会沉进沼泽之内。

  也不知道这层山界的人是怎么行走在这层山界中的呢。

  怀着这个疑问,安杰罗精准的落到了距离旅馆不远处的地面上,在踩了踩脚下厚实的地面后,安杰罗右手握拳,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便走进了旅馆内………

  “这么说来,从那次事件过后,风之国就一夜之间消失了?”

  半依靠在床上的安杰罗,放下手中的果汁,诧异的问道。

  “是的先生!而且以前扎布斯沼泽的湿气也没有那么重,说起这个,从那次事件过后,原本的风向就变了,从南面刮过来的风将乌云都吹了过来,以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旅馆的伙计一边帮忙洗着衣物,一边回答道。

  听完旅店伙计说的话,安杰罗在心里不由得想到:

  扎布斯沼泽,从天而降的陨石,巨石阵,裂开的大地,一夜消失的风之国度,嗯………

  想到这里,安杰罗连忙起身,再次询问道:

  “后来呢?就算风之国消失,原本留身在外的居民难道没有想过寻找吗?”

  “额……这个其实我也想过,只是大家都说:风之国其实是沉入了沼泽伸出,就像传闻中消失在沙漠中的古城一样,也有人寻找过,只是……”

  说到这里,那名店员突然愣住了,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手中的动作也不由得一顿。

  见此,安杰罗心脏狂跳,连忙离开床铺,然后坐到店员对面的椅子上,焦急的追问到:

  “只是什么?难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额……不是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

  说到这里,那名店员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深吸一口气,悄悄的说到:

  “大家都说的,起因是因为世代庇佑风之国的魔法师,被魔王击败了,然后受国王所托,那位魔法师带着非常重要的东西离开了,然后那魔王一怒之下,降下灾劫,一夜之间风之国就这么消失了!”

  说完,那名店员窃笑了一下,然后补充道:

  “说起来,以前一出门口,就能看到风之国里,那独属于国王的城堡……哦!对了,你可千万别乱传,要是被魔王知道,

  恐怕我们都会没命的,就像前些日子遇到的那个,那个叫特特诺的傻小子一样,说什么一定会找到风之国遗迹的,现在不也是消失不见了吗?”

  说完,店员面带不屑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清洗起安杰罗的衣物。

  特特诺,和魔王战斗的魔法师,消失的风之国……

  看来必须亲自去调查一下了,那里心许会有点线索。

  想到这里,安杰罗摇了摇头,又继续问道:

  “那建立在沼泽中心的巨石阵呢?是不是和风之国的消失有什么联系呢?”

  “巨石阵?什么巨石阵?唔……您说的是中央巨石群吧?”

  听到安杰罗话语中的问题,那名店员先是一愣,随后迅速反应过来,纠正了安杰罗的叫法,然后又兴致勃勃的介绍道:

  “那是中央巨石群,传说是第一代风之国王为了风之国的建立,而打造的一个超级标志,

  说起来~应该算是地标吧,不过也有人说,那是听从了第一代魔法师的建议,然后把那里建成陵墓了,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问这个,但是我可以保证,中央巨石阵不可能会和风之国的消失有关。”

  说完,那名店员看了一眼正在思索的安杰罗,将衣服拧干之后,继续补充道:

  “虽然他们都是这么说的,但是我更加倾向第三个猜测,

  就比如:那里其实是王国的藏宝裤,就是埋藏宝贝的地方;说起来第一代风之国国王的宝剑,(运气之剑)在他死后就下落不明了;还有一些附魔宝具,像什么飞羽之盾,弹力盾,还有号称即使睡觉的时候,也能帮助学习的什么什么……………”

  一边听店员说着,安杰罗一边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其实,一直到店员说到“藏宝库”那里的时候,安杰罗已经没在注意听了

  毕竟,不管是藏宝库也好,还是陵墓也好,至少证明那片巨石阵确实和风之国有关,而且下面确实可能有点东西

  但是不管是那一点,至少关于王国秘密的东西,知道最多的,肯定还是国王本人,所以,此次风之国是非去不可了。

  想到这里,安杰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衣服被店员搭到晾衣架晾晒后,便叹了口气,躺回床上,休息起来………………

  不知不觉中,安杰罗睡着了,和以往夜伏昼出不同,这次一觉睡醒,从窗外投射而来的,不是看不到太阳的阳光,而是是晦暗的星光,看来这次睡的时间不对。

  真应该在晚一些睡的,安杰罗心里吐槽了一番后,起身下床,摸了摸已经晾干的衣物后,从兜里拿出110金币,放到床边的橱柜上后,穿戴好衣物,便离开了旅店。

  这次,由于之前弄脏衣物的教训,安杰罗没有在选择用走的方式,而是唤出雷剑阿拉斯托。

  在跟阿拉斯托友好的交流了一番后,安杰罗将雷剑往天上一扔,后者在天空中飞了几圈后,缓缓的落到安杰罗身前

  看到这一幕,安杰罗并没有感到多么新奇,仅仅只是想到以前母亲讲过的,在神秘的东方大国,那里的猎魔人有着可以让剑自己移动的方式………

  现在看来,当时母亲一本正经的讲的故事并不是骗小孩子的。

  想到这里,安杰罗苦笑了一下,然后握住剑柄,指向北面的天空,随着膝盖微微下弯,安杰罗往上空猛然一跃,阿拉斯托带着安杰罗瞬间消失在天际的尽头。

  听着耳边呼啸的狂风,身后咧咧起伏的披风,安杰罗看向下方,心里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自由感

  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没有母亲在自己耳边唠叨,什么这能做,这不能做,我们可以在这里呆两天,我们必须要离开什么什么的

  也没有雷利在耳边说怎么办,去哪里,要不要过夜的话

  这种感觉,真是不错。

  可惜,这种事情一向是好景不长,正在低头欣赏下面的风景的时候,安杰罗就看到下面的一个村子。

  也不能说是村子,至少安杰罗到现在也没有见过,哪个村子里面会盖一座城堡的。

  而且,眼前的一幕确实有些眼熟,嗯………

  突然,一道灵光在安杰罗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这~会不会就是他们口中一夜消失的风之国呢?

  想到这里,安杰罗心念微动,随后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安杰罗的身影瞬间出现在这个“村落”的村口。

  环顾四周,村子后面一眼就能看到的森林,遮挡了更远出的视线,身后则是一处一眼望不到低的裂谷,唯一和裂谷对面连接着的,是一座狭小的云桥。

  确实是云梯,由云朵构成桥梁,由于两侧没有护栏,先不说人站上去后,到底撑不撑的住,就凭峡谷中呼啸而过的狂风,稍微走错一步,恐怕都得葬身峡谷,而且………

  顺着云桥往远处看去,原本看起来像是人为开辟而出的道路,也被沼泽中生长的草类植物掩盖。

  “以前一出门口,就能看到独属于国王的城堡………”

  想起之前店员一脸回忆的讲述风之国如何如何伟大,而现在……

  看来,所谓的“一夜之间消失的风之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想到这里,安杰罗将雷剑放到身后,然后略微警惕的进入风之国。

  刚越过跟木制栅栏一样“高大”的城墙后,眼前的一切让安杰罗大吃一惊。

  矗立在面前的,是一排一排跟狗舍一样大小的房屋,不,光是目测起来对比,甚至比狗舍还要小一倍

  嗯,跟小时候看过的猫和老鼠中,那里面的哈皮狗住的房子还要小。

  而且,建造在最里面的那个,约有两米高的城堡,如果店员没说错的话,风之国的城堡,至少得有将进百米高,和地球的一些繁华城市里面的摩天大厦一样。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店员没有说谎,那么现在跟村落一样大小的风之国,肯定是遭受了邪恶魔法师的诅咒

  毕竟,如果是魔王道古达的话,要么他不会去理会这么一个小小的国度,要么就直接会将其夷为平地,不可能会费劲心机的去下什么诅咒一样

  而且,就算真的是因为诅咒的缘故,那个家伙也不可能会挑选在所有人都回屋子里的情况下施展,至少会有巡逻的卫兵。

  但是现在,真是太安静了………

  摸了摸鼻子,闻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瓦斯味,安杰罗看着周围那些被强制缩小的房屋,陷入了沉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