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3章 他偷窥了美女的隐私

第3章 他偷窥了美女的隐私


  刘蕊蕊上楼后,就直接坐在了电脑前。

  刘蕊蕊的眼前就是一根大阴棒直插在腾天科技跌停处。

  腾天科技连续跌停是她非常揪心,她代客保底操盘,这一跌是刘蕊蕊跌入了深渊。

  这只股票是刘老板推荐的,她也看过许多机构的研报,她相信一定会涨起来。

  可怕的是,刘老板失联了,整整24小时不见了人影。股吧里还有一个很热点的人——“小放牛”也没有发帖了。难道“小放牛”也不见了?刘蕊蕊不知道那个刘老板其实就是股吧里的“小放牛”。由于小放牛低调,不让她去见他,到现在他们还不认识。即使刘妈天天见刘老板,但是刘妈也不知道小放牛是谁啊。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使刘蕊蕊一时六神无主。

  这件事使刘蕊蕊心里恐慌了。她有500万元腾天科技的仓位。今天又是一个跌停,一共六个了,如果照这样跌下去,自己过去赚的钱会亏去不少。问题是,这些钱不是刘蕊蕊的。至今,刘蕊蕊才知道股市的恐惧,灾难说来就来。面前就是深渊,还深不见底啊,自己会粉身碎骨吗?

  刘蕊蕊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头绪乱极了。他必须要找到小放牛或者刘老板。

  她不停的在电脑里搜索腾天科技的新闻,也不停的搜索小放牛的音讯。

  腾天科技股吧里骂翻了天。过去“小放牛”还经常在吧里发帖,有时还指导套牢的股民跌停了怎么自救。

  股民最喜欢的是“小放牛”的股诗,偶尔来一首小诗调节一下氛围让广大股友喜欢不已,评论者众多。可今天夜里,股吧里把“小放牛”说成是“托”是骗子的居多。一些无脑的散户都来骂“小放牛”,把刘蕊蕊的心也骂疼了。

  刘蕊蕊忍不住了,在吧里直接怒怼那些骂人的人。刘蕊蕊在股吧里的吧名为“红舞鞋”。不料,她却在吧里引来了股民愤怒声讨。一时间,许多的人把“小放牛”与“红舞鞋”以前对腾天科技的评价的对话再次贴在吧里,让大家反复口诛笔伐。

  刘蕊蕊有点委屈。因为她的心里不但认可“小放牛”,而且,她很崇拜他,甚至还存有感激之心。她与他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

  刘蕊蕊看到吧里的愤怒者把气都撒到“小放牛”的身上,她认为有点不公,就再次站出来说说公道话。她发帖说:“股市也有很大的赌性,大家也该有个愿赌认输的态度吧。看帖做股,也是你心甘情愿。现在被套,怒骂发帖人,你也不地道。你赚了,你给发帖人分红了吗?赔了就骂人,能骂回来吗?你们自己也活该。”

  哈哈,这一贴激怒了众人,大家一股脑的又把怨气发到了“红舞鞋”的身上了。

  有一个名为“割不尽的韭菜”的发帖说:“你成天把一双破鞋挂在脖子上,人像不贴非要贴一双破鞋,看你人鬼不分,依我看,你就是一双破鞋。看看你的帖子,长期与‘小放牛’一唱一和,你就是恶托一个,你以为你还是个什么东西?”

  这一贴子,太刺痛刘蕊蕊的心。

  刘蕊蕊在吧里不太出名,她的吧名“红舞鞋”的头像就是一双红舞鞋。你说她是个托她不生气,说她是个破鞋,一下子把她打回到对少女时代的回忆。

  刘蕊蕊,典型的90后,妈妈是个美人坯,故生下的姑娘也是个小美人。

  她被生下的那一天,她娘哭的像个泪人。女儿的右脚只有4个脚趾头,小指与无名指粘连在一起,且只有一根主骨,不能手术分离。经医院检查鉴定为先天性发育畸形,虽然不影响以后的生育和生活,但是,右脚永远不敢裸露,就这,成了她娘心头永远的痛。

  右脚只有4个脚趾,成了她秘密。

  刘蕊蕊年幼不懂事,也不在意这事。从她上小学一年级时,这件事才开始对她的心理构成了严重的影响。

  一次,在学校的游泳体验课上,她无意间暴露了右脚的脚趾。有同学发现很惊奇,特地把她的右脚抓起来左瞧右看。

  “咦,你的脚怎么跟我们的不一样?”一时起引来了很多的同学好奇。

  这样,她开始被同学嘲笑。有一个同学还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小妖女”。小妖女就在这个小学里传开了。从此,刘蕊蕊就开始有意回避开同学,不再与同学一起玩耍了。

  但是,有些事是防不胜防。

  一次,有调皮男生一下从后面按倒了小妖女,并脱掉她的右鞋和袜子后大喊:“快来看啊,我让小妖女原形毕露了。她是个小妖女。”这个调皮男生让她再次在同学面前将右脚的缺陷展露无遗。

  同学们一起而哄:“小妖女,小妖女,小妖女。”的喊叫声响彻了学校操场。当时,一个只有10岁的她,受到如此的侮辱,她想死去的心都有。

  从此,刘蕊蕊再也不肯去上学。

  没办法,妈妈只好让她转学。那是她第一次搬家,离开了她住过多年的地方,刘妈为的是给孩子守住这个秘密。

  刘蕊蕊虽然右脚畸形,但活脱脱的是个大美女。

  上初中时,女大十八变,被学校的小男生们私下称为“小仙女”。她自然是早熟小男生追求的对象。

  小男生约她吃地摊烧烤、帮她背小书包的数不胜数,但一一被刘蕊蕊拒绝。由于刘蕊蕊从小自卑,不但不敢与男生接触,与女生也不敢近距离的相处。倒好,刘蕊蕊的成绩一路领先,连年被学校授予学习标兵。

  她十六岁那年,父亲不幸因肺癌去世,留下她与妈妈相依为命。

  妈妈为了让她好好的高考,就在她所读的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所谓的“学区房”陪读。为了节约房费,妈妈选租了一间与房东合住的房子。房子三房一厅,房东住两间,出租一间给刘蕊蕊,洗手间和厨房共用。

  刚好,房东也是一位妈妈,老伴长期在外打工。房东刚好还有一个儿子叫郑正,跟她是一个学校,与她同校不同级,比刘蕊蕊高一级。

  房东的儿子平时很老实,不太爱说话,倒是刘蕊蕊还能主动的给他打招呼。刘蕊蕊给他打招呼时,他也只是敷衍一下。他家里住进了一个新校友,他也像无事一样,经常看都不看她一眼。

  郑正的表现令刘蕊蕊的妈妈很是放心。起初,刘妈听说房东的家里有一个比刘蕊蕊还大一岁的男孩,她还有些疑虑。

  郑正,看起来就是那种不言不语本顺的孩子。

  但是,一天晚上,刘蕊蕊彻底的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那天晚上,刘蕊蕊的妈妈回家晚了,她想先在洗手间洗澡。她洗完后就对照镜子欣赏一下自己的身材。由于刘蕊蕊的心理有自卑感,她只有在洗手间才可以彻底发放松自己,在镜子前寻求一些心理安慰。她毕竟是16岁了,女大十八变,她白皙的皮肤,长长的脸蛋,弯弯的眉毛,高高的鼻子,这五官也是极端漂亮。  刘蕊蕊已经长大,大家都夸她美若天仙。她自己也觉得一般人没法跟她比,如果不是自己有个生理缺陷,她早就不会把自己藏得深深的,一定和别的女生一样展示一下自己的美。

  刘蕊蕊在欣赏自我时,不小心将擦身子的毛巾掉在地上。她弯下身捡毛巾时突然发现洗手间门的下半部有一小块通风百叶窗,窗外可见有一个人的双手撑在地上,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色眼惊吓的尖叫起来。她瞬间意识到是房东的儿子郑正。她尖叫了一声后,自然的把毛巾捂住自己的下身,同时,向一个角落躲去。不知怎么,她突然不敢再叫第二声。她知道,这是郑正的房子。她不敢叫了,因为家里困难,房租都是妈妈含辛茹苦拼命的工作用血汗换来的。妈妈没有什么文化,到现在也只能做些勤杂工或保洁什么的。

  今天这个事情如果搞复杂了,该怎么办?

  她想着,想着,全身发抖起来,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捂住自己的嘴伤心的哭起来,又怕哭出声来惊动了左邻右舍,闹出了什么绯闻,自己还是个姑娘。

  郑正的那双眼睛似乎不在那里了。她躲到了洗手间一角,这个角度,估计外面也看不到了。她确信她的尖叫声吓跑了房东的儿子。

  她终于镇定下来,开始穿好衣服,轻轻的走到卫生间门边,侧耳倾听,门外静悄悄的。不一会儿,妈妈回来了。

  “蕊蕊,还在洗澡吗?”妈妈再问。

  “嗯。”她勉强的回答一声,委屈的眼泪一下冒出来了。她想大声哭出来,可她坚强的压制住了。她不能让妈妈知道,不能,不能的。

  “你洗完了吗?怎么好久没听见水声?”

  “完了,完了。”妈妈听到了女儿的回答,就进了厨房。

  又过了一儿,刘蕊蕊出来了,她无法隐藏内心的恐惧,低着头进了房间。

  由于是共用客厅,她眼里的余光感觉到郑正就坐在客厅的饭桌前,这使她恐惧加剧了。她关上了房门。

  这个时候,郑正也有恐惧感。她不是怕自己的父母知道,而是怕刘蕊蕊的妈妈知道。

  过了几天,郑正确信一切平安无事,只是发现刘蕊蕊再次洗澡时,卫生间的下半部挂上了一条毛巾。

  郑正觉得这个事情没有暴露,心理暗暗自喜。

  他认为刘蕊蕊绝对不敢张扬,张扬开了,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于是,他又回复了往日一样的平静。他每次见到刘蕊蕊回来后,还是像以前那样,在人多的时候,对刘蕊蕊不屑一顾,看都不看一眼。

  刘蕊蕊所在的高中不是个什么重点学校,学生两级分化,要么是富家子弟,成绩一般般;要么穷家子弟,成绩在中上等。学校虽然管理也严格,但每年的升学率也就一般般,因为调皮生多,拉低了升学率。

  刘蕊蕊就读了这个学校后,这个学校的课后总是热闹的。

  刘蕊蕊是当之无愧的校花,这是学校男生一致评价。

  只要有刘蕊蕊在公共场合出现,小男生会齐刷刷的回头。这个回头率给了刘蕊蕊无限的安慰,以致刘蕊蕊的班主任坚决要求刘蕊蕊担任班上文娱委员,刘蕊蕊不愿意也不行。班主任知道,刘蕊蕊能给他的班级带来荣誉。

  刘蕊蕊在文艺方面确实有天赋,特别是芭蕾舞,一上台活灵活现。老师也认为她是一只神化了的小天鹅。她的独人舞蹈常常博得掌声不断。

  刘蕊蕊的右脚有缺陷却能跳出优美的芭蕾舞,这得益于她小姑姑对她的影响。小姑姑是市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她十分喜爱这个侄女,从小就把她带到歌舞团去玩耍,久而久之,刘蕊蕊接触了许多的舞蹈细胞,看着姑姑怎么跳她就怎么学。况且,刘蕊蕊聪明伶俐,许多的动作不用人教,她看看就会了,什么大踢腿、小踢腿、空中旋转呀,原地前桥等,她样样专业得不得了。

  她脚尖的功夫更是厉害的不得了,这使她的姑姑惊奇不已,没有想到刘蕊蕊的脚趾缺陷完全不影响她跳芭蕾舞的任何一个动作。于是,姑姑决定想培养培养她。歌舞团的老师和学员夸她有天赋。如果不是她妈妈坚决反对,她就上音乐学院的附中了。

  由于刘蕊蕊喜爱芭蕾舞,姑姑特地送给了她一双红舞鞋。刘蕊蕊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每次高兴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有时候情不自禁的跳跃几下。

  从那以后,刘蕊蕊就把“红舞鞋”作为自己的一种精神安慰。

  学校有刘蕊蕊这样的学生自然也是得了宝贝一样。在校际文艺表演时,刘蕊蕊自然给学校争得了不少的荣誉。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当然最喜欢她的还是这两个人,一是她房东的儿子郑正,还有一个是郝天天。

  这个郝天天也是一个奇葩,父母是做房地产的,家底殷实。他父亲为了让儿子能上这所学校,还给学校捐了20万元现金。

  捐款那天,郝天天的父亲特意把20万元现金一叠一叠的粘在奔驰车的引擎盖上,钞票堆成了一个小山头,并扎上一圈圈的大红绸带,让校长与郝天天父子站在车头两侧合影。那气氛就是土豪摆阔啊。起初,校长还觉得不太妥,但郝天天的父亲执意这样做,学校也无可奈何的认可了。二十万现金啊,不用开收据,诱惑太大,让校长与他们合影过分吗?

  郝天天虽然语数外的成绩较差,但喜爱足球,脚下的球玩得转,个人的志向是报考体育院校。这样的家庭和这样的学生,校长自然也对郝天天如获至宝。

  郝天天暗恋刘蕊蕊,这事情最先感觉到的当然是刘蕊蕊。

  那一年,学校举行了一次迎五四青年节诗歌朗诵会,各班级都在准备诗歌,而刘蕊蕊的班主任却别出心裁的要刘蕊蕊献舞一支。刘蕊蕊就拿出了作为比较有芭蕾舞特色的独舞《睡美人》,班主任自然喜欢,这是给班级争荣誉的事。

  她为了跳好这支舞浪费了她几个晚上的自习时间。特别是那双红舞鞋,刘蕊蕊在收拾服装时,特地把那双红舞鞋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一个别致的小包。这双红舞鞋是姑姑送的,每用一次,刘蕊蕊就心疼不已。

  刘蕊蕊的这次表演,需要音乐和灯光的配合,学校专门安排了郑正来负责。

  郑正对电有很好的领悟,中学物理成绩也是杠杆的。而这次郑正负责音乐和灯光的配合,搞得刘蕊蕊心理有些阴影。好在每次在独自练习的时候,总有不少的同学围观,这其中就有郝天天,他是场场必到。这个细节被刘蕊蕊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五四诗歌朗诵会安排在五.四节的晚上,在学校操场简易的舞台上举行。刘蕊蕊的独舞《睡美人》被安排在最后做压轴戏,舞毕,自然博得了全校师生的一片掌声。

  朗诵会结束后,郝天天走到刘蕊蕊的面前,突然提出要送刘蕊蕊回家。其实她家就在附近,走路不过20分钟,这怎么送?怎么说也是个托词。搞得刘蕊蕊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心跳不已。虽然都是少男少女,这个微妙感觉其实在这些早熟的中学生中都懂一些。

  早恋,在哪个学校都有。老师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个人好自为之就是,管也只管在明处,地下恋情老师也没有办法,为此,也不知有多少孩子为此付出了名落孙山的代价。

  “我就住在附近,走路用不了20分钟。郑正还是我的房东呢。”刘蕊蕊其实是想说不方便就不送了。而这时,郑正在场,他一边收拾灯具一边把这话听得清清楚楚。而郝天天听起来就很不舒服,下意识的感到这个时候把郑正搬出来,好像是有一种倾向感,他瞬间有一些醋意。

  他瞟了一眼郑正,郑正也对了他一眼,当两眼碰到一起时,看起来比较本顺的郑正,这时他眼里充满了敌意。郑正身高马大,在气势上占有优势。但郝天天在这个学校有阔少之称,一般人见着他也有三分的自卑。郝天天与郑正的相互敌意眼神,两人各自心理都有预感,这也许就是他们暗斗的开始。

  郝天天从小就有优越感,他也没有把郑正放在眼里。他对刘蕊蕊说:“不送就不送吧,有一样东西要送你,你一定喜欢。”郝天天结结巴巴的说,脸还是一些发红,毕竟中学生谈恋爱也是不敢公开,谈哪儿就算哪儿,说完了也不知接下来会怎么样。

  郝天天鼓起了勇气将准备好的一个小手提袋塞到她手上。

  刘蕊蕊对男生特别提防,今天第一次遇到一个小男生要送她的礼物,不知怎么办,瞬间失去了招架余地。

  她先是木木的接过郝天天的手提袋,望着他,过不多久,她就紧张得嘴里直打哆嗦:“不,不,我不要,我不要。”她把手提袋退给郝天天,郝天天不接,说了句:“是一双白色芭蕾舞鞋。”郝天天说完就跑开了。

  “白色芭蕾舞鞋?”刘蕊蕊怔在那里很久很久。

  这双白色的芭蕾舞鞋让刘蕊蕊无法拒绝。

  姑姑送的那双红色的芭蕾鞋,年久已旧。鞋旧了,跳起舞来脚就疼。今天的右脚特别的不舒服,脚趾的缺陷开始影响了的稳定性。她想买双新的,可这种芭蕾舞鞋特别贵。她想起妈妈含辛茹苦,这个愿望几次拿起又几次放下了。没想到,郝天天圆了他的愿望,不过,是一双白色的,如果是红色的该多好啊。既然人家给了又退不回去,那就收下吧。

  刘蕊蕊一直有意把自己埋藏在另一个世界,在感情上几乎与世隔绝。这次被一颗火热的心烫化了。刘蕊蕊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的吸引力。郝天天俨然是个大孩子,又像是个大哥。像这样的阔少,哪个少女不喜欢?刘蕊蕊几乎也逃避不了这个社会的流行思维。

  在一旁拆卸灯具的郑正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他怒火中烧,没想到他刚拆掉了一个电灯泡,命运却让他当了另一个电灯泡。一气之下,他猛地砸掉了那个刚卸掉的电灯泡。郑正砸完灯泡后双眼圆鼓鼓的瞪着刘蕊蕊,虽然他不说话,但刘蕊蕊明白一切。

  电灯泡被砸碎的响声,先令刘蕊蕊一怔,但很快,她得意一笑,昂头挺胸,拎起郝天天送的礼物,迈着快乐的舞步朝家走去。

  第二天,刘蕊蕊一大早要上学了,没想到,她走在楼下碰到了郑正,郑正塞给刘蕊蕊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我看见了你脚趾的秘密,你还敢与郝天天交往吗?我想,你想要我替你保密的,是吗?

  就是这张纸条,让刘蕊蕊又一次的陷入了自卑和恐惧。

  郑正在威胁她,恐吓她,言下之意是,如果你继续与郝天天交往,我也不替你保密。这一点,刘蕊蕊深深的意识到了。

  她决定要搬出这间房子,不能给郑正再有可乘之机。

  郑正偷窥的事,刘蕊蕊没敢给妈妈实说,只是说,郑正有早恋现象,他曾经给她写过情书。她担心会影响高考,所以要求妈妈取消租房陪读,她住校。

  刘蕊蕊终于住进了学校的集体宿舍,妈妈也回到了原先的老房子。只是郑正知道了刘蕊蕊发现了自己的不耻行为,害怕她讲出去,惶惶不可终日。

  有一天,郑正发现郝天天与刘蕊蕊在悄悄的约会,一下勾起郑正的妒忌。他既不想自己的秘密被公开,又怕郝天天真的夺走了她的爱。所以,郑正开始留意刘蕊蕊的行踪。

  一天,他无意中发现刘蕊蕊一个人在学校的操场一边看手机一边朝一角走去。这时,已经是学校规定的熄灯时间了,他感到很奇怪,就悄悄的神秘的尾随在刘蕊蕊的身后,一直尾随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