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斗股 > 第15章 较量悄悄开始

第15章 较量悄悄开始


刘蕊蕊果断的撤回了报警,令花叶十分沮丧。他本当是想用这个套,套个美女玩玩,没想到脱套了。

他感觉到刘蕊蕊与郝天天的关系不一般,与小放牛的关系也很奇怪。他们都是什么人?怎么被我遇上了?他在回公司的路上思绪万千。

他决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老大。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未来这些人可能会闹出一些事来,包括他自己。

他推开“宏来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的大门问前台:“老大在吗?”

“在,他还问起你来了没?”

“啊,知道了。”花叶直径来到董事长的办公室。

宏来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叫郑正,网名:“狼群出没”,善于潜伏和做空,资本运作的高手。郑正技术全面,讲义气,有“万手哥”之称。

这次郑正也布局了腾天科技,只是他这次是做空。腾天科技连续跌停后,他赚得盆满钵满。

“老大,您找我?”

“是的,找你是想要你去一趟腾天科技,与他们的证券部接触一下,请他们预约一下他们的董事长,我要去拜访一下。”郑正说。

“好的,只是听说腾天科技这几天炸了锅,要前去的机构很多,他们的董事长一概不见,只有证券部的人在接待。”花叶说。

郑正坐在老板椅上身子向后一靠,望着天花板不说话,他在想什么呢?

“老大,我今天见着了网名叫‘行天侠’的人,他其实是‘天下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企业’的执行合伙人,真名叫郝天天。”花叶说完,郑正从椅子突然站了起来,瞪着花叶问:“你说什么?”

“我今天见着了网名叫‘行天侠’的人,他其实是‘天下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企业’的执行合伙人,真名叫郝天天。”花叶有点吃惊,再次说话有一点结巴,

“在哪里见到的?”

“在情侣崖派出所。”

“在派出所干什么?”

“为了一个叫刘蕊蕊的女孩,他要求刘蕊蕊撤除报警,他去捞人。”

“什么?刘蕊蕊?撤除报警,捞人?”郑正突然紧张起来,他以为听错了,急忙走到花叶的跟前:“你慢慢的说。”

这下真的把花叶搞糊涂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老大如此的反常。

“是的,刘蕊蕊被一个叫小放牛的人性侵了,刘蕊蕊报了警。小放牛被关进了看守所,郝天天去救小放牛,要求刘蕊蕊撤除报警。刘蕊蕊撤除了报警。”

“慢点,慢点,你这里涉及了3个人,郝天天、刘蕊蕊、小放牛。你都认识?”

“小放牛我不认识,其他的两个人都认识了,我与刘蕊蕊还交流过几次,她也买了腾天科技,还是重仓。刘蕊蕊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哎,老大,刘蕊蕊好像与郝天天关系不一般,我看见他们交流中很微妙。”

郑正没有说话,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也太突然。

“老大,我这里还有个视频,给你看看。”花叶说完拿出手机开始播放视频。

郑正看视频时的表情很复杂,眼睛一直盯着手机。看完后,他说:

“这个视频是哪儿来的?”

“我那天下午去情侣崖,刚好碰上就录了。”

“把这个视频转发个我,我收藏一下。”

“好。”花叶发完视频后问:“老大,你认识他们?”

郑正思索了一会儿说:“不认识,但听说过他们。”郑正这时的心情很复杂,没想到,他们却出现在这个圈子里。

“这个视频你把它删掉。”

“为什么?”

“不为什么,免得以后有是非。”

“啊,好的。”

“你有他们的电话吗?”

“刘蕊蕊有。行天侠没有。”

“你把刘蕊蕊的电话发给我。”

“这,”花叶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

“啊,没事,我就是想,您又不认识刘蕊蕊,要着也没有用。”花叶在耍心眼,自己看上的美女有点不愿意拱手相让。

郑正似乎看出了花叶的想法说:“我做个备用资料,说不定以后有用。”

“嗯,好的。”花叶有点不情愿的把刘蕊蕊的电话发给了郑正。

“老大,腾天科技下一步怎么办?”

“你去通知一下公司的业务骨干,一个小时后在会议室开会,会上一起研究决定。”

“好。”花叶退出了郑正的办公室。

“没想到,没想到,命运会这么安排。”郑正自言自语的说。刘蕊蕊的出现,让他很震惊。

花叶离开后,郑正反反复复的看着手机上的视频,看着看着,眼睛有点湿润。

刘蕊蕊的模样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几年没有见,越加超脱的美丽。

他爱刘蕊蕊是从心里发出的,只是命运老是捉弄他,本来是放弃了,可这次偏偏又把她给推了出来,而且还跟郝天天在一起。

郑正想,她不可能与郝天天搞在一起。据他对刘蕊蕊的了解,刘蕊蕊不喜欢郝天天,主要在高中时他与郝天天打了那一场架后,现实对谁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其中对刘蕊蕊的打击最大。一个女孩子在少女时期陷入了花边是非,其后果可想而知。郑正后来也受到影响,但他很努力,上了一个普通的经济学院,后来又读了MBA获得了硕士研究生学位。同学的资源很好,就成立了今天的股权投资公司,股东基本是大学的同学。

“宏来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一个亿,经过近年来的运作,公司的资产已达10个亿,是个非常有份量的投资公司。花叶是公司市场部经理。

郑正在办公室里来回走来走去,心神不定。

郝天天出现在与他同一只股票里,这时,郑正似乎有主意。

腾天科技今天是第7个跌停,郑正计划是在10个跌停时再做安排。看来,要提前动作了。

郑正来到会议室时,公司的骨干都到齐了,哗啦啦的十几个人都围在坐在会议桌前,大家都在说腾天科技的事。花叶最活跃,对腾天科技在发表他的看法。

郑正推开会议室的门后,大家鸦雀无声。郑正端正坐到了会议桌的首席位置,花叶在他的左侧,右侧是他副总陈成。

“刚才听见大家在议论腾天科技的事,怎么不议论了?今天的会议就是这个腾天科技的专题会议,大家继续说,今天我就是想听听大家怎么看的。”郑正看了一下花叶,示意花叶继续说。

“好,我先说说我的看法。”花叶看了大家一眼,继续说:

“腾天科技今天是第7天跌停,从量上看,仍然是被80多万手的抛盘死死的封住。从卖单的结构看,排在前面的都是几手到一两百手以下的散户。看来散户是在夜间可以挂单的时候就抢挂了。机构也在挂单,但往往排在了后面。从第一个跌停到昨天为止,每天的交易量也就几千手左右而已,很多是机器单,人工单很少。按照这样的走法,估计可能还要有几个跌停。

腾天科技方面已经开始不接待外来采访,证券部的人接电话也敷衍了事,根本找不到实质性的对接点,对来电者都一律机械式的回复:以公司的公告为准。”

“我有一个市政府的朋友告诉我,政府最近在寻求解决方案。腾天科技的董事长天天往市里跑,市里由商务局牵头,在评估这次腾天科技的总量损失和补偿办法。估计就在这两天要出方案。”副总陈成说。

郑正明里在听着他们说,他却暗自在想一个心事。这次是他一个做空的盘,也做的相当的成功。如果见好就收,获利颇丰,已近有7跌停,有70%多的收益了。虽然每天都有大量的散户想出逃,机构的巨量抛单也封死在跌停上,但是,郑正还是天天日寝不安。他感觉自己在冒险,如果明天就有好消息出来,腾天科技会瞬间反弹甚至反转涨停都有可能。所以,他决定明天该收网,买券还券。但是,一想起郝天天也在腾天科技,又有点不甘心,这个情敌应该让他死得快为好。可是,不行啊。刘蕊蕊也在里面,他不能不救。

刘蕊蕊,这个令他心动又心疼的女孩。

“老大。”花叶在喊他。郑正没有听见,他在想他的心事。

“老大,”花叶又喊了他一声。这时副总陈成碰他一下,他这才从过去的思绪中清醒过来。

“老大,怎么了?今天走神了?”副总陈成说。

“我在听你们说,可我也在想,不过。”

郑正刚说到这里,把话挡住了,他觉得从今天开始,他不能把话说明,隔墙有耳,说不定还有内奸。

“不过,现在看来还不是时机,你们说呢?”郑正的心事无论如何不能让大家知道,特别是花叶。他隐隐约约感觉他总有一天会与自己背道而驰,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他看着花叶,花叶也在揣摩他。

花叶也觉得今天的老大很奇怪,他一直在侧面观察着郑正。

花叶是个用心的人,这一丝丝的反常居然能被他察觉,也说明花叶是个有心眼的人。

花叶见郑正在盯着他说话时,心里有一点点感应,郑正可能与刘蕊蕊早就认识,并且有过交往。

花叶接过话题说:“老大,依我看,腾天科技可能还有几个跌停。如果市政府对腾天科技有补偿,也不是现金式的,最多也是个画饼,能有多少利好还难说。所以,大家都在猜测,认为大势已去的人占多数,因此,我们还有一段的红利没吃完。当然,这个由老大您来决定。”花叶说完朝郑正恭敬的一笑。

郑正又看来一下陈成,陈成会意,马上发言:“老大的话很有道理,股市充满风险,谁也不能预测明天会怎么样,我们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好。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明天继续观望。明天各部门要提前一小时到公司,全体操盘手到会议室,我与大家一起看盘,走一步看一步。好,现在散会。”

郑正这时心里十分明白,今天就这样,他有一个重大决定想留在明天开盘时宣布。

今天,郑正对谁都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