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误入神途 > 第33章 刻碑

第33章 刻碑


"哦。"林七夜的表情很平静。

温祈墨诧异的看着他,"哦?没了?"

"还要有什么?"

"一点都没有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感觉吗?"

"有一点,但也只有一点。"林七夜淡淡回答,"我对升职什么的……不感兴趣。"

温祈墨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忘了你是个十年后就要叛出守夜人的'异端'。"

林七夜不置可否,继续问道:"按你的话说,这四支特殊小队,已经是大夏战力的天花板了?"

"当然不是,他们或许是守夜人中的团队战力天花板,但绝对不是大夏战力的天花板。"

"你的意思是,在大夏,还有类似于守夜人这样的组织?"

"不,大夏只有一个守夜人,但在守夜人之上,还有五位人类天花板。"

"人类天花板?"

"顾名思义,就是人类所能达到的顶峰战力,由于实力逼近神话中的古老神明,他们也被称为'半神'。"

"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虽然我知道你在套用影视经典台词,但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温祈墨抬头望着夜空,眼中是满满的崇拜,

"这五个人,是人类的支柱,也是这茫茫迷雾之中,人类所能看到的唯一希望。"

"他们是谁?"

"不知道,他们离我们太过遥远,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的样貌,知道他们的名字,不过……倒是有些有意思的传闻。"

"什么传闻?"

"这五位人类天花板,被称为一剑,一骑,一尊,一虚无,一夫子。"

"剑,骑,尊,虚无,夫子……这算什么传闻?根本就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吧?"

"据说,我们守夜人的最高司令,就是这五位人类天花板中的'一尊',不过……已经很久很久没人见过他出手了。"

"我有个问题。"

"你问吧。"

"人类到现在为止……杀过神吗?"林七夜指了指天空,"不是那种奇奇怪怪的神话生物,是存在于神话中的,真正古老的神明!"

温祈墨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应该没有……

茫茫迷雾之中,人类就像是被蒙上双眼的羔羊,我们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末日何时会降临。

在这个神明的存在被证实的时代,人类如果真的杀死了一尊神明,必然会引起其他所有神明的恐慌,这么一来,他们很可能会联手先灭了人类,到时候人类所面对的局面就更加严峻!"

林七夜点点头,"我明白了。"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林七夜沉吟片刻,"临时队员有福利补贴吗?"

"……有。"

"那就没别的问题了。"

"所以你问这么多问题,就只有最后一个是最关心的?"

"当然。"林七夜理所当然的点头,"什么特殊小队,人类天花板……那些东西离我太遥远了,我喜欢脚踏实地。"

"好吧……"温祈墨转过头,问道:"你困不困?"

"不困。"

"那我带你去个地方。"

"大半夜的……正经吗?"

"……正经。"温祈墨嘴角一抽。

"那行。"林七夜叮嘱了一句,"别忘了,我还未成年。"

温祈墨:……

……

几分钟后,汽车缓缓停靠在一片寂静无人的荒野。

林七夜开门下车,四下张望了一圈,看向温祈墨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你带我来这干嘛?"

温祈墨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墓地,"在那里。"

林七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陷入了沉默。

他隐约可以猜到,温祈墨带他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两人顺着狭长的小路一直向前,很快就走到了墓地的周边。

这块墓地并不大,比起市区边缘的那块公墓,这里明显小了一大圈,但无论是墓碑的做工还是碑与碑之间的间隔,都远非普通公墓能比的。

这里的墓碑,似乎更精致,也更井然有序。

"这里是……"

"驻沧南市守夜人的坟场。"温祈墨平静的开口,"从1936年大夏特别生物应对小组正式转变为'守夜人',采取一城一队的管理形式之后,这里就被划分为沧南市守夜人战死后的最终归宿。

当然,这只是默认归宿,在每个人正式加入守夜人小队的时候,可以说明自己死后是进入守夜人墓地,还是火化,或者埋回自己的老家等等……

当年,赵空城选择的就是埋在守夜人墓地,他说自己的身上沾了太多血,回祖宗坟地的话,他怕吓着各位老祖宗。"

说着说着,温祈墨的嘴角就扬起了笑容,仿佛又看到了赵空城没心没肺说这话时的场景。

林七夜沉默着看着周围林立的墓碑,眉头微微皱起:"这么多……"

在这片墓地中,至少有六七十个不同的墓碑,而且绝大部分都是新碑。

"从1936年到现在,也有85年了。"温祈墨感慨的说道,"一开始,我们的牺牲确实不多,毕竟每座城市每年也不会出现几个神话生物,就算出现,境界也不高。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神话生物降临的速度越来越快,实力也越来越恐怖,我们的伤亡……也越来越多。

你看到的这些墓碑,有近一半都是最近二十年牺牲的。

在陈牧野队长来沧南市镇守之前,据说这里每年都会死两位队员,直到队长来了之后,死亡率才大幅度下降。"

林七夜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沉默寡言的黑衣身影,不由得敬佩起来。

"可赵空城今晚才刚刚牺牲,他的墓碑已经做好了?"林七夜突然想到了什么,疑惑的问道。

"没有。"

"那我们来这里……"

温祈墨抬起手,指向远处,"你看那。"

林七夜顺着他的手望去,只见黑茫茫的墓地中,一点微光渐明。

微弱的灯光下,红缨眼眶泛红的坐在一块空地旁,手中抱着一块无字碑,右手拿着刻笔,一点一点的雕琢着。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在碑上,又被她匆忙擦干。

此刻的她,哪还有之前的半分活力?

"她……她不是说去练枪吗?"林七夜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她说谎了。"温祈墨摇了摇头,"守夜人的墓碑,由死者的队友雕刻,这是不成文的规定,本来,这块碑应该由我来刻的。

她虽然没说,但我其实心里很清楚,她其实才是最想帮赵空城刻碑的那个。

他们的关系很好,真的很好。

所以即便她说谎说的那么扯淡,我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来偷偷刻碑。"

林七夜和温祈墨静静地站在那,注视着专心刻碑的红缨,久久不曾言语。

朦胧的月光下,

死寂的墓地里,

只有红缨手中的刻刀,发出轻微的悲鸣。

"不上去打个招呼吗?"半晌,林七夜问温祈墨。

"现在去打招呼,反而会让她尴尬,她的脸皮太薄了。"

"可我们这样……感觉就像是偷窥别人秘密的变态。"林七夜心里有些别扭。

温祈墨转头看向他,眼中浮现出一抹笑意,

"你以为……在旁边偷窥的'变态'只有我们两个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