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误入神途 > 第68章 风云际会

第68章 风云际会


上京市。

守夜人集训办公室。

"什么?这次新兵集训定在沧南?沧南在哪?"袁罡看着手中的文件,错愕的开口

在他的前方,懒洋洋躺在办公桌后躺椅上的男人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坐了起来,在他的额角有一块十字形的伤疤。

他,是守夜人驻上京市小队,编号006小队的队长,绍平歌。

"东南地区的小城市,在淮海市旁边。"绍平歌想了想,回答道。

"可是……往年的集训不都是在上京吗?为什么今年突然改到沧南?"袁罡皱着眉头。

"谁知道高层是怎么想的。"绍平歌站起身,用热水壶接了杯水,慢慢悠悠的又躺了回去,"我们……哦不,你只要执行命令就好。

你是我们006小队的副队长,也是历年新兵集训的总教官,你带了这么多届兵,换个环境难道就不行了?"

"当然不是。"袁罡连连摇头,"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换地方,明明这里的设备场地器械都是现成的,现在还要大张旗鼓的全部运到沧南……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高层这么做,一定有他们的道理,我们只要执行命令就好,不该我们知道的……不要多问。"

"……行吧。"袁罡叹了口气。

"以后勤部的效率,明天天亮前就能在沧南搭建出一个完整的集训基地,你也该带着人收拾收拾,准备出发了。"绍平歌喝了口茶。

"是。"袁罡想了想,继续说道,"我不在上京的这段时间,队长你能守住上京,不搞出幺蛾子吗?"

唰——!

一个拖鞋鞋底从办公桌后丢了出来,袁罡微微一侧便闪身躲开,紧接着绍平歌的骂声就从办公桌后传来。

"嘿你个袁罡,你瞧不起谁呢?老子怎么说也是驻守上京小队的队长,老子是吃干饭的?"

袁罡嘿嘿一笑,反手把绍平歌的拖鞋丢到窗外,然后大摇大摆的开门走了出去。

绍平歌破口大骂!

……

广深市。

某豪华会所。

"沧南?沧南系咩地方啊?"极尽奢华的贵宾按摩室中,一个穿着浴袍的小胖子躺在沙发上,诧异的看着手中的通知,转头问道。

在贵宾间的门后,五位彪悍的保镖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在他们的面前,一个带着单片眼镜的管家微微躬身,温和说道:

"回小太爷,沧南是东南边的一座小城市。"

"以前唔都系在上京的咩?"

"今年似乎政策有变,看来您的行程也要变一变了,我这就派人去安排。"

小胖子想了想,将手中的葡萄放回盆中,大手一挥,

"订听日的飞机飞,我听日就走呃!"

管家一愣,"小太爷,明天就去会不会太急了?宿舍的事不用担心,我们已经给让守夜人那边给你安排最好的宿舍了,他们会给我们面子的。"

"广深太闷,我想去识识新朋友呃!"

"……小太爷,到了那边之后,尽量还是说普通话吧,不然他们可能听不懂。"

"普通话?"小胖子想了想,"也对哦,要是语言沟通有困难……确实交不到真朋友!"

说完,他拍了拍正在给自己捏脚的妙龄女子,"好了,下去休息吧,这十几年小爷我也享受够了,该换种生活了……"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浑身的肥肉都微微颤抖。

"沧南系嘛?小爷唔嚟嘞!"

……

九华山上。

佛音缭绕,檀香氤氲。

一位披着袈裟的老和尚踱步穿过木廊,手中的念珠微微转动,双眸平静如水。

终于,他在一间禅房门口停下脚步。

他伸出手,轻叩两次门扉,然后推门而入。

禅房内,仅有一床,一桌,一蒲团,在最大的那面墙体之上,用黑色笔刷写着"静心"两个大字,笔锋飘逸,看似温和,却仿佛隐藏着惊天的杀意。

蒲团上的黑发少年微微睁开眼。

"曹渊施主,您的信来了。"老和尚行了佛礼,随后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

黑发少年缓缓站起身,接过那张信封,拆开了看了许久。

"沧南……"他喃喃自语,随后抬头看向老和尚,恭敬开口,"大师,您觉得……我是否该去?"

"施主,您已在这佛庙之中静心五载,心中魔性已被镇压,老朽认为……你该去。"

少年的眼中浮现出犹豫,"可是,我身上的罪孽……"

"杀生是孽,救世是功,功过相抵,方得自在。"老和尚的双眸深邃无比,他双手合十,平静的说道,

"待在这一方寺庙之中,便是枯坐数十年,孽也终究是孽……施主,是时候放下了。"

少年沉默许久,同样双手合十,深深鞠躬。

"多谢大师开导。"

"曹渊施主,老朽还有一事要提醒你。"

"大师请讲。"

"你此行前往沧南,或遇一贵人,若能抓住机缘,此生不仅能洗刷身上罪孽,还可能修成正果。"

"贵人?"曹渊的眉头微微皱起,"这贵人……可有什么特征?"

"双木立身,八神去一,入夜十载,渡我世人。"老和尚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声音如古钟长鸣,

"——阿弥陀佛。"

曹渊眼中满是疑惑,但还是仔细将这几句话记下,躬身回礼。

"既然如此……"曹渊抬头看向禅房外的山巅云海,双手合十,平静开口:

"我去也……"

……

厢车中。

林七夜看了眼沉默的众人,默默的缩了缩脖子。

气氛,有些尴尬。

"咳咳……"温祈墨轻咳两声,率先打破了沉默,"那个,七夜啊,火车票没退的了……那不是你的问题,别放在心上。"

副驾上的陈牧野脸色有些发绿。

"呃……我们也要想点好的嘛!对吧!比如……在沧南市集训,离的这么近,我们可以随时去看你啊!"

"集训是封闭的,我们进不去。"驾驶员吴湘南幽幽开口。

"……"温祈墨顿了顿,"那至少,我们东西都买全了,比如羽绒服,厚毛毯,暖宝宝,大围巾……"

"祈墨……沧南的冬天用不上这些。"红缨小声提醒。

"闭嘴!"陈牧野瞪了温祈墨一眼,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

他犹豫片刻之后,回过头,眼巴巴的看着林七夜,

"七夜啊,

要不你一会去看看……

这些还能不能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