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俗世妖人 > 第8章 归云墟,终章

第8章 归云墟,终章



  琵琶一曲肠堪断,风萧萧兮夜漫漫。

  河西幕中多故人,故人别来三五春。

  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

  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

  夜。

  “喝、喝、喝……”

  篝火旁,马小招正在与小杜斗酒,旁边的众人都喝嗨了,无论男女,都兴高采烈地在旁边观战吆喝。

  即便是最为年长的南海剑魔,都没有再管小辈之事。

  毕竟,这会儿的他,已经被王明揪住,硬生生灌了一葫芦的猴儿灵酒,满脸通红,头轻脚重。

  当然,带着某些情绪,灌他酒的王明,也扛不住,跑厕所去了……

  许秀也喝多了,感觉头轻脚重,脑袋晕乎乎的。

  这时有人在叫他:“阿秀、阿秀……”

  许秀一开始有点儿迷糊,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反应过来,使劲儿甩了一下脑袋,方才意识到叫自己的人,却是自己那不是亲姐,胜似亲姐的小妖。

  如果说……

  他爷爷许大有,留下了的神秘盒子,算作是许秀入行的关键道具。

  那么小妖,则是他真正入行的领路人。

  别的不说……

  光一个“花间隐身术”,便让他平白规避了无数次的杀身之祸。

  所以即便到了今天,人人都称“许旧庭”、许仙师……

  但对于小妖姐,许秀还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他揉了一把脸,走到小妖姐跟前,开口问:“姐,咋了?”

  小妖拍了拍他,说:“你岳父找你,在水井那边。”

  “啊?”

  许秀愣了一下,随后回过神来,意识到了什么:“要来了吗?”

  小妖笑了笑,也不回答,说:“你去了就知道。”

  许秀不敢怠慢,来到旁边的长条餐座前,倒了一杯柠檬水,漱了漱口,又倒了一杯水,落在手中,把脸搓了一下,保持清醒之后,朝着后院外面的水井处走去。

  正常情况下,再多的酒精也刺激不了他多少……

  毕竟此刻的他,已然超凡。

  但问题是,若真如此,那作为人的乐趣,岂不是也都没了?

  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许秀还是尽可能让自己,与常人一般……

  此乃做人之道。

  刚出后院,拐角处的厕所却冲出一人来,差点儿跟许秀撞到。

  许秀抬头一看,瞧见来人是王明。

  许秀扶住老王的肩膀,问:“哥,你没事儿吧?”

  王明打着酒嗝,气呼呼地骂道:“没事——我师伯那老东西,酒量不是一般的大……大家都不憋劲儿,他咋就一点儿没事呢?”

  许秀指着那边被老鬼扶着的南海剑魔,说:“你看他那样,叫没事吗?”

  王明摆手,骂骂咧咧:“不,今天老子非要把那老东西,给喝歇菜不可……”

  得!

  许秀瞧见这老哥的模样,显然是有点儿上头。

  寻常日子,你可没有这么“嚣张”……

  这是带着某些恩怨来的吧?

  在场各位,天南海北,好不容易聚到一块儿,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许秀也不拦着。

  不过眼看着王明就要走,他却又伸出手来,一把将人拦住。

  王明一愣,问:“干哈呢?”

  许秀左右打量一下,瞧见没人,低声说道:“王哥,那啥……你那儿,还有鹿茸没?匀兄弟一点?”

  本来急吼吼要去“报仇”的王明,一听这个,顿时就不困了。

  他停下了脚步,似笑非笑地说道:“咋滴?你不是说你青春年少,根本用不着吗?”

  许秀听了,尴尬地扶着腰。

  他低声下气地说:“哥,你是我的亲哥,别辣么大声……”

  讲完,许秀低着头说:“那啥,我之前也觉得不用啊,甚至感觉自己这体格儿,能打十个呢——但包子你也知道的,混元金斗,先天灵光……那强度、哎呀呀……”

  咳咳咳……

  仿佛男人基因里面带来的兴奋,王明好端端一杀伐果断的大佬,聊到这个,就忍不住想笑。

  笑过之后,又生出几许悲凉。

  阴盛阳衰,夫纲不振,可不止是许秀一个人的事儿。

  他王明,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怪只怪你没找一个平凡女子,而是选了个“不愧世上英”的女中豪杰吧……

  想到此处,原本还发出“油腻”嘲讽的王明,顿时就悲从中来。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瓷瓶,递给了许秀:“新鲜的鹿茸肯定是没有了的,不过我用那玩意,加了一些佐料,;炼了这瓶春风丹,先给你一瓶抵一下——这玩意,是虎狼之药,你自用就好,一般人可真扛不住,直接烧成灰去的……”ωωw.Bǐqυgétν.℃ǒM

  许秀拿了,如获至宝,连忙收起。

  ……

  两人简单聊过,各奔一路。

  许秀来到了水井边上,瞧见黑手双城早已在此等待。

  到的时候,他这老岳父,正坐在青石条凳上,低着头,打量着水井之中,不断荡漾的天上月呢……

  黑手双城似乎瞧得出神。

  好一会儿,方才回头,看向了旁边的许秀。

  他问:“喝了不少?”

  许秀嘿嘿笑,说:“差不多……”

  这对爷俩,相处得关系和睦,堪称知交,而伴随着更多时间的流逝,彼此之间的私下相处,也更加轻松随意。

  许秀也坐了下来,问:“爸,瞧啥呢?”

  黑手双城淡淡地说道:“我在想,水中之月,与天上之月,到底是彼此倒影呢,还是对等而立的存在……”

  哈?

  许秀愣了一下,说:“这么深奥的哲学话题吗?”

  随后他突然醒悟过来,说:“所以……”

  黑手双城说:“刚刚听小妖跟我说了一下,讲她们今晚就走……”

  许秀问:“小萱宝那边,成了?”

  黑手双城点头,说:“对,经过上一次的大战,以及她师父这段时间的推演,已经敲定了——当然,还是需要你的配合……”

  敲定?

  这两个字,用得很微妙。

  事实上,早在蒲林山大战之时,许秀就推测出自家岳父,或者说萧老大那边,跟上面有了联系。

  要不然,最后落幕之时的巨大黑手,是怎么出来的呢?

  只不过……

  几个大佬对于此事,讳莫如深,他也没有过多问起。

  当然……

  联系,与来往,终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想到此处,许秀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一阵激动:“所以……”

  黑手双城说:“因为某些限制,这一次,除了负责摆渡的萱萱小朋友,以及去了暂时不准备回来的小妖……还有你与杜鲲宇两人!”

  哈?

  自己过去,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归云墟,是自己入行以来的宿命……

  无论是老范,还是囚徒。

  又或者后来的徐策……

  每一个人,都说“该来的,终究会来”。

  因为“封神授箓”的关系,许秀也知道自己是被“选定”了的人。

  所以,即便是天道限制……

  但却并不会应验在自己身上——去了,还是能够回来的……

  只不过,小杜是怎么回事?

  许秀有点儿不太明白,看向了自家岳父。

  面对着许秀的疑惑,黑手双城也是很是无奈……

  他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指定的。”

  对于为何指定小杜……

  黑手双城并不清楚,但却能够隐约间把握到一些关键点。

  只不过,此等猜测,仿佛天机、过于隐晦……

  也不便提及。

  黑手双城没有多聊此事,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个事儿:“按理说,你与凤凤,刚刚成婚,此刻过去,又不知归期,终究有些急了……只不过,此番机会难得,又指定了你……”

  他却是担心起了家里的事儿来。

  毕竟自家女儿的性子,他最是了解。

  此番之事,并无先例。

  所以算得上是比较冒险……

  按照常理,把这对新婚燕尔的小夫妻拆分赴险,到底有点儿无情。

  过于苛刻了一些!

  黑手双城一生,无惧任何人等。

  唯独对充满愧疚的女儿,多少有点无奈……

  许秀听了,不动声色地扶了一下腰间,一脸豁达地说:“没事、没事,小别胜新婚嘛……”

  ……

  深夜。

  不翼而飞的凤鸣山庄原址。

  一处巨大天坑。

  被封禁的坑底,恍然之间,却浮现出了几道身影来。

  黑手双城!

  屈胖三!

  萧克明!

  王明!

  陆言!

  许秀!

  小杜!

  出现于此的,有一个算一个,都算是最为核心之人。

  这只有这些人,方才能够有资格……

  知晓此间奥秘!

  该说的,都已经聊过了……

  大家此次过来,一是给几人送行,二来也算是做个见证。

  当七人落定之后……

  黑暗中又浮现出了五人来。

  左手牵着朵朵、右手牵着小萱宝的小观音!

  小妖!

  以及包子!

  众人汇聚,都望向了场中“最年长”的黑手双城。

  黑手双城与旁边的屈胖三互看了一眼,点头说道:“开始吧?”

  没有太多废话。

  许秀径直来到了人群之中,然后盘腿坐下。

  他看了旁边有些“怨念”的包子一眼,随后闭上了眼睛,瞬间进入了入定状态……

  几乎相隔不到一秒钟。

  许秀的身上,就散发出了层层光华来。

  红、橙、黄、绿、蓝、靛、紫……

  七彩虹光。

  汇聚到最后,却化作了淡金色的光芒来,在巨大的天坑底部绽放。

  与虹光一起浮现的……

  还有十一位道灵。

  太乙雷声应化尊王灵官。

  庚戌太岁倪秘、辛亥太岁叶坚。

  火部之觜火猴、室火猪、翼火蛇。

  雷部之雷鼓力士、降雹力士、摧邪力士。

  黄巾力士两名。

  十一位神魂缺失的道灵,此刻却一脸肃穆,躬身行礼,仿佛在……

  恭贺飞升?

  场中围观众人,莫名间浮现出了此等错觉。

  而这里面,反应最为敏锐的,却是小观音……

  她拍了拍旁边的小徒弟一下,说:“开始了!”

  小萱宝点头,挺身而出。

  她小小的身子,就仿佛完全不受地心引力的束缚一般……

  一步一步,在虚空中行进。

  等到了许秀头顶,两丈高的地方,这个洋娃娃一般精致美丽的小女孩,却是将手,陡然一挥。

  黑漆漆的夜里,一道纯白的光芒浮现……

  一开始。

  就仿佛只是一个点。

  但下一秒,那一个点,却陡然爆开,将整个空间,直接点亮。

  一瞬间,场中的所有人,都感觉灵魂为之一震。

  这,是好久都没有过的感觉。

  紧接着,眼前豁然开朗,头顶天空,突然间有万道极光浮现。

  那在夜间出现、灿烂美丽的光辉……

  五彩缤纷,形状不一,绮丽无比……

  有的如同一条彩带,有的如同一团火焰。

  有的像一张五光十色的巨大银幕,有的色彩纷纭,变幻无穷……

  有的犹如棉絮、白云,凝固不变。

  有的异常光亮、掩去星月的光辉,又射出许多光束,宛如孔雀开屏,蝶翼飞舞……

  此间之美,宛如人间极致。

  万里凉霄浩渺,使星共、南极光浮。

  下一秒,无数极光散去,勾勒出了漫天璀璨无比的星空。

  神秘、朦胧、静谧、深邃、苍凉……

  仿佛有着无限至理。

  场中所有人,都有顿悟,心中恍然……

  就在这时,三道与天相齐的身影,浮现于璀璨星空之上。

  众人皆惊,瞳孔睁大。

  抬头望去,一种说不出来的尊崇与敬畏,于心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

  不过场中之人,个个皆是绝顶之辈。

  这等震惊,也不过数秒……

  随后各人眼中流露出来的眼色,却皆有不同。

  有人欣慰。

  有人深思。

  有人皱眉。

  有人欢颜。

  ……

  呼!

  就在众人情绪流露之时……

  那位拥有着独特规则之力的小女孩,却陡然一挥长袖。

  漫天星斗,星河倒垂。

  那柔嫩的小手,却在无尽的虚无与梦幻之中,招出了一记流光。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那道流光,却是从天而降,在小萱宝的指引之下,陡然落到了这巨大的天坑深处来。

  它似缓实急,一旁观看的小观音,却是开了口:“来了……”

  早有准备的小妖,与小杜,跨入场中。

  其余人等,则自觉地后退数十米,让出了空间来。

  弹指芳华……

  当那流光落到场中,却与小萱宝最早弄出的那一点光华融合。

  两者彼此交融,却是化作了一团直径数米的洁白光圈。

  这光圈,却隐隐间,正好将四人……

  全是包裹。

  场外众人,隐约能够瞧见里面的景象。

  只见许秀身上焕发出来的十一道灵,脸上全部焕发出了欢心雀跃的神情,陡然一拜。

  紧接着,全部都化作扭曲的流光,交汇于一处。

  消失不见……

  而随后,场中的许秀、小杜、小妖,以及负责引导的小萱宝……

  却也一一扭曲。

  最终全部光华,陡然凝聚成了一个点。

  刷!

  偌大的天坑,从原本璀璨流光的绝美异象之中,却又重新回归于黑暗。

  只有边缘处的众人,彼此对望,震惊无比。

  如此沉默了好一会儿……

  小观音伸手过去,将情绪复杂的朵朵,与包子,两人的手给牵住……

  黑手双城这时也开了口:“行了,走吧!”

  但……

  平日里一言九鼎的他,此刻说话,却无一人听之。

  所有人,似乎都还沉浸在了刚才的玄妙里。

  ……

  呼……

  许秀感觉浑身似有万钧重压,眼看着就在极限、难以支撑之时,却又陡然一阵轻松。

  这时,他也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来。

  随后,他瞧见了一幅只有在梦境里,方才能够瞧见的景象。

  巨大的殿宇。

  漫天的祥云。

  亭台楼阁……

  仙岛灵山。

  恢弘到超越想象力的伟大建筑。

  一切的一切……

  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就仿佛他之前融合那神秘断手之时,瞧见天宫大战的背景。

  但随后,当他仔细打量时……

  却瞧见恢弘依旧恢弘,却多了许多的破落。

  断壁残垣,残花败柳。

  一切皆显残破……

  唯独将目光收回之时,瞧见身前近处,一片汉白玉地面,左边一堵筑在水上的白墙,约两米高,上覆黑瓦。

  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虚掩着。

  远处一片园子,虽不似远处那般神迹。

  却又有着出尘之美。

  痴看了一会儿,许秀方才意识到了身边,竟然只有小妖姐一人。

  至于小杜,与小萱宝,却都已不在。

  怎么回事?

  他这边心思慌乱,却不料那虚掩之门后,走出一个脸上带疤,却是个娃娃脸,带着几分少年气的男子来。

  那人一走出来,旁边的小妖姐,便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

  她化作了一道虚影,直扑向了那人怀里。

  看着两人抱在一起,向来傲娇、自强的小妖姐,在那人怀中,哭得梨花带雨,许秀却是不由得一阵激动。

  好一会儿,那人却是拍了拍怀里的小妖姐,似乎说了什么。

  小妖姐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擦了擦哭成小花猫一般的脸,满脸羞红……

  呃?

  大哥你不会开车了吧?

  许秀心思复杂,但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句,紧张的心情,却变得轻松了一些。

  这时,那个男人,朝着他温和地点了点头,友善地说道:“许秀,终于见面了……”

  那人一开口,许秀就听了出来。

  这老哥,真的就是给自己封神授箓之时,曾经出现的一位……

  他激动地喊道:“姐夫!”

  听到这个称呼,男人笑了,与小妖一起走上前来,与他握手:“叫我陆左吧——我们算是,神交已久了对吧?”

  许秀激动地与他握着手,一脸见到了偶像的小迷弟模样:“我还是叫姐夫吧,哈哈哈……”

  此刻的许秀,不知不觉间……

  变成了马小招。

  ……

  两人的确神交已久,虽然初次见面,却并不算陌生。

  简单寒暄几句,许秀便提及了小杜与小萱宝……

  听到这个,陆左不由得笑了。

  他说:“那个叫做萱萱的孩子,她在下边,等着你回去,所以就没进来……”

  原来如此。

  许秀点了一下头,又问:“那小杜呢?”

  小杜……

  陆左的表情有些古怪,笑了笑,说:“他啊,他比较复杂一点,说来话长——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吧……”

  许秀不敢质疑,点头表示知晓。

  随后,在陆左的带领下,他与小妖,跟着往前走。

  跨过那道拱门,却瞧见这儿是一处园子。

  里面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

  更有花树三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

  等过了一道白玉长桥,下方云雾缭绕,却又有无数灵光闪烁。

  隐隐约约间,似乎又瞧见了一些虚影。

  仿佛人影……

  又或者其它。

  许秀打量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震惊,忍不住问道:“姐夫,这儿是?”

  陆左倒也坦然,平静说道:“此乃灵池,也唤作魂池,是最贴近于天道的地方……”

  许秀犹豫了一下,问:“吕祖和何仙姑……”

  面对着来到此处的许秀,陆左倒也没有太多隐瞒,点头说道:“所有落入归云墟的人等,无论人神,还是仙魔,皆融入此间——你之前瞧见的无头骑士,也是从此处分出……”

  哈?

  听到解释,许秀震惊无比——难怪那些无头骑士,如此凶猛……

  说不定其中一位,前身便是吕祖这般的猛人……

  但?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下意识地打住了。

  陆左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说:“哦,此乃天魂融汇之处,人魂并无湮灭,而是被安置于另外一处,并未湮灭——你之前的朋友范莫问,也在那儿……”

  他笑着说道:“一会儿有空,你倒也可以去找他聚一下。”

  听到这话,许秀心中却生出无数情绪,眼圈都不由得红了起来。

  这时,右侧石道口,却有一个既有着成熟女性气质,又有着少女之美的宫装美女,于此等候。

  陆左瞧见,却不敢怠慢,领着两人,来到那女子跟前。

  他十分客气地问:“白果姐,你怎么来了?”

  那美女微微一笑,说道:“我听说十三哥讲你媳妇今日上来,又知晓你们有事要谈,便过来把你家那口子先劫了,带她去安置一番,顺便看看我的布置,她可否喜欢……”

  她话语轻快,却又带着一种让人舒缓的情绪。

  陆左赶忙跟旁边两人介绍:“这位是顾白果,十三哥的妻子……”

  随后又介绍起许秀与小妖来。

  许秀不敢怠慢,赶忙行礼,不敢怠慢。

  而小妖却知自己无法回返,日后这位便是除了陆左之外,相处时间最多的人了,当下也是上前相扶,嘴甜地喊着“姐姐”……

  一番热闹,陆左对小妖说道:“你且跟白果姐去瑶池暂歇,我带许秀去见十三哥……”

  ……

  两女离去,陆左与许秀继续前行。

  没有了小妖在旁,但两人也并不尴尬……

  陆左是个平和的性子,一点儿没有顶尖大拿的架子,与许秀随意地聊着。

  说了一会儿之前的封神授箓,又聊了一下蒲林山大战。

  不过都不太深入。

  对于这些惊心动魄之事,陆左似乎都没有怎么在意。

  反倒是提及姬影之时,他多说了一句。

  陆左说此事确实有些乌龙,不过养鸡之谋算,那“狸猫换太子”的手段,当真让人惊叹。

  不过事已至此,倒也不必介意。

  回头他会找十三哥,传他分离之法,将帝姬之魂剥离,重归灵池。

  随后,姬影便是田晓瓶。

  田晓瓶便是姬影。

  说完这些,许秀便再也止不住心中的惊疑,问道:“那十三哥,到底是……”

  谈及这个话题,陆左的脸上,却也露出了崇敬的表情,说:“十三哥,你也是认识的,一个很特别、很让人敬仰的人呢……”

  他这边还未说上几句,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台阶。

  这弥漫着祥云的一级级台阶之上……

  并非殿宇。

  而是一处仿佛观星台一般的地方。

  台阶之下,站着一人。

  小杜。

  哈……

  许秀看着原本消失的小杜,却出现于此处,也是一脸震惊。

  特别是当他打量过去的时候,却感觉此刻的小杜,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

  那气质,与跟他一起过来的那个小年轻……

  截然不同!

  这才多久的时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

  难道,他觉醒了前世?

  许秀有些惊讶,甚至都不敢相认,而是求助一般地看向了旁边的陆左。

  陆左似乎早就知晓许秀的反应,想了想,与他解释道:“怎么说呢?对于你和小妖而言,进入归云墟,不过是一刹那……”

  “但……”

  他看着不远处卓然挺立的小杜,缓缓说道:“对于他而言,却是已经过了很久、很久呢……”

  ……

  “秀哥!”

  两人来到台阶前,那看上去有些陌生的小杜,却十分平静地上前,与许秀打了招呼。

  虽然都是一起出发……

  但他对于这儿,却比许秀,仿佛要熟悉许多。

  许秀有些茫然,应了一句,又不知道该说些啥,反倒是小杜主动地说道:“秀哥,我还是我——这种事儿,你又不是没见过……”

  他之前跟着南海剑魔,到处历练,去过无数的不可知之地。

  对于各种古怪之事,早已习惯。

  虽然这一次,更加特别一点……

  有了小杜的热情招呼,许秀勉强缓过劲儿来,伸手过去,一把拽住了小杜。

  两人抱住,熟悉的感觉,终于回来了。

  这时,陆左开口说道:“对了,小杜,十三哥刚才说了,有救回何水的法子了,只不过可能要让你出一趟差……”

  “真的?”

  小杜看似染了风霜,但却并没有成熟很多。

  听到陆左的话语,他差点儿就要跳了起来,激动地问:“真的吗?”

  陆左笑了:“我会骗你,十三哥会骗你?”

  小杜笑嘻嘻地说:“那不能。”

  这时,陆左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你们来之前,昊天沉睡了,形势有点不妙,需要你们一同努力——走吧,去见见十三哥,看他怎么说……”

  听到这话,两人立刻认真起来。

  而许秀也立刻感受到了自己身上,所谓“旧庭使者”的职责。

  三人拾阶而上。

  来到了最顶层之上的观星台,一个道童在此等候,客气地说道:“三位,师兄等候多时了……”

  许秀跟随陆左、小杜,在道童的指引下,进了一处空旷的房间。

  一个面容古拙、平静含笑的男人,迎了上来。

  他的目光,掠过陆左与小杜……

  落到了许秀身上。

  在那一刻,许秀的心中,似乎感觉到了一缕圣光,照耀在了心头。

  一瞬间,他终于理解了陆左,对于这位十三哥的形容。

  没等他开口,男人便温和地笑了。

  如沐春风。

  “来了?”

  ……

  ……完……

  彩蛋:寂寥的虚空之中。

  无垠的黑暗……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空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一个精致漂亮、大眼睛的小女孩儿,悬浮于空。

  她无惧眼前黑暗,正用童稚的歌声,打发着无聊的等待时间。

  伴随着她的歌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虚空之中,却果真就浮现出了一双一双的眼睛。

  那些眼睛,每一只都无比巨大。

  浅浅的、隐隐约约的轮廓……

  仿佛每一个,都犹如太阳一般的巨大。

  小女孩似乎瞧见了这个。

  面对着如此庞大的巨物,她却没有半分畏惧。

  一双好奇的明亮眼睛,打量着前方。

  等一首歌唱完……

  她却是好奇地伸手一抓。

  无数的虚光扭曲。

  那连眼睛,都宛如星辰的巨物,却被一把,抓出了无数的细线。

  那细线,却又不断勾勒……

  最终变成了一个拳头大的肉虫子来。

  那肉虫子背上,长着薄翅。

  脑袋上,有着黑豆子一般的小眼睛……

  至于宛如蚕虫一般、肉嘟嘟的身上,一节一节,也有着宛如眼睛一般的图案花纹。

  十几只小脚,肥肥嫩嫩。

  小女孩将那拳头大的肉虫子,抓在手中端详着。

  那肉虫子似乎有些惊讶。

  它努力地挣扎着。

  并且有些恼怒……

  如果小女孩仔细打量的话,却能够瞧见它那小黑豆一般的眼睛里,似乎倒映着满天星辰,背后的无限至暗……

  若有稍微懂行的外人在。

  就比如某几位域外邪神,或者天魔……

  定能够从那肉虫子的小黑豆眼睛里,看到近乎于死亡的恐怖。

  它的内里,绝对没有表面上看着的……

  那么人畜无害!

  但小女孩却并不在意。

  她捉住了那小肉虫子,欢心雀跃地喊道:“哇,你就是小肥肥,你就是朵朵口中的小肥肥,对不对?”

  哈?

  原本接近于暴怒边缘的那肉虫子,宛如活火山一般爆发的怒火,却陡然消失了。

  它仰起头了,认真地盯着小女孩。

  她……

  似乎,跟记忆中的那个西瓜头女孩儿,有那么一点儿像?

  小女孩却感受不到肉虫子的纠结,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哇,真的哎?我也太幸运了吧?我要回去,跟朵朵讲,她会不会羡慕哭啊?哈哈哈……”

  “小肥肥,你能跟我玩吗?”

  “像跟朵朵一样,跟我一起玩呢?好不好?”

  被紧紧抓住的肉虫子,突然被放开了。

  小女孩欢乐地“跑”着,喊道:“你来抓我啊……快来抓我啊……”

  肉虫子犹豫了好一会儿……

  突然,它猛地一振翅。

  然后,发出了“唧唧、唧唧”一般的叫声,围绕着那小女孩,开始飞了起来……

  气氛突然欢乐。

  咯咯咯……

  小女孩银铃一般的笑声,在虚无黑暗的空间中,不断地“回荡”着。

  这笑声……

  不但回荡在了这一片虚无黑暗的区域……

  还回荡在了……

  许多“目睹”和感知了这一切,又小心翼翼隐藏着自己、不敢暴露的伟大存在耳中。

  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