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26章 是谓:真名士

第0026章 是谓:真名士


  发出这么几声咳嗽之后,崔广就不用再多解释了。

  ——东园公唐秉、夏黄公崔广、绮里季吴实、甪里先生周术四人,可是当今天下难得一见的活化石!

  四人无一例外,都见证了秦始皇一扫六合、统一天下的崛起,也见证了二世继位、天下大乱的坠落。

  至于这四位精通儒术,曾任秦之博士的老者隐居商山,那都是近二十多年前,秦始皇‘焚书坑儒’时候的事了。

  相传始皇嬴政一统天下,尽焚六国史书,又禁民私藏百家典故,后于秦咸阳宫内立石渠阁,将故六国史书、百家经典都藏于石渠阁。

  藏天下之书于石渠阁之后,始皇嬴政又设立了博士七十人,以作学官。

  而唐秉、崔广、吴实、周术四人,便是始皇帝所设七十博士中的四位,分别职掌:一曰通古今;二曰辨然否;三曰典教职。

  后来,嬴政自觉命不久矣,便开始沉迷于寻仙问道之术,又是遣徐福出东海寻仙,又是广罗方术之士,为自己炼制仙丹。

  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

  ——带着童男童女三千人的徐福,顺利成为了东瀛小日子的祖宗。

  而那些谎称自己能炼取仙丹妙药的方、术之士,则都成为了‘暴君’嬴政的刀下亡魂。

  也正是在那个秦廷暗流涌动,动乱初显征兆的时期,唐秉、崔广、吴实、周术四位同事兼好友相约,一同挂印辞去博士之职,隐居到了商雒深山。

  从始皇一统天下、设七十博士,到始皇驾崩沙丘,二世继位,再到秦末纷争、楚汉争霸,至今已有二十余载。

  曾为秦之博士的四位花甲老人,如今也都到了年近九十的耄耋(mào dié)之年。

  而到了这个堪称‘人瑞’的年纪,四位老者,也确实有足够的理由继续隐居深山,不复出仕。

  但很显然,刘邦心中对这四位拒绝出仕,拒绝为自己效力的老者,还是有不可磨灭的愤恨。

  只稍一沉吟,刘邦便故作疑惑地侧过头,望向崔广那张松弛下垂的面容。

  “黄石公所言甚是。”

  “四位先生年事已高,确无力出仕。”

  似是好意的为崔广解释一番,刘邦却话头一转。

  “既如此,四位先生何不仍隐居商山,反下山入仕,以为太子座上之宾?”

  此言一出,殿内众人不由纷纷侧过头,望着刘邦那张喜怒难测的面容,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

  是了。

  现在,可不是表达对商山四皓仰慕之情的时候!

  这样四位连当今刘邦都请不来的贤者,如今却出现在了太子刘盈身边,而且还刚好是在刘邦展露出易储之意的当下?

  “不愧是皇后啊……”

  “如此手段,戚夫人逊之远矣!”

  殿内朝臣暗自感叹一声,便齐齐侧过头,望向御阶之上的刘邦、崔广二人。

  听闻刘邦此言,本被刘盈搀扶着轻咳不止的黄石公崔广稍一抬头,目光中那抹对上位者的恭敬,也随着崔广抬起的头而悄然散去。

  “陛下即问,民不敢不答!”

  “老朽年近耄耋,便是为陛下斩于此,纵死而无憾矣!”

  铿锵有力的一语,崔广悄然止住咳嗽,不着痕迹的将手中绢布放回怀中,双手拄着手中鸠杖,将年迈的脊背挺得笔直!

  “陛下言:屡遣使以征请民等,然于老朽等儒门士子,陛下作何念?”

  “往昔,陛下仍潜邸陈留,广野君郦食其往见,陛下何言以复广野君?”

  “汉祚立,先秦博士、稷嗣君叔孙通事陛下左右,以为奉常。”

  “然只因陛下不喜,叔孙通便脱儒冠、弃儒袍,着楚民之衣讨陛下恩宠;迄今,叔孙通已官至奉常,位列九卿,陛下又欲何言?”

  满带决然的道出这席话,崔广不由将本就笔挺的腰脊挺得更直了些。

  “广野君郦食其往见陛下,得陛下复言曰:吾以天下事为重,无暇见儒人!”

  “为事陛下左右,广野君不惜以高阳酒徒之名,方得见陛下也!”①

  “稷嗣君叔孙通事陛下左右,唯恐为陛下所恶,更至背弃师门,以楚衣邀宠于陛下当面!”②

  “如此,陛下又从何而言:于民等甚敬之?”

  “又何言重民等,仰赖老朽助陛下治民,以安苍生黎庶?”

  面带凄然的发出数问,崔广不由摇头叹息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民等隐居而不仕,实非不食汉粟,而乃恶高阳酒徒之名、鄙楚衣邀宠之举也。”

  “然太子尊老敬贤,执弟子礼以请吾老朽四人,更驱安车以征贤。”

  “民等至长安,太子屈尊降贵,不以老朽等位鄙,以为坐上宾。”

  “太子以仁义待民等,民等安得隐居不仕之理?”

  说到这里,崔广便再度睁开双眼,满是洒然的长出口气:“老朽言尽于此。”

  “陛下重武勋而轻文儒,然太子仁义,此乃老朽仕太子左右之由。”

  “陛下若欲斩,民颈于此,恭候陛下赐民一死……”

  言罢,崔广便昂起头,将脑袋稍侧向一旁,露出已尽枯糙的脖颈,做出一副引颈就戮的架势。

  而在御阶上首,端坐御榻之上的刘邦,此刻却已是面如陈霜,脸颊微不可见的颤抖着,连带腮上咬肌,也是一阵不住起伏……

  ·

  ·

  ·

  ·

  ps:

  1.高阳酒徒郦食其,典故出自《史记卷九十七·郦生陆贾列传第三十七》

  译:刘邦一向轻视儒生,过去见到儒生,常以儒生帽子当尿盆,以污辱儒生。忽听有儒生求见,盛怒之下,叫人谢绝接见,并说:“我以天下大事为重,没有时间接见儒人。”在外等候已久的郦食其听罢,立即瞋目案剑叱使者曰:“走,复入言沛公,吾高阳酒徒也,非儒人也!”

  2.楚衣邀宠叔孙通,典故出自《史记卷九十九·刘敬叔孙通列传第三十九》

  译:叔孙通总是穿着一身儒生服装,汉王见了非常讨厌;他就换了服装,穿上短袄,而且是按楚地习俗裁制的,汉王见了很是高兴。

  书中关于商山四皓的描述,分别考自《史记卷五十五·留侯世家第二十五》《汉书卷四十·张陈王周传第十》,细节内容系二次创作。

  崔广,商山四皓之一,字仲庆,号夏黄公,又称黄石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