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31章 确实别无他法

第0031章 确实别无他法


  “禀陛下。”

  长信殿内,从刘邦、张良二人口中,得到‘齐国恐将乱’的确切消息后,丞相萧何便分析起了如今的局势。

  “代、赵者,乃北御匈奴之重地,梁位处关中门户,淮南则南绝越王赵佗、长沙王吴臣。”

  “今陈豨将乱,则代、赵或顷刻沦陷;梁、淮南者,今皆为异姓诸侯之土,恐亦生变。”

  说着,萧何的面容便稍严肃了起来。

  “今关东诸侯亲长安者,乃故长安侯卢绾所辖之燕、皇长子刘肥之齐、陛下庶弟刘交之楚,宗亲刘贾之荆四国。”

  “然此四国,皆远关中而临海,朝堂欲交联此四国,皆需东出函谷,穿越梁国,方可抵达。”

  言及此处,萧何不由话头一滞,沉吟片刻,才又道:“臣以为,梁王彭越位处关中门户,除非关东大乱,否则断不会轻举妄动。”

  “然齐国若生变,燕国便当三面环敌,非但无力助陛下平定代、赵,更或为陈豨、匈奴,乃至齐卒所围攻。”

  “齐国道绝,则关中通往楚、荆之徒,亦只剩淮南。”

  “然若陈豨为乱代赵,燕王困居三面重围,齐国又生变,淮南王英布,恐或毁道绝涧,以行割据自立事,亦未可知。”

  “如此,陈豨乱代赵,傅宽绝齐,卢绾困于燕,英布起淮南,荆王、楚王困局东南。”

  “若果真至此地步,梁王彭越轻则兵绝函谷,以塞关中东出之道,重则引兵攻关,叩击函谷……”

  说到这里,萧何不由稍打了个寒颤,站起身,对上首的刘邦沉沉一拜。

  “陛下!”

  “若果真如此,轻则关东尽失,天下重归秦王政之时,七国并列之地!”

  “重则,便乃江山飘摇,天下大乱呐……”

  听闻萧何此言,刘邦面上并没有多少担忧之色,只望着萧何稍一挑眉。

  “区区一个齐国,果真关乎关东之稳、天下之安?”

  一听刘邦这话,萧何就知道:这位陛下,又开始装糊涂了……

  憨然嘿笑一声,萧何便面带惭愧的抬起头。

  “齐国之重,陛下自是比臣更明白。”

  “若非如此,国祚初立之时,陛下也不至废淮阴侯齐王之位,以徙为楚王。”

  “更不至以皇长子刘肥亲王(wàng)齐地,更以平阳侯为齐相。”

  说到这里,萧何不由面色一滞,语调中,稍带上了些意味深长。

  “当年,周吕令武侯闻知皇长子王齐之事,亦不至‘力谏’陛下,以左右相国之制行于齐,以平阳侯为左相,另遣周吕侯部旧,阳陵侯傅宽为右相……”

  闻萧何提及‘周吕令武侯’几字,刘邦面色顿时一滞,旋即略有些不自在的松了松衣襟。

  殿内刚恢复正常的氛围,也随着萧何逐步低下去的音量,而再度陷入沉寂。

  齐国有多重要,刘邦当然知道!

  若非如此,刘邦也不会凌晨才接到楚王刘交的密奏,凌晨便从新丰启程,天亮后不久就回到长安。

  但知道该知道,此事的关键,还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让齐国安定下来。

  最起码,也要在平定代相陈豨之乱,扫除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汉室彻底掌控大半关东之前,让齐国暂时平定。

  想到这里,刘邦的目光中,便隐隐带上了些许狠厉。

  “吕雉……”

  “哼!”

  暗自又是咬牙切齿的一番咒骂,刘邦便从榻上起身,负手踱步到一旁。

  “既如此,那依丞相之见,朕该当如何,方可使齐国暂稳,朕方得以全力平定陈豨之乱?”

  嘴上说着,刘邦手上不忘漫无目的在木制竹简架上摸索,似是在寻找什么,又似是随性而为。

  见刘邦此举,萧何不由稍打量片刻,又侧过头,见留侯张良依旧是双目紧闭,归纳吐息的模样。

  无奈的摇了摇头,萧何自也从筵席上起身,来到刘邦身后三步的位置,稍一拱手。

  “臣以为,齐国之或乱,皆出右相傅宽之手!”

  “而阳都侯傅宽,自陛下引兵入关,夺秦咸阳时起,便乃周吕令武侯麾下大将。”

  “今周吕令武侯已亡,能支使傅宽为乱齐地者,恐唯皇后……”

  说到这里,萧何便悄然止住话头,对刘邦深深一拜。

  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白。

  萧何百分之百确定:自己话里暗含的深意,刘邦肯定能明白。

  就见刘邦似是呆愣片刻,便略带懊恼的侧过身,眼带深意的直视向萧何目光深处。

  “别无二策?”

  闻言,萧何满带郑重的摇摇头:“别无二策……”

  见萧何面上满是笃定,刘邦不由稍仰起头,撇了言远处,依旧入老僧入定般跪坐在御榻边的张良。

  “嗯……”

  “即无他法,便且如此吧。”

  并没有太多思考,刘邦便稍点点头,将注意力重新放回眼前的书架之上。

  “出宫之后,丞相告知百官:明日卯时,于长信殿朝议,朝臣百官、功侯贵勋皆至。”

  “议主,乃兵讨代相陈豨之帅、将。”

  言罢,刘邦便头都不回,翻看着一卷陈年竹简,随意摆了摆手,示意萧何、张良二人退下。

  见此,萧何稍一迟疑,终是拱手向刘邦告辞。

  没等萧何转过身去,就见御榻边的张良,像是刚从昏厥状态中转醒般悠然睁开眼,向刘邦遥一拱手,便缓步向殿门外走去。

  “修仙之人,不也免不了俗世凡尘?”

  望着张良默然离去的背影,刘邦戏谑一笑,将手中竹简放回书架,将双眼微微眯起。

  “易储废后,可暂不急。”

  “那四个老不死的,倒是让朕丢了好大颜面!”

  “竟还看不起叔孙通……”

  “真真是腐儒!!!”

  暗自心语着,刘邦没由来的一怒,只稍一思虑,便背负双手,气冲冲走回御榻边。

  “来人!”

  “召奉常叔孙通,即刻入宫觐见!”

  以近乎咆哮的语调做下交代,待宫中郎官领命离去,刘邦便缓缓坐回了御榻之上。

  不知是想到什么,刘邦又诡异一笑,顺势躺了下去。

  “嘿嘿嘿嘿……”

  “看不起叔孙通?”

  “想教那逆子孔丘仁义之道?”

  “哼!!!”

  “好叫尔等腐儒知晓:这江山,这社稷,这黎庶万民、天地万物,究竟乃何人做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