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32章 孤储位大稳!

第0032章 孤储位大稳!


  次日午时,刘盈终于在自己的太子宫,等来了建成侯吕释之。

  不得不提的是,如今的汉室,还并没有形成固定的朝议规则。

  想来也正常:无论是汉室鼎立之前还是之后,刘邦不是在关东打仗,就是在前往关东打仗的路上。

  朝中事务,基本都是由丞相萧何做主,朝臣百官有什么政务要办理,只需要到丞相府跟萧何碰一下就行,根本没有朝议的必要。

  再加上天子刘邦在长安的时间,着实算不上有什么规律,便使得如今汉室的朝议,基本遵从‘有事要讨论就开,提前一天下通知’的潜规则。

  在原本的历史上,直到刘邦驾崩,吕后把持朝政之后,以‘高皇帝五日一朝太上皇’为根据,制定汉室五日一早朝,每月初一、十五朔望朝的明确规定,这种‘临时组织朝议’的情况才基本宣告结束。

  而在现如今,朝仪依旧遵从‘有事就开,没事就不开’的规则,就使得每一次朝会,都意味着朝堂要做出重要的决策。

  在昨日,天子刘邦才刚从新丰回来,又在昨日临时朝议中,因群臣共谏‘不要废储’而咳血昏厥的前提下,今日早朝的议题,自然也不必多想。

  “还请建成侯直言。”

  以标准的晚辈之礼将吕释之请入侧殿,又略带愧意的落座上首,刘盈便直入正题。

  “禀家上。”

  自走进太子宫,吕释之的面上便已挂上了毫无顾忌的喜悦,听闻刘盈问起,便也没多绕弯子。

  “今日早朝,陛下拟议征讨陈豨之将、帅!”

  “终以陛下之意,论定:以赵相汾阴侯周昌为右将军,合燕王卢绾之国兵,自东北向西南击陈豨!“

  ”齐相阳陵侯傅宽为左将军,合齐国、楚国兵至齐,自东南向西北以功陈豨!“

  “陛下则坐镇中军,亲率关中卒东出函谷,沿途合梁王彭越之国兵,自南向北讨陈豨!”

  “如此,陈豨但反关东,则东北、东、东南、南皆受敌;短则三月,长则半年,乱必平也!”

  眉飞色舞的叙述着今日早朝的主要内容,吕释之的神情愈发激动起来。

  “陛下还言:待陈豨乱平,便封皇四子恒以为代王;若阳陵侯傅宽讨陈豨得力,便徙傅宽为代相!”

  “除阳陵侯傅宽,陛下亦多以已故周吕令武侯部旧为将;颍阴侯灌婴、信武侯靳歙、东武侯郭蒙等,皆随陛下左右!”

  “另舞阳侯樊哙、太仆汝阴侯夏侯婴亦随军!”

  “自朝议起,陛下于易储之事只字不提,只隐言:赵王年幼,今陈豨将乱代、赵,暂不可使赵王就国……”

  机关枪似的道出这一连串重大决策,吕释之早已笑的见牙不见眼,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朵边。

  “家上之储位、皇后之后位,皆稳矣!!!”

  说着,吕释之便欣喜难耐的站起身,对刘盈沉沉一拱手!

  见此,刘盈却只淡笑着上前,轻手将吕释之扶起。

  待吕释之飞快的撇了眼左右,才将上半身稍前倾,连声线也压低了些。

  “此间事,舅父实居功至伟,甥谨记于心……”

  听闻刘盈颇有些不合礼法的称呼自己为舅父,吕释之下意识就要劝刘盈‘注意礼仪’。

  待听到刘盈整句话,吕释之稍一迟疑,终是会心一笑,暗自欣喜的坐回了座位。

  待刘盈也回到上首坐下来,便不由稍叹口气,与吕释之相视一笑。

  今日早朝,说一千道一万,总结起来其实就是一句话。

  ——在吕雉的奋力抗争下,天子刘邦,妥协了。

  在吕雉既往齐都临淄,且极具‘杀伤力’的一封书信威胁之下,本打算借陈豨之乱,为宝贝儿子刘如意培植党羽,好日后废储易后的刘邦,无奈的放弃了原计划。

  很显然:在刘盈、吕雉阵营人员大都参战的情况下,无论刘邦再怎么搞幕后操作,刘如意也不可能借着一场陈豨叛乱,培养出足以和刘盈抗衡的势力阵营。

  甚至哪怕是单单比较刘盈、刘如意双方阵营成员,在此次平叛过程中立下的功劳、武勋,刘邦为刘如意培养的那些毛头小孩,如新晋御史大夫赵尧之类,也很难和刘盈阵营的樊哙、灌婴,乃至傅宽等人抗衡。

  至于立皇四子刘恒为代王,立刘盈阵营成员傅宽为准代相,就更是刘邦将‘我妥协’几个字,写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君无戏言!

  既然是在朝议这种正式场合说下的话,那刘邦就必须履行承诺!

  而傅宽只要顺利成为代国相,刘如意凭借国相周昌统掌北墙之兵的心愿,就会如数化成泡影。

  待战事毕,刘盈阵营的樊哙、夏侯婴、灌婴等本就功勋卓著的成员,便会带着更大的武勋回到长安。

  加上在自北钳制赵国的代相傅宽,从东南方向钳制赵国的齐相曹参,以及梁王彭越被扫除后,刘盈(吕雉)运作去把守关中门户的梁国相……

  至此,刘盈储位大定!

  吕雉后位大稳!

  除非是在平定陈豨叛乱的过程中,发生类似‘刘盈阵营成员全都惨败,甚至战死大半,同时刘如意阵营成员全部大胜’的灵异事件,否则刘盈的储位,便从此不可动摇!

  刘盈也相信:历史上的汉太祖高皇帝刘邦,绝不会为了把宝贝儿子刘如意扶上皇位,就冒着关东大乱、天下大乱的风险,把大半开国功侯推向死路。

  但即便如此,刘盈也尚未掉以轻心。

  “赵王年幼,暂不就国?”

  回想起吕释之所转述的这句话,刘盈的嘴角之上,不由挂上一抹怪异的笑容。

  “看来我这老爹,还是没死心啊……”

  饶有趣味的一笑,刘盈便抬起头,正要开口,却见吕释之竟呈现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建成侯?”

  一声轻唤,终是惹得吕释之直起上半身,稍一沉吟,便略待忧虑道:“今日早朝,还有一事……”

  “陛下诏令:免叔孙通奉常之职,徙以为太子太傅,即日入住太子宫,以教家上经书。”

  说着,吕释之不由稍抬起头,意有所指的望向刘盈。

  “臣担心,陛下此举,或使黄石公等四皓心生恼怒,愤归商山……”

  ·

  ·

  ·

  PS:《汉书卷十九·百官公卿表第七(下)》:汉七年(前200年),博士叔孙通为奉常,三年(后的汉十年)徙为太子太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