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40章 天家无情

第0040章 天家无情


  “弟楚王臣交、侄荆王臣贾,参见陛下!”

  走入长乐宫,对上首沉沉一叩首,刘交和刘贾便抬起头,望向刘邦那略显虚弱的面庞。

  “陛下这是······?”

  终还是刘交先开口,将刘邦略有些飞散的注意力稍稍拉回,稍轻咳两声,才从御阶上走了下来。

  “咳咳咳咳······”

  “呃,无妨,无妨······”

  来到御阶下,随意的一摆手,示意刘交、刘贾二人落座于殿内,刘邦便也在刘交身侧跪坐下来。

  “父皇驾崩,陛下还当节哀,万要保重才是啊?”

  正用绢布擦拭着口鼻,听闻刘交又是一声关怀,刘邦不由眉角一扬。

  “朕无碍。”

  “父皇虽崩,然年至耄耋,朕虽哀痛者甚,亦不至如此之地。”

  闻言,悄然观望于一侧的刘贾不由稍一沉吟,试探着道:“可是陈豨之事,惹得陛下心力憔悴?”

  一听这话,刘邦面上不羁更甚一分。

  “就凭他陈豨?”

  “嘿!”

  “朕便是让他两手两脚,单凭这项上人头,也能将那吃里扒外的贼子撞死!”

  言罢,刘邦便将手中绢布收回怀中,面色也不由稍一正。

  “此事且先不提。”

  “折返一丝,楚太子可曾已道明?”

  说着,刘邦便稍侧过身,目光严肃地望向身旁的幼弟刘交。

  闻言,刘交只稍点了点头,对刘邦拱手一拜。

  “陛下之意,太子大致告于臣知;然于细微之处,臣仍略有不解······”

  刘交说话的功夫,刘贾也是不住点头,面带疑惑的望向刘邦。

  “敢问陛下:今关东,究竟是何局面?”

  “往后,臣等当以何为刚略?”

  不得不说,在刘交、刘贾二人奔赴长安,才刚抵达函谷关时,刘邦便派人告诉二人‘赶紧奔丧,完事儿立马回去’,着实是让二人有些惊疑。

  若非刘交身为天子幼弟,荆王刘贾心中,甚至生出了些许‘陛下不愿让我去长安’的念头。

  此刻,二人已至新丰吊唁,又来到长安,自然是想听刘邦细说下详情,才好安心。

  见二人面上都有些疑惑,刘邦也没多绕弯子,直入正题。

  “陈豨欲行逆反事,当已成定居。”

  “钱氏,父皇驾崩,朕遣使以召陈豨入关奔丧,陈豨称病未至。”

  “朝堂亦以拟定征讨陈豨之将帅、兵马,只待秋收事吧,粮草筹足,便当出征!”

  说着,刘邦便再度望向身旁的刘交。

  “陈豨所掌,乃代、赵之地,幅员几近千里,又地处北墙要害之所!”

  “故朕意,发燕、齐、梁、楚之郡国兵为佐,以关东兵为主,朕亲挂帅,立求速平陈豨之乱!”

  “燕王自为一路,朕率关中卒、梁国郡兵为一路,齐、楚之兵,则由齐相傅宽执掌,以为一路。”

  “如此三路并行,方可趁其不备而速生,以免战事绵延,再惹来匈奴人南下,徒生事端。”

  稍解读一番,刘邦不由又是轻咳两声,旋即将衣领紧了紧。

  “待回转楚地,楚王当速行战备,遣精悍卒二万,猛将数人往临淄,同傅宽汇合。”

  听着刘邦的吩咐,刘交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皇帝哥哥的举动,只面带疑虑的跪坐一旁。

  “怎么?”

  “楚王以为,有何不妥?”

  突闻刘邦发出此问,刘交赶忙摇摇头,又略有些纠结道:“傅宽······”

  “过往岁余,傅宽可是于齐国厉兵秣马,举止颇有些未明啊?”

  “以傅宽掌齐、楚之兵……”

  “莫不兵行险着了些?”

  听闻此言,刘邦却只是稍一仰头。

  “无妨。”

  “傅宽过往一岁之所为,皆乃皇······”

  “唔,皆奉朕诏谕为之。”

  “所图者,本乃南戒淮南王英布,以伺机除之;不料英布未乱,反倒是陈豨欲反代赵······”

  不动声色的将过去一年当中,齐国厉兵秣马的怪异举动贵为‘皇命难违’,刘邦便赶忙将话题移开。

  “及傅宽兵权过重之虞,亦不必忧虑。”

  “待陈豨乱平,傅宽便当迁以为代相;齐国,则只留平阳侯为国相。”

  听到这里,刘交终是稍敛面上忧容,对刘邦拱手一拜。

  “即无不妥,臣自奉陛下诏谕,不日回转彭城,速遴精悍之卒二万,以交付齐相之手!”

  言罢,刘交便腼腆一笑,望向刘邦的目光中,隐隐带上了些许讨好。

  “精悍之卒,臣倒无忧,只骁勇之猛将······”

  “皇兄知,臣长于诗书、文赋,而略短于行伍、军阵。”

  “嘿嘿······”

  看着刘交憨笑着望向自己,刘邦不由稍一眯眼,语调中,也稍带上了些戏谑。

  “楚王的意思,是让朕遣将,以率楚国之卒?”

  “陛下慧眼如炬~”

  刘邦话音刚落,刘交便赶忙拱手应下,好似是刘邦已经答应一般,安心一笑。

  看着弟弟这番模样,刘邦好笑之余,不由觉得这大殿之内,又更冷清了些。

  “父皇崩不过旬月,吾兄弟昆季之间,竟已有如此隔阂······”

  刘邦如何看不出,刘交口中‘楚国没什么好将领’的说辞,分明是在表明自己没有二意?

  真要连个领军之将都没有,那刘交又哪来的底气,敢拍着胸脯答应拨出两万精兵,以助傅宽平定代赵?

  说白了,刘交根本不是真的没有可用之将,也不是想保留实力。

  刘交是想借此举,光明正大的将兵权交出来,好让刘邦知道:喏,弟弟我一点都不稀罕兵权,三哥你可千万别怀疑我。

  不得不说,从客观角度上而言,刘交这种随时抱着把台阶的态度,刘邦非常受用。

  但作为兄长,作为血脉相连的亲兄弟,刘邦感受着这一抹肉眼可见的防备,和所谓的‘忠诚’,根本高兴不起来。

  “唉······”

  “天家无亲,皇家无情啊······”

  暗自感叹一声,刘邦便轻笑着摇摇头,试探着开口道:“楚王可有心属之将?”

  却见刘交闻言,又是淡雅一笑。

  “陛下说笑······”

  “若陛下以诗、书相问,臣弟或有可言,然于军阵之事,臣弟,实可谓一窍不通。”

  说着,刘交不由‘惭愧’的摇摇头,对刘邦又一拱手。

  “还请陛下钦定良帅,臣弟唯顿首顿首,谨遵陛下诏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